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八零福气俏农媳 > 第六章:使计

第六章:使计


  路上,从王家出来后许老太太的嘴角就没有合上过。

  “二狗,你心气高,妈一直知道。当年你那个前妻从城里来村里支教,你又是帮着挑水,又是拿口粮,我说城里姑娘靠不住,你偏不信,嫁给你后家里的活她就没动过手,去年恢复高考一考上,立马就和你离婚,这事不怨你,是咱们看人不准。”

  “你离婚村里人没少在背后笑话咱,我这心里啊一直憋着口气,有几个不要脸的还上门介绍寡妇给你,真当你娶不上媳妇?骂跑她们都是轻的,换成前几年我脾气爆的时候,直接打出门去。”

  当着孙子的面,这事许老太太从未掩饰,“许英不同,从来村里第一天我就私下里打听过,老实性子又好,长的虽瘦弱了点,你二婚还带着孩子,人家可是大姑娘,挑也是人家挑你。属羊又咋?那都是老一辈的迷信,咱家可不兴那个。”

  许老婆子越说越高兴,“二狗,你妈我心里憋的这口气总算是吐出来了。这回给你找个大姑娘,看谁还敢在背后嚼你舌根。”

  许华明真不道他妈心里盘算这些,“妈,那你这不是喜欢李英?”

  许老婆子脸色一沉,“混说什么,嫁进咱们家就是咱们家的人,我还能欺负她不成?”

  许华明这才松口气,小声提醒说,“妈,我可和会丽做承诺,要对她妹好。”

  “啥会丽?那是你未来大姑姐,以后见面叫大姐。”许老婆子最重规矩,“你这么叫,让李英听到岂不是觉得你轻视她?”

  许华明半边脸被抽的还在作痛,哪敢有意见,立马应下。

  “铁蛋,我有妈了。”许成看到村里的小孩,立马跑过去摆显。

  铁蛋用衣袖抹了把鼻涕,“许成,你又撒谎。”

  “我才没撒谎,是王土财的小姨子。”许成一脸得意,像小大人一样双手背在身后,下巴扬得高高的,“我妈可漂亮了,还是个大姑娘,不像你妈是个寡妇,我才不让她给我做妈。”

  宋铁蛋叫宋平,村东头刘寡妇的独子。

  许华明离婚后,村里有人给两人做媒,媒人被许老太太骂跑了。

  宋铁蛋吸着鼻涕,“我妈是寡妇,你爸是跑腿子,正好一对。”

  许成还要反驳。

  许华明绷着脸喊他,“许成,给我过来。”

  许成不怕他,还觉得有理,梗着脖子道,“二狗,他骂你是跑腿子。”

  许华明眼睛一厉,正要发作,许老婆子发了声,“成子,到奶身边来。”

  然后又数道儿子,“看,我说的没错吧?背地都等着看你笑话呢。”

  许华明还想说他不在乎,就见老娘已经低头教育孙子了,这才把嘴边的话咽下去。

  许老婆子摸着孙子的头,“寡妇的日子难过,你奶我也是寡妇。谁也不想当寡妇,只是女人命苦,以后不许笑话别人是寡妇,记下了吗?”

  听孙子应下,才满意的笑了,还提醒道,“以后在外面也不许叫你爸二狗,听到没?”

  这次许成抿着唇没应。

  许华明直起腰板来,“你奶和你说话没听到?”

  许成扭开头哼了一声。

  “臭小子....”

  许华明袖子撸到一半,许成突然冲他喊道,“你以后卖草鞋的钱不再买衣服,我就不叫你二狗,不然休想。”

  许华明尴尬间,许成吐吐舌头跑了。

  许老婆子看不到儿子的尴尬,她也不在乎儿子没脸,“大人要让孩子信服,就得做正确的事。”

  这几年儿子格外爱美,许老太太虽看不到,可每次编了草鞋卖掉,钱都让儿子买了衣服,家里好几张嘴等着吃饭,她眼睛又瞎,见儿子乱花钱,没少用底鞋抽他嘴巴子,最后也拦不住他这坏毛病。

  许华明窘迫的摸摸鼻子,上前扶着老娘错开话题,“妈,咱回家吧。”

  许老婆子看不到,仰头朝天用鼻子吸了吸,“天又干又燥,怕是要下雨,红梅说哪天回来了没?”

  许红梅是许华明的堂妹,五年前许大伯上山去采草药失足从山顶上滚落,人是三天后被寻到的,身子都硬了。

  丈夫是因给自己采药而亡,许大伯娘受不住打击,加上本身就生着病,不出一个月人就跟着去了,留下十四岁的许红梅,被许老婆子接到了家里养着。

  上个月秋收的时候,许红梅被她姥姥接过去了,说是想外孙女了。

  许老婆子哼了一声,“我看就是躲懒,年年到秋天忙的时候就把人接走,生怕咱们刻薄她外孙女,放羊放久了,我看心眼都和羊那么大了。”

  许红梅外婆家姓杨,两家在两个生产队,杨家在那边放羊,平日里大家打趣都叫羊官。

  “他们队上的羊今年春又下了五十多只羔子,许是忙不过来让红梅过去帮忙了。”

  “你也别为他们找借口,这么大个家,一人一个心眼,日子那就要散了,咱们家现在饿不死,还不全靠我撑着?”进了家门,许老婆子说起刚定下的亲事,面上带满1笑意,“队上秋收也忙完了,现在家家在忙自留地,既然没啥事你明天带英子进城买身新衣服。”

  “妈,还有几天过中秋了,等中秋前再去吧,正好也能买点月饼啥的。”许华明老实的站老娘面前,“刚砸出来的草,放两天编草鞋就不好弄了。”

  许老婆子道,“离过中秋还有一周,结婚和过节比较哪个重要不用我多说,编草鞋也不差这一次,草山上多的是,这些不能用就当柴烧,等回来再打。”

  “还傻杵在我面前干啥,去我屋里的炕柜把红木匣子拿出过来。”

  许华明动了,许老婆子絮叨的又骂了几句,等红木匣子到手了,才停下来,她摸索着数出三十块钱,布票她看不到,只能让儿子拿。

  许华明挑布票时,就听他、妈警告他,“不许多拿,拿三张布票,让我知道你多拿,看我不抽你嘴巴。”

  许华明手一抖,最终又放回一张布票。

  许老婆子数着手里的票和钱,再三确认后递给儿子,“拿着吧,到那别舍不得花钱,等人进了咱家的门,人都是咱家的。买点月饼和肉回来,王照宾媳妇也算你大姑姐,亲事订下来了就得走动。”

  许华明不敢多言,老娘说什么就应着什么,别看他在生产队是副队长威风,可在家他就得猫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