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3章 第 3 章

第3章 第 3 章


宋望:

阮初:

忘了原主因为父母不同意自己疯狂追求韩城怒而跟家里决裂的事情了。

好在宋望早就对好朋友是个跟他一样的贫穷打工人这件事十分清楚,不仅非常理智地接受了“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事实,还善良的为装那啥失败的阮初同学提供了温暖的住处。

宋望同学看起来低调,但也是在这个世界寸土寸金的h市有着两室一厅小窝的人,虽然是在郊区,但是半夜十二点洗漱完躺在床上时,刚被现实打了一个耳光的阮初还是狠狠羡慕了。

然后就是一阵心痛

—原本这个时候,他应该抱着年度金曲奖奖杯,坐在自己新别墅客厅的羊毛地毯上,吃着早早定好的三层大蛋糕,当然,如果不用在经纪人的监视下给粉丝直播就更好了。

但直播也比当炮灰好啊!

阮初郁闷地将自己塞进带着浓浓洗衣液香味的被子里,为离他而去的三层芒果味的巧克力蛋糕难过了整整一分钟。

但是除此之外,阮初只觉得松了口气。

虽然辛辛苦苦七八年,一夜回到爆红前,还成了被全网辱骂的炮灰,但是至少不用再为了迎合粉丝维持所谓的完美人设,不用再被逼着去接那些注定会赚钱但是没有什么营养的偶像剧剧本,不用再因为临时加场的演唱会透支自己的身体,不用再为了表示自己不孤僻每天和“好朋友们”友好互动。

最关键的是,索性原主早就把性向曝光,他不仅可以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还能想喜欢什么人就喜欢什么人,真好。

耳机里钢琴曲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彻底失去意识前,阮初想,能不用担心张牙舞爪的镜头安心睡觉,真好。

至于睡醒是不是会回到原来的世界,至少现在不用为了无关紧要的事情烦恼。

———

苏遇恋情苏遇韩城阮初直播几个话题轮番在热搜待了一遍,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原本演员谈恋爱是不如爱豆那样让粉丝觉得天崩地裂,但苏遇在前天的采访中还暗示自己没有喜欢的人,会先专注事业,转身就爆出恋情,还是通过别人的直播间,实在是耐人寻味

虽然苏遇那边即使下了水军稳定舆论,但是还是有不少粉丝受不了选择脱粉,苏遇一边要稳住韩城,一边还要担心粉丝回踩,一晚上掉了不少头发。

阮初却睡得很安心。

一觉睡到下午,阮初才被买了饭回来的宋望叫醒,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自己没有回去的事实,顶着一头炸毛的卷发睡眼惺忪地去洗漱。

“你手机没充电吗?”

“本来想问问你有什么想吃的呢,结果打了几个电话都关机,只能自己随便买了。”

宋望疑惑的声音从客厅传来,阮初刷牙的手一顿,被夜半通告吵醒的次数太多,昨天睡觉的时候习惯性关机了。

不过宋望也没深究,自顾自地说起今天的工作。

“你都不知道,那个男主演技有多烂,连台词都没记住,导演还一个劲的夸,就差当皇帝供着,我看女主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接过宋望递来的筷子,阮初笑笑:“等你做男主的时候也可以这样的。”

“什么啊,我才不会这样呢”宋望收敛了笑意,认真道:“我当了男主,也一定还会认真演戏,对得起每一个角色和观众,绝对不会耍大牌找替身念1234来敷衍粉丝。”

“教我表演的老师说过,演技差还可以慢慢进步,但是如果连学习都不愿意,只想着靠脸吃饭,敷衍挣钱,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一名演员。”

宋望的视线很认真,他在因为那个男演员生气,也是在劝说自己的朋友。

阮初了然一笑,承诺:“嗯,你说的对,我以前很多时候不认真,以后如果有机会演戏,我一定好好对待每一个角色,不会再敷衍了事了。”

“怎么会没有机会呢,你晚上不就要去试镜了吗?”好友终于清醒,宋望十分欣慰:“你本来就很聪明,你第一个角色大家也都夸你有灵性啊,只要你好好演,一定会成功的1

试镜?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阮初不确定开口:“你说的是《人间星河》?”

“对啊,”宋望点了点头:“《星河》可是盛夏影视下半年唯一的s级项目剧,男女主定了陆温年和苏绮,而且刘映导演执导,到时候肯定会爆的,你要试镜的虽然是男三号,但是戏份很讨喜,只要你好好演,一定会改变大家对你的态度的”

《人间星河》是一部校园言情剧,由前两年大火的小说改编,导演编剧专业,男女主也基本贴合人设,后面确实如宋望所说爆了,所有主创团队都洗了一大波粉,除了阮初。

演了这部戏之后,阮初除了演技不好、不尊重前辈、死皮赖脸追人之外又多了一个罪名:抢好朋友的角色。

没错,男三这个角色,导演本来属意的演员是宋望。

虽然原主并不知情,后面宋望也一直极力否认还多次为原主解释开脱,但是公司都出来锤了,网友只以为宋望被原主pua了,因为宋望的“执迷不悟”,他也丢掉了原有的粉丝,再没有遇到实现自己男主梦的机会。

这个时候宋望已经知道试镜机会原本属于他了吧?看着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羡慕,阮初抿了抿唇看向宋望:“宋宋,我好像还有点紧张,你知道的我好久没正常演戏了,你能帮我演示一遍让我学习一下吗?”

