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59 会亲家

59 会亲家


  冬月初十,这是李承文找人算的日子,正好还是周末,那就太合适了,必须这天会亲家。

  天不亮,李承文老两口就起床了,这梳洗打扮,衣服穿的不能有一丝褶皱,想起当时和另一个老刘亲家喝酒那也是有点花生米就行的,哪里像现在。

  李卫东被喊起来,一看表才六点多,外面都是黑的,想想又躺下了,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想着,今天开始,那就是两个家庭都认可的,不能再更改了。

  李卫东绝对不敢说自己不好色,看见漂亮的美女想多看两眼这是病,估计等他哪天瞎了这病就好了,刚重生的那会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还要找这个老婆吗?

  他想了好久,还是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他们的爱情不一定是最美的,但一定是最合适的。他想,李卫东你还能不能找到那个包容他,鼓励他与他相依相偎的媳妇!

  上辈子,李卫东在工作的前十年都是郁郁寡欢,怨天尤人的,后来遇到了刘锦慧才让他慢慢地走出这种抑郁焦虑,再后来还是刘锦慧鼓励他出来创业,更是刘锦慧跑到老丈人家里,借来养老钱做的初始资本。那时候两人所在的工厂都很糟糕,日子几乎过不下去了,但是为了照顾李卫东的面子,他们强撑着在外面租房子住,也没有到老丈人家住。

  刘锦慧要照顾小的,还要到一些私营厂里,给他们当周末会计,有时候会忙到深夜,次日早上还要上班,也不是没有磕磕碰碰,也会大吵大闹,只是吵闹过后还得过日子。

  刘锦慧知道李卫东,了解李卫东,所以鼓励他出来创业自己干,最终还真成了,刘锦慧也在后来成为了一家会计事务所的合伙人,虽然不大,但是也很挣钱,至少家庭关系和谐,财务自由了。

  虽然现在的刘锦慧看起来是柔柔弱弱的,但是骨子里是个硬气的人,这点和他的父母很像,一个老师,一个军人,老丈人还经常开玩笑说,自己的闺女像儿子,儿子像闺女。

  李卫东似乎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去找这么一个和他如此合适的人,有时候夫妻不一定是一眼相中的爱情,而是慢慢磨合的亲情,他们就是如此,到了三十五岁以后基本上很少吵架,反而过得很幸福,互相体贴,互相体谅,互相关心。

  而且他想着要是和别的女人去结婚,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一想到就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比起来,李卫东还是感觉自己媳妇好,就当再哄一遍媳妇好了!

  这一早上,李卫东把上辈子两人的所有感情都过滤一遍,这个人是对的,是合适,至于是不是爱情,李卫东两辈子都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是他觉得如果以后的日子里没有刘锦慧,那一定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清醒了之后,李卫东一看表已经八点多了,赶紧起床,一会还得去接柳建国,还得去拿订好的活鱼。

  刚开门就看到刘大椿站在门口要敲门,手里提着个大桶,里面两条鲤鱼活蹦乱跳。

  “哥,知道你时间紧,我就过去先给你取过来了,您就提着水桶去,到了保证还是活蹦乱跳的,这个是野生的鲤鱼,劲大得很,抗造!”

  “大椿呀,真是谢谢你了,还麻烦你送来,正要卫东去取呢,没吃早饭,快进来吃点,刚好又熬好的小米粥!”

  沈跃英听到刘大椿说,赶紧的道谢,并邀请刘大椿进去喝粥,刘大椿看了一眼李卫东,见李卫东点头,本来不想进的,但是李卫东这样了,他又不好不进。这关系以后肯定越来越铁了,以后想不发达都不可能了。

  “你进来喝点吧,熬地挺多,中午不在家吃了,别浪费了,我先出去有点事!”

  李卫东让刘大椿进去,然后开车直接跑到汉东机械厂,接到柳建国。李卫东很熟,这可是他上辈子的车间主任,也是他媒人,真正的媒人,如果没有变化,老高明年初就要升为厂领导,柳建国到总装车间当主任,但是一直到退休也是车间主任了,因为机械厂在明年就开始急剧亏损,大家都勉强度日,后来的领导比兵都多,哪里有位置升上去。

  李卫东的车刚离开机械厂,有个身影从后面出现。

  “小李,你这车都混上了,机修厂不少挣钱吧?”

  “哪有呀,柳叔,这车不值钱,机修厂那边都是国峰在处理,我和朋友们合伙做了点小生意,挣了几个钱,咱是肤浅的人,有钱就想着享受了!”

  “哎,你这是走出来了,好事呀,虽然今年的咱们厂的最终产量没有出来,但是肯定比去年低了,产量上不来不说,销售额也不行,价格降了不少,数量也降了,原材料今年长得也厉害,估计今年可能要亏损了!”

  “亏损,不可能吧,听说咱们工人的工资不是发的挺好的吗?”

  李卫东没细问,这种消息都是厂级领导才能掌握,只是这机械厂管理松散,消息满天飞。

  又接上老两口,一行四人十点多就到了刘永良的楼下,老刘同志自持身份,不肯下楼迎接,又恐怕失了礼数,让儿子刘锦波在楼下等着。

  刘锦波一看车来了,心里差点没哭出来,他都在这楼门口等了半个小时了,这走亲戚串门啥的去是有时间要求的,不能太早了也不能太晚了。要是没啥事,纯粹就是联络感情的,那就要晚点去,坐一会吃过饭就走,有事就早点到,别耽误了谈事情,十点左右到刚刚好。

  “柳叔好,这是叔叔阿姨吧,你们好,你们好,赶紧上楼,我爸让我在下面等你们呢!”

  李卫东从后备厢拿出来活鸡活鱼,还有准备好的会亲家的六色礼,各色品种一大堆,弄的刘锦波一愣一愣的,每人手里都提了一点,到了三楼,老刘已经打开防盗门和屋门迎接了。

  整个饭局对于婚事的事情几乎没有提,尽是说了些当前的大事大政,男人聊起来,总能扯到国际大事上,如果不提好像是没有逼格一样,只是李承文对于这些事情感兴趣,但他却不了解这些事情,只能听着过瘾。

  老刘同志只得照顾一下老李同志的情绪,多喝酒,最后倒是喝得尽兴,李卫东的婚事就定下来了,李承文老两口就怕夜长梦多,万一人家嫌弃李卫东没有工作,再后悔了。

  乘兴而去尽兴而归,商量来商量去,决定明年结婚,最大的障碍就是李卫东的年龄,所以这婚期只能到明年底了,李卫东满了二十五周岁才能符合晚婚晚育的政策。

  上辈子李卫东还得多等一年,算是老光棍了,而刘锦慧也算是老姑娘了。

  玩了两天的李承文坚持自己回去,到了县城他们就等于到家了,刘锦慧还专门请了两天假,陪着在齐州的景点看了看,玩了玩,拍了很多照片。

  看李承文的意思,回去可以吹嘘好几天,那是去过省会的劳动人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