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快穿:狐狸精被病娇校草缠住了 > 第216章 病弱夫君茶香四溢

第216章 病弱夫君茶香四溢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若是周子轩真的觊觎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舒文彦五指紧握,眉间骤然笼着一层冷气,他定会折磨死他。

舒文彦正在脑海中想着要种种折腾的法子,余光便瞥见了周子轩徐徐走来的身影。

还未抬头,舒文彦便眉头紧锁。

好死不死,今天周子轩穿的也是一袭银白圆领袍,若是忽略下摆的青竹刺绣,和袖子的长款,简直和自己的衣服一模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学人精!

舒文彦暗哼一声,觑见秦瑞灵惊喜的眸光时,更是十分不爽。

分明,自己才将白衣的那股清攫和风流穿了出来!

周子轩和自己比起来,那就是冒牌货!

也是此刻,舒文彦才惊觉自己居然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居然会吃这样的醋。

但下一秒,他又想开了,秦瑞灵的躯体下有极大可能装的是他师尊的灵魂,他对此多计较一些,又如何?

毕竟,他了师尊将近千年啊!

周子轩与秦瑞灵见礼后,便朝着舒文彦拱了拱手,惊异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元熙兄啊。”

秦瑞灵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按照那天元熙踢周子轩那一脚的心狠程度,秦瑞灵真的很难相信这两人相识。

若是真的,秦瑞灵瞥着元熙的余光一抖,这位兄弟也真是个狠人。

舒文彦面对周子轩毫无愧意,轻笑着先是回答了秦瑞灵的问题,“有过几面之缘,毕竟安泽兄是医者,我是病人嘛!”

接着又面向周子轩道:“是呀,毕竟我也救了公主殿下,像安泽兄一样过来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事吧?”

秦瑞灵和周子轩几乎同时抽了抽嘴角,这人说话怎地如此……阴阳怪气?

秦瑞灵摆摆手,道:“宴会么,人多热闹!本宫自是非常欢迎的!”

舒文彦眸子里虚伪的闪过几丝不好意思,“对了,那日为救公主殿下在下心急了些,一时没看见安泽兄,安泽兄应该不会怪罪在下吧?”

周子轩深深地看了舒文彦一眼,他如何察觉不到自己在被舒文彦针对。

不过,想想舒家在朝廷上的影响力以及舒季散手中握着的兵权,周子轩咬着后槽牙,忍了。

毕竟,复国才是大事!

“自然是不在意的,在下想做的也是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罢了。”

末了,周子轩轻笑着对上秦瑞灵的眸子,整个人端的是翩翩公子的风度。

秦瑞灵怎么不知道周子轩在演戏,在勾引自己?

不过,为了任务的顺利进行,她那双含水的桃花眼更多情了几分,笑颜如花的看着周子轩,“周公子一片好心,本宫真不知如何报答为好……”

周子轩的眸光中也适时的演出深厚的情意,“草民只愿公主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他正要接着说下去,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秦瑞灵和周子轩的视线同时质问般的落在一旁捂嘴轻咳的病弱美男身上。

舒文彦一脸坦然的放下纤长的手,病气缠绕的脸上随着一抹浅笑的荡开,呈现出一种异样诡谲的迤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