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简单推理后,一行人来到了二楼,发现桃子房间悬着瑜伽吊床的那块天花板掉了下来,刚好砸在桃子“尸体”上。

“指甲变成正常颜色了,”阮初第一时间看了桃子的手:“应该是假死药药效过了。”

“尸体的位置变了。”

“变了?”阮初看了看旁边的台灯:“刚刚不是就在这吗?”

程简回指了指左边的沙发,说出自己的推理:“跟我们离开的时候位置变了,刚刚尸体的头距离沙发大概二十五厘米,现在应该有四十,而且姿势有变化。”

“十厘米你都能看出来?”钟叙惊讶:“厉害啊程场务1

“停电之前桃子应该醒了,由于某种原因她刚好往前走了两步。”程简回模拟走了两步,然后转身看向尸体正前方的茶几,“然后趴在这想找什么东西,接着停电,天花板掉落,但是当时我们也在大叫,所以没有听到桃子的呼喊。”

程简回半蹲下身子在茶几下面摸了摸,然后动作一顿

阮初上前一步:“有东西?”

“一个u盘,你看一下有什么东西吧。”程简回将黑色u盘递给阮初,然后看向众人:“我们先把天花板抬开看看?”

张珉连忙走到天花板一头:“对对对,先把天花板抬一下。”

“完美犯罪同人文?”阮初打开u盘里唯一的文件夹看了看,看向身后的众人:“是一本小说,里面有我们每一个人,身份简介跟我们之前说的一样,但是桃子在这里不是主角,而是今天会死亡的配角。”

“这跟我们前面推测的内容联系上了,”林若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要清楚天花板是怎么掉下来的,还那么巧刚好在这个时间。”

“我想起来了,桃子的天花板昨天换过,”苏遇说:“前几天桃子姐忽然想装一个瑜伽吊床,因为酒店里一般是不能装这些的,然后桃子姐直接买下了这个房间十年的居住权,酒店这边才答应帮忙安装的,还换了天花板。”

“这个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苏遇看向阮初和程简回:“我记得昨天安装之前阮龙套和程场务还被喊来帮忙了吧?”

阮初点了点头:“是的,我确实来了,但是我们把板子放在这儿就走了,而且当时还有包装,我们也没接触到板子本身。”

“强力粘胶?应该是昨天用来修天花板的东西吧?”钟叙从垃圾桶里捡出来一个白色小瓶子:“混合在原装白胶中,会影响原本白胶的粘合时间,一半可坚持12个小时,全部用完可坚持24小时。”

“里面没有了,”钟叙晃了晃瓶子:“所以凶手就是用这个来控制时间的吧?”

“所以结合所有的线索,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是一本完美犯罪的同人文,在这里桃子不是主角而是一个注定会在今天死去的配角,她可能出于某种契机重生了,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发现自己根本躲不过去,所以设计想要把我们每一个嫌疑人都杀掉,”阮初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众人:“但是我们这里有一个人知道了桃子的计划,有了自己独立的意识,所以将计就计,在桃子动手之前反杀了,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那个觉醒了的人。”

“所以桃子原本的杀人计划是什么呢?”程简回顺着他的思路推下去:“我们这里的人,是不是除了韩投资,有资格让酒店配合停电的就只有桃子了?”

韩城开口为自己开脱:“停电与我无关。”

“我猜测是桃子设计了停电,”张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蜡烛:“这个是刚刚在大厅桌子上拿到的。”

程简回瞬间明白他的意思:“有毒?”

“说明书上说,这个蜡烛点燃会产生毒气,如果处在毒气里超过五分钟,就会中毒身亡。”

阮初皱了皱眉:“如果我没记错,刚刚停电时长差不多十分钟。”

听到他的话,程简回轻笑,阮初发誓,他在那个眼神里明明白白看出了“你竟然还有功夫计时”的意思。

不甚明显地瞪了他一眼,阮初听着张岷推理。

“所以我推测这个是桃子的计划,但是因为大家都太慌张了,完全没有想到去点燃蜡烛。”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不知道是在吐槽编剧脑洞还是在庆幸“死里逃生”。

