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放心吧,有了这份证据解约会简单很多,”梁景辰把录音笔装进口袋:“签约两年连个像样的资源都没给你不说还这么多腌臜事,幸好你当初签的也是d类合约,解约金不高。”

“但是你确定不去签灿星这些大公司来跟我合伙?《惊鸟》正式上映也就这半个月的事,到时肯定不少大公司要联系你,”梁景辰试探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经纪人确实有不少人脉,但你应该明白,这个圈子,资本才是王道。”

程简回自然知道,但是比起被资本制衡,他更喜欢成为资本:“什么时候能办好?”

“三天,”见他毫不犹豫,梁景辰迅速承诺:“最多三天,一定让你拿到解约合同。”

程简回点了点头:“嗯。”

“既然你选择信任我,我自然也信任你,”梁景辰从身旁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沓纸:“朱谨导演的新电影,我想你应该会有兴趣。”

程简回接过剧本,随手翻了两页。

包厢又安静下来。

想他好歹也是堂堂王牌经纪人,怎么就沦落到气氛组了呢?看了眼默不作声就自成风景的程简回,梁景辰叹了口气,谁让他那么多人看不上非要签面前的人呢。

在自家艺人面前降点格调,那不是应该的嘛?梁景辰迅速摆平心态,迈出了无止境退让的第一步:“反派,按照戏份算是男二,但是番位会往后一点。”

“不过等剧播了就不一定了,”梁景辰根本没想过程简回试镜不过的可能:“代言什么的先不考虑,但是综艺肯定不能少,我们先聊聊你对自己的定位?”

“我选择你自然是相信你的眼光,”程简回合上剧本:“工作方面的事我听你的,不过我要做的不是工作室。”

“你想开公司?”梁景辰先是惊喜,而后皱了皱眉:“但这又比工作室更难了些。”

“难,但不是不能做。”

梁景辰怔愣了片刻,看向对面,程简回神色如常,完全不觉得自己刚刚说的是什么大事的样子,甚至好像开公司这件事还没有把面前咖啡里的放糖化开让他为难。

野心勃勃,不知天高地厚,却又莫名让人觉得可靠。

梁景辰忽而莞尔:“你说的对,这件事也没有那么难。”

他有人脉会运营,程简回又有足够的实力,公司也不是要一下就落成,等程简回展露头角,明晃晃的招牌摆在这,自然不怕没人来。

梁景辰觉得自己好像又找到了初入这一行时的激情:“目标忽然又远大了些,看来我也要再详细计划一下,公司名和定位什么的都要深思熟虑,你有什么意见也”

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梁景辰的伟大蓝图,眼见程简回面无表情的脸露出一丝笑意,梁景辰心中警铃大作:“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没有。”

也是,哪家姑娘愿意跟这种冰块谈恋爱,梁景辰心里的大石头猛然落下:“那就”

“我给自己找了个金主。”

梁景辰一口气哽在喉咙,然后整个咖啡厅的空气被他震惊的声音贯穿。

“什么?你再说一遍1

————

凄厉的声音绕了许久才停,阮初将手机拿回耳边:“你还在外边吗?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无视梁景辰的挤眉弄眼,程简回轻笑:“怎么,房子终于腾好,金主大人要来接我了?”

金主就金主,还金主大人,还叫得这么顺口,真的不是在撩人家吗?虽然还是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看着突然有了生气的程简回,梁景辰突然有点好奇电话对面是什么人。

低沉的调笑让阮初整个耳根都麻了下,不可避免地想到前天晚上的窘境。

别人会怎么想他不知道,但是想到身为金主的他还寄居在别人家的时候,阮初甚至觉得他脸上的温度可以让他升华了。

强装镇定编了个房间没收拾好的借口脱身,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尴尬。

谁知道程简回还偏偏要提一下,真是没礼貌!等见面要好好教育一下,让他清楚清除谁才是金主!

阮初轻咳了声:“那你现在方便吗?”

“金主大人找,自然什么时候都方便,不过你不用来接我,地址发我我自己去就行了。”

好吧,看在你还算贴心的份上,就不计较你大逆不道的事了,阮初四周看了看:“那你吃晚饭了吗?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买好,我现在刚好在蛋糕房。”

程简回看着微信消息框弹出的地址轻笑:“我都行,你看着买,”

电话那头又问了一遍需不需要接,程简回拿起剧本起身:“真的不用。”

啧啧啧,听听这语气,看看这表情,当着本人的面双标也是绝绝子,看他这态度也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谈不了了,好在已经基本了解了程简回的诉求,后面也好打算,梁景辰跟着起身,按了按桌子上的按钮。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么周到吗?包邮什么的也太贴心了,阮初挂了电话走进身后的蛋糕房,还能趁机再吃一块蛋糕,简直棒呆!

