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叶萧张雪瑶 > 第2683章 求饶

第2683章 求饶


薛栋完全不知道发生的事情。

当他从秘书的嘴里面听到这句话后,他脸色惨白。

能让安泰威都听从命令的人,那是何等厉害的大人物。

薛栋感觉自己家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把那个逆子给我带过来!”薛栋一想到是他儿子给他惹来的祸事,恨不得把薛天阳打死!他立刻派人把薛天阳给带到了他的面前。

“爸,怎么了?”薛天阳一脸的懵逼。

他本来还在想着怎么报复叶萧,一定要把那口恶气出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被带到他爸爸的面前,看着满脸怒气的薛栋,薛天阳心里面不安起来。

他还没有见过薛栋像现在这样生气的。

薛天阳这句话刚一说出来,那薛栋早已经抬起手来,对着薛天阳的脸上就是狠狠一耳光子。

啪!

薛天阳的脸上当时有了一个巴掌印。

“爸,我做错了什么?”薛天阳被薛栋这一耳光扇得更加一头雾水了!他捂着脸,眼睛看着薛栋。

“你这个逆子,我打死你!”薛栋抬起脚来,对着薛天阳身上就是狠狠一脚。

扑通。

没有任何防备的薛天阳当时被薛栋踹倒在地上。

“爸,别打了,你总要告诉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薛天阳两手抱着头,被薛栋使劲踹着!

薛栋踹了几脚,终于停了下来。

气喘吁吁地看着薛天阳,“你还有脸问我,你知不知道你给咱们家惹来了灭顶之灾……你老实说,你到底在外面招惹了谁?”

薛天阳满脸的疑惑!

他根本记不起来得罪了谁。

“爸,我真没有惹事情啊。”薛天阳很无辜地说道,“我最近没有得罪人,向来老老实实的,我这两天陪着慧灵啊!”

“陪着张慧灵?”薛栋听到薛天阳这句话,眼睛看着儿子的脸!

薛天阳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是啊!”薛天阳说道,“我陪着慧灵,别的都没有做……。”

“那你和谁发生过口角没有?或者骂过谁?”薛栋继续追问道。

“这个……。”薛天阳想到了叶萧,但随即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叶萧怎么可能是那个能让安泰威害怕的人,“我没有和谁发生过口角。”

啪!

薛栋的眼睛一直看着薛天阳的脸,听到薛天阳说没有和人发生过口角,他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还在撒谎,你老实说,到底有没有和别人发生过口角?”

“有!”薛天阳被他爸爸打了一耳光子后,终于老老实实地承认了,“慧灵的堂姐欺负慧灵,我看不过去,就帮慧灵说了几句,结果她堂姐蛮不讲理,把她的未婚夫叫出来威胁我,我……我就是和他说了几句话!”

“姓什么?”

“好像叫叶萧。”薛天阳说道,“不过,爸,你不用担心,那个叶萧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没有本事的家伙,我听慧灵说过,她这个堂姐家里面很穷的,已经破产了,估计堂姐的未婚夫也不怎么样!”

“你这个逆子,真让你害死我了!”薛栋那是多精明的人,一听到他儿子这句话,当即就明白了,薛天阳得罪了叶萧,人家这是故意给薛天阳教训了!

要是安泰威真想下狠手,根本不会放出话来,直接就动手了。安泰威想要整死他们薛家,太容易了。但安泰威只是放出话来,又让他的秘书告诉薛栋是因为他儿子薛天阳,这不是明摆着,就是要给他们薛家一个教训吗?

薛天阳被他爸爸骂得狗血喷头,一直不敢吭声。

“你这个蠢货,你真以为那个姓叶的是普通人?你也不想想,人家安泰威特意让人放话给我,就是要明确告诉我,我的儿子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你现在懂了吗?你还在这里跟我撒谎,把你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老老实实得告诉我,不许有一个地方遗漏,更不许撒谎,要不然的话,咱们薛家真的完蛋了,我们全家人都得死了。”

薛栋这一说,彻底把薛天阳给吓傻了。

他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模样。

他赶忙把遇到叶萧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中间没有半点遗漏!

薛栋听完之后,出了一身冷汗。

“你这个逆子,真是被你害死了。”薛栋的眼睛盯着薛天阳,“叶萧那句话说的很清楚,他就是想给你一个教训,人家可是厉害着呢,不屑和你一般计较,你这个蠢货竟然还敢去招惹他,我早晚被你害死!”

薛天阳被吓得脸色惨白。

“我……我也没多想啊,就是想出一口气。”薛天阳说道,“慧灵说她堂姐家没钱,我就……就以为那个叶萧也是穷鬼了。”

“我告诉你,叶萧之所以没有对咱们家下狠手,很有可能是看在张家的面子上!”薛栋说道,“照你说的,那个张雪瑶是张慧灵的堂姐,张家人那样对待张雪瑶,张雪瑶肯定会生气,叶萧估计会拿张家人下手……我们现在就去找叶萧,无论如何都要请求他原谅。”

“爸,要是他不原谅呢?”薛天阳问道。

“那你就给我跪死在他的面前。”薛栋冷冷地说道,“反正我们薛家都被你坑死了,你也别想活了。”

“我……我一定请求他原谅。”薛天阳被薛栋这话吓破了胆,薛栋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薛天阳是真怕了。

薛栋带着薛天阳特意赶去酒店见叶萧。

其实,叶萧就在酒店里面等着薛天阳来道歉。

他估计安泰威出手后,薛天阳肯定会过来请求他的饶恕,事实上就如同叶萧预料的那样,薛天阳上门道歉了。

不过,薛天阳的父亲薛栋也来了。

薛天阳一见到叶萧就跪在叶萧的面前,他的脸上被薛栋打得肿了起来,看起来特别的凄惨。

“叶先生,是我瞎了眼,请你原谅我。”

薛天阳说着话,抬起手,扇起自己耳光来。

“叶先生,我教子无方,只要您能消气,我愿意接受任何您的惩罚。”薛栋竟然也跪在了叶萧的面前。

叶萧看着薛栋父子俩,淡淡地说道,“你们既然来求饶的,那就跪在这里让我满意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