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这个前锋来自中国 > 031 专访

031 专访


  第二天,是9月28日星期六。

  在曼海姆下榻的酒店吃了早餐后,圣保利全队在主帅菲利普科夫斯基带领下乘坐球队大巴返回汉堡。

  中午11点左右,杨诚乘坐的球队大巴顺利抵达训练基地。

  刚刚客场赢了球,圣保利已经大半年不知道客场取胜的滋味了,所以球队的气氛也不像以往那么沉闷。

  随后,在训练基地的更衣室内,主帅菲利普科夫斯基宣布下午不用训练明天训练,球员们顿时欢呼。

  既然在客场赢球了,菲利普科夫斯基自然不会小气,该给球员休息的时候,还是得给休息,至少要保障球员们不能太过疲劳,不然伤病多了,又没有合适的替补,那对球队的成绩会有很大的影响。

  ......

  自从杨诚加盟圣保利俱乐部后,汉堡各大媒体一直都对他表示了很浓厚的兴趣。昨天杨诚带伤奋战令各大媒体钦佩。

  《汉堡晚报》体育编辑阿列克斯特意打电话给杨诚预约,想要对他进行独家采访。

  杨诚考虑了一下后,索性下午不用训练,干脆就接受他采访算了,两人在电话中约定好时间后,就挂断了电话。

  最近打他电话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都是国内的记者,全都是想要独家采访他的,杨诚考虑如果全答应的话,肯定很影响自己的生活,能拒绝的他都拒绝,实在不好或不能拒绝的,就干脆也约到今天下午或晚上进行。

  ...

  下午三点,阿列克斯特在杨诚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独家采访了他。

  尽管名为《汉堡晚报》,其实这份报纸的版式和内容都完全是日报形式,风格也相当严肃,早晨四点读者就可以读到。

  “下午好,杨,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专访。”见到杨诚准时出现在咖啡厅,阿列克斯特起身招呼道。

  “下午好,阿列克斯特先生。”

  “杨,你想喝点什么?”

  “咖啡吧!谢谢!”

  “杨,你太客气了!喂,服务员,麻烦你再送一杯咖啡过来,”阿列克斯特邀请杨诚入座后,又呼叫服务员上一杯咖啡。

  在服务员还没送来咖啡前,杨诚先是简单的跟阿列克斯特闲聊一会。

  等服务员把咖啡端过来后,杨诚端起咖啡小小地眯了一口,“阿列克斯特先生,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阿列克斯特没想到杨诚这么好说话,才闲聊了一下就直奔主题,于是他点头说道:“没问题,杨,那么我们开始吧。”

  阿列克斯特掏出笔和本子,一边问一些早就准备好的问题,一边随时记录杨诚回答的话语。

  阿列克斯特:“杨,来到圣保利后,你的职业目标是什么呢?”

  杨诚:“刚来的时候,我认为圣保利是从甲级下来的球队,我希望能够和圣保利一起冲回甲级。但现在看来,我们面临很大的困难。我只想进更多的球,帮助球队战胜危机。我已经28岁,会珍惜接下来的几年。”

  阿列克斯特问:“你在汉堡的街上行走,有没有人认识你,和你打招呼?”

  杨诚:“没有,因为我很少上街上走。”

  当然还有一句话杨诚没有说出来,我每天凌晨5点后晨练时,街上都没什么人。

  阿列克斯特问:“你在中国是很有名的人物,对你来说,没有人认识你是否不习惯?”

  杨诚:“我觉得这样更好。”

  阿列克斯特问:“你会不会回中国踢球呢?”

  杨诚笑道:“也许两三年之后我老了以后吧。”

  阿列克斯特继续问:“你有没有遇到一些对中国有偏见的事或人呢?”

  杨诚:“有。比如,有些报道中国的德国电视节目就很偏激,很负面。希望更多的德国人能通过足球或者其他活动和中国进行交流。现在中德之间的文化经济交流活动已经很多,比如现在在汉堡举行的中国周,比如德国的磁悬浮已经在上海落户。”

  这个专访问题倒是不多,也不复杂,很快专访就结束了,用时不到半个小时就完成。

  虽说用的时间多,主要是仪式感比较重,作为后世穿越过来的人,杨诚对这种所谓仪式感真不怎么感冒,他跟前身的性格差异挺大的,前身对于采访都是来者不拒,而且前身又实在,别人问什么都会实实在在的回答。

  或许这些在前身看来这没什么,但在杨诚看来这就太耿直了,容易得罪人不说,还会暴露自己的个人隐私。

  杨诚就挺不喜欢太多这样的采访。

  前世作为普通人的他,还真是适应不了这种生活,仿佛把自己的个人生活全暴露在别人面前似的,所以他对于记者采访的态度,就是能拒绝的就尽量拒绝。

  结束了跟《汉堡晚报》的专访后,杨诚就直接回家。球场上他是个高调的人,球场下的个人生活他就是喜欢低调的。

  像那些在后世,喜欢高调装逼出现在新闻中的,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

  晚上,杨诚还有一个已经提前约好的专访。

  这是他没法拒绝的采访,因为要采访他的是国内《足球之夜》节目组的记者。

  《足球之夜》创办于1996年,是伴随中国职业足球的成长而发展起来的一档体育节目,也是央妈5台的倾力之作打造的球迷每周的节日,影响力之大,都不用杨诚多说,总之,它在中国球迷心中占有重要位置。

