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面前的人一动不动,程简回皱了皱眉,这才正眼看过去。

白色的羽绒服拉链敞开着,露出稍显幼稚的橙色套头针织衫,顶着黑色的鸭舌帽,黑色的刘海四处翘着,因为被呛到整张脸涨的通红,一双眼睛清澈透亮,就是眼神有点呆滞,一看就是喝醉了。

衬衫粘腻的触感和浓郁的酒气让原本就不舒服的他更头疼起来,忍了忍,程简回还是没忍住将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醉鬼拉至一旁:“不会喝酒就不要挑战,省得给别人添麻烦。”

抬腕看了看时间,八点五十三,他一向不喜迟到,哪怕要见的是个人渣,想到自己即将要见的人,程简回眼底的冷意更甚,抬脚离去。

走了两步回头看到还在发呆的小醉鬼,程简回难得好心:“下次别来这种地方,电玩城更适合你。”

一看就是再单纯不过的小兔子,被吞了恐怕都不知道去哪哭。

怎么都拿他当未成年?阮初眨了眨酸涩的眼,一脸郁闷,帅是帅,就是太冷了,靠近一点都要被冻成冰棍吧?

但是那张脸真的

“喂,还在回味呢?”调酒师敲了敲桌子,调笑着开口:“这就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高冷总裁?”

“确实挺高冷的,”阮初咂了咂嘴,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橙汁:“都快冻成冰块了。”

“还不是你不小心把酒撒到人家衬衫上了?还沉迷美色没有道歉,”调酒师嬉笑:“那衬衫看起来不便宜,换我还得让你赔呢。”

所以刚刚那人的衬衫是他弄湿的?阮初看向已经空了的“炙热”酒杯。

――

简单处理了下粘腻的衬衫,晚上九点整,程简回敲响了308包厢的门。

门很快被打开,虽然很久没见,程简回还是第一眼认出了张绍林,稀少的头发围绕着中间光溜溜的盆地,声音粗糙,眼神里明晃晃的写着欲望。

不知道为什么,对视的瞬间,程简回忽然想到刚刚在吧台看到的那双眼睛。

“来来来简回快来坐,刘导还没来,你先看看剧本?”

“你确定刘导要把《人间星河》的男主给我?”程简回只当不知道他的打算,随意看了眼桌上的酒瓶:“我听说男主早就定了陆温年吗?”

“都是圈内瞎传的,我不都给你看了剧本了吗,这还能有假?”张绍林佯装生气:“我是没什么本事,签了你快一年也没给你撕到什么好资源,但是我这么久了没坑过你吧?所有工作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个试镜的机会也是我舍出一张老脸,跟多年没联系的同学求来的。”

“之所以试镜地点定在酒吧,也是因为刘导刚好在这附近面试男配,”张绍林苦口婆心:“你今天也看到网上的路透了吧?就在旁边那叫龙瑞酒店,这不是怕大晚上约在酒店狗仔拍到解释不清,才约在酒吧,万一被拍了就说大家一起出来聚会。”

见程简回面色不变,张绍林咬了咬牙,憋出个讨好的笑来:“我手下就你一个潜力股,就指着你红了给我扬眉吐气,我怎么可能撒这种慌骗你呢?”

程简回将喝了一半的茶放回桌上,语气无波无澜:“茶有点冷了。”

“是吗?”张绍林连忙摸了摸面前的茶壶,点了点头:“呦,真凉了。”

“幸好简回你细心,要不然刘导来了发现茶是冷的也太失礼了,”张绍林连忙端着茶水起身:“你先看剧本,我去换壶热的埃”

“这不是有电话吗?”程简回说着就拿起了听筒:“叫服务员来换不就行了?”

张绍林连忙阻止:“没事没事,不就是换壶茶吗不麻烦人家服务生了,我自己出去一趟就是了,正好我去门口看看刘导来了没,让你也安心。”

程简回无所谓地收回手,抽了张纸巾擦拭刚刚被张绍林碰到的地方:“行,那你去吧。”

最好别让我失望。

看着紧闭的包厢门,程简回眼神逐渐幽深。

完全一样的流程,连话术都与记忆里毫无二致,随手翻了下桌子上的剧本,程简回嗤笑了下,看来看上他那位金主还挺有本事的,连未公开的剧本都能拿到全套。

是的,同样的场面程简回已经经历过一次,而上次因为愚蠢地相信了张绍林口中的“情谊”,他差点成了张绍林和“王总”交换资源的牺牲品,而交换来的资源还不是准备给他的。

后面虽然他及时发现并成功逃脱,也还是因为张绍林和王总联合施压,被经纪公司用合约限制了一年,才终于得到了属于他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拿到白兰花影帝的前夕突然重生回26岁这一年,但是程简回并没什么失望的感觉,毕竟能离那些疯子远一点,给他充分的时间准备,他开心还来不及。

