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八零福气俏农媳 > 第九章:质问

第九章:质问


  王照宾丝毫不动,黑暗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瞪得大大的。

  他敢拿捏李英是知道她老实,可刚刚是谁在敲门?

  是不是发现他和李英的事?

  会不会说出去?

  王照宾脑子乱乱的,没有一点睡意。

  李会丽翻了个身。

  王照宾心又是一惊,难不成刚刚敲动静是李会丽搞的鬼?

  他试探的问,“没睡?”

  回给王照宾的只有呼噜声,王照宾提着的心落下,翻个身面朝着墙。

  夫妻两个背靠背相向而睡,呼噜声渐大渐小的李会丽眼睛也睁着,哪里有一点睡意。

  李会丽把李英带到家里之后,虽然一直忙着队上的事,白天很少在家,她为人精明,丈夫的那点小计伎俩怎么可能瞒得过她。

  不提丈夫,就是李英太嫩,有心事也不会掩饰,他们两人有情况,李会丽立马就发现了。

  当时她是气愤的,想到亲妹妹竟然背着她勾引自己的姐夫,对李会丽来说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妹妹了,如今连这唯一的亲人也背叛她,她恨意飙升的同时,也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从小到大,姐妹俩被兄长养大,她嫉妒李英,又傻又笨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为自己考虑打算,可傻人有傻福,大哥供李英念完初中,要不是她自己提出不上高中,大哥怕是还要供她念高中。

  反观自己,初中是闹着念下来的,高中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大哥偏心,连带着让她也记乜恨起李英来。

  这次带人过来,也是有意在李英面前显摆自己过的有多好,结果发生这样的事。

  两人约好在山脚下小木屋里见面这事她知道,今天她也是去捉、奸的,她甚至想过抓到之后,李英从今以后就欠她一辈子,在她面前永远矮一截。

  至于丈夫那边,李会丽根本不在乎,当初是被他表面的长相欺骗,什么念过初中,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相比之下许华明就不同,念到初中为人又斯文,长的和丈夫也不分上下。

  许华明中意她她明白,可她又不能离婚立马和许华明在一起,许婆子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也不想许华明被别人占了,这次丈夫和妹妹的事到是给她一个想法,丈夫勾着妹妹到也不是坏事,将妹妹嫁给许华明,有丈夫勾着,自然也不会与许华明一心过日子,反而成全了她。

  结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最后一步,事情还出了变故。

  晚上她装喝多睡下,就是故意给两人制造机会,听到妹妹醒悟的话,李会丽不但没有一点感动,反而觉得妹妹是个窝囊废。

  李会丽心里的算盘敲的响,今天在许华明那里得到承诺后,她的心也略安,她都想好了,在生产队解散前先转到小学当老师,这样有机会复习参加成人高考,拉着许华明一起,等考上之后,她再将丈夫和妹妹的事一公平,她和许华明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李会丽闭上眼睛,以前她已经认命了,现在又有了盼头,也让她看到了希望,只是临睡过去前,她突然又想起妹妹这么强硬的不与丈夫来往,那嫁给许华明以后,万一许华明受不住诱惑两人有感情怎么办?

  一个问题解决了,立马又有难题产生,李会丽想着还不能松懈,得盯住了。

  失眠的也只有东屋的王照宾,他一直在想是谁在暗下里敲门敲窗,又担心被人捅出去。

  至于西屋的李英,已经想到了办法怎么把情书拿回来。

  晚上下雨一天晴。

  次日四点多,天就放了晴。

  许婆子从东屋起来后,就先拍了西屋的门,“二狗,起来了。”

  “妈,知道了。”

  等许婆子把锅烧开了,许华明才打着哈欠出来,“妈,今天进城,你起这么早做啥,我们到城里吃就行。”

  许婆子眼睛看不见后,也强势的不用人照顾,甚至家里做饭喂猪也不经别人手,开始时许华明抢着干,被鞋底子抽了几次后也就老实了。

  “路上两个多小时,咋能空着肚子,我煮了两个鸡蛋,你带上。”许婆子摸起笤帚从东屋门口开始扫,把碎柴火扫到了灶炕里。

  泥土里上干净的没有一点碎土。

  许婆子念叨着,“新房布置到东厢房,这几天找人帮忙买点红砖把地面铺了。”

  “妈,浪费那个钱做啥。再说东厢房建设住着,我们还是住在西屋就成。”许华明洗了脸,旧的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毛巾,细看还能看到毛巾上破了两个洞。

  许婆子眼瞎心不瞎,“真心换真心,虚情换假意,女人你对着她好,她就和你真心过日子。还有两天建设放假回来,这事我和他说。”

  她脸色又一沉,“让你做就做。”

  许华明老实的应下,鸡蛋从锅里捞出来用凉水泡一下,他只拿走一个,“妈,拿一个给李英,另一个你和成子吃了,我不饿。”

  “你这孩子,你带一个鸡蛋英子咋好意思吃,你带两个她看了才能吃。”许婆子摸起另一个鸡蛋硬塞进儿子手里,“我是黄土埋到脖的人,少吃一口也没事,成子那我三天给他煮一个也缺不了他的。”

  “别晚了,早点去接人。”许婆子往外推儿子一把,“把钱和布票收好了,豆腐匠家老、鸨、子死了,留下一窝小鸡仔,村里人都怕养不活,现在还没卖出去,一会儿我去买回来养着,一窝鸡仔养大,就是再死也能留下两三只。”

  “妈,家里就那点口粮,建设这次回来还要给他带些去学校,鸡仔就先别换了。”

  “家里的事你就别管了,今天带英子在城里吃顿好的。”许婆子大手一挥,根本不让儿子多说。

  许华明心生愧疚,“妈,以后我再不买衣服了。”

  许婆子已经懒得说他了,哪次不是这个话,哪次又做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