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43章 第 43 章

第43章 第 43 章


程简回语气温柔, 阮初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这是他自己写的歌词,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程简回说这个, 浮灯又是什么意思呢?

阮初忽然意识到,他对于程简回好像并不了解。

他知道程简回长得帅,厨艺好,演技好, 对他很温柔, 但是这仅仅是他了解到的程简回,无论是他的家人, 童年还是其他的一切经历,他好像都不曾了解过。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 他遇到的每一个人熟悉或者不熟悉,都能够从故事的逻辑里找出蛛丝马迹, 唯独程简回他找不到任何与故事有关的线索

抿了抿唇,阮初岔开话题:“程程,你想演《梁王传》吗?”

“为什么这么问?”

“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剧本啊?”阮初说着自己的想法:“试镜的时候你就不怎么积极,后来周导都已经表示很欣赏你了, 不能演梁王你也没有觉得失落。”

虽然程简回从头到尾没有想过利用他做任何事令阮初很开心, 但是:“你现在都知道我是梁王传新的投资人了,也没有要拿回角色的意思。”

“我之前确实对这个角色很感兴趣,”程简回笑了笑:“梁景辰跟我说的时候和看到剧本之前,这个题材、梁王的设定和故事线都很好, 但是未免有点为了升华主题而堆标签了。”

程简回理解人物喜欢从人物本身出发,他相信一个人的性格是跟他的背景、经历离不开的,人物性格是需要合理化的, 但是周州更多的是从整体的戏剧效果来考虑。

说实话,《梁王传》作为一个权谋题材的剧,其中谋略部分可以称得上是精彩,每一处的反转也都很出乎意料,按照周州的能力,拍出来肯定是部九分的戏,九分已经很高了,但是程简回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个本来可以十分的戏,要因为“美好结局”而破坏人物整体的设定变成九分。

“我之前就这个问题跟周导聊过,他说这是他特意设置的,不会更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程简回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说什么:“但是概念不同的话,之后拍摄少不了会有不愉快,我也不愿因为自己去更改周导的意愿,所以干脆不要合作,除了我之外他还能找到更合适的演员,我也能找到更合适的剧本,何必非要谁为谁妥协?”

“不过即使我不拍你投资《梁王传》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程简回对电影市场还是有几分把握:“不过周导对自己真的没什么概念,你回头记得别太纵着他。”

“而且,”程简回笑了笑:“初初,我今天很开心。”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不计后果地维护我,谢谢你。”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明显地感受到了程简回地开心,阮初还是有点难过,什么叫第一次,那之前那么多年呢?

大概是他太久没说话,程简回笑了笑:“想问我为什么?”

阮初抿了抿唇:“可以问吗?”

“当然,”程简回没有犹豫:“我说了,你怎么样都可以。”

其实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就是很简单的豪门旧事,那么多年过去,程简回说来倒更觉得自己是在讲着别人的故事,无论是程溪还是祁震,他都没什么波澜。

反而是阮初,听完之后更难过了。

“好了,我自己都不介意了,”程简回笑着安慰他:“揉揉我们金主大人的头,不要因为过去的事情难过了。”

“我以后会对你好的,”阮初喊了声程程:“会对你很好的。”

过去的那些事大概永远弥补不了,但是至少未来都会好好的。

“好,我记住了。”怕他郁闷太久,程简回率先岔开了话题:“你现在是在家?”

“嗯,待会儿跟大哥一起出门吃饭,你呢?”阮初这才想起来现在程简回应该还有戏:“我是不是耽误你拍摄了?”