“再去各个房间搜一下吧,”阮初起身:“应该还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没搜出来。”

“各位玩家请注意,韩投资、杜经纪淘汰,请淘汰玩家迅速离常”

韩城和杜文彦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蒙上眼睛带了出去,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刚杜经纪一直是跟阮龙套在一起的吧?”苏遇忽然看向阮初:“韩投资说他搜证的时候也来过案发现场,也就是说淘汰的两个人都跟阮龙套接触过。”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很明显。

“但是如果是阮龙套的话,程场务才是最危险的吧?”林若兰迟疑道:“而且刚才讨论的时候大家都在同一个空间。”

“但是亮灯的时候肯定没有人能下手吧?”苏遇说出自己的推理:“停电的时候大家都很慌乱,但是也都在自己位置上坐着,灯亮的时候只有阮龙套和程场务离开了座位,说不定就是淘汰人的时候离开的?他还接触过桃子房间要换的天花板,那趁修理师傅不注意将胶水放进去应该不难吧?”

“淘汰的人里还有一个是韩投资,说起来韩投资也是阮龙套想要报复的人,杜经纪是韩投资出轨的帮凶,自然也跟阮姐姐的死有点关系,所以其实就算不是桃子重生,凶手是阮龙套的话也能解释?而且说一个可能不太有逻辑的话,”苏遇顿了下:“阮龙套是第一个说我们这个世界是小说的人,其实向我们这些意识没有觉醒的话,很难想到这一层吧?”

“但是这些也不是直接证据?”张珉皱了皱眉:“不然我们先去搜证吧?有关键证据的话就”

“但是如果说是巧合的话也太多了不是吗?”苏遇看向阮初不依不饶:“如果没有做的话这些应该可以解释的吧?”

“停电的时候我”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苏助理?”程简回直接拉住了阮初:“我没记错的话苏助理女朋友也是因为桃子粉丝网络暴力所以自杀的,这么说来,韩投资和杜经纪一个是靠山一个是助手,应该也在其中有着作用吧?苏助理会不会恨他们呢?”

“至于停电的那会儿,我记得韩投资应该就坐在苏助理旁边,而杜经纪和苏助理的距离也比阮龙套近?如果他都有时间去淘汰他们两个,那苏助理是不是完全可以淘汰之后再装作无事发生坐回去,而且天花板,那天苏助理应该一直在现场吧,总比阮龙套这个一路有目击证人的人更有机会,至于猜出世界观”

程简回轻笑:“这个确实是他比较聪明。”

【最后一句是在内涵吗?】

【请注意你的用词,这明明就是明涵】

【但是这个语气也太过分了吧?苏又没有乱推理,他本来就有嫌疑啊,还要在这阴阳怪气,无语。】

【人家哪有阴阳怪气了,不也是在正常推理吗?】

【嘤嘤嘤!这是程简回说的最多的一段话吧?结果是为了阮初解释,kdlkdl,男友力出现了?

【只有我想知道阮初刚刚想说什么吗?停电的时候他怎么了怎么了?我想知道?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当然主要是苏遇,看着苏遇不怎么好看的表情,阮初也没真在镜头下再说什么:“那大家继续搜证吧,不要跟自己怀疑的人一起就是了。”

“对对对,”张珉连忙跟着出来缓和气氛:“赶紧搜证搜证1

从桃子房间出来后,阮初先去了林演员房间,然后走向走廊尽头。

看到屋内正忙着搜证的人,阮初笑:“我还以为只有我会怀疑钟配角呢。”

程简回还没说话,阮初自顾自说自己的想法:“我记得第一轮讨论的时候张侦探说钟配角下一部戏就是大男主戏。”

“我看到人物简介上桃子是左撇子,”程简回解释:“但是她刚刚趴下找东西的时候伸的是右手。”

“没关系,慢慢找呗”阮初十分乐观:“节目组总不能连关键性证据都忘了放。”

————

第二轮集中讨论就在桃子房间展开,npc和天花板已经被工作人员搬到一边,几个人围坐在沙发上开始讨论。

“我还是怀疑阮龙套,而且我搜到了关键性证据,”苏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我用阮龙套的生日打开了手机,看到里面有他拍的桃子跟酒店方说好要停电的聊天记录,而且他的抽屉里有《完美犯罪》的完整版剧本。”

“我是不是可以推测,阮龙套也许知道自己的命运跟剧本里人物的命运相连呢?”

