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水乡闲情 > 第17章 风景

第17章 风景


  上了船,颜良准备带着朋友们回家,燕晓菲等人这时依旧是沉浸在吃大席的快乐中,对于她们来说主要不是吃席,而是那种新鲜感,觉得这次来颜良这里算是来成了。

  小船儿轻摇,在水面上划出了一道直线,船尾的波纹呈人字形在船尾散开,十来米之后又归于平静。

  湖水如镜一边映着蓝天一边映着青山,小小的船儿似乎浮在一面天地造化而制的大镜面上。

  加上此刻已经到了秋日,远处的青山不再是一片绿色,火红的枫树,金黄色的洒金柏和银杏,白色的背钩子树,把青山点成了万千色彩,映在湖水中那景像让头一次看到的倪熙和燕晓菲惊叹不已。

  “没有想到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燕晓菲一边举着手机拍一边说道。

  倪熙也张口道:“真是太漂亮了,人间仙境啊。颜良你家老祖辈也真是会挑地方,挑了一个这么山青水秀的地方住”。

  颜良一边摇着手中的船橹一边哼着不怎么着调的小歌,也没人听明白他这一路哼的什么,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愉悦的心情。

  此刻听到燕晓菲的话,颜良笑道:“这地方以前可没有这么方便,而且我的先人也不是因为这儿漂亮才远这里落的脚,主要是因为这边四面环山,而且山路特别难走,所以外面的兵灾人祸的波及不到这里,这才选了这里”。

  “看,看,那边的小村子真像一副画,跟浮在半空中似的”燕晓菲指了一眼颜良家住的村落。

  此刻太阳已经有点西斜,所有水面上映出了天空的颜色,一时间让人分不清什么是水什么是天,这让小村落看起来有点不真实,整个村子像是挂在了半空中一般。

  颜良笑了笑没有搭茬,头一次来的时候刘诚和关羽也是现在倪熙和燕晓菲的模样。

  “颜良,今晚我们住哪里?”

  这样的景色刘诚见过次数多了,也就没有开始见到的那种惊艳了,于是张口问今晚的安排。

  “你们住我家的老宅,我现在住的地方条件不是太好,你们可能住不惯”颜良说道。

  现在颜良住的地方基本的东西有,但论起生活条件真不如老宅子好,老宅子现在有马桶有淋浴,现在颜良住的地方卫生间是有,但是淋浴什么的就没有了,想洗澡得去湖里或都是舀水往身上浇,好在现在天气不算太冷,湖水里洗个澡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呢?”关羽问道。

  “我肯定要回新宅子啊,等看着鱼还得给温室新发出来的苗子捆下苗”颜良说道。

  关羽道:“那就住你新宅子好了,天气现在又不太凉,打地铺也成啊,我们是来玩的,随意一下就成。和你家人同一个屋檐下总归不太方便,要是爷爷奶奶还行,你姐一家那就算了”。

  虽说和颜良的祖父母关系都不错,但是他们和关羽的父母,姐夫一家接触少,陌生感会让人拘束,与其这样还不如住颜良那里,没什么长辈也没有外人都是朋友,住的开心舒坦一些。

  颜良想了一下:“要是住我那边,那只能咱们仨打地铺,倪熙和燕晓菲睡床了”。

  “没事,我们哪儿都行”倪熙说道。

  过来乡下玩,一来是关羽这小子夸这边的风景好,二来是倪熙和燕晓菲也想体验一下乡村生活,现在社会上不是流行田园牧歌式的节奏嘛。

  来的时候她俩就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在她们的印象中乡村依旧是那种没有马桶全是旱厕,吃水还在靠人肩挑手提的那种模式,现在看到这边路宽人干净,已经大大出乎于她们的预期了。

  “那行,我们先回老宅拿起铺盖过去,夜里山里温度低,不盖被子身体可吃不消”颜良说道。

  山里进入九月下旬,白天和夜里的温差就有点大了,白天能到二十来度,但是晚上最低可以到十度,这种温度别说打地铺了就算是睡床也得盖上被子。

  “一切都由你安排,我们客随主便”倪熙一边伸手掬着船舷边上的湖水一边回道。

  小小的乌篷船头挑进了一道石拱桥便进了村子。

  今天的村里十分安静,大家刚吃完席,大人们在家睡觉,孩子们疯了一上午也没有精力出来玩了,所以村子里除了时不时的冒出头来的狗子,连个人影也见不着。

  在颜良不着调的小曲声中,船头破开了水面,发出轻轻的哗哗声,轻盈的钻过了一座座小石桥,掠过一户户人家向着颜良家的老宅驶了过去。

  船靠在了老宅小码头。

  “小心一点,那个关羽你先下”。

  船儿小,四个也都不常在水上生活,所以无论是上船还是下船,对于关羽这等旱鸭子来说都有点麻烦。

  关羽和刘诚先下了船,稳住了船之后,伸手把倪熙和燕晓菲扶下船。

  “这房子真漂亮,和我以前去过的周庄完全不一样”倪熙说道。

  关羽接茬解释道:“他这边的房子主料是砖石,人家那边都是木头,而且古时候那边人的生活条件好,这边比不上”。

  南方的水乡建筑就算不是雕梁画栋,那也是高檐飞瓦,中国味十足,而这里就建筑美学上比人家要差上不少。但在中式风格中透着一股子粗野之风,却又是江南水乡建筑没有的。

  关羽说的没错,原本这边的房子都是石头的,以前可没有什么切割机什么的,建房子全凭人力,以这样的地理条件想建一栋房子,少则十来年多则上百年,像是颜良家的老宅呈现现在的风貌,那可是经过十几代人上百年的不断修葺改造,才有了现在的模样。

