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八零福气俏农媳 > 第七章:表现

第七章:表现


  许老婆子料的很准,白天还燥热的厉害,傍晚的时候就刮起大风,豆大的雨点紧跟着砸下来。

  王照宾去房后抱柴火,紧赶慢赶,还是被淋了半湿。

  “让你早点去早点去,你偏不听。”李会丽一边抱怨一边催他去换衣服,“湿衣服换下来你自己洗。”

  王照宾笑呵呵的应着回东屋了。

  “下这么大的雨,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抓紧吃饭早点关灯。”

  李英笑了,“姐,放心吧,这样的天,哪有人顶雨过来听评书的。”

  “都是你姐夫干的好事,弄什么收音机,弄的家里天天像开大会一样。”李会丽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

  外面阴的厉害,如今家家都用五十瓦的,只为省电,王家外屋的灯泡却是二百瓦的,在农村买不到,要去城里才有,这是王照宾的城里亲戚给的。

  王家被叫土财主不单指房子,附近几个生产队,只有王家有一台“春雷”牌收音机,两只鞋盒大小,外形厚重敦实,平时村里总停电,停电时就用四节一号电池听。

  现在刚流行评书,刘兰芳说的《岳飞传》让村里人上了瘾,只要一吃完晚饭,王家屋里就挤了一炕的人。

  热气慢慢弥散开,一个个白肚的饺子也飘了起来,黄瓜鸡蛋的熟的快,飘起来后打一次凉水就可以捞出锅。

  南炕上摆着炕桌,上面摆着碗筷和酱油瓶子,王照宾并没有在炕上坐着等,忙完这些又钻到外屋帮忙端饺子。

  李英给姐姐打下手,接过盛出来的饺子刚一回身,就被王照宾接了过去,他手指无意间在她手背上划过。

  李英打了个机灵,随后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完全是被恶心到的。

  “英子,拿个搪瓷盆过来,你姐夫喜欢吃水饺。”好在这时李会丽催了一句,李英立马绕开王照宾去碗架子拿东西。

  搪瓷盆里装一半的水,上面又捞了饺子放在里面,李会丽将盆往丈夫前面一放,这才叫妹妹坐下来吃饭。

  王照宾倒了杯白酒,给李会丽也倒了半杯,“饺子就酒,越喝越有,今儿正好下雨,你也喝点暖暖身子。”

  李会丽厉害,又当家做主,也没客套,直接把杯接了过来。

  吃饭时说的话自然离不开李英结婚这事。

  “许华明明天接你进城,你就跟着去,挑身喜欢的衣服,彩礼他们家自己答应三大件,礼金给三百八十八,这钱也收着。我是不待见大哥,觉得他偏心只顾自己家的儿女,可到底把咱们俩养大,礼金到时我找人帮你捎回去,全当还他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以后咱们姐妹俩也不欠他的情。”

  前世也是这样,收到的彩礼当天,姐姐说的也是这翻话,钱直接就由姐姐收着找人捎回老家去了。

  李英也没有意见,其实在心底她对大哥到没那么多的怨气。

  大哥自己有四个孩子,父母虽然去的早,可是太姥还活着,也是大哥养着,如今家家穷的吃上这顿没下顿,大哥能养活她们长大,就已经很不错了。

  李会丽一提起大哥,怨气格外重,“吃不上饭还生那么多,也就是我们命大,才能活到今天。”

  “姐,家家不都那样吗?再说咱家还行呢,起码天天能吃上土豆,别人家时常断粮呢。”

  李会丽冷哼,“行行行,恶人都是我,看看你的手,常年洗土豆,要不是太姥护着你,让少芬帮你一起干,还不知道手上有多少冻疮呢。”

  李少芬是大哥的女儿,与李英同岁。

  “英子说的也没错,生恩不如养恩大,大哥再有私心,他也养大你们。”王照宾嘬了口酒,辣的鼻子都皱起来,“会丽,这事我得批评你,你不如英子觉悟高。”

  李会丽不气反笑,“行行行,你说的对,我看出来了,在觉悟上我是不如你们俩心齐。”

  李英身子一僵,又若无其事的夹起饺子,“姐,啥我和姐夫心齐,这话你以后别乱说了,让人听到误会了咋整。”

  农村人私底下也爱拿小姨子和姐夫开玩笑,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

  李英这时也想起来了,前世到姐姐家后,就是姐姐这样惹有若无的玩笑话,加上王照宾的引诱,她才慢慢落进王照宾营造的陷井里。

  姐姐是无心的,她不怪姐姐,今生哪怕她不会再被王照宾这个道貌岸然的人渣引诱,就是玩笑她也不想与王照宾扯到一起。

  李会丽愣了一下,笑了,“哟,看看,快看看。果然是要嫁人的了,现在连玩笑都不让开了,好好好,不开了。”

  王照宾,“会丽,你今天可连犯两次错误,该罚。别人拿姐夫小姨子打趣,你当姐姐的可不能乱说。”

  “我就随口一说,你看你们俩这么紧张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有事呢。”

  王照宾摇头,无奈的笑道,“你这张嘴啊,厉害的像里面长了双巴掌。”

  语气不带责怪,王照宾又照顾的顺势给李英夹一个饺子,“多吃点,别听你姐胡说,她这是喝多了,你姐的酒量喝点就多。”

  李英心下冷笑。

  说姐姐酒量小是什么用意?是在给她递信号?

  从王照宾给姐姐倒酒,现在又明正言顺的给她夹饺子,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前世她蠢看不透,今儿岂能再让他的小把戏给骗了?

  咽下嘴里的饺子,李英自然的把碗往姐姐面前一推,“姐,我实在吃不下了,这个你帮我吃了吧。”

  李会丽,“多大了还让我给你打扫剩饭,吃的再饱还差一个饺子,抓紧吃了。”

  “姐,真吃不下了。”

  “你啊你。”李会丽拿她没办法,把饺子夹了过来,还不忘记抬头埋怨丈夫,“看看你,吃自己的得了,竟做些没用的。”

  “是是是,是我的错。”王照宾笑着应着。

  李英眼角余光扫到王照宾在淡然的吃饭,心下冷笑,怕是心里早就气的要炸了吧?

  要说刚刚面上李英直说不要把两人往一起扯,那现在连他夹的饺子都不碰,就是直接明晃晃的打脸。

  李英也不敢做的太明显,怕姐姐察觉出什么。

  饭后李英收拾桌子,李会丽喝多了,炕桌一撤下,就铺被子先躺下了,还不忘记对外面洗碗的李英喊,“英子,我先睡了,放那别收拾了,明早让你姐夫收拾,你也早点睡吧。”

  “就差几个碗了。”李英回了一声,“马上完事,你睡吧。”

  隔着墙,李英听到里屋姐姐还在催王照宾,“别忘记喂猪。”

  王照宾的声音低,不知说了什么,接下来姐姐就笑了,李英想到王照宾就不喜,也不想与他碰面,抓紧把几个碗洗出来放进碗架子,灶台也没擦就回了西屋。

  在同一屋檐下,眼下避免不了,所以今天和许家人订日子时,李英挑在十月一,正好国庆那天,现在是九月中旬,半个月准备结婚的东西时间也够用了。

  坐在炕上,李英听到外屋有动静,知道是王照宾出来盛猪食喂猪,人进进出出,十多分钟后终于安静了。

  李英放轻动作铺好被子,就听到屋门被推了一下,她看过去声音没了,等了几秒中,门再次被推了一下。

  王照宾压低的声音也传来,“英子,开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