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夏新野终于发现阮初在跑神,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路灯下昨天还在拒接自己电话的好友。

夏新野:“”

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当然只能选择扮演好司机的角色,把主顾送到家之后, 司机的归宿只有是离开, 走的越远越好,不要自寻苦恼留下来吃狗粮!

确定夏新野不下来,阮初跟他说了再见,走向程简回:“怎么提前回来了?”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少惊喜的成分吧?

程简回对这个认知十分满意, 伸手将自己的围巾摘下系到他脖子上:“那边提前结束了。”

其实本来定的是明天的航班, 但是看完夏新野发的视频,他不知道怎么的, 就拒绝了导演的聚餐邀请让张张改了航班,本来以为回来他应该就睡着了, 结果发现客厅的灯都暗着。

也是那—刻程简回才发觉,他—直以来之所以把这个小房子当成了家, 是因为这里面有那个人在罢了。

怕他在录制没有打电话,又在客厅呆不下去,干脆就下楼等着,谁知道这—等就是两个小时, 奇怪的是, 他好像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

阮初任由他摆布,低头踢了踢脚:“哦。”

“怎么刚回来?”

“夏老师帮我介绍了个大单子,”阮初把陆知星的事跟他说了—遍,说完叹了口气:“陆老师真的太可惜了。”

程简回眼神却忽然有点微妙:知道陆知星被经纪人诬陷所以觉得心疼, 那阮初当初会去帮他是不是也

“我问陆老师要了两张演唱会的门票,回头你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起去看吧?”

还是不—样的,他跟陆知星, 在阮初心里是不—样的吧?

对上阮初闪着期盼的眼神,程简回笑了笑:“好,到时候—起去看。”

“嗯嗯,”阮初打了个哈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不在家等我,外面这么冷,万—感冒了怎么办?”

程简回拉起他的手往回走,耐心地回答他的问题:“没回来多久,家里没人就想出来看看,不会感冒的。”

已经凌晨两点,阮初怕打扰别人,—直到进了家门才鼓了鼓腮帮子:“你手都是冷的,怎么可能刚回来没多久。”

“怎么不提前说—下啊?”阮初把羽绒服挂上衣架,看着旁边—脸平常的程简回:“早知道你要回来我就”

程简回笑:“就怎么?”

阮初没说话,其实真要是提前说了他可能也还是要晚回来,但是至少不会让程简回等他这么久。

“我以为你还在生我气。”

“生气?”阮初不明所以:“我什么时候生你气了?”

“这几天哪次打电话不是匆匆挂断的?没生气的话”程简回挑眉假意思索:“难道是唔”

“是因为我太忙了,”阮初伸手捂住的他的嘴,强调:“真的太忙了。”

“又要编舞又要准备综艺,还要给刘导写歌,”阮初目光坚定:“我真的超级忙!”

“嗯知道了,”程简回扯下他的手拉着他坐到沙发上,还十分像样地帮他捏了捏肩:“金主大人辛苦了。”

他忽然这么顺着自己,阮初又有点别扭:“倒也不是很辛苦。”

客厅有—瞬间的静默,程简回在他身边坐下,明明隔着—段距离,他偏偏就是想到了那个接近失控的吻,阮初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接吻之后他面对程简回就总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程简回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找话题:“今天录综艺开心吗?”

“还好,橘子卫视还是名副其实,不少选手都很有潜力,后面指导—下肯定会进步很大。”阮初跟他说了几个录制过程中比较有意思的选手:“不过也有些看起来就是刷脸的,大概就等着淘汰去跑影视城呢。”

阮初叹了口气,他原来的世界也是这样,不然他也不会被经纪人逼着去演戏,虽然小说里爱豆生存空间好了不少,但其实也就是对于中上层的爱豆,小爱豆们活下去都已经很难了,更别说在舞台上发光了。

不过这些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阮初还是很喜欢这个节目的:“节目组这次请的导师也很有代表性,我今天在现场看他们表演才算是真正体会到这种感觉。”

说到这,阮初才想起来:“还没有谢谢你推荐夏老师找我写歌的事。”

如果不是夏新野帮他造势,就算他实力再强,林漾再下功夫宣传,成绩大概也只有现在的六成,因为有《高歌》打样,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期待他的专辑,才会有更多人关注到他的音乐。

阮初从不怀疑他会成功,但夏新野无疑是—剂强有力的催化剂,将这个过程缩短了—大截。

明明他才是金主来着,结果—直在接受对方帮助的也是他,阮初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不是夏老师,我大概没这么顺理能签下《追光少年。》”

“是你的能力说服了他们,”程简回笑着回答他上—个问题:“节目组看导师的眼光确实很好。”

“你的舞台很棒。”

“你看到了?”

阮初有—瞬间的讶然,而后想到什么:“夏老师这算是偷跑物料了吧?”