“没有,这会儿我没戏,”程简回叹气:“给大哥添麻烦了。”

“这算什么麻烦,”阮初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家大哥这么厉害,压制了周州这么久的祁家竟然毫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大哥大概就是传说中天凉王破的霸道总裁,超厉害的那种。”

“不对,”阮初忽然想起来:“你刚刚说,你亲生那祁风怪不得他想针对你,我说怎么会有人这么傻,竟然还有到手的钱不想要的。”

“比起来你和阿姨才是无辜的那方吧?不敢跟自己老子横就来欺负你,”阮初咬了咬牙:“我突然觉得他还可以更倒霉一点。”

————

祁风觉得自己这几天大概是得罪了什么神仙,投资不顺就算了,祁太太竟然又同意祁震把流落在外面的一个儿子接回了家,表面上一口一个哥哥地喊着他,手伸的倒是又长又快,他才两天没进办公室,就发现公司忽然又多了一个小祁总。

“风哥,你这都能忍?”

祁风的小跟班江浩就昨天见了一面那个三少爷,直接被膈应的想吐:“要我说,啥都别说,直接带到箱子里套麻袋先揍一顿解解气,公司那边我回头问问我爸,看能不能给他下个绊子。”

江浩的父亲是祁氏财务二把手,真要是在其中做点手脚也是轻而易举,祁风把玩着手中暗红色的特调:“我听说老头子有意向把和沈氏的那个合作案交给他。”

“这不行吧?”和沈氏的合作案是祁氏未来一年里最重要的项目,江浩实在是不敢在这个上面做手脚:“不然我们换一个其他的?他不是还在负责城西那片地?”

“那片地不是什么重要的项目,本来就是老头子给他练手的,即使出了问题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祁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眸色阴沉:“既然做了,那就做个大的,反正这件事真要是被他做成了,我也差不多成弃子了。”

“风哥”江浩犹豫了瞬点头:“那我回头问问我爸。”

从酒吧出来的时候,祁风已经六分醉,但是想着新冒出来的那个弟弟还是咬牙切齿,他又想到程简回,他的那个“好哥哥”,祁风最恨的就是他,明明跟他一样,是个被所有人厌弃的私生子,偏偏站在聚光灯下,被那么多人喜欢,还轻而易举地夺走他那么多年谋划的一切,甚至

甚至连他的出生,都是托了那个舞蹈老师的光。

祁风自己都觉得祁震可笑,年轻的时候处处留情,流连花丛那么多年,忽然觉得自己遇到真爱了,结果又不敢离婚,真爱背着他离开才知道后悔,后悔的方式不是去挽回而是找替身,每天在所有人面前装深情,结果明明已经查到真爱省下来的儿子是谁,还要碍着祁太太的面子不能接回来。

简直可笑。

当然,更可笑的是他,原本想着压制一下程简回,反倒把自己赔了进去,明明都已经重来一次了,竟然还是,

“谁?谁在外面?”

“放开我!啊!”

“不要再打了,别再打了!”

“你们要钱是吧?我有钱,你们把我放开,放开”

他的话当然没有人会理会,好不容易跟到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巷子,不好好招待他一下都对不起雇主给的钱和他们走的这么远的路!

“这下高兴了?”

阮舟看着对面兴致勃勃的弟弟无奈叹气:“都多大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招数。”

“幼稚吗?”阮初可不觉得:“痛在身上才是最解气的招式,既然打也挨了,那我就把剩下的礼物也一并送了吧。”

阮初前几天专门找人调查了祁风,不查不知道,祁风竟然还是个“宝藏男孩”,偷税漏税,挪用公款,还玩弄女生感情,阮初看到的时候甚至想亲自冲上去揍他一顿,他生平最看不惯这种人了。

“你手上这些东西应该够他喝一壶了,”阮舟也一向不喜欢这种人,所以没有阻止自家弟弟反而在其中加了把火:“祁总那边我已经把证据送过去了,祁家不可能会保他。”

“谢谢哥哥,”阮初笑了笑:“你真是个新时代好青年!”

“嗯,新时代好青年谢谢你,”阮舟甩过来一堆文件给他:“这是你让我查的人,差不多都在这里了,联系方式上面也有。”

阮舟不明所以:“你怎么忽然想找一个拉花师了?你想学做咖啡?”

“拉花师?”