当然,眼前还是先解决了张绍林和张总。

————

他毫不掩饰的动作让张绍林彻底黑了脸,走出包厢一段距离回头狠狠吐了口唾沫:“真当自己多矜贵呢,今晚过后看你还怎么神气,嫌弃老子,老子还他妈的不想带你呢1

“呸1

“你干嘛呢?”阮初看了看脚边的不明液体,一阵恶心,幸好他躲得快,不然

“抱歉抱歉,我不是”被人呵斥后张绍林下意识道歉,抬头看清面前的人之后又直起腰:“怎么了?你自己走路不看路还怪别人?”

“未成年不要来酒吧,你父母没教过你?”

见他抬脚就要走,阮初翻了个白眼,将腿往前伸了伸。

两秒后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一转头,位置刚好盖住方才的不明物体,还不错。

随后是气急败坏的质问:“你干嘛?”

“自己走路不看路就别怪别人了吧?”阮初耸了耸肩,十分无辜地笑了笑:“还有,腿脚不好就别来年轻人该来的地方,趁早退休吧大爷1

“大爷?”张绍林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处理手上的伤口就听到阮初充满嘲讽意味的话,一个心梗就要动手,被口袋里手机震动打断。

是一早设置好的专属来电。

狠狠剜了阮初一眼,张绍林急忙闪身走向一旁厕所,接起了电话。

“喂,王总,对对对我们已经到了,您在”

“这会儿倒是挺狗腿的,”阮·新时代好青年·初自觉拿过一旁的扫把,刚准备清理地面就看到地上静静躺着的白色纸包,而扫到上面的英文字样时,眼里的愉悦瞬间消失,随之而来的是翻涌的风暴。

————

包厢门被慢慢转开,程简回轻转着手上茶色的酒杯,勾了勾嘴角,他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小丑表演了呢。

“好的好的,那您慢慢来,我们不着急,简回也刚好准备试戏。”

“好嘞好嘞,放心吧刘导,我们简回的演技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张绍林和这位“刘导”的演技也不错,看着张绍林语气真诚地和那边的人寒暄着,程简回轻嗤一声,怪不得他上次差点中招。

“刘导说他还有五分钟就到酒吧门口,”张绍林收了电话,端着茶壶走进来:“渴了吧?来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你试戏的片段准备的怎么样了?刘导可是很严苛的,你别看我”

“你不是都跟刘导说了吗,”程简回端起茶杯:“我的演技不会让人失望的,怎么,又是场面话?”

“哪能啊,”张绍林讪笑道:“你的演技我还不知道吗?也就是咱们公司没什么资源,不然凭你的条件,早就红了,哪还有他陆温年的事1

“快喝呀,”见程简回没动静,张绍林举了举自己面前的茶杯:“一会儿还要念台词,先润润嗓子。”

“不急,”程简回把茶杯放回原处,意有所指:“你上次跟我提过的王总”

“上次是我被杨子那目中无人的样子气到了才鬼迷了心窍想让你跟了王总,”张绍林举起手指:“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动这种歪心思了。”

“那样最好,”程简回又拿起茶杯,看着张绍林眼神里的热切,又顿在唇边:“对了,我口袋里有润喉糖你帮我拿一下。”

“润喉糖?”张邵林起身走到门口一架旁摸了摸程简回的风衣:“没有啊?”

“那算了,应该是我记错了。”

“你也不要太紧张了,就当平常试镜就行了,刘导对你挺满意的,”看着程简回面前空了的茶杯,张绍林欣喜一笑:“还要再喝一杯茶吗?”

“这个茶是我特意从家里拿的,之前别人是你给我的,说可以清热解”

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程简回,张绍林面色一喜,举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确定没有动静才放心走到门口。

失去了视觉辅助,程简回却一点不觉得慌乱,包厢门被锁上,轻重不一的脚步声慢慢贴近,直到走到他身边。

“王总您放心,我是亲眼看着他把药喝下去的,绝对不会有错的。”

“行行行,知道了。”

“那王总您”

“怎么还不出去?”

“不是,王总,之前说好的电影男主”

“知道了,我回头跟导演说一下,你带着人去试镜就行了。”

“试镜?”张绍林急了:“王总,我们之前说好”

“说好什么?”

身后响起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张绍林惊吓回头,对上一双冷若寒潭的眸子。

“简,你,你没”

“没怎么?”程简回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衬衫,淡定地看着大惊失色的两个人:“王总怎么来了?不是说试镜吗?”