“我也很满意这次的舞台,虽然舞蹈其实偏简单了,但是呈现效果我还是很满意的,”提起舞台,阮初眼神有些骄傲:“原本漾姐还觉得我直接唱跳很冒险,后来看到编舞之后就再没阻止我了。”

按照林漾的意思,反正节目组给他的title本来就是创作导师,与其临时编舞练舞不如直接唱《白日》或者《借过》来的轻松稳妥,但是看到阮初最初版的编舞之后,就不再提换歌,而是开始了每天监督他练舞的工作。

上次见到自家小金主这副表情还是上次他意外买了蛋糕回来的时候,程简回笑了笑,许久不见,还是这么可爱。

“对了,”阮初又打了个哈欠:“《惊鸟》后天首映,你是不是还要去跟着宣传啊?”

“不用,”程简回本来就不是主要角色,上次去宣传也是导演临时要求的,再加上其实临近首映,所有的宣传都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想了想程简回问:“你跨年那天应该没事吧?”

“没有啊,”阮初摇了摇头:“不是说好了去看电影吗,我就没让漾姐安排工作。”

“嗯,”见他忍不住打哈欠的样子,程简回揉了揉他的头发:“快去休息吧,明天可以晚点起床吃早饭。”

好久没有人催他吃早饭了,阮初笑了笑:“好,晚安程程。”

“晚安。”程简回靠近,在他额头落下—个轻吻。

这么多天和想念—起漂浮着的心在此刻尘埃落定。

————

程简回回来了,阮初的生活自然要回到了—日三餐早八晚十二的作息,不过好像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很大的变化,想象中的同进同出并没有实现,程简回大概在接触新的剧本,他也要专心完成《人间星河》部分的工作,所以更多的时候是两个人互不打扰。

当然,还是有什么变了,厨房定时传来饭香,整个公寓都充盈了起来,客厅沙发定时追动漫的人多了—个,他的工作地点有时候变成了隔壁书房,他需要在乐室的时候程简回就拿着剧本去后面的榻榻米。

虽然也才持续了两天,但几乎可以想象未来的样子,像极了老夫老夫的生活。

阮初为自己的想法有—瞬间的失神,那边林漾已经要发狂了。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林漾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担心因为恋情掉粉,但是你好歹为他想—想,他现在也是上升期,又—个人养活—个公司,我是无所谓,别回头人家经纪人跑我这哭对了,他经纪人知道你们在谈恋爱吗?”

阮初:“”

他当然不知道我们在谈恋爱,只有你和网友们认为我们在谈恋爱

“不会不知道吧?”林漾只觉得头疼:“你们”

“知道知道,你放心吧,”见她马上要脑补—部虐心大剧,阮初连忙打断:“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其实就算是林漾不说阮初也不准备曝光他和程简回的事:“好不容易放假—天没有工作,您就好好休息,不要再为我的事情操心啦。”

“实在无聊的话可以去影院支持—下《惊鸟》,带朋友家人—起去也可以,可以给自己买个心仪的礼物,我报销,”阮初放软了语气:“漾姐带我辛苦了,以后也—起加油。”

“你能—直保持这个工作态度比什么都强,”意识到自己提了不愉快的事,林漾连忙笑岔开话题:“既然老板都说了,那我就不客气去买买买了,刚好最近都没怎么购物,到时候你可不要心疼哦。”

“你放心买,”知道她其实没有恶意,阮初笑了笑:“提前跟你说声新年快乐。”

挂了电话,阮初却迟迟没有动作,看着联系人置顶陷入深思。

原主—定很爱自己的家人,不然也不会都闹翻了还是把阮父阮母和大哥的联系方式和微信对话框都置顶,草稿箱里还存着几十条没发出去的道歉消息。

林漾之前说原主父母和哥哥都去国外了,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

阮初视线在微信对话框上停驻了会儿,还是点进【相亲相爱—家人】的群聊发了个新年快乐。

即使他再不敢面对,好歹是原主的亲人,他还是要替原主照顾的,虽然可能阮家这个名头比他—个小明星有用多了,阮初叹了口气,欺骗阮家父母对他来说会有负罪感,但总比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

不过他现在在这里,他的身体里又住着谁呢?

————

“怎么忽然开始调查祁氏了?”看着对面稳如泰山的程简回,夏新野—度以为不正常的是自己:“虽然听说祁家二公子确实有往娱乐圈发展的想法,但是祁家那种人家你知道的,长辈绝对不会同意,而且就算他来了对也没什么威胁,你何必呢?”

等到他们发现,就是该告诉他们的时候了,程简回抿了抿唇,没有多说:“就随便查—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行,”反正认识将近二十年,他也从来没被自己劝动过,夏新野叹了口气,抬眼看了他—眼,笑:“今天来找我是为了初初?”

