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44 过河先要湿鞋

44 过河先要湿鞋


  李卫东这次没有随车队回来,直接坐火车回到齐州,到了齐州就得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哥,我听厂里面的人说,厂委会上研究了明年的合同,今年的合同订货量,发现明年的合同明显减少,让营销部调查市场情况,您说会不会影响我们?”胖子知道李卫东回来立马带了两个小弟过来,还没等李卫东恭喜他当新郎又要马上当爹呢,就被这个问题弄的措手不及。

  “什么时候的事情,最近有没有找你们要二手设备的?”

  “就23号周一开例会说的,这段时间倒是也有问的,但是少了很多,还有几个老客户问咱们回收设备吗,不敢继续干了!”

  李卫东挠了挠头,这事整的,难道这批设备还得存在手里一段时间不成,对于历史的大趋势他是了解的,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上辈子还真没有注意到,也许上辈子只是专心于车间里的事情,对于这些风头不了解。

  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南下之后思想认识统一,经济发展加速,一直持续了三十年也不曾出现认知上的问题,改革深入人心。

  为此李卫东不仅把他定的几份报纸重新翻出来看了一遍,还把市面上销量大的报纸也都让胖子买来翻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西风暂时还没有占据优势,东方还很坚挺,但是东方的扛把子还没有站出来,但是西风已经暴露了家底。

  上辈子再不怎么关心政治,也会对一些名字有印象,就那么几个领导人,能站得住脚的是谁,李卫东自然知道。说话的几个人,后来就没有看到名字继续出现,那说明他们是不成功的,成功的还没有说话,那就是还没有到说话的时候。

  “你找个人盯着厂子那边,看他们有什么动静,有动静赶紧通知我!”不能打无把握的仗,他现在可不是游击队。得避其锋芒,还是不够解放呀,得去南方了!

  “你尽快找人去苏浙沪,那边人的思想开放,经济发展快,工厂多,咱们的设备应该好卖,最好去找当地的地头蛇和他们合作,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到了那里肯定也不成的!”

  胖子刚一听就犯难了,后来听说和地头蛇合作,那就好办了,国内的关系大抵如此,同乡,同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脏。

  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人口流动不大,一个外人是很难在当地立足的,虽然经历了十年的改革开放,但是外人还是很难融入到当地,只有城市化到了一定的程度,本地变成了少数,才能让外地人融入进去。

  “哥,您放心,我这就带人过去,肯定没问题,现在的这几个打听的都是江浙人!”

  “嗯,你去了尽快找地方,我让陈谷他们直接把货送过去!”李卫东想了想,还是先放弃这边的市场,北方毕竟要比南方差了很多,人家都小康了,北方才刚刚温饱呢。

  出了机修厂,骑上一脚踹,跑到国棉厂,最近两天都是住在老丈人家的,虽然是和刘锦波住一个房间,但是还是感觉不错,近水楼台先得月,说不定哪天就向阳花木为春了。

  二人走在齐州的老街道上,路边的录音机里放着被很多报纸认为是资本主义腐蚀我们的靡靡之音,一首光辉岁月让beyond彻底火爆亚洲,大街小巷到处是他们的盗版磁带。

  现在的齐州还没有开始大面积的建设,很多老房子都还在,街边的百姓依然用着院子里的井水,并没有这种老宅带来的优越感。

  “卫东,现在议论的那么厉害,真的没事吗,要不还是别干了吧,反正现在咱们挣了不少钱了?”刘锦慧一个女同志对这事都已经知道了,可见讨论的多激励了。

  “放心吧,这只是前进道路的一块垫脚石,跟本不算槛,不要怕,历史终究会选择正确的道路的,你说现在让大家再过回原来的苦日子,谁会愿意,那是开历史的倒车!”

  陈谷的车队比李卫东晚到了三天,进入市区的时候是白天,看见的人很多,议论的人也很多,在这个时候还敢光明正大的干,那恐怕是胆子大的。

  当天晚上,机修厂的仓库里,摆了好几桌,桌子上的菜虽然不多,门口烧烤炉子旁边放着很多串好的肉串,鸡翅,还有很多蔬菜。都是上好的牛羊肉,这可是专门为了迎接他们这次生意凯旋准备的。

  不只是有机修厂的宋国峰,何雨生,郑阳等人,还有后来跟着李卫东北上的陈谷、麻杆。霍锐等人,有李卫东请了保镖,司机等等。

  “刚回来的几天,就有多的熟人问我现在的生意还能不能做,会不会有变化,现在的媒体天天报道,天天讨论个体户,三资企业到底该不该存在,是不是倒买倒卖,是不是开历史的倒车,弄的个体户人心惶惶的。”李卫东好似喝了不少,看到酒桌上的人脸色笑的勉强,他觉得不得不给他们打打气鼓鼓劲。

  “前些日子咱们走的时候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我当时就说过,谁不发展经济谁就会完蛋,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历史选择的!”

  “做人要谦虚,要听他人的意见,很多劝我不要干边贸,不要干机修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机械厂上班去吧,对于这些我们虚心听取,然后认真地记录下来,看看是谁,以后远离他们,他们可能是你发财的最大阻碍!”

  “大家不要笑,人家都说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人家都要杀你父母了,你还要给他好脸色看吗?”

  “当然对于好心劝我们的,我们也不能计较太多,毕竟他们的见识有限,现在讲要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的我们还在河边没过河呢,就担心弄湿了鞋,这怎么行!”

  “我们要抬头看,看那些摸着石头的人,看那些已经走到河中间的人,那些才是我们该学习和追赶的人,而不是离着河远远的还不想你过河的人!”

  “咱们提改革,提开放已经十几年了,老百姓过得怎么样,大家都是心里清楚的,我们小时候有什么,除了穷什么也没有,现在是什么样的,如果让你过以前的日子,你干不干,反正我是不会干的。那时候吃了这顿就得想怎么能弄到下一顿饭,现在呢,吃了今天的晚饭还有出去跑跑步遛遛弯要把他消化掉,不然会影响我明天早上吃油条喝甜沫!”

  “所以要推翻现在的政策,老百姓是肯定不会答应的,谁要改这个路线,谁就要完蛋,谁就是历史的罪人!”

  “又有人说了,我们要在经济这个中心之外在弄一个中心为经济保驾护航,听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其实呢,他们就是把经济建设和市场经济等同,说到底就是要否定,我们小时候就学过不要三心二意,要一以贯之,哪里有那闲心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