钟叙皱眉:“你作为龙套怎么会有完整的剧本呢?”

林演员点了点头:“我的剧本也只有我自己的部分。”

“剧本是我今天下午在桃子房间拿到的,”阮初解释:“照片也是在那个时候拍的,桃子的房间也是我翻乱的,因为我要找她和韩投资婚内出轨的直接证据。”

“万一你是之前就看到了呢?”苏遇看向阮初:“如果你是凶手的话,完全可以说谎吧?”

“是的,如果我是凶手的话。”阮初点头:“这个事情我没有办法证明,但是我的确不是凶手,因为凶手另有其人。”

“钟配角,你可以解释一下你房间为什么会有这本小说吗?”

阮初把从钟配角房间里搜到的白色封皮的小说拿出来:“这是不是证明其实你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其实是小说,也知道我们每个人其实都会死呢?”

“这是我今天下午看到的,”钟叙抿了抿唇:“我下午去桃子房间的时候,拿到的这本小说,但是我还没有翻开过。”

“如果我是凶手,我完全没有必要还替林演员善后,而且我和韩投资和杜经纪也没有仇,完全没必要淘汰他们两个不是吗?”

“所以凶手不是你,是桃子。”

“桃子?”

“桃子不是死了吗?”

“所以我们怀疑,死的人其实不是桃子,如果她可以重生这么多次,那重生到别人身上也不是不可能吧?”

阮初将自己的推理慢慢说出,其实整个过程中,钟叙玩的很好,无论是线索讨论还是搜证都很积极,很阳光的打法,也没有露出什么关键性的问题,甚至他是替人善后的人,连杀人动机都是在场最弱的。

但是如果把凶手和桃子重生对象放在一起,那钟配角无疑就有了很大的嫌疑。

“按照桃子对主角的偏执程度,如果她选择重生人选,一定会选择一个最像主角的人,而在场的人中,人设最完美,发展前景最好的无疑是钟配角。”

【虽然很离谱,但是我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emmm,我以为这是个爱情向结果它是个恐怖向,现在又变成了玄幻向?】

【所以刚刚他们两个打哑谜就是在说这个?是共脑了吗?】

————

剧本杀顺利结束,凶手是住着桃子灵魂的钟配角,因为用时较短节目组还开了火锅趴充时长,录制结束后,众人在酒店门前告别。

送走了林若兰他们,阮初才开始秋后算账:“你怎么不早跟我说你也要来啊?”

明明上次他已经说了自己要来了,结果程简回竟然一直瞒到现在,

金丝雀过于不坦白,阮初觉得很不开心!

“你,不想让我来?”

“我为什么不想让你来?”阮初疑惑:“我说的难道不是你没提前告诉我吗?”

程简回没说话。

“你说韩城??”

阮初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你不会也以为我还喜欢他吧?”

程简回顺着他的话:“那你还喜欢他吗?”

“早就不喜欢了好吧,”阮初其实想说他根本没喜欢过韩城,但是他还保留着一丝理智:“人可以一时看不清自己,总不能一辈子眼瞎吧?”

“而且程程啊,人呢不要妄自菲薄,”阮初踉跄了两步拍了拍程简回的肩膀:“你自己照照镜子,你比韩城好看多了好嘛?你还比他聪明比他温柔,我们两个又朝夕相处,我干嘛不喜欢你要喜欢他啊?”

看着阮初一副要倒不倒的样子,程简回伸手将人拉近怀里,将最想问的问题咽下:“我温柔吗?”

“温柔啊,”

每天都给他做喜欢吃的饭菜,努力调整他的作息,还要坚持不懈催他锻炼,还在节目里公开维护他……

阮初靠在他怀里,砸了砸嘴:“还很温暖。”

程简回:

看着自觉伸进自己口袋里的手,程简回笑了笑,将人抱紧了些:“那我以后对你再温柔一点吧。”

再温柔一点,就把那个“干嘛不”去掉,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