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看着阮初蓦地睁大了双眼, 程简回退回安全距离,双手按在他肩膀上把他往门外推着:“既然看也看了,那金主大人稍等一会儿, 我把衣服换了就可以回酒店了。”

“出去是要出去, 但是回酒店这个事我们再商量一下?”怎么遇见程简回之后,他就一直在给自己挖坑呢?阮初被他推着一步一步往走,直到身后一声轻响,试衣间的门从里面扣上。

阮初:???

他还能推门进去看他换衣服咋的?

“程程, 其实我真的可以再开一间房的!”

酒店大堂, 阮初一边被程简回拉着往前走,一边恋恋不舍地扭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前台:“真的, 我们又不是没钱,不差这一间房哎!”

程简回突然停住脚步, 阮初一个没注意差点撞上去:“怎么忽然停了?”

阮初惊喜:“你同意开一间新的房间了?”

“并没有,”程简回笑:“为金主大人省钱, 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你就乖乖跟我回去,不要再试图挣扎了,行吗?”

阮初觉得他这句话特别像:“你就乖乖跟我回去, 别再试图挣扎了, 你的清白必不可能保住的!”

他甚至在这一瞬间八百倍速播放了程简回把他压在身下酱酱酿酿的场面。

虽说在他提出包养的时候就想过会发生这种事,他也不排斥和程简回但现在不是情况不一样了吗?

之前他没发现自己对程简回的心思就算了,在他只明白了一部分的情况下发生关系,阮初总觉得像是在耍流氓。

而且场合也不太对, 虽然万和是国内出了名的五星级酒店,但酒店毕竟是酒店

他们回来已经十一点多,电梯里没什么人, 19楼很快就到了,打开门将人推进去,程简回把买好的衣服放在玄关,带着暗示的眼神落在阮初身上:“你先还是我先?”

阮初:???

不是,他看片少没经验,这种事情竟然还有先后的?

难道是,阮初挑眉看了眼程简回

怪不得之前他一直没有提过这种要求!

如果真的他倒也不是不能上,阮初纠结地皱了皱眉,但是他不太会,会不会把程程弄伤啊?

“要不我们先准备一下?”至少先让他看看学习资料什么的,而且他们也没买东西,就这么上路是不是太不讲究了?

“准备?”程简回挑了挑眉:“你想准备什么?”

“就是一些准备工作啊,”阮初眼神乱飘:“而且我们是不是没买东西?要现在出去买吗?”

“洗澡需要买什么东西?”程简弯腰对上他的视线,眼神意味深长:“金主大人,你在想什么?”

洗澡?洗澡!

你摸着良心你刚刚的语气像是在说洗澡?

阮初脸一红,强装镇定:“我当然知道是洗澡了,我的意思是,那个”

“我的意思是我就带了一身换洗衣物!”忽然撇到自己的行李箱,阮初找到救星般点了点头:“我下午换上了,那套洗了还没干呢,你先去,我下去买个衣服。”

“买衣服?”程简回若有所思地低头:“不如”

“不用!”见他眼神落在了刚买好的“战袍”上,阮初连忙拒绝:“那都是按照你的尺寸买的,我穿上肯定会大的,你先去你先去,我再看看我行李箱,说不定是我忘了呢!”

“嗯,那我先去,”程简回拿了自己的衣物,将阮初的行李箱推给他:“你慢慢找,如果实在没有的话我”

“有的有的,”阮初连忙打断他的话,打开自己的行李箱,一边扒拉着程简回:“你快去吧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浴室的门打开又关上,不一会儿想起了哗哗的水声,阮初深呼了口气,瘫坐在地板上,为自己的胡思乱想羞恼。

他再也不是那个纯洁的新时代好青年了呜呜呜呜呜!

浴室内,刚逗完小金主的程简回借着水声遮掩闷笑出声。

他其实原本也没准备跟阮初在这个时候发生什么。

虽然阮初突如其来的出现让他很惊喜,他也知道阮初不会拒绝,但无论从理性还是感性上来说,今天都不是一个好时机。

猜到阮初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时候程简回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他的重生也不怎么科学。

只是虽然不明显,他能感觉到阮初对这个世界并没有很强的归属感,不论是夏新野、时漾、还是陆知星,程简回不止一次觉得,阮初看他们,就好像在看故事里的人,但显然,阮初现在并不准备把这件事告诉他。

他不会觉得阮初不信任自己,就像他也没有把自己重生的事情告诉对方一样,他们两个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事,和必须要克服的心理障碍。

所幸他们时间还长,一切都还可以慢慢来。

万和酒店作为国内知名的五星酒店,一向以舒适宜居出名,但是现在阮初坐在高级套房里质感极佳的沙发上,只觉得坐立难安。

水声已经停了,玻璃门上依稀能看出里面的影子,颀长挺拔。

阮初的身高即使放在娱乐圈也算高的,但是程简回又比他高半个头,加上经常健身,所以身材很好,阮初有一次不小心看到过他的人鱼线,还看着自己瘦出来的几块腹肌流下过羡慕的眼泪。

不小心是一回事,正面直视的时候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啊!阮初低下头,开始数自己掌心的手纹。

下一瞬,浴室的门打开,程简回顶着一头湿发走出来。

刚洗完澡,让他浑身的气质都柔软了些,他走的随意,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毛巾擦着头,水珠顺着发丝落到脖子上,滚动着没入他松松垮垮系着的黑色浴袍。

程简回把毛巾挂到一旁的架子上,就发现玄关处刚买回来的衣服不知道去了哪里,而唯一可以作案的人正埋着头在沙发上装鹌鹑。

勾了勾嘴角,程简回走到他面前:“找到换洗衣服了?”

