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55 独立

55 独立


  二十八日晚,新闻联播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报道,龙江省打击团团伙伙的行动,并配上了李主持人的播报。

  “龙江省公安按照上级要求,保持严打斗争的好势头、年年打、月月打、天天打,不让他们站住脚跟,结帮成伙,近日在黑河成功抓捕了犯罪团伙的全部成员,无一漏网。”

  “并成功抓捕为犯罪分子甘当保护伞的多名基层领导干部,龙江省公安的专案人员说,这是他们的战友深入卧底多年掌握了详细的犯罪证据,这次犯罪分子无一逃脱,目前已经移送检察院进入公诉阶段!”

  两天的时间就已经完事了,可见这是严打的节奏,从快从重从严,他看过丁原寄的材料,王旭要是能活着出来,那除非遇到大赦天下了。

  李卫东的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都移送检察院准备公诉了,那就是已经不需要调查了,也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了。

  而且李卫东相信,经过两次的打击,东三省的团团伙伙恐怕得消失一段时间了。人得长眼,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上头不光说了,要严打,实际行动也是严打,你还不老实,就拍你!

  这次的货物比较多,是以前的两三倍,虽然长三角地区的承受量还很大,还是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处理完,又是一大笔进账。

  庆祝是不可少的,寒冷潮湿的冬天没有什么比吃个羊肉火锅喝点白酒,来得更舒服了,围着李卫东这张桌子的人并不多,也就几个比较亲近的,或者最开始跟着干的那一批。

  “以后我就不跟你们跑了,你们都凑点份子,看看能凑多少,我再凑个数,陈谷你们跑,当时注册的那个远东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不是你吗,你用那个公司干?”

  “哥,没有你,我们怎么行?”陈谷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他跟着去边关,是一回事,他自己去那是另外一回事了,遇到事他可没李卫东那能力,看什么都看得那么准,他觉得那机床挺好,李卫东不说话,买回来了,一卖不是那么回事了。

  而且那边的人,无论是贝克斯还是王克雄,甚至被抓的王旭都是看着李卫东的面子,他们对李卫东比较服气,谁认识他呀,更别说胖子麻杆他们了。

  就王旭堵他们这事,要不是李卫东在,估计连人带车都给弄走了,所以他不行!其他人也是赶紧摇头,心里发虚。

  “这也没什么难的,无非是挣多挣少的事,你们一个个的年龄都比我还大,怕什么?黑河那边不要去了,就去绥芬河,那边靠近海参崴,城市大,人口多,消费能力强。我会给贝克斯和王克雄打招呼的,给他的一分不少,要是你能谈下来也可以,贝克斯那边也给他算股份,合伙做生意,一起赚钱才重要吗!”

  李卫东喝了一口黄酒,财散人聚,要想赚钱就得舍得花钱。其他人也赶紧提杯喝了一大口,然后继续吃着火锅。

  陈谷看着周边的几个人,胖子是他表弟,俩人肯定一条裤子的,麻杆和霍锐,和他也差不多一条心,周双喜是后来加入的,也算是他们机床厂的子弟,还有个赵东升,这个是机修厂的,不知道抽什么风非得来干边贸,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他毅然的放弃了已经增值几倍的机修厂股份加入进来,很得李卫东看重。还有两个保镖,这个也不是和自己一心的。

  当晚几个就商量出了结果,这几个人除了后加入的,都是小有身家,李卫东以为凑凑能出个几十万的,结果就出了十万块钱,这也太少了吧,李卫东大手一挥,再替你们出十万,算是以前的奖金了,自己出八十万,凑成一百万,重新分配了股权,这让他们又高兴又郁闷。

  早知道李卫东给他们出一半,那还不得多出点,他们知道李卫东的钱都多的数不过来。

  “你们俩不改主意了?”

  “不改了!”陈伟和谢明本来就和陈谷他们不一样,他们是保镖,这保镖要是和老板做起生意来,那他们也就该换人了,这点觉悟他们还是有的,而且李卫东待他们肯定不差。

  “行,按你们的意思来,放心!”李卫东重重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这信任来得这么突然,他们得感谢丁原,不然怎么能够遇到这么好的老板,只是丁原还来不来,怎么来!

  李卫东彻底放飞自我,天天走在湿润寒冷的冬季里,偶尔还跑到沪城去浪一浪,浦江正在大开发,都是工地,这里才能看到国家奋进的影子,这里才是排头兵该有的样子。

  刚刚开发的浦江新区,还没有被完全的认识,宁愿浦西一张床,不要浦江一套房,精明的沪城人也有犯迷糊的时候,李卫东倒是想先来几套呢,只是都是工地,连个售楼处都没有。

  后世的大名鼎鼎的陆家嘴东方明珠还只有个地基,至于其他的金融中心、金茂大厦估计规划都没有呢,李卫东走在外滩上,只能看着浦西的万国建筑灯火辉煌,浦江一片漆黑。

  受不了南方冬天的湿冷,陈谷出发的当天李卫东也开始返程,他们都是要独立的,早晚有一天要独立的,李卫东不会只停留在做边贸这种事情上。

  回到李家庄的时候正是天黑的时候,李卫东一个人回来,倒是让老娘不怎么满意,不过听到过几天要会亲家,心里又打起鼓来,自己是农村人,亲家可都是城里人,别到时候给儿子丢人,可得好好地准备一下,穿着,打扮都得盘算一下。

  不过第二天就把这事给忘了,一早上李卫民就带着媳妇到镇里检查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说已经怀孕了俩月了,沈跃英啥也不干了,直接奔到小儿子家里伺候小媳妇去了。

  这刘向婷本来啥事没有的,看到婆婆来照顾了,也就矫情了,只是听说要公婆要会亲家了,又好了,赶紧让婆婆好好准备,还帮着出主意。

  大伯子对他们一家的好,得感恩,就是结婚的这房子也都是老大出的钱,现在老大在城里,以后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他们的,就连刚盖好的老宅子估计以后也都会是他们的,所以得给足面子。

  “娘,我这才两个月,啥事也没有,你赶紧准备准备,看看人家带点什么东西,估计人家城里人对那些买得到的东西,肯定是不稀罕的,就是咱们这地头上的东西应该稀罕,你就看看谁家有没有核桃大枣啥的,或者地瓜芋头估计也行!”

  “对对,还是你们年轻人想的对,不过你大哥的意思是等月底才过去,得找个好日,有时间准备,你这怀孕了,还是头胎,可不能太累着了!”沈跃英已经做好准备了,现在就开始攒钱,如果头胎是个女儿,第二胎怎么也得生个儿子,罚款也认了。

  “为民,怎么这大冬天的,石子厂还这么多活,大冬天的哪里还盖房子?”李卫东觉得纳闷,怎么冬天了,他爹还那么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