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接到林漾电话的时候, 阮初正沉浸在终于找到了小说里被称为“编剧界鬼才”的黄乐的兴奋里,听说自己被爆了恋情,整个人都懵了。

“行了, 你现在就在包厢里好好呆着, 我让钟敬去接你,你记得自己去微博澄清一下。”

在看到事情发酵的第一时间,林漾就让工作人员发了澄清,而且对接了粉丝负责人辟谣, 但是阮初最近热度正高, 而且阮初虽然官宣了恋情,但是那个神秘的男朋友一直没有露面, 所以大家对于八卦的热情依旧高涨,只能让阮初再澄清一下。

“我看网上已经有人拔出了咖啡厅地点, 所以肯定有粉丝已经过去了,你最好跟咖啡厅那边说一下, 看能不能先暂停营业,然后让那个拉花师先回避一下,避免会有极端粉丝伤人。”

这是林漾最担心的事,以往不是没出现过有粉丝恶意伤害偶像恋人的事情, 虽然阮初刚开始就官宣了恋情, 但是难保不会有人依旧怀有幻想。

阮初知道轻重自然不会乱来,只是:“查到是谁找的记者了吗?”

阮初这次来咖啡店主要是为了寻找小说里的鬼才编剧黄乐。

自从遇到程简回之后他就有意在找人,但是黄乐并不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所以他只知道黄乐他那个即将爆火的作品《林东》的名字。

原本以为一个编剧, 即使再“扫地僧”也要有个编剧的名头,他之前一直在查的都是国内的编剧工作室,谁知道黄乐竟然是个拉花师, 也幸好他没有完全把自己边缘化,还参加过一个编剧大赛,给几个编剧工作室投过稿,不然恐怕阮舟也找不到人。

知道自己最近风头盛,原本阮初是想约在更隐秘的地方,但是考虑到黄乐的社恐体制,他还是选在了让对方比较有安全感的咖啡厅。

他这次出来为了不被粉丝认出,专门换了穿衣风格,作为老板的黄乐为了避免他被拍还专门关了店,也就是说现在店里除了他和黄乐没有其他人。

咖啡厅位置原本就有些偏僻,据黄乐说生意也不是很好,按理说不会有这么“巧”被狗仔拍到,而且即使真的被拍,一个连朋友都没有几个的社恐素人,在根本没有拍到脸的情况下,不可能这么快被扒出信息才对。

除非对方根本就不是碰巧遇到,而是一直在跟着他。

阮家别墅那种地方,寻常绝对进不了狗仔阮初捻了捻手指,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正在查,”从照片被爆出的第一时间,林漾就找人联系了爆料人,但是也只得到了一个匿名号码,再打过去也已经注销了:“爆料人不是拍照者,他的照片也是那个人提供的,看角度应该是从店外的玻璃门那边拍摄的,距离比较远,刚好拍到你的脸。”

“你最近风头正盛,无意之中也许就动了谁的蛋糕,我这边让他们再加大力度,你先别管这个,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了。”

阮初挂了电话就先跟黄乐解释了情况。

“实在抱歉,连累你了。”

“没关系,你也不想的,”黄乐摆了摆手:“而且反正《林东》如果马上投入拍摄的话,我就不会再开这家店了,所以爆出来也没关系。”

黄乐原本就是编剧出身,刚毕业的时候买了个本子所以在城角开了家咖啡厅,原本就是想在这儿看看人生百态,没想过当正经的职业。

之所以会学拉花,也是因为在阮初来找他之前,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放弃编剧这个身份了。

《林东》是他第二个作品,是他潜心了两年写出来的剧本,也是他强忍着社恐的性格走出去却一脸被几家工作室共同拒绝的作品,可以说这几次拒绝几乎已经磋磨了他所有的自信,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这个作品无法被搬上荧幕了。

阮初的到来对他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也是天赐的机遇,所以他对于阮初是很感激的:“我已经把咖啡厅的大门关上了,后厨那边还有一个小门,我们可以从那边离开。”

“你先走吧,”虽然不喜欢隐私被曝光,透过格子间的小窗看向门外零零散散的粉丝,阮初叹了口气:“我等经纪人到了然后安抚一下粉丝情绪再离开。”

他刚刚已经发了微博告诉粉丝们不要来,但是肯定有些还会往这边赶,他顾及不到剩下的人,但至少别让已经到了的人扑空吧。

黄乐不是很懂他的顾虑,但还是点了点头,走之前还想到:“你要不要给你的恋人解释一下?”

