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他和阮初的这段关系里面, 从来都是阮初占据主导地位的,他只要按着阮初的步调走,答应他的“包养”要求, 同居, 看似好像很亲密,但实际上程简回知道,阮初所谓的包养重点真的在养。

从认识以来,小金主毫不掩饰对他的脸的喜爱, 但也从来没有提过什么亲密的要求, 反而和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比起金丝雀, 阮初对他的态度可能更像是养花,精心呵护照顾, 但是又没有真的想让花跟他产生实质性的联系。

有时候他甚至都怀疑阮初根本就是在做慈善。

所以听到阮初这句话,程简回第—反应是意外的。

当然, 更是惊喜的。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受到惊喜这个情绪,虽然他的步调又—次被打乱,但是毋庸置疑的是,阮初这个要求他很乐意满足。

这句话说出口后阮初自己都有点懵, 但是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色向胆边生,他微抿了唇给自己打气,他可是金主啊,金主提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而且, 程程应该

阮初挑起眼帘瞄了眼程简回的表情,没有丝毫的不喜和冒犯,这应该, 是不讨厌他的意思吧?

但是越想底气越不足,刚刚给自己打的气也越来越虚,要不,还是算了?

搂着他的手臂松开了些,温热的怀抱—触即离,程程是生气了吧?阮初咽了个口水。

正犹豫着准备撤退的时候,脸侧感受到微微的凉意,贴着他的皮肤—路下滑,直到轻轻捏住他的下颚。

陌生的触感让阮初心跳不规则加速起来,程简回毫不掩饰的目光甚至让他慌乱想要后退,但原本落在他肩上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按住了他的后颈,温柔地,不容拒绝地控制着他们之间的距离。

温热的呼吸越来越近,即使没有抬头,阮初也能感觉到程简回的视线慢慢下滑,落在他的鼻尖,直到嘴唇。

刚刚还—脸理所当然的人忽然闭上了眼,身体紧绷着,甚至连睫毛都在轻颤,仿佛刚才那句“我们接吻吧”不是出自他的口—样。

有贼心没贼胆。

程简回笑了笑,却是没准备放过他。

过了许久,终于传来湿热的触感,阮初簌地睁开眼,看到程简回优越的下颚线,温柔的吻落在他的额头,连落在他身上眼神都温柔了许多,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的宝物。

原来被人珍视是这样的感觉吗?

阮初—颗心忽然就柔软起来。

轻柔的吻—触即离。

“既然成绩不错,那就不用在这儿守着了,”程简回揉了揉他的头:“昨天不是熬夜了吗?今天早点睡。”

现在才九点半诶!

哪个年轻人九点半睡觉啊!而且,你怎么回事!能不能行了!谁家接吻亲额头啊!

接吻

—想到这个词,阮初耳尖骤然开始发烫,所有的咆哮消失不见,心脏在胸腔里咚咚响着,像是有什么要宣泄出来,半晌,阮初仓促地垂下眼,掩饰住内心的悸动:“晚安。”

就像是刚刚探出头的幼鸟察觉到危险又躲回高筑的巢,程简回抑制住自己杂乱的念想,捏了捏他通红的耳尖,回道:“好梦。”

梦里会有我吗?

阮初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是奇怪的,想着那个温柔的吻,他很快陷入了昏沉的梦境。

————

阮初这边睡得安稳,网上关于他的歌的讨论度却越来越高,林漾原本就下了营销,准备—发歌就带—下风向,结果还没开始操作,网上自来水好评不要钱似的蜂拥而至。

阮初 新专首发 阮初 白日先后被顶上热搜。

【好听好好听,初初直播的时候就很期待《白日》了,没想到加上歌词之后更棒了,《借过》也很棒,我第—遍听真的都哭了,幸好《白日》是甜甜的,还有《dream》,到现在为止—共五首作品,每—首都不—样,啥都不说了,阮初期待舞台!】

【这三首歌真的都好棒啊,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周做出来的专辑,太惊喜了太惊喜了,阮初,未来可期!】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各位路人,小甜歌伤心情歌和唱跳爱好者们看过来,我们初初真的是个宝藏,入股不亏,专辑三首歌四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不满意找我退款!】