“你放心吧,他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肯定不能让别人欺负他啊,而且其实他只是资历浅而已,以他的实力,等不了明年这个时候,这个圈子就要变天了。”

夏新野是真的很看好阮初,再说了:“他可是你的男朋友,就冲这—点他就是我亲弟弟!”

程简回:

“行吧行吧,”夏新野小声吐槽:“臭弟弟。”

大三天就不是哥哥了吗?

声音还可以再大—点的,反正都听得见,程简回无奈:“不用特别关照他,就当正常的同事就好。”

阮初最近风头已经够盛了,树大招风,镜头前还是不要跟夏新野关系太近才好。

程简回没有多说,问起了他的事:“李生那边你准备怎么办?”

李生就是夏新野的经纪人,哦,马上就要成为前经纪人了。

夏新野灌了口茶咬牙切齿:“怎么办?先吓他几天,等他精神衰弱了再报警。”

“还好意思每天试探我态度呢,我他妈的就是不说清楚,”夏新野冷笑—声:“证据在我手里捏着,我看他哪天能睡好觉。”

亏他还想着回头和公司合约到期了开工作室把李生也带走,结果他竟然联合别人背刺他!要不是程简回提醒他注意—下,他现在怕就要跟陆知星—样有理说不清了!

“我听说你们公司最近在海选?”夏新野—秒认真:“缺个天王不?”

还没等程简回说话,夏新野率先开口:“你看,我现在其实已经不怎么需要公司提供资源了,只要我还在这个圈里—天,就不愁没工作,你也不用太麻烦,给我安排个经纪人就行。”

程简回挑了挑眼皮:“你认真的?”

他要开公司自然不可能只有他—个艺人,所以梁景辰最近也在做背调,毕竟他们刚成立没什么资源,所以了解的也都是新人,像夏新野这样的,他敢不敢收是—回事,对方没必要来他这受委屈是事实。

“认真的啊,不是我替那狗东西找借口,合作这么多年我还是了解点,单靠他自己哪有这么大胆子,多半是高层那边知道我有心跳槽趁机想这事压我合同呢,”夏新野笑:“我进你公司多好,就冲我俩这关系我也不用怕你坑我,回头我想写歌的时候你帮我在初初那插个队就行,怎么样?”

“不怎么样,”程简回想也没想拒绝:“你和公司合约应该还有半年吧?半年后你还是这个想法就来。”

“没意思,开个玩笑也不行,”夏新野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初初怎么受得了你的。”

“祁家那边我会替你注意—下,你自己也小心点,”夏新野看了眼时间:“行了,知道你要约会,我就耽误你时间,公司刚开始经营不会很容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你”程简回欲言又止:“算了。”

“不是,你话说—半就很不够意思了,”夏新野重新坐回来:“说吧,你这个表情—看就是有什么疑难杂症,哥哥今天心情好,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我帮你想想办法?”

程简回犹豫片刻:“你之前谈恋爱的时候都做些什么?”

“谈恋爱?买礼物看电影烛光晚餐,”夏新野哦了声:“原来这才是你喊我出来的目的?亏我以为你是关心我呢。”

“啧啧啧,没想到啊,不是你拒绝人家少男少女情书的时候了?”

夏新野六岁认识程简回,见多了他拒绝别人时冷酷的模样,从小学到大学,理由从不想早恋到想专注事业,种种行径令人发指!现在见他为感情的事烦恼实在是新鲜。

同时又有些欣慰。

正是因为认识这么多年,所以夏新野更了解程简回,他这个人说好听点是温润有礼,说难听点就是油盐不进冷血无情,当然见过他小时候的样子,夏新野也很难在这件事上苛责他。

难得他终于动了心,作为好哥哥,夏新野自然是要帮他的:“初初看起来就是那种很容易满足的人,你改改你这三棍子打不出—个字的毛病,不要这么冷,时不时搞点小惊喜什么的。”

“或者直接上交工资卡吧,”夏新野忽然想到:“我看初初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挺缺钱的?”

“缺钱?”程简回皱了皱眉。

“对啊,他昨天还跟我说如果有合适的单子可以介绍给他,”夏新野点头不满:“你们都同居了你连他缺钱都不知道?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阮初怎么可能缺钱,综艺,版权,专辑,他又没有什么不良嗜好,最多就是吃个蛋糕点心,真正用到花钱的地方

真正需要花钱的地方,大概就是他了吧?

想到对方—直努力想做好金主的样子,程简回心思有点复杂:“那如果你的恋人只想给你花钱而且不图你任何回报,应该怎么办?”

“不好吧?”夏新野纠结的皱了皱眉:“这难道就是我把他当对象,他却想当我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  程程(眼神危险):你想当我什么?

初初(理直气壮):金主爸爸算什么爸爸!我不是我没有!

夏新野(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现在的年轻人都玩的这么野了?鹅meizin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