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43 海参崴

43 海参崴


  过了海关,事情就不归王克雄管了,他倒是有能力管这个,但是李卫东自然有他的关系,基里贝尔。

  “李,我的国家在需要我回去了,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在闹独立,我做完这笔生意要回去了,回到我的国家了,我的国家需要我!”

  见到基里贝尔,当头一棒让李卫东有些蒙了,这苏俄解体不是在年底才完成的吗,怎么现在就开始闹独立了,难道是他这个带翅膀的大蝴蝶煽动的。

  “贝尔恭喜你!”基里贝尔是布拉格人,看来是捷克斯洛伐克已经很乱了,其实整个苏俄哪里不乱呢,他是知道的苏俄完犊子是由老戈宣布辞职为节点的,但是在此之前已经有先兆了,经有很多国家内乱不止了。

  “李,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你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我们都挣了不少的美金,至少我的后半生可以衣食无忧了,我希望有一天你到布拉格做生意,到时候我们继续合作!”

  两人共同干掉一杯伏特加。

  李卫东剩下的事情就是要抓紧时间采购二手设备,这已经成了李卫东的主要收入来源,他恨不得要把所有的钱全部换成设备。

  双城子是李卫东这次交易的主要城市之一,有着贝克斯的帮助,他的动作很快,现在的贝克斯已经失去了基里贝尔这座靠山,而现在他已经和李卫东签了合约,是李卫东的雇员,所以干起活就更加的卖命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恐怕这位金主也要失去了,心里不停地咒骂这群政客,说独立就独立。

  越过双城子则是远东最大的城市海参崴,也是远东的重工业基地。

  李卫东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到绥芬河口岸需要二百多公里,道路崎岖,需要走上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这本是国家领土,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被迫承认属于苏俄,而时间就在几个月以前,只是在日报的一小块地方写了一点的文字。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海参崴才允许自由进入,在此之前每当有国人进入时都会进行严格的审查,生怕要夺回去一样,别人的东西即使放到自己的手里,也始终不踏实的,只是现在终究还是一纸协议,变地踏实了不少。

  待在酒店里,李卫东不怎么出门,只是让贝克斯带着陈谷他们出门到处找要破产的工厂,尽量搬走他们的设备。

  李卫东打听是否能够搬走他们的一部分图纸,这图纸可能已经濒临破产的企业里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但是到了国内,哪怕是自己用不了,捐给国家也是好的,而且这还几乎不会增加成本,在美金的攻势下,厂房都能卖了,还要几张图纸干什么!

  每日里听陈谷和贝克斯汇报花了多少钱,买了什么东西,李卫东这甩手掌柜当得很惬意,贝克斯也很享受这种人生的高光时刻,想买什么设备就买什么设备,至于陈谷是听不懂俄语的,所以他在交流的时候尽量地使用俄语。

  后来陈谷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偷偷地找了两个翻译跟着,也许是贝克斯察觉到了,倒是规矩起来了。

  今天天气很好,李卫东难得得出来一次,走在港口边上,巨大的轮船停泊,心里很不是滋味。突然想到这么一句话“海参崴的海与别处不同,深灰的迷蒙中,透露出巨大的恐怖。”

  “告诉陈谷,把钱都给我花光,看看能不能多弄些造车的、造设备的图纸,越多越好,他们不是喜欢美金吗,使劲砸,王总的那份也不用留,直接花掉,回去我补给他!”

  谢明知道这是李卫东的一点情怀的释放,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谢明同样有这样的感受,哪怕任何一个爱国家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也许到了几十年后,那些新成长起来的孩子对于这段历史不了解的,不会有此感受。

  对于他们,你能有什么要求,能正常地活着就可以了。

  李卫东在海参崴待了七天的时间,收获倒还不错,苏俄现在越来越乱,很多人都看到这种局面,趁着乱世好好的捞一笔跑路,对这种想法李卫东满怀热忱。

  “这都是什么图纸?嗯,这个东西不是柴油发动机吗,我*靠这东西都能买着,哪里来的?”李卫东是学机械的,虽然看不懂俄语,但是图纸是能看懂的,尺寸也是能明白的,这外形绝对是发动机,只是不知道技术性能怎么样。

  陈谷倒是回忆说,这是在一个什么动力工厂买设备的时候,保安给他搬来的,为此还给了保安大叔五美金,想着李哥要买图纸怎么也得弄一点出来回去,不然那是工作没做好!

  李卫东又仔细看了一下,车厢里乱七八糟的图纸,还真发现了不少的好东西,虽然有了图纸也很难做出设备来,而且李卫东现在也没有这个能耐,但是花点小钱能给苏俄人民添点堵也是很舒心的。

  “把这些图纸藏好,别在出关的时候被发现了,不好交代,保存好,回去看看能不能卖钱!”自己不能做,并不代表别人也不能做吧。

  李卫东还想着如果是在乌克兰的话,说不定还能弄几套航空发动机的图纸呢,只是这里除了造船好像也没有啥像样的产业了,航空和轮船这种重资本的产业,李卫东也只能看着乐呵一下,做一下梦罢了。

  看着还在黑暗的中的海参崴,李卫东转头离开,后面跟着一溜的嘎斯、吉尔,李卫东感觉就是现在开始不做这生意了,光靠着现有的卡车,开个物流公司都能做成他们县首富了,上百辆的卡车,那得多壮观呀!

  出关前,李卫东就剩下路上打点的钱了,出了关,李卫东差不多发身无分文了,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了。

  好在李卫东在绥芬河注册的边贸公司账上还有几万块钱,不然真就得借钱度日了。

  “老哥,这回可对不住了,这次的利润暂时给不了你了,得容我宽限几天,回到齐州马上派人给你送来,三十万一分不少!”

  “兄弟我还是信得过,小兄弟不是为了区区三十万不认账的人!什么时候宽裕了,什么时候给就行!”王克雄沉吟了一下,虽然这事说起来挺恶心的,但是人家的这个情怀还是支持一下的吗,再说了也就几天的时间而已,他们俩都不是差这钱的人。

  李卫东在齐州的保险柜里,至少还有六七十万人民币和四五万的美金。

  七月底离开汉东,再回来已经秋天,一个来回一个多月的时间,每一次回来,李卫东的身家都会发生巨变,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李卫东可以迈入千万富翁的行列了。只是这钱短时间内,是不可能露面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