对上阮初疑惑的心情,黄乐解释:“虽然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是谁看到自己的恋人跟别人传了绯闻应该都会不开心的吧?所以你还是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听到他的话,阮初笑了笑:“就你对人际关系的了解程度,如果你不说,我真的不会觉得你是个社恐。”

“我毕竟是个编剧,”对于人情绪敏感,是他与生俱来的天分,黄乐看了看门外越来越多的人:“那我先走了,再见。”

黄乐从他说的后厨处离开,阮初坐在隔间,看着不动如山的聊天框。

这个时候程简回应该已经下戏了,但是他并没有打电话给自己,想到黄乐的话,阮初抿了抿唇,程简回真的会因为这个生气吗?对方应该知道这就是捕风捉影的绯闻才是。

这么想着,阮初还是拨通了电话,那边很快接通。

小金主还是决定先旁敲侧击一下:“程程,你下戏了吗!”

“嗯,刚刚就结束了。”

听声音好像没有什么异常?是没看到新闻吗?

阮初撇嘴:“刚刚就结束了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啊?”

“这不是担心影响金主大人约会吗?”程简回喝了口茶,淡淡道:“听说对方是个拉花师?”

“你看到新闻了?”阮初咬了咬下唇,轻笑:“你生气了?”

“我能生气吗?”

“你当然可以!”阮初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好像有点暧昧,但还是小声补充:“你当然可以生气。”

“嗯,”程简回显然有被愉悦到,轻笑了声没说话。

刚开始是有些生气的,当然不是气阮初,他自认自己对阮初还是很了解,也知道这些都是网上捕风捉影的话,只是了解知道是一回事,一想到阮初每次和他出门那么多次都没被拍到,却被误会和别人约会他就一阵郁闷。

甚至看到那些网友说两人般配的话也都觉得刺眼,但是听到阮初声音的一瞬间,这种躁郁很轻易就被平息了。

不过,既然小金主说他可以生气,那他就不客气了。

“如果我生气了,你打算怎么办?”

“哎呀,黄乐他是那个咖啡厅的拉花师,也是一个编剧,”阮初点到即止:“所以你知道我和他见面是为了什么了吧?”

编剧?想到阮初之前的话,程简回心中愉悦更甚,但还是明知故问:“金主大人准备跨界演戏了,不知道是什么剧本得到了您的青睐呢?”

“对呀对呀,准备跨界演戏了,”阮初气哼哼:“校园小甜剧,就是那种青梅竹马青春意气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偷偷谈恋爱的那种剧,行了吧?”

程简回煞有介事地应了声:“那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出演另一位主人公?我可不想再在新闻上看到金主大人和其他人的绯闻了。”

“你在吃面还是吃饺子啊?”

阮初翘了翘嘴角:“怎么酸味都通过电话传过来了,好神奇哦。”

“你买的哪家的?给我推荐一下呗,刚好阮舟让我帮他带份面,”阮初砸了咂嘴:“我哥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吃酸的。”

“金主大人的意思,”程简回顿了顿开口:“是同意我这种行为了?”

程简回承认的坦坦荡荡,阮初却愣了愣。

而后心底争先恐后地涌出些甜意,嘴角不自觉地越翘越高,偏偏嘴上还装作不在意:“都可以啊,你想做什么又不需要经过我的允许。”

“嗯,”程简回应了声:“那我努力早日达到一举一动都要经过金主大人同意的高度。”

一举一动都要经过他同意吗?

阮初心底一动,眨了眨眼:“好啊,那你继续努力。”

不知道谁在外面喊了声阮初,然后接二连三的呼喊声响起,阮初叹了口气:“先不跟你说了,漾姐应该快到了,我去跟外面的粉丝沟通一下。”

“嗯,先不要出门,”程简回也担心会有过激的粉丝:“注意安全,等接你的人来了再出去。”

“好,知道了,”阮初笑了笑补充道:“虽然你有生气的权利,但是生气影响健康,所以你还是不要生气啦,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被人拍到了!”

