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50 撕破脸那是不存在的

50 撕破脸那是不存在的


  “王二哥,还真看得起我?”李卫东平静地说道,真以为他出事了,这货就是他的了。

  车队里的司机是不能用了,陈伟正带着人解决他们,当然不是肉体消亡,只是没收了他们的边民证,然后人道主义的遣送到苏俄海关,至于海关有没有时间核实他们的身份就不是李卫东的业务范畴了。

  一百多辆卡车的车队,司机就近两百人,李卫东感觉他已经把这个行业做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了,按照雇佣的工人算,他妥妥的一个资本家。

  入关的时候,海关的同志还以为国内又进口了这么多的卡车呢,清点货物,办理了清关手续,交了关税,在国内这批货物就属于了李卫东的远东边贸公司。

  每年国内从苏俄进口吉尔卡车成千上万辆,整个80年代就进口了三十多万辆,苏俄车的优点就是耐造能拉,缺点也是很明显,油耗大,所以后世出现在世人眼中的车已经没有了苏俄产品了。

  刚入关,就被一群拦住了,王旭自然是知道他在苏俄那边的事情失败了,不然他早就得到成功的消息了,也不可能是李卫东的人办理清关手续了。

  “王二哥,这是要请我吃午饭吗?”李卫东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当空照。

  “李兄弟是个厉害人,我倒是想要留兄弟吃个午饭呢,就是晚饭也备好了,不知道兄弟赏不赏光了?”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李卫东自然是怕的,特码的自己可是一大半的身家都在这里了,要是真的丢了,哪有这么好的机会,这可是一块钱一块钱挣出来了的,起早贪黑的容易吗?

  但是这个时候,他敢笃定王旭是不敢动手的,团团伙伙都在当缩头乌龟呢,宋四爷的血还没干呢?所以他敢来,不来也没办法,总不能待在苏俄不出来!

  “恐怕不行了,兄弟,时间紧任务重,王二哥,下次吧!”卡车有了清关手续,李卫东开到任何一个城市都能处理得干干净净合理合法。

  这是市区,两边的人都不敢动手,王二哥虽然嚣张,但是也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做了是要追随宋四爷去的。

  王二哥就一直觉得宋四爷太嚣张了,你说你要弄就弄那些大人物,欺负平头老百姓不是水平低吗!所以王二就养着,一旦养到一定的程度就割一茬韭菜,这样造的孽还少,获得收益还多。

  “兄弟,我的车留下,你带着你的人和车走,别逼急了我,不然谁也走不了!”

  三十辆卡车和设备,至少价值五万美金,运到内陆还要翻几倍,这可不是小钱,但是李卫东没有太多地选择,这也是发生在今年,要是前两年,估计李卫东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人群中,他看到了丁原,丁原为不可查的摇头,让李卫东心里清楚这怕是王旭的底线。

  李卫东不得不同意,王旭损失了三十多个司机和三个保镖的事情,两人都没有提,但是梁子是接下了,王旭认为李卫东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重生一族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道历史的走向,打击团伙会成为国内最近乃至未来一直持续的主题,王旭这样的团团伙伙早晚会面临着危机,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会去探监的。

  当场撕破脸,那不是做生意的样子,虽然被欺负了,但是那也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再找机会补回来就是了,撕破脸那是有生命危险的,人家堵个路,把车给你弄沟里,你这生意还做吗!

  在王旭手下趾高气扬的嘲笑中,李卫东让出了三十辆卡车,卡车上的司机有的是当地的,就给结了账完事,本来说好的要到苏中的,现在还没有出发就给结账了,那哪能不高兴,以至于有些司机都想撂挑子了,也想结账走人。李卫东对上王旭,那是不敢怎么着,对上这些司机,那是能被拿捏的吗,不用李卫东出面,甚至陈谷都没有出面,下面的马仔就解决了,乖乖的开车上路。

  出了城,李卫东反而更紧张,“谢明你们跟个车去前面探路,带上家伙,小心点!”这个年月,这白山黑水间最不缺的就是土匪流氓,打都打不净,人家白天是良人,晚上带着猎枪拦路抢劫,上哪抓取。

  枪这个东西,在国内管理的极为严格,再过一段时间,猎枪都不允许有了,李卫东还记得当时家里有把汉阳造那种老枪,子弹还有不少,那可是军用的,打猎也不行,就算再破旧也不行,最后还是主动上交的,有些被举报的还被拘留了几天,到了下个世纪,拘留那是不可能的,那是要判刑的。

  但是苏俄这个战斗的民族怎么能少了枪呢,虽然现在的法律规定是禁枪的,但是现在老百姓都吃不上饭了,还管你禁不禁的,拿着枪进山打个猎是没人管的。到了后来干脆就不禁止了,只要有证就行,毕竟几百万人生活在西伯利亚的原始森林中,他们最大的危险是来自森林中的野兽而不是人。

  李卫东知道危险,还是想办法让贝克斯弄了几把,过海关的时候吓的心惊胆战的,好在是放在了一堆破旧的零部件中没有出现问题。

  “哥,咱们就这么算了吗,这也太窝囊了?”陈谷几人发着牢骚,在苏俄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到了国内却是被欺负的连手都不敢还。

  “要不,你拿把枪上去给他几枪?”给他几枪,人家不一定死,但是这一群人说不定就得完蛋了,你没有动手,那说明你是一伙商人了,要是仗着人多动手,那就是搞团团伙伙了,现在整个东北一直处于这种打击非法势力的高涨热情中,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敢真动手。

  “给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没事多多看看报纸,回去之后,你们把这两年的主流报纸都给找齐了,一张张的给我读,谁读不完就在家里看孩子!”李卫东正没处撒火呢,对于那些小马仔是不能发脾气的,那不是显得咱们水平低吗,即使有气也要层层施压。

  听到李卫东的话,几人看着陈谷面色不善,这些人虽然都是初中毕业,周双喜还是高中毕业呢,但是一个个的都是不学习的,看一些花边新闻,娱乐早报还行,要是看主流媒体报纸,那上面的字是认识的,连一起就不知道啥意思了,说的云里雾绕的。

  有人说,主流媒体这样的报纸,是给看得懂的人看的,一篇报道,大部分看的就是一个报道,但是内行人就知道这是啥意思了,释放了什么政治信号了,所以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那个能力干这一行的,李卫东自诩重生人士,让他干这这行,到死能混到地市,那也是祖宗烧高香了,可能没几年就被边缘了。

  李卫东抽着烟,看着窗外不说话,吃亏那不是他的个性,不还回去那也太丢人了,他虽然说的是气话,但是报仇也得是堂堂正正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都是骗人的,小人报仇从早到晚,那才是正确的。

  李卫东自然不是商场小白,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早在刘谨慧提醒他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就等着这一天的反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