  自从2008年足协的龙哥因为对《足球之夜》的幕后调查报道感到不满,然后下令国足单方面封杀《足球之夜》,从那起,《足球之夜》无论是影响力,还是收视率渐渐地被《天下足球》超越后又取而代之。

  杨诚在前世也多次看过《足球之夜》的节目,但这次来德国采访他的并不是刘建红和段轩两位老师,而是节目组外派的记者和拍摄组。

  经过一阵问候和聊天后,对杨诚的专访正式开始,

  记者:“杨诚,你的伤势现在怎么样?”

  杨诚:“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队医明天还要再给我检查一下伤口愈合的情况,至于是否会影响以后的训练,要到检查之后才能知道。不过,曼海姆的那个后卫胳膊肘可够硬的,中场休息时我的头上缝了好几针,连麻药都没打,真挺疼的。”

  记者:“进球之后,你用手指着自己头部的绷带,当时你想告诉大家什么?”

  杨诚:“我用手指头了吗?哈哈!其实那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因为当时那个头球正好顶在我的伤口上,确实很疼,因为我在德国的进球中头球很少,我当时可能是想告诉大家,我是用头顶进去的,我的头也能进球。”

  记者:“虽然取胜,但你们队的后防仍旧不是很稳定,据说未来的比赛主教练也有可能采取防反战术,甚至打一个前锋,在和其他四名前锋的竞争中,你觉得自己的优势还大吗?”

  杨诚:“我对自己的主力位置很有信心。你说得对,比赛前主教练确实想只让我一个人打前锋,甚至帕琴斯基在我们和曼海姆赛前的最后一次训练中还不是主力,主教练是在最后时刻才决定让他上场的。也可能正是因为他感到自己即将没有位置,比赛才更加拼命,我对这种竞争是不会失去信心的,我相信自己会进更多的球。”

  记者:“你曾一度抱怨队内的凝聚力差,这次主教练的大清洗可以说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队里现在的气氛怎样?”

  杨诚:“是有挺大的改善,不过我们队最缺少的还是信心,今年圣保利还没有过连胜的时候,下个月10月6日主场对奥本豪森,如果我们能争取全取三分,那连续的胜利应该对我们队信心的恢复最有作用。”

  记者:“由于圣保利糟糕的成绩与当初球迷的预期相差甚远,在国内有观点认为你转会圣保利是经纪人格斯特对你的一种欺骗,事实是否如此?”

  杨诚:“我从来不愿对我的经纪人进行指责,现在球队成绩不好是多方面造成的。”

  这不是杨诚想要替格尔斯特辩解,而是觉得没必要,因为他早就想换了这个经纪人,只是在没替换前,暂时先不不公开。

  就算有再多不满,别人可以随便说,但是自己不能随便公开指责。

  因为这样容易败人品。

  记者:“你来圣保利有一个多月了,觉得这个俱乐部怎么样?”

  杨诚:“总体感觉圣保利是个小俱乐部,球场很小,设施也跟不上,训练场也很简陋,不论哪方面都不能跟法兰克福比,但在这里,俱乐部每个人对我都很好,球迷很棒。

  好像听说俱乐部要建新球场,不过我们球员主要把球踢好就行了,俱乐部的事情有俱乐部的人来处理。”

  面对不是倾向圣保利的国内记者,杨诚就直接实话实说的。

  记者:“闲暇时间你一般都干什么?有没有在汉堡到处走走,或有没有跟队友一起去酒吧聚会什么的?还有你上不上网?现在网上关于你的消息很多,还有不少专门关于你的网站。”

  杨诚:“我哪还有什么闲暇时间啊,太忙了。每天忙着球队训练和私下训练,已经够累了,都没什么时间到处走走,不过感觉汉堡比法兰克福干净,整洁。虽然还没来得及跟队友出去聚聚,但以后肯定会有的。

  另外,我已经很久没上网了,所以国内的消息都不太知道。”

  ......

  国内,西西体味5的18:00点播出的体育新闻上,报道了昨天德乙圣保利的比赛新闻,采用了德国体育台的直播片段,把杨诚的两个进球和一个助攻的精彩视频,重新在体育新闻上播放了一遍。

  西西体味13台在报道完政要新闻后,也报道了这则体育新闻。

  周一晚上的《天下足球》也把杨诚最近的进球做了一个锦集。

  至于《足球之夜》的独家专访则要等到星期四的晚上19点后才播出。

  一时间,杨诚在德乙的表现在国内传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