“好啊好啊,你能认真就再好不过了!别说一遍,十遍都行1

————

阮初到了约定好的试镜地点时,各色各样的视线咻地聚集在他身上,早就习惯成为视线中心的阮初毫无压力地穿过人群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流言蜚语听得多了,那些大大小小议论嘲讽的声音阮初充耳不闻,一心想着待会儿的试戏,既然知道真相,阮初自然不可能再去试戏男三号,但是这也是他不想失去的机会

“30号阮初,”

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轻慢,阮初睁开眼看过去,对上助理一脸不耐的视线。

“愣着干什么,还准备让导演等着你吗?”

“对自己的演技没点数吗?还敢来刘导这找存在感,真是浪费时间。”

阮初起身跟上,没分心跟一个小助理计较,努力回想着突如其来的灵感。

不愧是s级项目,不过是一个男三的试镜,房间里除了导演制片竟然还有不少人,想来是主创团队里的人,看到他来也是面色各异,表情忍不住的厌恶和嘲讽。

啧啧啧,原主造的孽呀。

阮初在心里叹了口气,十分乖巧地鞠了一躬:“导演好,各位前辈好,我是阮初。”

“嗤,”

阮初话音刚落,人群后面传来一声不耐的抱怨:“刘导,你说这次要试镜演员我们这些老家伙才来的,怎么开始上小丑了呢?”

“张老,您”

“怎么,现在连说都不能说了?”张老一脸怒气地起身,看向阮初:“演戏不过是接近心上人的手段,不然宁愿去游乐园耍杂技也不会来当演员,这句话不是你说的?”

“刘导,我是相信你才答应进组的,如果你要为了资本屈服让这种人继续跟我合作,那我们的合同不签也罢1

看来这位就是原主得罪的那位前辈?这话他听了都想给原主两拳,别说其他人了,阮初看向坐在角落里的刘映,果然脸已经黑了大半。

刘映也是无辜。

他一向秉持作品比天大的原则,按照他自己的标准,原主根本得不到这个试镜机会,他属意的也不是原主,本来谈的好好的,都准备签合同了,经纪公司忽然变卦投资商也暗暗施压,于是原本快到宋望手里的角色变成了原主的试镜机会。

原本只是演技差的话他还能忍,但是这番话实在是让刘映有些火大,他看向站在风暴中心的阮初:“你怎么说?”

这就是生气的意思了,对着满室鄙夷的目光,阮初坦然点头:“这话是我说的。”

如果可以选择,他也想做个敬业努力的好演员,这不是原主实在是太不可控了吗?他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只能认了。

房间里立刻响起了议论的声音。

“我承认我之前态度不端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也带来了很多不好的影响,在这里我向张老师道歉,也愿意接受您一切批评。”

阮初朝张裴洋鞠了一躬:“这两天我也想了很多,以前是我被蒙蔽了双眼,一心只想飞蛾扑火,却失去了自己本来应该坚守的初心和责任感,演员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每一个用心演绎角色的演员都应该得到人们的尊敬,只把演戏当作跳板的人才应该遭受鄙夷。”

这还是那个目中古人狂妄自大的阮初吗?

房间内的人都愣了片刻,在座的各位即使没见过本人也都听过阮初的“光荣事迹”,基本上每条热搜下面都会有骂这位的人,但是现在20岁的男人站在视线中心。

即使刚刚被当众羞辱过也还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神态表情都十分自然,被这么多双眼睛同时打量也没有半点不自在,肩背笔直,一双眼睛干净澄澈,让人感觉到十足的真诚。

阮初有这么好的演技吗?

看着张裴洋脸上的怀疑和否定,阮初坦然一笑:“我知道老师现在不一定会相信我,但是我用行动向老师证明,我跟之前的阮初是不一样的。”

“我也知道自己的演技在刘导这里并不过关,”阮初侧头看向刘映:“所以我这次来也不是为了试镜,是想把导演属意的演员还给你。”

刘映来了兴趣,探究地看向阮初:“哦?”

“我知道您本来就是想要选择宋望的,”阮初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过去:“这才是您心目中的王章。”

刘映接过手机看了眼,点开了那段十分钟的视频。

是宋望的演戏片段。

王章是《人间星河》里的男三号,从小受宠养成了他天真纯粹、热情仗义的性格,从小就拥有极好人缘。

故事里,也是他多次在男主被校园欺凌的时候站出来帮忙,组织大家一起帮男主走出阴影,是男主初中时期唯一的好友,即使后面被小混混们误伤了右手,被医生诊断为再也不能弹他最爱的钢琴,也没有怨天尤人,把怨气撒在主角身上,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不放弃希望。

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好的,但是手伤后的挣扎绝望赚足了原著书粉的眼泪,宋望演的就是这一幕。

看着刘映神色逐渐认真,阮初嘴角微扬,看来宋望的角色稳了。

刘映看完视频沉默了片刻,看向胸有成竹的阮初:“他为什么没来?”