  进了院子里,两个姑娘又化身为了好奇宝宝,问东问西的对什么都好奇。释疑的活儿被关羽接了过去,给两个姑娘解释什么是天井,为什么井边上还有个蓄水的池子。

  颜良来到了奶奶的房间门口轻轻的叩了一下门。

  “奶奶,您休息了没有?”

  “没呢,进来吧”。

  屋里传来了奶奶的声音,颜良轻推了一下门,门没有栓,两扇木门发出了轻微的吱呀一声开了。

  进了屋里,颜良发现奶奶正斜坐在床上,手里还做着针线活。现在年青的女人,包括颜良的母亲都不会做了,但是像奶奶这一辈人还是放不下这些。

  看到颜良进了屋,钱玉珍放下了手中的活,把旁边的箩筐收拾了一下。

  “回来了?厨子们都走了?”

  “嗯,走了。我过来拿几床被子,关羽他们今天住我那边,您给找两床新被子,给两个姑娘盖”颜良说道。

  钱玉珍一听从床上下来,打开了屋里的大衣柜子。

  一边翻一边说道:“新的被子家里就剩给你结婚预备的两床了,要不今天套上一床给两个姑娘用”。

  村里年轻人一般到了差不多该结婚的年纪,家里就会给准备被子,像是颜良这样的男孩被子一床到两床,要是家里是个女孩,准备的被子可就多了,从六床到八床都有,这是以前的风俗习惯,女孩儿出嫁被子是重要的嫁妆之一。

  “行!”颜良答道。

  钱玉珍把被子拿了出来。

  现在被子还没有套,只是一个棉胎,老太太又找出了红色的大被面,白色的里子,便吩咐颜良把大席子铺到外面的屋檐下,老太太准备把被子给套起来。

  “这是准备干什么?”

  院子里一帮好奇宝宝看到颜良拿着一个大大的篾席卷出来了,好奇问道。

  颜良放下了席子把蔑席在院子里的空地上展开。

  “给你们套新被子”。

  关羽张口冲着出来的老太太说道:“奶,不用这么麻烦,随意搬两床被子就可以了”。

  颜良回道:“有你什么事儿,新被子是给倪熙和燕晓菲的,你和刘诚还是盖旧被子”。

  “不用,我们怎么都行”

  倪熙两人立刻客气了起来。

  老太太笑道:“客气什么,哟,这俩姑娘长的可真俊哪”。

  “谢谢奶奶”

  倪熙和燕晓菲笑着回道。

  颜良此刻挺忙活的,带着关羽和刘诚把被子和被面被里都给拿了出来,雪白的被面子铺在下面,棉胎放在被面中间,四边都留出约二十公分,被面子铺平放在棉胎之上。

  “好喜庆啊”。

  燕晓菲望着铺在地上的被子说道。

  给颜良结婚的被子能不喜庆么,大红的被面子上面绣了一条金龙与彩凤,龙凤之间是个金色的大喜字,这小被面子出一场立刻晃的人眼睛都有点花。这被面子完全是老太太买了红绸布自己绣的,比现在市面上机器绣的仔细多了,光是用到的彩线就上百种,颜良自然鲜亮。

  颜良转身回屋把老太太的针线箩筐给拿了出来,帮着奶奶穿上了线。

  老太太和倪熙、燕晓菲聊了两句,便蹲到了席子旁边开始缝被子。

  噔噔噔!

  颜良的小外甥此刻从楼梯上奔了下来,看到关羽和刘诚这群人,站在楼梯旁边开始发呆。

  “小骏,叫人啊,这是关羽哥哥,这是刘诚哥哥”。

  “你占我便宜!多大人了还玩伦理梗”。

  关羽一看就知道这是颜良的外甥,一叫哥哥那可就和小娃子同辈了。

  “叫年轻了还不行?”颜良嘿嘿一笑。

  外甥到是懂事,张口就是叔叔阿姨的。

  这下燕晓菲可不乐意了,觉得阿姨把她给叫老了,张口说道:“叫姐姐”。

  刚说了一句,燕晓菲便注意到小家伙手中抱着的鳄鱼哈哈,打这小子见到哈哈起,除了睡觉就这么一直抱着,也不知道这小鳄鱼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鳄鱼,小朋友抱的是鳄鱼”

  燕晓菲看清了之后,整个人都有点兴奋了起来。

  倪熙被燕晓菲抓着的胳膊有点痛:“我看到了,小鳄鱼,不过这小鳄鱼长的有特点”。

  倪熙没好说这小鳄鱼好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