“你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阮初干笑了两声:“实不相瞒,我以为我是知道的。”

怪不得他找了那么久没找到,谁能想到这个层面啊!

“行了,人我也给你找到了,”阮舟伸了个懒腰:“陪你折腾了这么久,我先上楼睡会儿,待会儿你出门的话晚上帮我带份蔡记的打卤面回来。”

“还有,”阮舟扶着楼梯转身:“加两个干子。”

阮初:“”

你们霸道总裁都这么亲民吗?

不过他确实是要出门了。

————

“我凭什么相信你?”男人情绪紧绷着,一边紧紧抱着手里的木盒,一边看着对面一身黑的男人。

“我可没说让你相信我,”让他产生这种情绪的人却十分轻松,把玩着手中的扳指:“把东西给你是因为这对我没用,而你身上,有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我身上?”男人后退了两步:“你什么意思?”

“别紧张,”黑衣服跟着他往前走了走。

右手迅速钳制他的双臂,左手掰住他的下颚,一个轻松地转动,一直紧绷着的人瞬间放松,不应该说,他再也不会再紧张了。

黑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蓝色的方帕,仔仔细细将手擦拭了一遍,末了,还十分好心地将手帕盖到了男人的脸上,眼里构出来点愉悦地意味。

画面在这里静止。

青城影视基地,朱谨坐在监视器后看着摄像机里的画面,满意地露出了笑脸:“卡,过!”

程简回收了浑身邪气,伸手将地上的人拉了起来:“张老师,得罪了。”

“没有没有,”张默迅速起身:“多亏了程老师,我平时都没这么入戏过。”

看着程简回挺拔的身姿,张默在心里感叹了句,作为一个常年龙套演员,他几乎每年都会跑几十个剧组,见惯了冷眼和忽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礼貌演技又好的年轻人。

他在《风林》中饰演一个小角色,有十几场戏份,一大半都是跟程简回的对手戏,他看得很清楚,假以时日,面前这个人肯定能火!

“张老师,这是您的杀青红包!”一旁的组务走了过来:“辛苦您了。”

“没事没事。”张默也没心思看程简回了,连忙接过组务递来的红包:“谢谢刘组长。”

张张见状也走了过来,将怀里的羽绒服递给程简回:“程哥,快穿上,我们去休息室?”

“嗯,走吧。”程简回穿上衣服的第一时间就拿出手机看了看:“今天没有电话吗?”

“没有啊,你说让我听着我就一直注意着呢,不仅没有电话,连个消息都没有错过!”张张疑惑:“程哥,是怎么了吗?”

“没事。”程简回看了看手机,晚上八点没错,按道理这个时候阮初要给他打电话或者发消息了啊

“我艹艹艹艹!你们看到新闻了吗?阮初那个神秘男友竟然曝光了!”

神秘男友?程简回眼神一凛,他和阮初什么时候被拍了?

“在哪在哪?给我看看!”

“微博热搜啊,都爆了,不过这个男人好像有点瘦的不健康了吧?有人说是那个咖啡厅的拉花师呢!”

拉花师?程简回冷下脸,打开了好久没用过的微博,果然,热搜第一的位置阮初甜蜜约会神秘男友,后面紧跟着一个大红色的爆字。

甜蜜?约会?

“我去,这个姿势真的好亲密啊,阮初笑得也好甜!天哪这就是爱情吗?我觉得我可以磕起来了!”

“对啊对啊,这个身高差好配啊天哪!”

旁边的小助理还在热情讨论着阮初跟那个男人多么般配,程简回捏紧了手中的手机,眸色晦暗不明。

作者有话要说:  眼睛突发性结膜炎有点难受睁不开,所以今天的更新有点少,明天正常日六,后天会日万补上今天的更新,比心比心,感谢所有订阅和评论的小可爱呀!爱大家~

感谢在2021-08-12 23:33:08~2021-08-13 23:22: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唯物倾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榷苋 20瓶;白云落雪、犹格泡泡 5瓶;给所有的男孩一个家 2瓶;a-pi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