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八零福气俏农媳 > 第四章:厚颜无耻

第四章:厚颜无耻


  李英前世还真担心过这个。

  甚至她嫁进许家后,许老婆子也确实如担心的一样,整日里看什么都不顺眼,骂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骂许家娶了个祖宗回来。

  可在吃食上从未刻薄过她,她不干活就不干,没逼着她下地。

  就是家里的活她不干,许老太太骂归骂,将活都分担给许华明,也没有别的刁难。

  李英不念情,那时她觉得许家是自找的,不喜欢她可以不要她。

  直到后来许华明双腿被木头砸伤卧床之后,许老太太找她谈过话,让她改嫁,说不能耽误她。

  她那时觉得许老太太是觉得她属羊克夫,所以想让她离开,但是离开许家,连见姐夫的机会都没有了,她就是不松口也不走。

  后来许华明走了,许老太太也病倒了,弥留之际拉着许建设和许成,让两人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那一刻李英被震撼到了,还没有等她彻底醒悟,小叔子断了双手双腿,养子为救她而死。

  如今重生回来,李英知道许老太太最是明事理的人,她泼辣也是被生活所逼,一个寡妇带着一大家子生活,不厉害点就是被欺负的命。

  “姐,许婶子这是给咱们做承诺呢,我嫁过去之后就是许家的媳妇,她就是骂我也是为我好。”

  “骂你是为你好?早知你这么想,我天天骂你。”李会丽还要说,李英把菜刀递过去,打断她的话。

  她回身拿了牡丹的茶盘递过去,“姐,切西瓜吧,别让客人等着。”

  其实李英心里也挺奇怪的,那种感觉又说不明白。

  前世她和姐夫在山脚下小木屋被姐姐撞破,纵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姐姐也受了很大的伤害,那时她答应嫁人,姐姐给她找的就是许华明。

  她记得出嫁前一晚,姐姐终于过来和她说话,语重心长的对她说许华明虽然离婚带着孩子,可人不错,又是生产队副队长,她属羊不好嫁,又让她好好过日子。

  今生,她与姐夫的事情没有发生,她要嫁给许华明姐姐反对也很强烈。

  回想前世姐姐一副为她好的模样,与眼前同样为她好的姐姐,李英脑子有些乱,难不成前世姐姐让她嫁给许华明只是为了惩罚她勾引姐夫?

  红色的西瓜切好摆满茶杯,李会丽端起来,回头要叫人,目光落在妹妹的衣服上,顿了一下,开口道,“上身穿的衣服太紧,不沦不类的,别让人说不正经,我不是给你一套衣服吗?去西屋换上。”

  海魂衫60年代中期就流行起来的衣服,可农村落后又在城里没有什么关系,极少能买到海魂衫,蓝白间隔的横条纹在颜色单一的年代色彩很明亮。

  李英这件海魂衫还是她这次和姐姐坐火车来河夹芯子的路上捡的,她一直也没舍得穿。

  “当时在火车上还看到有人穿海魂衫,你还夸着好看呢,又说将来让姐夫去城里也给我买一件,咋就不沦不类了?”

  “这是农村,你当是城里呢,你看大家都穿啥?”李会丽目光从妹妹露在外面那截白色的胳膊上移开,“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的话。”

  李英没去换,她跟上去,小声嘀咕道,“我觉得挺好看的。”

  李会丽回头瞪她一眼,抬腿就进屋了,也不好再说她。

  进了屋,李会丽就换上了笑脸,“来来来,吃西瓜,在水井里刚拿出来的,这么热的天,吃着降降暑。”

  许成这时很听话,并没有冲过去,而是李会丽递给他他礼貌的接过去,道谢后才小口的吃着,眼睛不时的往李英那看。

  许成一直记着来路上奶的叮嘱,到了地方要听话,不然就没有妈。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可他知道奶说的没错。

  现在还是生产队,家家也只几分自留地,用来种菜吃的,王家条件好,就用这地种了西瓜,也算是远近几个村里独一份。

  所以说西瓜还是个金贵的东西,家家一到春天就断粮,口粮都不够吃,谁家也舍不得用自留地种这种金贵又不顶用的东西,多会种些苞米谷子做口粮。

  可等到西瓜下来的季节,开始有人偷,后来队里还特别为这事开了会,队长在会上批评了小偷小摸的人,又说会让人去盯着瓜地,抓到人就送派出所。

  队上的人都知道,王照宾晚上给队长家送过一袋子的西瓜,第二天队上就为偷西瓜的事开了会。

  只是谁也不想得罪队长,揣在心里没有人站出来说队长是收了好处。

  许老太太并没有吃,她说年岁大了,一吃凉的胃就难受,反而问李英在哪,众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李英走到她身边,将手伸过去。

  “婶子,我在这呢。”

  许老太太顺着李英的手往上摸。

  “手这么嫩,你大哥是个好的,把你们姐妹养大,没让你们受苦。”

  “月牙眉,笑起来一定好看,我们家二狗可有福喽。”

  前世没这事,活了两事李英也头一遭遇到这样的情况,脸颊羞的滚烫。

  年轻的姑娘害羞的时候,娇艳的像朵花。

  许华明也想拦着老娘,事情还没有谈呢,就什么他有福喽,他一个大老爷们也被弄的一脸不自然,可目光触到老娘那双耷拉在炕下的鞋时,僵着嘴角扯了扯没敢上前。

  王照实眸子动了动,温和的问李会丽,“会丽,婶子过来了,你看看这事怎么说。”

  刚刚媳妇跟去了房后,王照实猜着是问这事去了。

  李会丽嘴快,却快不过许老太太,她道,“二狗虽然结过婚,可李英是个大姑娘,结婚这事不能委屈她,该过的彩礼过,婚礼也得办。”

  不给李会丽开口的机会,叫儿子,“二狗,把上门礼放在炕上。”

  许华明站着没动,一声妈刚叫出声,迎面就有东西砸过来,他本能的侧脸躲,纳底布鞋直接砸到他右边脸上,疼的他龇牙。

  许老太太大声质问道,“你还有想法?”

  许华明僵着脸,赔着不是,提在手里的东西也听话的放在炕上,“没想法,没想法。”

  在村里,许华明是出了名的孝顺,许老太太用鞋底子抽他这事也见怪不怪,怕是整个河夹芯子的人都知道这事。

  李英见许华明给他妈点头哈腰时,还不忘偷偷往在场人的脸上瞄,莫名的就想笑,嘴角压不住高高翘起,好在笑声压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