“好,我不生气。”

但是会不会被拍到就不一定了,他可不想一直只做“神秘男友”。程简回低低笑了声:“到家打电话。”

“嗯嗯好。”

阮初挂了电话,走到玻璃门处,果然门外已经聚集了一群粉丝,看到他终于出来,都激动地朝这边挥着手。

“不是说不要来了吗?”

门外大多数是女粉丝,阮初有些无奈:“大晚上的出门,家里人不担心吗?”

“我们家就在附近!”

“我刚刚就来啦!”

“看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在车上了!”

反正总有理由,阮初其实知道他们的心情:“大家先不要激动,这次是我的私人行程,所以其实并不想被打扰,而且你们这么来的话,也影响到了咖啡店,虽然理解大家想见我的心情,但是这种行为还是不对的。”

看着一边激动一遍被冻得哆哆嗦嗦的粉丝们,阮初还是没忍心把门打开了:“大家先进来吧,待会儿我助理来了我会让他给你们打车,这是第一次,也希望是大家最后一次关注我的私事。”

“谢谢初初!”

“初初你放心吧,我们以后绝对不会了,我们现在就打车!”

“对对对,我也叫车,谢谢初初让我们进来!”

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阮初叹了口气笑:“我很感谢大家能喜欢我,也知道你们从家里赶来都很辛苦,所以谢谢大家。”

阮初弯腰举了个躬起身:“可能说起来有点矫情,我真的很希望大家能更多的关注我的作品而不是我这个人,特别是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出门真的很不安全,喜欢我这件事永远都不应该也不能比你们自己更重要。”

粉丝们以为他不开心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影响到了他,没想到阮初竟然还在担心他们的安全,这会儿也都有点不好意思。

阮初本意也不是想让他们下不来台,这会儿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完,也没再继续冷脸,看着对面一脸小心翼翼的男粉笑了笑:“手幅给我?”

对上他差异的眼神,阮初故作不解:“不是要我给签名的吗?”

“是的是的,”男粉连忙把笔递过去:“谢谢初初!”

有了一个就有下一个,阮初一个一个给他们签过。

林漾来的时候就看到一群粉丝乖乖的坐在对面看阮初唱歌的样子,中间隔了两张桌子,粉丝们打着手机灯,阮初一脸轻笑,看起来倒还有点温馨的意味。

林漾:“”

合着她白担心这么久呗?

看到林漾,阮初关了伴奏对她挥了挥手,然后对着对面的粉丝笑了笑:“经纪人来接我,我就先走了,助理那边有奶茶,你们一人去拿一杯然后就回家吧。”

阮初统计了粉丝们家的方向,然后专门让钟敬喊了可靠的司机,所以这会儿也不担心他们的安全:“希望以后见到大家都是在演唱会。”

“好啊好啊,期待初初的演唱会!”

“我们一定会去看演唱会的!”

“下次一定不会再追私人行程了!”

阮初笑了笑跟他们说再见,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对了,刚刚爆出来的那个拉花师真的不是我男朋友,希望大家以后不要来打扰他,不然神秘男友本人也会吃醋的。”

吃醋了也不会说,只会问他可不可以生气。

阮初笑了笑,虽然知道程简回是故意的,但还是觉得这种行为有点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才知道原来今天七夕,更新就先提前放一部分,明天下午六点之前会再放一章出来,大家七夕快乐呀!

眼睛好多啦,大家不用担心我,预计明天就不用滴眼药了(ps:大家不要熬夜了,真的很伤眼睛)

我也要调整一下作息,所以以后更新就变到晚上九点啦,明天下午六点合晚上九点都会更新,然后后天晚上九点万字更新,之后就都晚上九点啦(我好好算一下到底欠了多少更新,后面慢慢还上来)比心比心!爱大家啾咪!

感谢在2021-08-13 23:22:23~2021-08-14 23:5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藏剑什么时候加强 10瓶;hshhshghs 2瓶;a-pi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