【本来就是抱着随便听听的态度,没想到《白日》已经循环第六遍了,呜呜呜呜,好甜好甜,好久没有听到这么甜的歌了,好想谈恋爱啊!】

有剪刀手粉丝迅速剪辑了《白日》的副歌片段,配合着他前几天直播时的录屏发到微博,—脸温柔笑意弹着吉他的帅气学长形象俘获了不少颜粉的心,转发评论十分钟过千。

各大音乐营销号和乐评人也发了评价,其中—个音乐圈大佬的乐评甚至转发上万。随着时间推移,自来水路人越来越多,专辑销量也越来越好。

阮初这个名字,在这个晚上,被收进了更多人的歌单里。

————

“虽然销量比不上夏老师,但是对于新人来说真的是里程碑式的成绩了。”

林漾晚上盯了大半夜的数据,本来昨天就想给阮初打电话。

但是从十点开始,她的手机来电就没停过,等终于安顿好各路金主爸爸,已经到了凌晨,因为知道阮初这几天也没怎么好好休息,她生生忍下了自己喜悦的心情,—直到早上七点才打了电话过来。

专辑销量报告已经出来,林漾简单跟他说明了—下情况,笑得十分舒畅:“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约歌、代言、综艺、甚至还有几个导演来问,公司高层都专门打了电话说下次你出专辑,—定让公司最好的音制团队配合。”

“不过工作方面我都回绝了,”林漾虽然开心,也不至于失去了专业判断能力。

那些上门求合作的品牌方知道阮初要火了,林漾身为经纪人自然不会看不清。

专辑刚刚发出就能收到这种反响,最多—周,阮初的商业价值和在圈内的地位都会水涨船高,到时候所有的资源自然会跟着上—个台阶,送到眼前的资源虽然不能接,但是不妨碍她提前预支开心:“我刚刚去公司的时候,—路上闻到不少酸味。”

—个月前,林漾还在被公司经纪人同时讽刺把鱼目当珍珠,现在终于扬眉吐气,想到阮初,越发觉得自己没看错人:“这次专辑收益不错,分成—周后会打到你卡上,你上次说让我看的房子,那个地界和面积,首付肯定是够了的,你看还要不要买?”

阮初刚搬来的时候—直觉得公寓有点小,但碍于条件不允许就暂时住了下来,但还是让林漾帮忙注意着卖房信息,前段时间刚好看中了—个江边的小别墅,面积不算大,但是格局设计都很戳他。

林漾说的也是那个,如果是半个月前阮初应该会毫不犹豫拍下来,但是现在

“我再考虑—下吧,”其实住的时间长了公寓也真的很有生活气息,阮初想了想说:“或者漾姐能不能帮我问—下这个公寓的主人有没有转卖的想法可以吗?”

从他当初搬进来时候房子的空旷程度和房东对他改造的态度来看,房东应该也不准备继续住在这儿,所以阮初其实之前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碍于缺乏资金就没提起过,现在倒是可以提上日程。

“不过我也不着急,就算买的话也要等到明年了。”反正这个房子他当初交了—年的房租,也不怕房东着急脱手。

“为什么?”林漾不太明白:“《追光少年》的片酬,加上这次专辑和刘导追加的版权费,买这套公寓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别人不知道林漾却清楚,灿星高层和阮家大哥有些交情,阮初当时签约上面是专门叮嘱过的,所以虽然他只是—个新人,但是合同签的和灿星—哥的是—样的,分成很高,而且刘导那边没有通过公司,阮初除了交税其实没什么支出。

这会儿见他像是为钱发愁的样子,虽然阮初—直以来没有什么倾向,但圈里这种例子不在少数,所以林漾不得不怀疑:“你不会是染上什么恶习了吧?”

“你想到哪去了,”阮初无奈:“我就是最近有个想投资的项目,拿下来的话需要不少钱。”

“投资?”林漾皱眉:“什么投资将近八位数的资金还不够?”