“是试镜是试镜,”王更却一点也不慌张,都到了他的地盘,还不是任他宰割,都是些小艺人罢了,大不了多给几个资源:“小程啊,我最近确实新投资了部电影,《点妆》,不知道你听说了吗?”

程简回了然点头:“王导的意思是要推荐我去试镜?”

“试什么镜啊,只要我开口,这个角色立马就是你的1王更笑了笑,脸上的肥肉到处乱飞:“你看你这么好的条件在这种小作坊埋没着,我呢最是惜才,你只要跟了我,我保证立马帮你解约,往后想拍什么剧就拍什么剧,害怕火不了?”

王更搓了搓手伸过去:“你是聪明人,不会跟自己前途过不去”

是不能跟自己过不去。

该拿到的信息都差不多了,程简回看了看桌子上排列整齐的酒瓶,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手腕。

刚准备动手,包厢门被大力推开。

————

瘦秃子在门口放风,眼冒精光的油腻男一脸猥琐的撸着袖子,像是看到唐僧一样,而他设想中的受害人,意外地挑了下眉,而后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

阮初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轻咳了声。

“怎么又是你?”张绍林看着突然闯入的阮初狠狠皱了皱眉:“你跟踪我?”

“跟踪你?”阮初被恶心到了:“你有什么值得我跟踪的?”

“你1

“谁啊!这么不长眼,这里是你想闯就”王更一脸凶神恶煞转身,却在看清来人长相的时候梗了下:“阮少?您怎么会来这儿?”

“阮阮少?”虽然不认识,但看着王更的态度,张绍林瞬间明白过来是哪个阮,一时之间冷汗直冒

王更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最近刚好在争取阮家的合作,这会儿被阮初撞上这种事也是吓得不轻:“您来玩怎么不找人说一声,我好准备准备。”

阮少?本来还想着动手,现在就更好办了。

他进入角色一向很快,这会儿看着两个人冷汗不止,阮初不轻不重地哼了声,老神在在地晃到沙发前坐下,漫不经心地把刚才捡到的白色药包扔在桌上。

张绍林慌乱地摸了摸口袋:“这,这不是”

“是什么?”阮初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眼,才又看向王更:“准备准备?我还怕你准备的不和我心意呢。”

见阮初的目光在程简回身上停了下,王更忽然想起圈子里的传言,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脸讨好地笑了笑:“您说的是您说的是,年轻人嘛,和自己眼缘最重要,您放心,这里是我的地盘,您想做什么都行,我们这就出去,这就出去1

王更推了把还在状况外的张绍林,迅速走到包厢门口,想到什么又不放心地回头:“阮少,需要帮忙吗?”

“嗯?”

阮初一个冷眼甩过来,王更十分识相地点了点头,拉扯着张绍林走出包厢,还十分贴心地关上了门。

包厢瞬间安静下来。

气氛也有些尴尬,阮初转了转眼珠,不自觉地看向倚在酒柜旁的男人,即使刚刚遇到这么恶心的事,脸上却还是没什么波澜,就这么漫不经心地站在那,就让人觉得远不可攀。

帅!

阮初轻咳了下:“没想到是你啊,我没打扰到你吧?”

“是有点。”

都热好身了被人打断,还是不久前遇到的小酒鬼,不过,小酒鬼竟然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少爷?

程简回面无表情的坐回沙发上。

来都来了还坐那么远,看着中间一米宽的空隙,阮初不高兴地扯了扯嘴角,不经意撇到茶几上的剧本。

“你是演员啊?”怪不得那么帅,阮初拿起剧本翻了翻:“《人间星河》好是好,就是不怎么适合你。”

“最重要的是,主要角色已经定完了,”阮初把剧本放回原处:“你看,像他们这种老奸巨猾的人一看就是做惯了潜规则,深谙年轻演员们想要的是什么,不过这种没什么实权的资本家呢,最擅长的就是画大饼,结果得手了之后一个都兑现不了,半点不能相信1

见程简回没说话,阮初叹了口气:“不过那人虽然恶心,但有句话没说错,你的条件去演龙套也太委屈了点。”

“说到这,刚那个秃子不会是你的经纪人吧?”阮初指了指自己拿过来的药:“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强效药,要是刚才喝到你嘴里,你现在洗胃都来不及。”

“阮少挺有经验?”程简回手上动作顿了下,眼神探究。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人和那人明明没有任何相似,阮初却忽然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知道这个药的那天,眼里的痛苦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平静。

“这种油了吧唧的老男人有什么好的,看起来就恶心,而且一看功能就不怎么样,不中看又不中用,还影响食欲,如果需要一个金主的话,”

阮初往前凑了凑,眨了眨眼睛:“你看我有机会吗?”

还以为阮家都是些一板一眼的老古董呢,看着面前突然放大的脸,程简回突然觉得事情有趣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