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62 小人算计

62 小人算计


  王书记的话,让李卫东愕然,这是个什么套路,咱们俩说的是一回事吗!李卫东觉得人这脸皮厚了,那真是无敌!

  “卫东,你看这样,咱们修理车间挺忙的,活也干不过来,你当时办厂的时候是花了一万多,我看不如厂里出两万块钱补偿,把机修厂给合并了,算修理车间的外派车间吧!”

  我这机修厂一个季度的收益都不只两万块钱了,你这两万块钱要收购我?你是德云社过来说相声的吗?

  “王书记,这事啊,咱们还得从长计议,这厂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再说了,我们这厂还是蛮好的,总算是一个事业不是,现在的年轻人要是没个事业那怎么行?”

  “卫东,你可别忘了,你是从咱们厂里出去的,组织关系还在厂里呢,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威胁的手段都用上了,老王同志本来是不想如此的,而且刚进厂的时候还是蛮欣赏这个京城工大的高材生的。

  只是后来出了李卫东旷工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也只好处理一下,只是没有想到李卫东是个硬脾气的直接提出了停薪留职,这记过什么的就不好再用了,人家都要辞职了,你还说这个干啥,明显的得罪人吗?

  再后来听说了抢生意的事情,本来今年的效益就不太好,没有完成目标呢,结果这自己厂里出来的人还抢生意,他就挺生气的,后来又听李建中说修理厂挣了不少钱,要是归到厂里来,那也算是功劳一件,至少是成立的新厂子挣钱,怎么也算是一个亮点。

  只是这李卫东油盐不进,他在汉东机械厂这个位置上干了五六年,可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而且今年他要是有亮眼的成绩,进市局就有希望了,那可是升了半格,也算是从企业到政府部门转变了。

  “卫东,现在到处都讨论市场经济的问题,可不是个好事,如果放到机械厂里就不一样了,那是国营单位,对你们也是个保护,而且以后你是修理车间的副主任,兼着机修厂的厂长,也是副科级,你才毕业一年多,直接到这个级别可不多,千万不要自误!”

  “王书记谢谢您的关心,但是这机修厂可不是我个人的,还得和其他合伙人商量一下,而且现在机修厂的利润可不低,我觉得很难说服他们呀!”这是要威逼利诱了,别说说服他们了,就是李卫东自己都说服不了。

  你跟他提市盈率,他不知。给他谈估值,觉得你是在骗他,再说了这不是给你融资而是要收购你。这机修厂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是经过这一年的发展也走上正轨,赚的盆满钵满的,你这两万块钱打发叫花子呢?

  这个时候的管理层都是如此,能不能让企业效益好,绝对不是看领导水平的,如果传出说哪个国企单位效益好了,那肯定是所处的行业好了,和这企业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是干这个行业的都会好。

  所以,拿大环境不好当作企业不好借口的领导都特码的耍流氓,大环境好的时候弄个猪都能把这个企业搞好,环境不好才是体现领导水平的时候。

  王书记这两年一直极力吹捧自己的水平多高,但是等再过几年,就开始极力推脱是大环境不好,所谋求的职位,自然会被那些处于大环境好的企业领导拿去了。

  “李卫东,你别不知道好歹,你知道王书记为了你的问题费了多少心思吗,觉得你是个人才,这是保护你,若是真等到了那一天,看谁来保你,弄不好要坐牢的!”

  白了一眼洪秘书,对于洪秘书的话,他是一万个不信的,不是说不信费了多少心思,这个他是信的,谋夺别人的家产,可不得费老心思了。

  李卫东离开后,洪秘书就佯装咆哮起来,“这是什么态度,太嚣张了,咱们汉东机械厂哪有这样的,目无领导,目无组织!”

  看到洪秘书咆哮,王书记倒是心情好了一点,人就这么奇怪。

  快下班的时候,灰头土脸的李建中从车间回来,也是他人缘太差,被一堆老师傅给喷的一无是处,没有一个替他说话的,最后还是柳建国觉得差不多了,才打圆场,让李建中赶紧回去改图纸,别耽误生产。

  走到二楼的时候,碰到了洪秘书,打听了几句李卫东的事情,得知这个结果,心里窃喜,就怕你同意了,你要是不同意有的是办法整你。

  当天晚上就到了王书记家中,他们的父辈交往不浅,王书记对李建中是打心眼里想要照顾的,不然也不会顶着压力让他进技术处,三个月就转正。

  “王伯伯,听说李卫东这小子很嚣张,您的话他都不听了,眼里根本没有咱们厂,没有组织呀,这就是无组织无纪律!”李建中极力的贬低李卫东。

  “而且,厂里最近都传,今年的四季度奖金没有了,大家的怨气很大!”李建中小心的看着王书记,今年效益下降的事情,现在厂子里传的沸沸扬扬,都在骂娘呢,至于谁的娘,那还用说,肯定是老王同志的。

  “王伯伯,去年底李卫东离开的时候可是不小的阵仗,不仅把两个退休的老师傅弄走了,厂里的几个骨干,尤其还有总装车间里两个骨干辞职,引起大家的强烈不满呢!”李建中斟酌着说道,至于李卫东带走的是不是骨干那不重要,只要走的都是骨干就对了。

  “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这也太无法无天了,这不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吗?”老王气愤地说道。

  “谁说不是呢,当时车间里都给他起了绰号,叛徒蒲志高呢!”李建中看老王的脸色继续说道,“修理车间和李卫东的矛盾,还有咱们今年的效益的事情给车间的同志说道说道,王伯伯您说这事情怎么样?”

  “那怎么行,这不是激化同志们之间的矛盾吗,李卫东还是个识大体的好同志,我看还是再给他做做工作!”老王话不由衷的说道,工作已经做了,就等李卫东是不是低头了,不然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到时候群情激奋,他虽然是书记,也没有办法拦着了。

  李卫东回到机修厂把这事一说,立马就把宋国峰气炸了,他是在机械厂干过,但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自然是对机械厂没有感情的,就是有感情也不能把自己的钱捐给厂里呀!

  “这老王头是疯了吗?这种法子也敢想,还特码的敢干?”这厂子是宋国峰一点点的干起来的,付出的心血比李卫东大多了,谁要是想咬一口,那也得他同意才行。

  “他自己一屁股屎都没有擦干净呢,净想着美事!”

  宋国峰在厂里工作了那么多年,又是土著,怎么可能会被欺负,就是李卫东也干了十年,上辈子爆出来的事情很多都是发生没多久的,风言风语的黑材料多的是。

  !

  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收藏,求评论!有书单的朋友们,可以给加上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