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他为了方便看“尸体”是直接坐在地上的,而程简回直接顺着他的动作在他身后蹲下,他又一直偏头说话,看起来就像是整个人被搂在程简回怀里在接吻一样。

他是一直没有察觉,但程简回

阮初眨了眨眼,看向一边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气的韩城:“韩投资,强烈建议你关注微博id为八卦我最行的用户学习一下。”

【姐妹们,我去搜了一下,是一个营销号,主讲男德】

【我去,阮初这是在内涵韩城吧?这么刺激?】

【其实也没说错?人家两个本来好端端的搜证,他这个表情跟阮初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这不就是渣男吗?吃着碗里的还要惦记着锅里的,而且本来就是他对不起阮初吧,这个态度真的是,苏遇快跑?

【前面倒也不必上纲上线?阮初这样不过分吗?大家都在好好搜证只有他和程简回,正常人看到都会不适的好吧?】

【我是正常人我没觉得,所以不正常的肯定是你】

阮初说完就懒得搭理韩城,示意程简回帮他挪动尸体,仔细检查了一遍,却发现她身上什么都没有:“那应该就是食物中毒?”

“嗯,继续搜一下吧。”程简回利落起身,将手递过去:“起来?”

“谢谢。”

顺着程简回的力度起身,阮初大致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桌子上的果盘原封未动,饮料也没有沾杯的痕迹,甚至没有任何拆开的零食

“遗书?”程简回从茶几上拿起一张打印出来的纸。

遗书内容很简单,说她觉得跟韩投资在一起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得知韩夫人去世很内疚,不想再折磨自己,所以选择了结束。

【艹?所以桃子是韩投资的情妇?】

【怪不得阮初让韩投资学习男德,还合作关系,呵呵】

【但是遗书不一定是真的吧?也可能是凶手故意留下的错误信息?也没有证据说明韩投资和桃子有那种关系吧?】

【呃,刚从张苏那边过来,那边在杜经纪房间搜到实锤了】

程简回将证据拍下后看向一旁接解密码箱的阮初:“那箱子密码试一试韩投资生日?”

阮初点了点头,回头正准备输入想起来:“韩投资生日是什么时候?”

这回轮到程简回愣住,他以为

一股不知名的欢喜从心底蔓延开来,程简回回头看向门口目光阴森的韩城:“韩经纪?”

韩城咬牙切齿扔下一个0825,离开了案发现常

阮初迅速输入密码,发现里面是几个带着血手印的信,诡异的银色logo在灯光下莫名有些阴森。

【不是吧?这不是都市轻主题吗,怎么还有这种东西?我有点怕了】

【抱紧我的猪猪侠抱枕?

“恐吓信?”阮初皱了皱眉翻开看了看,从五月份到现在,每个月月底一封,最后一封是今天到的,其他的信封都完好无损,只有今天到的那封被画了叉撕碎。

这个证据目前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用,阮初拍了照走向一旁的卧室。

桃子不愧是当下一线女明星,衣柜里所有衣服都是时下最新的款式,大牌包包塞满了9x9格子柜,阮初一个一个翻完都觉得疲惫。

“竟然什么有效信息都没有?”阮初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节目组弄这些东西来不会就是单纯觉得好看吧?”

【你礼貌吗?这是一个女明星的职业素养好嘛?

【哈哈哈哈哈我也以为会有线索呢,至少有个手机或者纸条啥的呀,谁知道竟然真的只是摆设。】

【姐妹们,把节目组财大气粗打在公屏上?

不甘心又在卧室翻了翻,五分钟后,一无所获的阮初回到客厅,发现程简回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东西。

“四位数的密码?”阮初走过去才发现是一个手机:“在哪里发现的?”

“沙发缝里,”程简回往旁边给他腾了地方:“生日,韩投资的生日,他们两个相遇的那天,以及她演第一次女主角的那天都试过了。”

“第一次当女主角?”阮初拿起桌子上一沓合同翻了翻:“这些都是女主的合同?还都是一番大女主剧,桃子进圈第一部就是女主吗?”

“第一部不是,后面的都是,”程简回从身后拿出一张报纸:“而且,她的第一部剧《满天星》到现在都还没播。”

阮初瞬间听出了程简回的画外音。

其实电视剧和电影拍完制作结束却被压着不能播的例子在这个圈子里并不算少,题材、演员、导演、内容哪一个有问题都有可能导致这部剧过不了审,但是桃子这部剧显然不属于任何一种。

“新晋影后放话只演主角,到底是恃才傲物还是看不上小角色?”阮初看着报纸头版的标题:“压着《满天星》不能播的人是韩投资?”

程简回没回答,但是阮初已经知道答案,从刚才找到的证据里可以发现,桃子是在两年前才遇到的韩城,《满天星》是她一出道就出演的电视剧,这中间隔了整整一年,桃子无父无母,大学时的学费都是勤工俭学来的,不接戏基本上就等于断了自己的收入来源,想必一年间日子过的并不好,但即使这样都不愿意出演配角?

看着报纸上刊登的内容,阮初皱了皱眉,一个毫无根基的小艺人,竟然连续四次拒绝公司安排的配角戏份,杜经纪竟然也同意?

不过这个疑惑只能等到讨论的时候问杜经纪,阮初收拾了思绪专心搜证。

“程c,场务,”

一个名字在嘴里绕了个弯,对上程简回的视线,阮初暗自懊恼了一瞬,挥了挥手中的电脑:“这个你刚刚看过了吗?”

程简回嘴角勾了勾:“没有。”

“哦,”没有就没有,笑那么好看做什么?阮初腹诽着坐下:“那我来解一解这个密码。”

六位数的密码,试了几个数字都不对,几次之后输入框上方出现了一串英文乱码。

翻找了一圈确定自己并没有遗漏什么,阮初皱了皱眉看向镜头:“道具组确定没有遗漏什么线索吗?”

【自己不会就找道具组,果然是鸡兔同笼都不会解的人呢,呵呵。】

【就是,这种智商竟然还敢来剧本杀直播,自己不会就质疑道具组,可真是大明星呢】

【不是,谁没事会记这种东西啊?又不是什么生活必需品,前面说人家的自己知道这是什么吗?不说别的,看到英文乱码至少能响起好几种加密方式吧?一点都不提示让人怎么解啊?】

【但是这确实是道具组的锅啊,双开钟林的表示道具小哥刚送完那边缺少的提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听到他的话,程简回应声而来:“怎么了?”

“这个电脑密码提示电码,”看着程简回越来越近,阮初解释道:“但是我找了一圈没有提示。”

见他就差走到摄影师后找导播了,程简回连忙拦住:“我来试试吧。”

“啊?你知道这是什—”

剩下的话忽然消声,时间好像倒退到检查尸体的时候,程简回从沙发后将他整个人环在怀里,一只手压在他的手上。

因为要控制电脑,程简回几乎将头压在了他的肩膀上,阮初侧过头,就看到他精致的侧脸,英挺的鼻梁这个角度显得更加优越,眉眼专注,薄唇微抿,阮初甚至能看到他右耳后黑色的痣。

如果不是在镜头下,

这个角度应该很适合接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