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干音效果很好,录音师已经开始混缩,马上投入后期制作,你看预热是明天开始还是后”

“不行。”

“什么不行?”林漾伸手在阮初面前晃了晃,一脸迷惑:“你的意思是不要宣传吗?”

“没什么,”阮初摇了摇头。

到底在想什么啊!有什么好想的,不就是被撩了吗?又不是第一次!

呜呜呜呜为什么他家金丝雀这么会啊?

不行,决不能输!

眼见面前的人突然变得斗志昂扬,林漾更迷惑了:“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刚刚录音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虽然没有出现专业性失误,但是一直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该不会是在担心新歌销量吧?”林漾拍了拍阮初的肩膀:“放宽心,《失聪》很成功,现在正是外界对你期待最大的时候,新歌质量也很棒,肯定有不小的水花。”

“我没担心这个,”阮初欲言又止:“漾姐,你谈过恋爱吗?”

“谈”林漾微哽:“问这个做什么?”

阮初抿了抿唇:“就是”

就是如果恋爱对象很会撩的话要怎么反击才不会让他觉得你没经验?

不对,他和程程也不是在谈恋爱,那就是怎么树立自己作为金主的威严?

别人家的金丝雀不都应该可可爱爱的吗?为什么到他这里就变成

“你今天一直不在状态就是因为这个?”林漾终于反应过来:“所以你分手了?”

阮初:“”

“把你溢于言表的开心收一收,这里”阮初指了指她的嘴角:“快翘到天上去了。”

林漾:“哦。”

看来是没分手。

“那你一副闷闷不乐的表现。”

“算了,”他怎么能寄希望于一个事业心强到报表的女强人,阮初放弃挣扎;“不是说有新工作吗,是什么?”

“差点忘了,”林漾打开手机备忘录;“后天有一个杂志拍摄,尚都杂志,算是一个二线品牌,但是在音乐圈影响还可以,我就做主接了,然后就是周末去录一期《金牌挑战》。”

“《金牌挑战》是一个互动竞技类真人秀,采取直播加录播形式,我看了下往期,挺有意思的,你应该会喜欢。”

阮初:“这也是宣传的一部分?”

和这两年比较火的竞技类真人秀形式差不多,不过《金牌挑战》总体上更偏向脑力方面的较量,有不少类似解谜类的游戏和关卡。

林漾没有反驳:“《金牌挑战》是租金最火也是自来水观众最多的一个综艺节目,我们自己宣传的话还可能会打水漂,导演既然递了邀请函,你不是说了吗,有便宜不占傻瓜蛋。”

那也得能占的了便宜埃

阮初翻了翻林漾发过来的往期资料,确实很有趣,收视也的确吊打同期,怎么看怎么优秀,但是导演会邀请身上还有舆论争议也不怎么红的他这点就明明白白地透露着一个消息:这个便宜不好占。

直播跟录播相比更加真人秀,一期录制整整六个小时,一举一动都在镜头下,稍有不注意就能“人设崩塌”,而且这类综艺一般都有剧本,但直播会让剧本效益降到最低,也许会有漏题现象,但大部分还是要靠临场反应。

所以《金牌挑战》的常驻都是圈内有名的高情商,往期也不是没有翻车的案例。

“漾姐就不怕我上个节目又招了一身黑回来?”

“怕啊,当然怕,”林漾耸了耸肩:“但是收益比风险更吸引人,而且你不是说了吗,要立门槛。”

阮初:“”

门槛可真好用。

都把经纪人逼到开始做风投了,他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答应了呗,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人设可以崩。

怎么着都是占便宜,既然蹭了就蹭波大的,哎嘿!

————

“人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时是最有魅力的,说的倒是对,但是莫名其妙在别人面前唱歌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passpass,下一条。”

“在朋友圈发比较撩的图片然后在评论区写仅你一人可见?咦怎么这么油腻,下一个下一个。”

“假装不经意跟他说情话,然后自己走开让他一个人纠结?怎么这么像渣男?不行不行。”

“长得好看就是成功的一半,这个还能理解,笑的甜是怎么个标准?”

“什么感情专家,到底能不能行啊1阮初瘫倒在沙发上,又有些不甘心地踢腾了两下,卡通睡衣随着他的动作微微上卷,露出不甚明显的腹迹

程简回刚回到家就看到这幅场景。

小金猪眼神里还带着懊恼,一副被谁惹到想去干架的样子。

可爱极了。

“怎么了?”程简回将羽绒服挂到衣架上:“谁惹到你了?”

“没什么,”阮初手忙脚乱地收起纸笔,直接塞到身后:“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早?”

阮初每天晚上十点必听的音乐电台按时响起,阮初:“”

要不要这么尴尬?

“你买了蛋糕?”看到自己最爱的那家蛋糕房的logo,阮初瞬间痊愈:“还是巧克力味的?”

“嗯,”程简回把蛋糕放在桌子上,揉了揉他的头:“快去洗手。”

“好嘞,你等我啊1

阮初迅速穿上拖鞋跑向洗手间,还不忘回头叮嘱:“要等我切蛋糕1

就这么喜欢吃甜食?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的便签纸和签字笔,程简回无奈摇头。

————

“好好吃,”阮初把一大块芒果送进口中:“蛋糕简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程简回笑:“那奶茶呢?”

“奶茶是喝的啊,”阮初一副你根本不懂的表情:“这两个怎么能混为一谈?”

程简回点头:“嗯,你说的对。”

“好久没吃他们家蛋糕了,好怀念埃”阮初眯了眯眼:“还是记忆中的味道。”

不对!阮初忽然看向对面面色如常的程简回,平时程程不把他买好的蛋糕藏起来就已经够好的了,忽然主动买蛋糕

“今天也不是你的生日啊,”阮初看了看日历:“忽然买蛋糕,那就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程简回:“就不能是我忽然良心发现,不准备禁止你吃甜食了?”

“那我明天要吃红丝绒蛋糕可以吗?”

“你看,”阮初撅了撅嘴:“你现在满脸写着三个字。”

“不-可-能1

“好了,”程简回握住面前乱晃的手:“你猜对了,是有件好事。”

“电影宣传效果不错?公司运营顺利?”看着程简回的表情,阮初惊喜:“不会是试镜过了吧1

程简回点了点头:“你怎么比我还激动啊1

“能不激动吗!那可是朱谨的电影啊,不行,一个蛋糕不够庆祝,我们明天出去吃饭吧?”

怀里的人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吃了一半的蛋糕失宠落到了毛毯上一片粘腻,刚买的衬衫应该也没有幸免,但是一向洁癖的程简回完全不觉得难受。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连脖子都被感染开始发热。

“你怎么了?”阮初撇过头:“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

程简回凑近过去,伸手将他嘴角的奶油拭去,一下又一下,不知道挑动着谁的心跳。

没什么,被你撩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