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八零福气俏农媳 > 第一章:重生大事

第一章:重生大事


  八月,河夹芯子。

  李英快步走进村子。

  响午的太阳晒的人头晕眼花,她浑身却从骨子里透着冷。

  才进村里,就见一群孩子围着转圈,同时还一边说着顺口溜:

  大白鹅,下白蛋,没娘的孩子怎么办。

  秃老亮磨电棒磨到县城找对象。

  木匠的斧子,瓦匠的刀,许家辈辈是跑腿。

  “让你们胡说,小爷和你们拼了。”

  清脆稚嫩的男孩声音响起,孩子群也乱了。

  孩子们四散而开,仍不忘记起哄,“噢,许小狗又咬人喽。”

  “瞧你们那揍行,有能耐别跑。”小男孩站在原地,瘦小的手上挥着一块比他头还大的板砖。

  这是许成,李英前世的养子。

  因为瘦弱看着像四五岁,其实已经六岁了。

  李英眉头一拧,三步并两步到了跟前,抢过他手上的板砖扔在地上,动作自然的掏出手娟给他擦手。

  “你有理,动了手,就变成没理的,以后再生气也不能动手,明白吗?”前世这小子可没少打架,每天都鼻青脸肿的。

  许成瞪着眼前的女人。

  他认识。

  村西头王土财的小姨子。

  “你给我做妈吗?”

  李英笑了,“你见到女的就问人要不要给你当妈,就不怕人生气?”

  前世嫁到许家,李英不喜欢这个养子的一大半原因就是觉得这孩子傻,想要妈想疯了,见着人就问人愿不愿意给他当妈。

  可前世,就是这个她看不顺眼的养子,在她被村里人围攻时冲出来救她而被打死。

  许成傲娇的扬起下巴,“你懂什么,小爷这叫撒网捞鱼。”

  李英鼻子微酸,看着脸上还带着青紫的养子,声音也低柔了几分,“好,我做你妈,回家让你爸到王照宾家里来提亲。”

  “真的?”

  李英点头,“真的。”

  小孩干净的黑眸迸出耀眼的光来,偏又装成小大人的样子,“我奶说漂亮的女人都是骗子,不过我就相信你一回。”

  许成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回过头对着站在原地的李英道,“你要说谎...你要说谎王土财就是我孙子。”

  丢下话,撒腿跑了。

  王土财正是李英的姐夫王照宾,是村里的富户,眼下村里人还在为吃不饱头疼时,王照宾家已经买得起电视。

  私下里王照宾就得了个王土财的外号。

  李英看着人跑远了,微微翘起的唇角也沉了下去。

  李英家在王家围子。

  半个月前,她跟回家探亲的姐姐李会丽来到河夹芯子。

  李英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出生那年父母前后走了,加上大她三岁的姐姐李会丽,两人是被大哥养大的。

  老一辈的人很迷信,李英属羊,老人常说十羊九不全,娶了属羊的女人总是能把男人克死守寡。

  李英二十了,为此一直找不到婆家。

  二姐李会丽要强一辈子,记恨大哥不供她念书的事,嫁人了之后便一直也没有回过娘家,唯一回过一次娘家,将李英带家里玩,随后直接在同村给李英找了一门亲事。

  老家人说李会丽有能耐,给李英找一门好亲事,对方还是生产队副队长。

  只有李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人活一辈子看不明白,两辈子也能够把所有的事看明白。

  前世李英年少无知,在姐夫的温柔体贴诱拐下而迷恋姐夫,与姐夫私会时被姐姐撞破,姐姐伤心的要寻死,李英吓的跪地求饶,同时发誓立马嫁人。

  于是在李会丽的安排下,李英嫁给了村里的跑腿许华明。

  恢复高考那一年,许华明的前妻参加高考后就和他离了婚。

  许家上有瞎眼许老太太当家,下有十七岁念高中的小叔子,更有一个与李英同岁隔房的堂妹。

  李英不甘心,一心痴迷姐夫王照宾,不肯与许华明好好过日子,许华明也尊重她,并没有碰过她,对她也很好。

  结婚半年许华明被木头砸伤,卧床一年死了,小叔子为了家里口粮去偷被打断了双腿双手,村里人大骂李英是克星围攻她时,养子为了救她而被打死。

  上一刻她看着养子被打死而自己也没有逃掉,再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呆在与姐夫第一次私会的山脚下小木房子里,趁着姐夫没有到,她逃了出来。

  还好一切没有发生,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前世她活的糊涂,今生回来,首先要做的就是报恩,救下半年后被木头砸伤的许华明,而唯一能留下的理由就是嫁给他。

  许华明除了爱美了些,其他的都没的说,和他过一辈子也不错。

  回到姐姐家时,李英已经将一切都捋顺,眼下就是等许家来提亲,然后抓紧离开姐姐家。

  “回来了,不是说去村东头小河那转转吗?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李会丽推开门,见妹妹回来,一脸惊讶。

