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


几乎是在朱谨喊“卡”的那一瞬间, 程简回就出戏了,阮初也是。

因为他感觉到某人在他腰间捏了一下。

阮初激灵了一下瞬间起身,将程简回推开:“你干嘛呢?”

幸好旁边的人好像还沉浸在悲伤里没有在意他们的动作。

程简回还没回话, 朱谨走了过来:“很不错很不错。”

朱谨是真的很惊喜, 如果说前面几场阮初表现好算得上是本色出演,那这场真的简直了, 特别是刚刚自己对老张的那段,把杨阳的果敢坚韧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这是捡到宝了!”朱谨哈哈拍了两下阮初的肩:“以后你再说自己不会演戏我就权当凡尔赛处理了啊!”

“朱导过奖了,”阮初接过朱谨递来的杀青红包朝程简回扯了扯嘴角:“多亏了程老师带我入戏了。”

话里咬牙切齿的意味还可以再明显一点的, 反正大家也都能看的出来。程简回失笑,装作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阮老师客气了。”

“导演,他们两个这是”一旁的副导演见势, 伏在朱谨耳边说了句什么。

朱谨左看看右看看,叹了口气:“我们先回去吧。”

这哪里是闹不和, 分明就是小两口闹别扭呢。

旁边的人都散了,阮初才没好气地拐了他一胳膊肘:“你干嘛呢?”

“帮你出戏啊, ”程简回目光坦然:“阮老师以为呢?”

“出戏!”虽然这招是挺管用的, 但是怎么说也要顾及着人吧!阮初鼓了鼓腮帮子:“你下次”

“阮初。”

阮初的话还没说完,被踟蹰着走过来的莫维打断:“打扰了,可以占用你十分钟聊一下吗?”

虽然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但是声音郑重, 阮初看了眼程简回。

程简回被他下意识的动作取悦, 十分大方地点了点头:“去吧, 我先去跟朱导聊一下晚上的戏,等你一起吃饭。”

从他眼神中看到了相同的信号,阮初转身对着莫维点了点头:“可以,不如去前面的休息室?”

————

阮初原先以为莫维应该会跟他打听陆知星的下落, 但是并没有,他只是讲了一下自己和陆知星之间的事,与程简回之前说的并无二致,不过看着莫维的神色,阮初总觉得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的事。

“抱歉,我失态了,”见阮初表情有异,莫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明,我和星”

“我和知星确实是认识多年,但是中间有些事不变说明,”莫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阮初:“我知道他现在不愿意见我,我也找不到别的能联系上他的人,所以能不能拜托你帮我把这个盒子交给他。”

莫维眼神怅然:“顺便,帮我对他说声对不起,我不奢望他原谅我,只是希望他不要再因为我为难自己了。”

一直到回到公寓,阮初都还记得他说这句话时候的眼神,心疼,后悔还夹杂着一丝的希冀。

“但是他明明知道陆前辈不会原谅他了吧?”阮初叹了口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太复杂了。”

程简回见他忽然开始深沉还有些不适应,刚准备出言宽慰就见他叹了口气,拿着刚切好的蛋糕吃了一口。

“好好吃,”阮初眯了眯眼:“这才一个多星期没吃到我就已经很想念了。”

“”

程简回轻笑一声坐到他旁边:“一个多星期?我记得金主大人说我走了这么久你都没买过了?”

“啊?”

阮初将嘴里的草莓咽了下去,眨了眨眼,他让程简回去买蛋糕的时候的确是这么说的。

“那个”阮初轻咳了声:“我的确没买过啊。”

“你知道的,你走了之后我就回家了啊,”阮初干笑了声:“我家那边又没有,我怎么可能买过,就是”

阮初越说越没底气:“就是我哥回来帮我买了两次,不过都是我们两个一起吃的。”

“我又没说不让你吃,”程简回轻笑:“用得着这么心虚吗?”

“嗯,你是没说。”

阮初皱了皱鼻子:“你只会明天做饭的时候加一道蔬菜还要逼着我多吃两口。”

“怎么那么喜欢吃蛋糕,”听出他话里的怨气,程简回无奈:“就那么好吃?”

“当然,人生不吃甜食还有什么意义?”阮初举起面前的蛋糕盘:“你试试?真的很好吃!”

虽然阮初基本上什么甜食都好吃,但是这家的草莓蛋糕真的是他的最爱!

卖安利的时候一双眼都亮晶晶的,可爱极了,程简回笑了笑,无意撇到他的唇角,眸色一深:“好,我尝一尝。”

“那你唔”

舌尖在唇角轻舔了下,阮初心尖一麻,手里的蛋糕落到了地上,刚想下去捡,就被人压在沙发上。

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呼吸交缠,程简回的手牢牢地扣在他腰间,灼热的吻落在唇角,而后是颈间,明明呼吸已经被放过,阮初却觉得喘息更加困难,只能被动地仰着头,承受着程简回急切的吻。

一直到温热的感觉通过衣物,程简回的呼吸逐渐粗重,然后

然后电话铃响了。

“等一下,”阮初艰难地推开程简回,指了指来电显示:“我妈。”

程简回闭了闭眼,在阮初颈间喘了口气才起身:“你先接电话,我去洗个澡。”

“不是刚”

看到程简回明显的变化,阮初飞快低下头,将后面的话咽下,红着耳根:“去吧去吧。”

“也不要洗太久,容易感冒。”

听着他记不可闻的话,程简回笑了笑,在他头上rua了一把:“知道了,你快接电话吧。”

二楼传来关门的声音,阮初才松了口气,红着脸接通了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

路颜清扬着声音:“不会是”

“没有没有,”阮初像是被烫到了似的,连忙否认:“我刚刚在乐室,没听到手机铃!”