————

梁景辰挂了电话就看到一旁等着的程简回,还有些受宠若惊:“你在等我?”

程简回点了点头:“梁经纪开车来的?”

“是啊,新买的”梁景辰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一颗炫耀爱车的心碎了:“你不会想让我送你吧?”

“那就麻烦了,”程简回轻笑:“罗南路归元小区。”

梁景辰:“”

“行吧。”

刚好看看未来摇钱树的金主是哪家总裁,说不定还能借点势,资本和实力双管齐下,公司还愁开不起来?

————

几乎是听到门铃声的一瞬间阮初就起身开了门。

“不是说要一个半小时吗?”

“金主爸爸晚上好1

“跑那么快做什么?”

阮初:“”

梁景辰:“”

程简回:“”

尴尬,梁景辰恨不得原地飞天的尴尬,如果不是不敢,他真想把程简回掂起来晃一晃,这他妈的就是传说中的金主?

谁家金主穿海绵宝宝睡衣还顶着一张水嫩到像是未成年的脸的?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程简回。

伸手正了正自家小金主因为奔跑而掉到肩膀的衣领,程简回看向一旁已经呆滞的梁景辰:“梁哥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吧,试镜我会按时到,有其他工作随时联系。”

我没事啊?

我很闲的!

一点事都没有!

我挺想跟小可爱金主聊聊的!

但是梁景辰怂,虽然未来摇钱树已经尽量文明礼貌,甚至说了见面以来最长的一句话,但是梁景辰还是清晰感受到了空气中隐隐的杀气。

梁景辰十分识趣:“好的好的,那我就先走了,有事电联。”

“那个”看着梁景辰的背影,在外面逛了一天不想身上浓郁的小龙虾气味熏到自家金丝雀却突然被社死的阮初装作若无其事地摸了摸鼻尖:“要不你先进来?”

“嗯,”程简回拿起旁边的行李箱:“走吧。”

“你就这么点行李啊?”阮初不死心地往他身后张望了下,确定什么都没有:“你公司这么抠门的?”

“很快就不是了,”程简回把行李放在客厅:“刚刚那个是新经纪人。”

“你要解约啦1阮初惊喜:“签了哪家公司?”

“没签公司,”程简回没准备瞒他:“梁景辰手上有些人脉,我们准备合伙。”

“开工作室也挺好的,自己当老板不用被公司拿捏,”阮初想了想,从睡衣口袋里拿出张卡:“这个给你。”

“我下午新办的,里面钱不多也就十几万,你先用着,”阮初没经验也不知道该给多少,想了想干脆把剩下的钱分了一半到卡里:“开公司是有些捉襟见肘,但是应急应该是够的。”

“梁经纪手里资源肯定不会差,你刚刚说试戏就是有安排了,那回头定了跟我说一下,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搞个综艺填个档期,后面”

“对我这么好?”明明自己也刚跟家里闹翻,还要这么认真给他谋划,程简回对上阮初的视线:“不觉得吃亏吗?”

啊?突然被打断,阮初有些惊讶:“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作为一个合格的霸道总裁,不就是应该把金丝雀捧在手心吗?

“应该做的,”四个字在嘴边反复了好几遍,程简回突然低头靠近他家金主大人:“那,我应该做些什么呢?”

又来这招?你以为我还会怕吗!哥也是拍过好几部偶像剧的人好吗!阮初一把抓住了程简回的领带,挑了挑眉:“你觉得呢?”

明明每根睫毛都在颤抖,偏偏逞强着不肯示弱,看着阮初湿漉漉的眼神,程简回真的有种想吻上去的冲动。

怎么还在靠近!靠亲上了啊喂!你们金丝雀都这么不矜持的吗?这才第一天,能不能不要搞得这么刺激啊!

性感的薄唇贴上来的时候,阮初终于没撑住眨了眨眼。

生理性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在白皙的脸上画出一道透明的水痕,好像,更可爱了程简回轻轻闭上了眼。

“那个,蓝色那个是你的房间,时间不早了我先休息了,晚安1

突然被推到在沙发上,看着刚刚还一脸嚣张的阮初落荒而逃的背影,程简回捂住眼睛,轻笑出声。

生活好像比他想象的,更有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