“刘导放心,既然我都把他的试镜送过来了,自然可以解决公司和投资商那边的事,您也可以相信宋望的演技和他对这个角色的重视,”阮初顿了下:“至于他为什么没来。”

“大概因为他觉得为朋友牺牲是应该的吧,”阮初自嘲一笑:“他担心我失去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机会演戏了,所以宁愿放弃自己期待了好久的角色,还把三个月来积累的经验都倾囊相授,只希望他的好朋友能试镜成功。”

“您当初之所以看上他,也是看出了他和王章身上相似的傻气了吗?”

“我可不知道他这么讲义气,”刘映将手机递给旁边的人,才又看向阮初:“我倒是看你挺傻气的。”

“别,”阮初连忙摆手拒绝:“您先别夸我,不然我怕您待会儿更生气了。”

刘映的动作顿了下:“你有条件?”

“当然,”阮初十分坦荡:“我可不像他那么幼稚,成年人当然是选择保全两个人的前程。”

旁边的助理连忙出声:“导演,我们这里没有适合阮老师的角色了。”

“我知道,”刘映皱了皱眉,看向阮初:“你听到了,我很欣赏宋望,不代表我可以为了他添加另外的角色。”

“我知道,我也不是想找刘导要角色的。”

在刘映疑惑的眼神中,阮初乖巧一笑:“听说《人间星河》的ost还没有着落,这块是刘导做主的吗?”

“你想唱《人间星河》的ost?”刘映着实有些惊讶:“我倒是可以给你个试唱的机会,不过ost我们这边还没完成,所以”

“刘导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阮初轻笑着出声:“我不是想要试唱。”

“我这里有个小样,导演有兴趣听一下吗?”

“据我了解阮老师本来就是表演专业的吧?学过的东西都,”小助理夸张地捂嘴:“您竟然还会作词曲呢?”

房间里传来一声冷哼,来自张裴洋,阮初十分清晰地听出其中浓浓的“果然狗改不了吃”的意味。

“做助理的都能兼职八卦记者,我学表演的怎么就不能写歌呢?”阮初朝助理笑了笑,看向刘映:“还只是一个简单的旋律,也没有录音,不知道导演这边准备了钢琴吗?”

这次主要试的就是王章,自然准备了钢琴,刘映确实已经为ost的事情头疼了很久,找了好几个知名的音乐人都没能做出符合他心意的歌,但是阮初只是一个非专业人士

见刘映犹豫,助理立刻上前:“导演,外面还有几个演员等着呢。”

“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但是现在可能没时间了,”虽然王章的角色定了,但是有几个小配角还需要挑一下,刘映将阮初的手机递还给他,又从旁边拿了张卡纸:“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明天晚上八点,我有时间。”

“那就谢谢刘导了,”阮初自信一笑:“您绝对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的。”

————

晚八点,h市最又名的酒吧。

阮初拿着调酒师刚调好的震吧之宝“炙热”坐在吧台前,手指不自觉地在桌面轻点着。

他当然不是来玩的

——既然刘映给了他机会,他自然也想尽量完善一下灵感,不过他有个不好的习惯,写歌的时候喜欢吵闹一点的地方,宋望拍了一天的戏他自然不好意思在家里公放音乐,干脆就来了酒吧。

小说里,《人间星河》几乎斩获了当年所有电视剧奖项,除了最佳配乐,因为它没有配乐,间奏是用的简单钢琴曲,片头片尾也是用的主角念白,看了原主的阮初十分明白刘映采访中说的找不到合适的曲子是什么意思。

不能是单纯的甜蜜恋爱,因为里面有少年的热血和梦想,有对校园暴力的反抗和反思,还有互相救赎的沉重和浪漫

“到底要用什么节奏呢?”阮初捻了捻手指,端起酒杯抿了口。

下一秒开始猛咳的时候阮初才想起自己不会喝酒,阮初一边手忙脚乱起身,一边吐槽:“这年头黑粉都这么敬业了吗?”连这种细节都能观察到也是服了。

正纠结着旁边突然递来一张纸巾,

然后阮初就被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吸引了。

抬眼看过去,男人身材匀称颀长,比例极好,穿着干净利落的风衣,黑色衬衫系到最后一颗,小腹部位不知在哪里溅上了水,衬衫紧贴着腹肌,勾勒出完美的腰线,再往上,五官精致,轮廓分明,最戳中阮初的就是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睛,不咸不淡地看过来,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偏偏眼尾带着微红,眼光流转间,又有些遮掩不住的旖旎。

阮初忽然觉得穿成炮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看够了吗?”

声音清清冷冷的也很好听,简直就是为他准备的一样!阮初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看够了就让一下,你挡到我的路了。”

what?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阮初知道,是他被美□□惑的玻璃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