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51 冬天里的一把火

51 冬天里的一把火


    王旭不是善男信女,要说是因为他叔叔的关系不干边贸生意,但是却垄断着黑河所有的运输行业,你只要进入黑河就没有不用到他的。

  李卫东自认为两辈子的智商和情商是干不过那些大牛的,但是他熟悉历史大势,所以他现在这个时候弄点黑材料想办法送到一些单位,那是必然可以成功的。

  一路沿着京哈公路一直走出山海关,李卫东才把心放了下来,出了山海关也就意味着出来东北这块黑土地。也许改革开放,慢慢地让中国的经济重心从东北转到了长三角珠三角地区,而这块黑土地,逐渐成为沉沦的象征,振兴喊了多少年,人口越来越少,经济越来越差,换多少大牛当领导,都束手无策。

  一排车队停在路边,几乎所有的司机都是烟民,李卫东靠着车门抽了一口烟,轻轻地吐了出来,除了加油加水,车几乎没有怎么停过,大家都很疲惫,李卫东决定要在秦皇岛休息一晚再走。

  不是夏天,没有度假的领导,秦皇岛的安检并不严格,就是住店也简单的很,连身份证都不需要。吃过丰盛的晚饭,司机们都回到车队,这么冷的天,是没有愿意出来的,都裹着厚被子窝在车里,但是李卫东是不能在车上待一夜。

  小旅馆不大,打扫的也潦草,房顶的蜘蛛网估计已经经历过几个冬天,一个房间四张床,几个人围着桌子玩起了扑克,本来李卫东是在桌子上的,但是扎金花玩的就是唬人的水平,你这一押注就没人跟,那几个意思!

  “老板,已经联系上了,丁原那边是有些东西,但都是一些边边角角的,估计很难办成!”

  来到秦皇岛,谢明就联系了丁原,等了一个下午才接到他的电话,说得也不多,他能听出丁原的犹豫。虽然王旭干了很多不是人的事情,但是他毕竟是王旭的雇工,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搁在古代就是以奴欺主。

  “他是不是有什么顾忌,你告诉他这是为民除害呢,搁在战争时期那也是地x党,情报员,都是要授勋的英雄!还有你让他联系一下老石,我觉得这个人手里肯定有东西,不是一般人!你让他们放心,我这里随时给他们敞开大门!”李卫东知道他们的顾虑,就怕咬不死自己倒霉,丁原那人还是有些正气的!

  谢明点了点头,出去了。其实李卫东是有些为难人了,让他出卖雇主,无论如何都是有违江湖道义的。即使他们以后来到李卫东这里,心里这关也不好过,能出卖王旭,是不是也能出卖你李卫东呢,而且李卫东手底下的人也会天然的排斥他们!

  李卫东一看表已经十点多了,让他们赶紧收了睡觉,这几个人玩上瘾了,输的想要捞回本,赢的想要趁着日头好多晒晒稻草。

  次日早上李卫东就放弃了车队,在陈谷等人的幽怨目光下带着几个人登上了火车。陈谷跟着车队继续前进,信任这个词太奢侈了,但是李卫东有这个底气,大不了从头再来,几百万能试探出一个人,那也是值得的。毕竟如果没有意外,等若干年后他们都会有花不完的财富,他知道风是从哪个方向吹来的,知道风口在哪儿,可以提前占好位置。

  到了津门,李卫东需要下车转换火车,谢明打了个电话,然后回来说,丁原已经把东西寄省厅、市局、专办、纪委,能想到的都寄了,还给李卫东寄了一份,剩余的事情就看天了。

  回到齐州的时候,李卫东没有闹出大动静,虽然上次的事情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但是机修厂经过多次的联合检查,也弄得苦不堪言,这不合格那不合格的,都需要整改,连给自行车改装助力的事情都被不敢做了。

  听着宋国峰给他诉苦,李卫东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边贸的生意宋国峰是一点都没有参与的,机修厂的本钱虽然已经挣回来,但是投资也大所以这分红很少,都变成了公司的资产了,最终变成了所有者权益,按照刘锦慧给的财务报表上来说,公司的资产已经超过十万了,包括这六间平房,也就是他们当初投资的钱已经变成了十倍了,但是能拿出来的钱不多,分红只能想一想了。

  “国峰,这样原来不是给我定了个保底工资吗,每月好像是几百块钱,以后这个钱就不要给我发了,那个我三年内不要求分红,这事就这么定了啊!”

  李卫东跑了,今天周六,刘锦慧下午不上班了,他要去约会了。

  “咱们去看电影吧,咱们都没有一起看过电影!”

  对于刘锦慧的要求,李卫东自然得满足,现在的电影院很少,放映质量也很差。而且放映的电影也很少,主旋律的倒是不少,港岛的还很少。

  任由刘锦慧选了一个电影,李卫东也没在意,进去看了才知道既然是奠定星爷江湖地位的一部电影,赌圣,李卫东看过好几次,每次都会笑,而且还开心,星爷这种无厘头的搞笑风格别人模仿不出来,而且又百看不厌。

  至少刘锦慧是笑了整个电影时间的,这就足够了,不同于其他情侣谈恋爱,李卫东和刘锦慧聚少离多,而且李卫东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有时甚至一两个月。

  天不黑就到了刘锦慧的家中,杨老师和老丈人刘永良都要开会学习什么文件,刘锦波又不在家,家里黑乎乎的一个人也没有。

  李卫东和刘锦慧进了里屋,突然进入到这么一个安静的场景里,似乎不做点什么事情有些不合适,只是好像这次没有刹住车。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每次当你悄悄走近我身边/火光照亮了我/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仿佛天上星最亮的一颗.

  这首最近又火起来的歌曲,李卫东一晚上都挂在嘴边,好险他们刚收拾完战场正在厨房里整点菜,老丈人就进门了,一看表都已经八点半了。

  “刘叔,这是开什么会呢,怎么这么长时间?”心里想着幸亏时间长不然不得逮个正着。

  “还有什么事,常务扩大会议学习文件,对了你是不是还和别人合伙做那个什么边贸生意,赶紧停了吧,我看这最近的风声不对呀!那个机修厂最好也停了,今天开会就是批这个呢!”刘永良心嘴上说着,心里也不停地叹息,自己这个女婿好好的工作不干,非得搞什么机修,搞边贸,现在可好了,这是要出事呀!

  “叔,您看现在讨论这讨论那,看表面是反对倒买倒卖,但是都在讨论的发展经济的问题,有些认为只要有几个体户就了不得了,你说着市场上的裁缝铺子,他挨着什么了?这不是瞎扯淡!”

  “你这话的意思,这种讨论是瞎扯淡,这可是原则问题,你也是有组织的?”老刘生气了,所以李卫东就赶紧岔开,刚拱完白菜就骂白菜的爹不合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