“嗯嗯嗯,找到了,”阮初还是低着头:“那个你先去睡吧,我洗澡时间比较长,你不用等我!”

“中午不是洗过了?还要那么久吗?”程简回拉长了语调:“该不会是”

“当然不是!”阮初抬起头,一脸震惊打断他:“你想什么呢!”

“我就想问你是不是想用浴缸罢了,”程简回无辜摊手:“你又想到哪里去了?”

他才不无辜呢!

阮初算是明白了,程简回根本就是在耍他玩呢!

既然这样!

阮初眼珠一转,一把拉着程简回坐到了沙发上,位置翻转。

阮初十分霸气地给他来了个沙发咚,学着他的语气:“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其实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我是你的金主大人,如果我真的发生点什么也很正常,”阮初说着还似有若无地往下看了眼:“你说对吧?”

阮初动作不是很熟练地拉开了他的浴袍,顺手在上面胡乱摸了两把抽身离开:“不过既然你这么正人君子我肯定不会强迫你,谁让我是一个开明的金主大人呢。”

“我去洗澡了,晚安!”

浴室门砰得一声被关上,似乎在诉说着关门人的气愤。

程简回无奈地看了眼自己松开的腰带,阮初撩拨得十分不走心,但是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好像没什么自制力。

阮初磨磨蹭蹭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程简回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一米八的床左边愣是空出了一米二的位置,意思再明显不过。

程简回坦坦荡荡,睡沙发倒显得他矫情了。

刚刚才扳回一城的小金主可不愿意示弱。

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再小心翼翼地坐上去,放腿,盖被子,躺下,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旁边的人没有任何反应,阮初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刚准备松口气,一只胳膊从身后将他环上。

阮初瞬间紧绷:“你怎么还没”

“睡吧。”程简回低沉的声音响起,然后再没有另外的动作。

过了一会儿,平稳的呼吸在身后响起,带着令人安心的的意味。

阮初抿着唇,悄悄往右边挪了挪,闭上眼,在熟悉的茉莉香味中沉沉睡去。

一夜好梦。

———

这个季节滑雪场人太多,不过幸好场馆这边接待过不少明星,直接给他们推荐了单独的室内小型场地,两个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十分轻松地找到了三号雪屋。

说是小型场子,其实也有两三个大型篮球馆那么大,基本的雪道和滑雪设备都很完善,半透明的玻璃房盖着。

“看起来好幼稚啊,”阮初将怀里的滑雪板放下,看着玻璃上贴着的雪山:“感觉像是哄小朋友的。”

其实还好,场馆这边之所以会选择贴画大抵也是为了阻断室内室外的交流,阮初看了看周围:“包场都不提供教练的吗?”

“说了我教你,自然要说到做到,”程简回自己换好滑雪板,伸手扶住他:“先换装备吧。”

虽然对自己的平衡能力和协调能力都很有信心,但是第一次学习滑雪,阮初十分听劝地选了好上手的双板,简单了解了需要注意的事项,阮初在程简回的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走进雪场。

慢速适应了雪板的操作之后,阮初开始学着一步步操纵滑雪杆,刚开始确实是会摔跤,幸好程简回一直跟在他旁边,摔倒了也不怕站不起来。

大概是舞蹈底子确实有用,一个小时后,阮初已经可以在雪地上自如滑行。

“我就说我绝对是有天赋,”阮初一个漂亮的转弯停住:“不过短短一个小时我就掌握了这项技能。”

“嗯,”程简回假装不记得他刚刚摔得有多惨:“确实很厉害。”

“你别管我啦,”确保自己已经不会再摔跤之后,阮初十分潇洒地挥了挥手:“你快去滑自己的,我再适应一下看能不能学几个动作。”

程简回叹了口气,对自家小金主的较真程度有了新的认知,原来真的有人来这种地方双人教学是认真学东西的。

阮初可不知道他心里的弯弯绕绕,他正沉浸在滑雪的快乐里无法自拔。

其实小时候他想过学滑雪,但是他们家难得下雪,阮纪和路颜清又都没什么时间带他们出来,就一直搁置着,后来是没心情,出道后就更别说,时间像是挤牙膏似的被分成一段一段的,睡觉都来不及哪里还有时间玩滑雪。

所以阮初这还是第一次尝试,虽然现在只会“八字控制发”,连初级的跳跃动作都没学会,但是从两米高的高坡上滑下来的时候,那种刺激和兴奋的感觉极度愉悦了他,阮初觉得自己几乎要爱上这个运动了!

