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你让我怎么冷静,不就是个男三号,你说的轻松,”林漾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这是刘映的戏,多少人抢破头都得不到的角色,还是阮阿,是我跟公司磨了好久才争取到的,本来只要你认真一点,这个角色就是你的,等电视剧一播,你吸一波粉,还怕那些无聊的网有揪着你的感情天天叫嚣?”

“我知道你跟宋望关系好,但这个圈子里哪有什么永远的朋友,再说了,既然没签合同刘导又同意了,那就证明这个角色本来也不是非他莫属,大不了后面再还给他一个其他的角色,你何必”

“林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阮初叹了口气。

林漾是原主的经纪人,小说里也是她发掘了原主,因为是自己带的第一个角色,所以格外尽心,谁知道原主中了邪,心里眼里只有韩城,工作不接,接了也不认真做,她劝了几次无果,只好转头带了其他的艺人,她本来就有能力,那几个艺人又争气,林漾很快成了灿星的王牌经纪人,后面就再也没精力管不争气的原主。

真令人羡慕,虽然爱情确实不顺,但是至少有这么多关心他的人,不像他

阮初叹了口气,看向林漾:“其实你也知道,这个角色本来就是宋望更合适不是吗?而且他比我更迫切需要这个角色。”

宋望今年已经25岁,马上要过了可以演偶像剧的机会,但是以他现在的咖位,又根本就接触不到什么大题材作品,所以如果失去这个难得的角色,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登上大荧幕了。

“但是知道换的是我试镜的机会时,他还是心甘情愿没有反对,这个圈子或许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在这一刻,他把我当朋友,”阮初笑了笑:“我又怎么能让他失望呢。”

林漾知道这个道理,也知道宋望是个好苗子,但人心总是偏的,她又没什么话语权,就连这个机会都是阮初母亲帮忙才拿到的,她实在是没有精力管其他人。

现在见阮初的态度,只觉得无力:“所以你就忍心让我失望了?”

“那当然不可能,”见她态度终于松动,阮初凑上前晃了晃林漾的胳膊:“林姐对我这么好,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跟刘导争取了这部剧的ost。”

林漾皱了皱眉:“你声音条件是不错,但是这么久没唱过歌,而且一个片头片尾实在是没什么含金量”

“那如果我做了这部剧所有曲子呢?”

“全部?不对,”林漾终于发现了盲点:“你的意思是,你要自己写歌?”

阮初又喝了口奶茶,直到香甜的芋泥霸占着味蕾才满意地眯了眯眼:“主题曲已经有了雏形,我今天晚上八点约了刘导试听,如果合适的话就趁热打铁争取一下这部剧的片头片尾和中插。”

“你终于又要写歌了?”

又?所以原主本身也会写歌?

黑粉做人设还挺到位,又省去一番解释的阮初点了点头:“嗯。”

看着阮初小口吸着奶茶的乖巧样子,林漾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

那天她刚从助理升为经纪人,但因为经验不足没什么人脉,没有艺人想要跟她,她沮丧地走上街头,刚好看到人群中央弹吉他的阮初,只听了一句,她就知道自己发现了一块璞玉。

两人一拍即合,她甚至想好了第一张专辑要怎么宣发,第二天阮初忽然说不想写歌了要去拍戏,她问了好久没问出原因,却又不想让他失望,只能一边联系剧组一边劝说。

刚开始阮初还努力提升演技,一直到大半年前他突然在微博上公开向韩氏集团大少爷告白。

林漾对阮初抱有多大希望,就有多讨厌韩城。她不是反对阮初谈恋爱,但是眼见阮初为了韩城越来越偏执,越来越不像自己,甚至不惜跟宠爱自己的父母哥哥闹翻想到这儿,林漾心又软了几分,小心翼翼试探:“你和韩城”

直播动静不小,林漾不问阮初才会觉得奇怪,把跟宋望的说辞又复述了一遍。

见他表情不似逞强嘴硬,林漾松了口气。

阮初不打招呼开直播差点没把她吓个半死,听到阮初委委屈屈说着不会再纠缠韩城的时候,林漾一边在心里扎韩城小人一边恨不得买两捆爆竹庆祝一下。

后面韩城和苏遇恋情曝光,她要应付公司的询问又要跟苏遇经纪人扯头花,也没顾得上联系阮初,这会儿想起来还有些心疼:“你能想通就最好,为了一个不在意自己的人失去最本真可爱的自我,才是最不值得的。”

阮初乖巧点头:“林姐放心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傻了。”

而且他家金丝雀比韩城帅多了,想到程简回,阮初眯了眯眼。

见他突然跟得了糖的小朋友一样,林漾暗笑,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你既然不喜欢韩城了,要不要跟你家人说一下?”

林漾拿出手机递过去:“这几个月来你不接家里任何人的电话,阮阿姨白头发都多了不少,还有你大哥,三天两头打听你的消息,阮叔叔说话是重了点,但也是因为关心你,不然你以为我上哪给你撕这么好的角色?”