  “姐,你要出去?”前世她与姐姐老死不相往来,一边是因为愧疚,一边是因为心里念念不忘姐夫。

  姐姐却一直想修复关系,今生再看到,李英心情只想好好弥补姐妹感情。

  “家里的黄麻还没割完,你姐夫在地里没回来吃饭,我给他送点吃的。”李会丽举了举手里的包裹。

  这个时候家家还穷,在农村谁家会有铝饭盒,家家送饭都用盆,王家条件好,李会丽用她红格的头巾包着铝饭盒。

  王家在城里有亲戚,王照宾去城里,每次回来都带很多亲戚给的东西。

  王照宾面上文质彬彬,实则道貌岸然。

  明知李英是因为喜欢的男子娶了城里姑娘而伤心来这里散心,就利用这一点,明里暗下的温柔小意勾引李英。

  李英一个农村姑娘没有见识,又正在伤心的时候,哪里经受得住诱惑,最后犯下大错,差点失身给对方不说,又伤害了姐姐。

  今生,一切还可以重来。

  李英想到王照宾心口就发堵,“我衣裳脏了,先去洗洗,那你早去早回。”

  “行,等我回来咱们包饺子吃。”李会丽大步走了。

  李英回厢房去换衣服。

  以她对许家的了解,一会儿许老太太就会带着许华明上门,她借口衣裳脏,明正言顺的换了身衣服。

  ————

  许家。

  许成一路冲回家,进了院子就去拉许老太太,“奶,咱们去提亲,有人愿意给我当妈了。”

  许老太太正在扒小豆,被孙子一扯差点摔到地上,她双手拉住孙子,生气道,“哪个该死的又拿你耍了?”

  又回头朝屋里喊,“二狗你出来,你这生产队副队长是咋当的?看别人欺负你儿子你连个屁也没有。”

  许老太太怒气不减,又骂了几句。

  “妈,和你说多少次了,别二狗二狗子的叫,让队上的人听到了以后还咋信服我?”许华明受不住骂,抱着一堆干草从屋里走出来,抬眼看儿子就骂,“又去哪疯了?到处给人叫妈,说多少次都记不住,皮子又紧了是不?”

  许成梗着脖子,“我是给你找媳妇,你现在去提亲。”

  许华明瞪眼。

  许成就和许老太太撒娇,“奶,村西头王土财的小姨子亲口答应我的,说给我做妈,你让二狗子去提亲。”

  “倒反天罡,反了反了。”被老娘叫小名也就算了,儿子也叫,许华明怀里的干草一扔,扬手上去就要打人。

  许成绕着许老太太躲,不见一点害怕,看得出来平日里这样的场面也不少。

  许华明追了两圈也没有抓到人,反而把自己弄的气喘吁吁的。

  许老太太将孙子护在怀里,眉头紧拧,“成子,你说村西头王土财的小姨子亲口答应你的?”

  许成用力点头,一双小手举到许老太太面前,“奶,她亲口和我说的,她还用手娟给我擦手呢。”

  许老太太眼睛瞎了几年了,哪里能看得到,摸索着握住孙子的手,夸赞道,“哟,擦的真干净。”

  许成扬扬得意,“奶,快去提亲吧,以后我就天天有妈给我擦手了。”

  许老太太听了心疼。

  许华明道,“妈,小孩子说的话你别当真,我一个跑腿子还带个孩子,人家一个大姑娘怎么可能嫁给我,一定是被成子缠的紧了,才骗他的。”

  许老太太护短,听到儿子自贬,不高兴道,“带个孩子咋了?王土财他那个小姨子就好?十羊九不全,二十岁的老姑娘还想攀高枝?咱家不嫌弃她属养,她还嫌弃咱们家?”

  又问,“成子,你没撒谎,她真那么说了?”

  “奶,她亲口说的,让二狗去王土财家提亲。”

  “说出来的话,吐出来的钉,她就是骗成子的也得给我嫁进来。”扶着孙子,许老太太站起来,“走,去王家提亲。”

  许华明觉得老娘一定是疯了,上前拦着,“妈,小孩子的话你咋当真,我现在是队长,给我留点脸吧。”

  许老太太停下来,许华明松了口气。

  下一刻,只见许老太太弯腰就把脚上穿着的鞋拿到了手里,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平日里惯作的事。

  许华明吓的服软,连声认错,“妈,有话好说,你咋还要动手呢。听你的,听你的。”

  许老太太鞋往地上一扔,又穿上,咬牙道,“把柜子里的两瓶黄桃罐头带上,还有那两袋白糖。”

  “奶,那是你生病,二叔在市里给你买的,你都没舍得吃,咋就给王土财家拿去?”

  许老太太抚着孙子的头,蔼蔼教导道,“成子,记住了,人穷志不能短,结婚是大事,李家的闺女是有不足的地方,但咱们家要娶人当媳妇,就不能不重视人家,礼数不能少。”

  王成似懂非懂的点头。

  许华明觉得这事就是胡扯,却又拗不过老娘,这次就是去走个过场。

  不过想到去王照宾家,他扯着衣襟,“妈,我这衣服咋出门,再急也得等我换身衣服吧。”

  许老太太骂道,“还不快去。”

  许成在一旁咧嘴笑,对着许华明的吐舌头做鬼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