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沈浪苏若雪 > 第100章 以后别来见老子

第100章 以后别来见老子


猎刃接着说道:“能将碎玉爪练到这种等级,这小子的外门功夫很强。吴老算是我们风云堂分支的高手之一,实力不弱。这小子一招就解决吴老,实力……不好说,可能有接近五星高手的实力!”

罗野面孔再度抽搐了一下,咬牙切齿道:“这小子能对付吗?”

石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应该不成问题。这人十分年轻,再加上碎玉爪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功夫,他的综合实力应该不算很强。不过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有这种实力,最好还是要查清他的身份才行。”

“好!”罗野右手狠狠地拍打桌面,眼中闪烁着阴历的凶光:“沈浪!敢让我罗家绝后,此仇不报,我罗野誓不为人!”

车内,苏若雪担心自己爷爷的安全,和苏云山也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

苏云山没料到沈浪做事这么激进,但也没有质疑什么,他相信只要沈浪在他孙女身边,他孙女肯定不会有危险。

奥迪敞篷车驶入了玉河山庄别墅小区。

回到家,沈浪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柳潇潇连忙迎上去和苏若雪说话。

“小雪,你昨晚真是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柳潇潇长出一口气。

苏若雪俏脸一红,昨晚确实是出事了,不过不是柳潇潇想的那样。

“不用担心啦,我没事。”苏若雪咳嗽一声说道。

“沈浪,瞧你这保镖当的,昨晚为什么不把小雪带回来。”柳潇潇撇嘴道。

“没事的潇潇,是我主动说留在那里过夜的,不怪沈浪。”苏若雪笑道。

柳潇潇摇头叹气道:“小雪,你果真是变了,现在都帮起沈浪说话了呢。”

苏若雪俏脸一红,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窘迫,哼道:“死丫头乱扯什么,还不快去上班。”

“好好好,总裁大小姐。”柳潇潇笑嘻嘻的说着。

苏若雪却笑不起来,罗天耀被沈浪废了,罗家人不气死才怪了,肯定会来报复自己和沈浪。

一想到这里,她心中免不了担心害怕。

一整天,苏若雪照常工作,不过一直静不下心来,万分担心罗家会来报复。

不过一天过去了,罗家和海正集团那边没丝毫消息传来。

一切显得宁静的过分。

沈浪待在公司里,心中烦闷,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等待麻烦的来临。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

深夜。

沈浪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浑身燥热难耐,下意识摸了摸小腹,体内真气竟然开始紊乱起来!

大敌当前,如此重要关头居然出了这种岔子,沈浪心中一凛,急忙端坐起来,全力压制躁动真气。

突然而来的真气紊乱可能和自己今天情绪不宁有关。

沈浪体内的狂暴的真气就如同一颗不定时炸弹一般,只要稍微触动,便会如同洪水猛兽一样发作。

情绪不宁,心情浮躁也易引动真气燥乱。

换成平时,就算是天大的事,沈浪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心神不宁。

或许是自己现在的实力大减,应对危机远不如以前那么自信。对沈浪而言,罗家虽不算什么庞然大物,但可以威胁到现在的他。

沈浪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有点担心苏若雪。

多年行走在刀刃上,沈浪靠的是他那无与伦比的实力。失去实力,难以让他冷静,或许某些方面,自己并不算成熟。

半个小时过后,沈浪额头渗出豆大汗珠,终于将体内浮躁的真气再度压制下去。

躁动的真气虽然已经压制住了,不过有大麻烦。照这种情形下去,沈浪根本就无法压制真气一年。

不要说一年,连两三个月都够呛了。

深吸一口气,沈浪拿起桌上杯子,倒了一杯水灌进嘴里。

沈浪面色凝重,如果能有法子现在突破就好了。

只要自己能突破,什么罗家,他完全可以不放在眼里。

无论如何,要先应付过眼下的危机。

沈浪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

沈浪知道师父这个时间一般在练功,直接说道:“师父,出了点问题。”

“真气又出岔子了?”老头子嚷道。

沈浪心想不愧是师父,还真懂他,一猜就中。

“差不多吧,现在情况有变,真气我压制不了一年。如果突破,需要注意些什么。”沈浪皱眉道。

老头子脸顿时垮了下来:“龟孙子,你不要轻易尝试突破!你修炼的是神照经这种至阳功法,要突破,必须找个阴寒之地,再配上灵韵石和几种丹药才行。否则,很大概率失败,失败的后果你也知道。”

听了这些话,沈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又问道:“那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帮我压制真气?”

“压制不是解决的办法,你赶紧回来,准备突破才是最好的选择。”老头子懒洋洋说道。

“我现在还不能回去。”沈浪淡淡说道。

最近又惹上不少麻烦,这时候回去,苏若雪绝对会遭殃。

“啧啧,你小子还真是迷上那个未婚妻大小姐了?蠢啊,龟孙子,我劝你少接触她,那个女人来历不一般?”老头子皱眉道。

“师父,你干嘛一直藏着掖着,苏若雪的身份真的有问题吗?”沈浪不解问道。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总之这个女人身份神秘,你保护她就行,不要和她接触太深。”老头子嚷道。

沈浪懒得和老头子辩解,问道:“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压制真气?”

老头子哼道:“你体质属火,真气易躁动,唯有以毒火攻火,或是强行以阴寒之气压制。”

“前者你不用考虑,生出毒火的东西很少见。后者嘛,你可以尝试一下把自己放进冰窖里压制真气,温度越低越好,十天半个月,真气就可以稍微缓解下来。”

一听这话,沈浪眼前一亮,放进冰窖里?这法子可行,但是现在他没时间做这种事。

沈浪有些郁闷,索性说道:“老头子,我碰到了一点小小麻烦,你给我弄一根梅花针和一千枚柳叶飞刀过来。”

“一千枚?啧啧,你小子这是要对付军队啊?都对老子狮子大开口了?”老头不冷不淡的哼道。

沈浪脸一黑:“不弄拉倒!”

“坑爹,你这龟孙子什么时候知道孝顺这两个字怎么写吗?亏老子把你拉扯这么大。”老头子不爽道。

“师父,我在外面要是万一被别人揍了,传出去了,那多丢人啊?别人要是说刀皇真没本事,教出来的徒弟这么不中用!这一丢就是丢我俩的脸啊!师父,不想你徒弟在外面给你丢人,就赶紧帮我一把吧。”沈浪油嘴滑舌道。

老头子脸一黑:“龟孙子,你tm要是真被别人揍了,以后别来见老子了!东西我过两天给你弄过去。”

“好啊好啊!”沈浪心中暗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