灿星虽然是国内有名的大公司,但一向主打音乐,影视部出了名的薄弱,就算有什么好的角色也是先紧着那几个有点名气的小生,王章的角色是阮母那边帮了忙才拿到的。

阮初早就猜到了,也知道原主父母刀子嘴豆腐心一直关心着他,但是,他活到21岁,跟长辈亲人接触的经验实在了了,更别说即将要面对的还是原主的家人。

万一

“不过也不急,反正叔叔阿姨还在国外没回来,”林漾叹了口气:“一家人哪有什么过不去的仇,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晚八点,刘映工作室。

“这是你这两天写的?”刘映摘掉耳机,一脸惊喜地看向阮初。

“时间有点赶,现在只是个雏形没怎么打磨,概念片没出来歌词也还要改一下,”阮初轻笑:“刘导满意就好。”

何止是满意!听着手机里清澈的男声,刘映恨不得现在就出概念片,让所有人都听到这个主题曲。

“刘导可以顺便听一下下面那首旋律,歌词我还没定,不过我觉得做片尾挺合适的。”

刘映更惊喜了:“你连片尾曲都做了?”

唱了口助理送过来的咖啡,阮初苦着脸递了回去:“麻烦帮我再加两块糖谢谢。”

“你真以为”

正听的起兴被打断,刘映皱了皱眉看向一旁失态的助理:“小李。”

他原本觉得这个新助理勤快聪明,现在看来却是有些不满意了。

接收到刘映不满的眼神,李星心中一凛,连忙接过阮初的杯子:“刘导,我这就去给阮老师换一杯。”

“失礼了,”看着李星出去,刘映对着阮初歉意一笑:“小李是刚招的助理,还有些不适应工作。”

“没关系,”阮初不怎么在意地摇了摇头:“就是挺意外刘导竟然会带新人?”

“我原来的那个助理刚升了副导演,身边缺人,刚好前段时间和苏遇合作,”想到阮初和苏遇之间过节,刘映顿了下才尴尬一笑:“小李是他推荐来的。”

怪不得这么不喜欢他,阮初了然一笑,把手机往前推了推:“刘导觉得这个怎么样?”

“很好,虽然还是简单的小样,但是意境上很合适,”刘映满意地笑了笑:“《深蓝色夏梦》的歌词很棒,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能力,价格方面我会让法务那边结合市场定一下,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条件都可以提,我尽量满足。”

“既然刘导都说到这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阮初干净利落:“我想要《人间星河》这部剧所有ost的制作权,我的能力刘导已经看到了,我相信不管这部剧需要几首歌,我都能做出最符合刘导预期的曲子。”

“不过这些歌的演唱者必须是我,而且我要保留所有版权。”

“这个”刘映有些犹豫,已经看了两首歌,他自然相信阮初的话,但是歌曲版权的问题

他现在还是个只有负面绯闻的十八线,能搭上这么好的剧本来就占了便宜,这个要求是有些不自量力了,阮初态度坚决:“价格可以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是版权是我的底线,当然,刘导也可以不答应。”

“您放心,就算不能合作,我还是会把《深蓝色夏梦》好好完成发出来的,”阮初一脸真诚:“保证您会早日听到这首歌的完整版。”

“你拿了这么诱人的筹码过来,现在跟我说我可以不要?”刘映苦笑:“你这是故意让我睡不着呢?”

听出刘映语气里的让步,阮初眼神亮了几分:“那刘导的意思是?”

“钱一分不会少你的1刘映伸出手指点了点他,而后佯装凶狠:“准备好为了《人间星河》殚精竭虑吧1

“谢谢刘导1阮初嘿嘿一笑,双手举在胸前比了个心:“爱您~”

“这时候知道装乖了,”刘映毫不留情地挥了挥手把那颗“不安好心”拍到一边,又有些感慨:“你要是早这样,不就不用受这么多委屈了?”

想到网上对阮初的评价,刘映叹了口气,都说爱情让人丧失理智,果然是真理。

————

刘映动作很快,隔天一早阮初银行卡就多了两百万,交完税又置办了些设备,剩下的钱阮初请林漾帮忙租了个房子。

两室一厅有阳台,二楼被阮初布置成了乐室和书房,关键是私密性不错,宋望来帮阮初搬了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阮初兑现了自己请他吃麻小的诺言。

“你怎么这么急着就搬出来了?”宋望眼疾手快地剥着虾:“我又不经常在家,不会打扰你创作的,晚上回来倒头就睡,你动作再大又吵不醒我。”

“你以为我看不到你这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呢?”阮初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还说不影响呢。”

“再说了,我也不是一个人住,在你家不太方便。”

“不是一个人?”看着阮初一脸向往,宋望警铃大作:“你谈恋爱了?”

阮初往嘴里扔了个花生,含含糊糊:“差不多吧。”

“差不多?”宋望急了:“谈了就是谈了,没谈就是没有,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讲,这种占着你又不给你正经名份的男人都是渣渣1

阮·渣渣·初:“”

“哎呀,我就是准备养个宠物,”不过养的是个矜贵的金丝雀,想到程简回,阮初又嘿嘿一笑,还长的巨帅!

宋望还是有点怀疑:“真的不是谈恋爱?”

“真的不是,我发誓1阮初一脸诚恳,他和程简回是非常纯洁的关系!

“行吧,”宋望点了点头:“暂且信你一次。”

东一榔头西一锤子聊了好久,两个人才终于尽兴,宋望急着回家收拾明天拍戏的行李,阮初将他送到出租车上,拿出手机拨通了最上面的号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