滑了一会儿,阮初拖着笨重的滑雪板走到一旁的休息区,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在场馆里找了会儿,阮初在斜前方的障碍雪道找到了程简回的身影。

程简回说他会滑雪,阮初看着他的动作,不仅仅是会,应该可以算的上是擅长了。

在他脚下笨拙不已的滑雪板,踩在程简回脚下的时候听话极了,越障、回环,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风驰电掣激起一层层雪雾,这个时候的程简回终于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抛去了一贯的冷静从容,挑战着一个又一个极限动作。

阮初觉得,他好像在这一刻终于理解了滑雪运动的魅力,也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程简回。

程简回已经很多年没有滑雪了。

呼啸的风从耳边经过,雪板激起的雪花打在护目镜上,因为是室内的场子,所以速度上要慢一点,但是想到身边陪着的人,这点遗憾就不算什么了。

滑了一会儿,程简回鸣金收兵才注意到阮初已经回到休息区,挥动着滑雪杆走了过去。

“程程!”阮初见到他来,几乎是扑着到了他怀里,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你可真是太厉害了!”

程简回心下一动,听到他激动的声音。

“我知道《追光》的编舞怎么做了!”

程简回:“”

满腔旖旎扑了雪,程简回收了笑:“哦。”

那你可真厉害!

————

飞机落地,阮初都没回家,去公司签了代言就扎进了舞室。

说采风本来只是防止林漾发飙的借口,但是真的从这个过程中找到灵感阮初实在是有些激动,直接推翻了前面的编舞,在舞室泡了两天,阮初终于搞定了最终的版本。

周末下午,阮初带着录好的展示到了grg舞室。

“舞蹈编排几乎完全符合曲子的走向,动作干净利落,很符合少年的气质,”左燃惊喜地看向阮初:“阮哥还说自己不擅长群舞,这个舞蹈简直就是为团体打造的啊。”

比起高难度的舞蹈编排,阮初在这只舞里使用了大量适合齐舞的动作,和一般的男团舞不同,选秀节目的主题曲是不需要走位的,阮初在整个舞蹈里编排的动作也大多是上半身的舞蹈,包括层次分明的wave,青春感十足的奔跑动作,再加上优雅的转身和利落的踢腿,一个人跳会显得单薄,但是如果一群人一起就不一样了。

“我还真的以为我能帮上忙,”这么说着,左燃却并没有沮丧的感觉,反而像是找到了奋斗的目标:“他们都说我是这几年综合实力最强的爱豆,我看阮哥你才是。”

“那我舞蹈实力可是比不上你,”如果是原来的阮初,那他可以说自己的舞蹈很棒,但现在这个身体确实不太行:“你说满意我就放心了。”

阮初是真的不太放心自己对齐舞的把控能力,但是既然左燃说可以,他就直接把成品发给了《追光少年》的舞台总监。

又帮rgr调整了一下新专的团舞,阮初才终于空了下来,程简回却要提前进组了。

“《梁王传》的试镜结果还没出来吗?”

程简回其实也有些意外,按理说剧组一次试镜基本上第二天也能决定结果了,但是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剧组那边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导演都联系不上了。

“不知道,大概是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吧。”程简回摇了摇头,心里想着回头找人查一下。

“你这次进组是不是至少要两个月啊?”阮初算了算时间,虽然今年过年完,但也就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了:“过年会放假吗?”

“一周,”朱谨已经在群里通知过了,让他们只需要带一个月的东西,程简回收好行李箱:“一放了假我就回来。”

说的好像他很粘人似的,阮初鼓了鼓腮帮子:“你在剧组好好拍戏才对。”

《风林》剧本班底都很棒,下半年爆剧预定了,阮初不至于因为这点分别就矫情。

“我这段时间也很忙,过年不知道能不能休息呢。”不过前几天林漾刚巧收到了剧组的约歌,这个就没必要现在跟程简回说了。

《人间星河》那几首曲子再拖着阮初自己都要过意不去了,最近几天怕是要熬几场大夜才行,然后去剧组那边跟刘映合一下,再根据拍摄剧情补一下歌词,工期大概也要近一个月。

“那能不能麻烦金主大人忙的间隙,顺便想一想我,”程简回笑:“如果能抽空给我打个电话就再好不过了。”

阮初勉强地点了点头:“我考虑一下。”

程简回纵容着他的傲娇,在他眉心落下一记轻吻:“那我只好加倍想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来晚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卡了,下午两点就坐在电脑前愣是到七点都没写几个字,实在是对不起大家,今天就先这么多,我明天日万谢罪!(没想到加更来的这么猝不及防呜呜呜呜呜)

感谢所有订阅和评论的小可爱们,比心比心!(这章留评有红包呀,恳请大家原谅我滴迟到,我白天一定十点九开始码字!)

感谢在2021-08-10 23:13:22~2021-08-12 01:47: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二家ke 27瓶;苏苏苏苏苏苏炸了、花鹿与朝夕 20瓶;霁 8瓶;东南、沉寂寒沙 5瓶;万似大吉 3瓶;白云落雪 2瓶;是王秀清啊、啦啦啦、米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