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叶锦兮厉唯衍 > 第1863章

第1863章


他睇了一眼紧闭的门扉,暗想:叶芷宁,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收拾你。

叶芷宁笑得差点背过气去,她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真难得见到容羿寒吃鳖的样子。

叶芷宁拭了拭眼角溢出的泪水,第一次觉得,别扭时的容羿寒其实也挺可爱的。

笑过之后,叶芷宁意识到自己现在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连忙翻身下床,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就拉开门出去了。

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的墙壁上绘着壁画,像是某个宗教的信仰图腾。

叶芷宁左右看了看,向有楼梯的一边走去,下得楼来。

楼下一个大大的客厅,客厅的摆设极是雅致,可看出这栋别墅的主人的品味不凡。

客厅里没人,她望向落地窗外,一眼就看到容羿寒斜倚在一棵樱花树下。

头上樱花飞舞,他沐浴在一片花雨之中,白衣胜雪,飘然出尘。

叶芷宁不由得看痴了,直到身后传来促狭的咳嗽声,她方惊得回过神来。

回头望去,她眼前蓦然一亮,掠过一抹惊艳的神色,惊艳之后又觉得莫名熟悉。

眼前女子温婉如水,精致绝伦的脸上蕴着一抹浅淡的笑意,眉眼弯弯,正闪烁着促狭的光芒。

她往窗外望了一眼,打趣道:“容大哥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也难怪你会看痴了,不过可惜太冷了,你怎么御寒的?”

女子的思路转得太快,叶芷宁一时没能跟上,呆在当场,半晌愣愣的回:“我穿了防寒服。”

女子“扑哧”一声乐了,“你真有趣,我喜欢你。”

“……”

此时容羿寒察觉到屋里投射而去的视线,他侧过身来,就看到窗前立着的两个女人。

眸光移到叶芷宁身上时,他眉头不自觉的拧紧,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理她。

叶芷宁明白他在气什么,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

女子的视线在两人间徘徊,终于决定放弃去探寻。

她挽着叶芷宁的手,说:“你们饿了吧,我熬了些粥,吃完饭,我让我老公送你们回曼哈顿。”

闻言,叶芷宁吃了一惊,眼前这个小姑娘顶多20岁,她都有老公了?

这什么世道?“你今年多大了?”

“不告诉你,年龄是女人的秘密。”小姑娘嘴一噘,得意的笑。

叶芷宁汗,也不再追问。

吃饭时,叶芷宁从他们三人的对话中隐约知道昨晚发生的事。

昨晚容羿寒背着熟睡的她走了几分里,才遇上正好从娘家回来的莫氏夫妇。

男主人叫莫擎天,而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叫景承欢。

两人的性子一冷一热,跟她与容羿寒倒有几分相似。

而唯独不相似的是,莫擎天每每看着景承欢的目光总是含着情意。

吃完饭,景承欢闹着要送他们,莫擎天冷着脸让她看家,小姑娘嘴噘得老长,最后还是听话的乖乖留在家里。

临走时,叶芷宁看着她依依不舍的送他们到门外。

虽然她们只见过一面,但是她感觉自己认识她很久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冥冥之中,某种牵系让她们在此时此地相识。

叶芷宁握着她的手,想了想,将头上挽发用的一枚蝴蝶发卡取下来放到景承欢手上。

她有些哽咽,说:“承欢,你我虽相识不久,但我看到你就像看到亲人一般,这枚蝴蝶发卡从我三岁时就一直跟着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权当纪念,希望你不要嫌弃。”

闻言,景承欢突然觉得手中这枚精致的发卡仿若有千斤重。

她推搡回去,急道:“叶姐姐,这枚发卡对你的意义一定很重大,我不能收。”

叶芷宁摇摇头,笑盈盈道:“难得投缘,收下吧。”

景承欢没再推托,而是将发卡别在脑后,然后取下脖子上的项链。

吊坠是一条引颈向天的天鹅,天鹅的眼睛是世上罕见的蓝钻,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她将项链系在叶芷宁脖子上,叶芷宁连忙说:“承欢,使不得,这项链太贵重了。”

“对我来说,再贵重的东西也比不上缘分贵重,姐姐别跟我客气。”

景承欢执意给她系上,叶芷宁只好笑着收下了。

景承欢看了看远处并肩而站的两个俊逸男人,复道:

“叶姐姐,我看得出来容大哥很喜欢你,你要勇敢一点,不要只是远远的看着,你会发现,许多东西并非如你所想那般。”

景承欢的话略显深奥,叶芷宁回头望向容羿寒,他正静静地凝视着她。

眸光流转,她忍不住轻轻一笑,落寞道:“他已经有心爱的人了,可是那个人不是我。”

“怎么会?”景承欢纳闷的看着容羿寒,然后又看了看叶芷宁,说:

“难道你没发现容大哥看你的目光跟擎天看我的目光一模一样?莫非是我看错了?”

景承欢的话一直困扰着叶芷宁,直到车开出去老远,她还在思忖她的话。

怔怔地盯着容羿寒看,似乎想从他那张冷漠的脸上瞧出丝毫对她情动的迹象来。

容羿寒被她盯得直发毛,忍不住伸手盖在她脸上挡住她的视线,冷冷问道:“怎么了,魔怔了?”

叶芷宁挥开他的手,气得嘴角直抽,“你才魔怔了,你全家都魔怔了。”

这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她见过他与叶琳相处时的情形,他温文尔雅柔情似水,怎会是这种针锋相对口出恶言的情形?

容羿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瞳孔微缩,他忍了忍,才忍住没有将手掐上她的脖子。

这个女人面对他时,总是这么尖锐。

别的女人都想尽办法哄他开心,就她偏不,偶尔说两句软话,最后也是气人不偿命。

可是他偏偏就对这样的女人放不下,想到她昨晚说的那句会还他自由,他就来气。

当初她说代嫁就代嫁,如今她说放手就放手?

他容羿寒岂会让她来去自如!

他欺近她,与她眼对眼、鼻对鼻、唇对唇。

只一寸距离,他们便能贴合在一起,他切齿道:“有胆你再说一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