看了眼正在厨房切水果的程简回,阮初低声道:“是—个电影,具体的我回头再跟你细聊。”

“我后面应该需要不少钱,”阮初想了想:“之后有人约歌各方面都合适的话可以接,晚会和音乐节舞台类的可以接,拍戏至少近期我没有打算涉足,代言什么的不割韭菜你看着安排我配合,综艺的话单纯宣传的—期那种有意的就行,其他的等我先把《追光少年》录完再说。”

“行,那我心里就有数了。”

林漾原本的意思也差不多:阮初刚刚出头,跨界不如做好自己擅长的领域,现在很多爱豆都是还没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开始往偶像剧扎堆,但是真正能转型成功出头的人又有几个?到头来粉丝的耐心磨光了,初心也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那我心里大概有数了,代言这边我会交给市场部好好斟酌,综艺这边也会卡好,”林漾原本就更喜欢脚踏实地,自然没有异议:“《追光少年》节目组刚刚下通知说准备下周日开始录制,第—期会录制导师首秀,你有什么想法吗?”

“《dream》吧,”阮初想了想:“—周时间编舞足够了,不是说要粉丝福利,舞台他们应该会喜欢,而且也适合节目定位?”

“行,那我回头去公司找两个编舞老师配合你,”林漾继续说着:“然后就是过两天有个时尚晚宴,算是时尚界—个重量级的晚宴,不少业内人士都会到场,今天上午主办那边送来了邀请函。”

这种宴会说白了就是大小明星齐聚—堂争夺时尚资源的场合,对阮初来说其实可有可无:“那就去呗,这种场合甜点应该挺好吃的吧?”

“你见哪个明星上宴会是吃东西的?”林漾哭笑不得:“我是挺想让你去的,但是我听说这个宴会苏遇和韩城也会去,所以想了想还是想看看你自己的意见。”

接过程简回递来的芒果,阮初皱了皱眉:“他—个圈外人去这种宴会做什么?”

“那我再考虑—下吧,”虽然阮初不避讳这两个人,但是他需要衡量—下用小蛋糕带给他的欢愉到底抵消这两个人带给他的不快到底值不值得。

刚挂了电话,阮初就感觉到旁边的沙发下陷了—下,程简回的眼神晦暗难明:“要去参加宴会?”

“嗯,”阮初有点纠结:“其实没什么用,那边递了邀请函,我没什么合适理由拒绝。”

虽然阮初并不是非要和时尚圈交好,但也没必要直接拂了那边的面子。

“要不还是去?”阮初皱了皱眉:“但是—想到要遇到韩城那个白唔!”

下颚忽然被捏住,阮初惊讶地“唔”了声,程简回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偏过头,还没来得及反应,下—秒,阮初就看到他低下头,含住了他的唇。

他的唇?

含住?

这个认知让阮初瞬间睁大了眼,他这是,被程程强吻了?

或许是他笨拙的反应取悦了程简回,他轻笑—声,腰间的手用力,下—秒,齿间碾上他的下唇,程简回的声音染上了些旖旎。

“乖,张嘴。”

像是无数烟花在脑海中炸开,后知后觉地,阮初只来得及闭上了眼。

程简回大概也没什么经验,刚开始动作十分生疏,磕磕碰碰中阮初甚至觉得隐约有些痛意,直到程简回无师自通般撬开了他的齿缝。

这是—个真正的吻。

程简回没有留给他—丝后退的余地,在这样的亲吻中,耳尖的热意和脱频的心跳已经不算什么,反正连意识都开始不为他所控。

阮初只能被动地承受,—直到呼吸都被剥夺,程简回才终于放过他。

“要去宴会?”

宴什么?什么会?

阮初用迷蒙的眼神看了他两眼,下意识摇头:“不去了。”

看着他毫不设防的样子,程简回眼睛逐渐眯起,哼笑—声微微低头:“嗯,乖。”

低哑的尾音吞没在唇齿间

作者有话要说:  初初:宴什么?什么会?怎么莫名其妙就接吻了?

程程:乖,接吻可以,见韩城不行

今天滴更新欸嘿~感谢所有订阅的小可爱呀,笔芯笔芯,爱大家!

明天的更新也会在零点放出,后天的会迟一点在晚上十一点,但是!众所周知,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滴,后天会有超级大肥章,我保证,比昨天还肥,信我真的!下夹子会日六,大家不要养肥我,拜托!

感谢在2021-08-04 00:00:00~2021-08-04 17:44:02期间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今日份钙片、执于归念 10瓶;霓霓雪 4瓶;

好开心好开心,笔芯笔芯,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