“没有就没有,你紧张做什么?”路颜清不明所以:“看动画片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动画片?原来是以为他在追番吗?阮初捂了捂脸,他为什么觉得自己好像变黄了?

“我听你哥说你和小程都回来了,”路颜清问;“现在在公寓?”

“嗯,”阮初应了声:“您怎么想起来大电话给我了?你们旅行回来了?”

“今天刚到家,”路颜清对他话里的酸意充耳不闻:“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们对于亲爱的儿子们十分想念,就回来了。”

“过完年还走呢?”阮初惊讶:“你们准备环游世界呢?”

“可不是!”阮舟提高了声音:“初啊,你快回来吧,你再不回来这家里我是呆不下去了,你明天不回来我就去公寓投奔你了!”

“胡闹什么呢?你弟弟公寓不是就两个房间,你去了他和小程怎么住?”

“他们俩一间我一间不是刚好吗?”

“那倒也是,老婆,我觉得可以,反正那间空着也是空着,省的东东每天在家碍眼了。”

“行了行了,先不说这个,”最后还是路颜清结束了这个话题,说起了正事:“这不是快过年了,你和小程准备什么时候回家啊?”

“我和小程?”阮初疑惑:“我们什么时候讨论的这个问题?”

“你不带小程回来过年吗?”路颜清惊讶:“你们俩闹矛盾了?”

“这倒没有?”

“那是小程不愿意跟你一起回来?”

“那应该也不会。”

但是

“对嘛,”路颜清拍了拍手:“你看,你们俩感情顺利,小程也不是不想来家里,你带他回来过年不是正好吗?我可是听你哥说小程父母都不在了,你不会要放他一个人在公寓过年吧?冷冷清清的多可怜啊?”

“刚好我和你爸还没见过小程,你房间这么大又不是住不下,我们家也不缺一双筷子,你们正经谈恋爱,早晚不都要回家过年,这早一年晚一年又有什么关系?”

“就这样啊,你们待会儿收拾一下行李,后天上午十点,你哥去接你们。”

“不是,初初又不是不认路,怎么还要我去接啊?”这是他哥。

“你又不用去公司,在家里又没事干,接一下你弟弟怎么了?”这是他妈。

“就是就是,这可是小程第一次回来过年,你难道要让他以为我们家里人不喜欢他?”这是他爸。

阮初:“”

这真的不用征求一下他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吗?他和程简回真的不是抱错了吗?

“怎么了?”程简回下来就对上了阮初满是敌意的眼神:“我没偷吃你蛋糕吧?”

“你是没偷吃我蛋糕,”阮初叹了口气,但是我怀疑你偷了我的亲情!

程简回把毛巾挂到一边:“阿姨说什么了你这么低落。”

让你跟我一起回家过年,甚至连我的房间都已经整理成新房了!

阮初叹了口气,他知道程简回母亲过世,父亲又是那种样子,他肯定不会回去过年,所以他原本的打算是跟家里人吃完年夜饭再回来陪程简回跨年,也想过跟程简回吃了饭再回家跟父母守岁,但是很显然,路颜清的建议是最好的办法。

带程简回回去过年的话,大家就可以一起热热闹闹的,如果他和程简回是真的恋人当然没问题,万一不小心说漏嘴,不仅程简回得被他哥赶出门,他也得被他爸妈打断腿。

“唉。”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现在这是最优解了,不过还是先问问程简回的意见。

阮初看向程简回:“你想去我家过年吗?”

程简回微愣。

他知道阮初一定会回去过年的,所以早就做好了去找夏新野的打算,反正他们往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没想到阮初竟然会提出这个问题。

跟他一起回去过年,他当然是想的,但是

“你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的,”见他神色犹豫,阮初还以为他不愿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点失落:“就是我妈她怕你一个人过年冷清,就想着让我带你回去,我就说你会不自在嘛,你放心吧,我回头跟她说一下就”

“我想。”

“嗯?”

看见阮初错愕的表情,程简回笑了笑将人拥进怀里:“我说我想,想跟你回家过年。”

想每一年都能跟你回家过年,也想跟你一起组建一个可以过年的家。

————

不过在回家过年之前,阮初得要先去跟陆知星对接一下工作,顺便传个话。

“他说的就是这些,”将莫维的话复述了一遍,阮初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陆知星,语气试探:“陆前辈?”

陆知星接过他手里的盒子,眨了眨酸涩的眼:“让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阮初知道他怕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连忙转移话题:“对了,陆前辈,你要的歌我已经做好了第一首,先给你听一下效果?”

“这么快?”

其实也不算快了,原本一周前就应该完善好的,但是他突然去了《风林》剧组,陆知星这边的歌就暂时搁置了,直到前两天他和程简回从剧组回来才又继续做的。

第一首歌阮初命名为《答案》,充分围绕陆知星纸条里的“真实可触”的要求,从歌词到曲风都很欢快,区别于陆知星以往的作品,哪怕现在还只是小样,吟唱起来已经能感受到整首歌的风格和特点。

“你真的很有创作的天分,”陆知星摘掉耳机:“虽然我没有尝试过这个类型的歌,但是现在看来无论是转阴还是音域都很适合我,谢谢你,我很喜欢。”

阮初已经做好了被陆知星否定的准备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陆前辈喜欢就好,那后面三首我就有底了。”

“嗯,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吧,”陆知星已经忘了自己之前说的苛刻的条件:“我这儿多年一直巨额的自己不适合这种风格,听到你的歌我才发现,倒是我自己的执念给我自己设了限。”

“但是陆前辈之前的作品确实每一首都能称得上是经典。”

这些天为了创作出让陆知星满意的歌,阮初也有非常详细地了解了陆知星的创作风格和演唱习惯,确实如大家说的那样,陆知星真的是一个音乐天才。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陆知星笑了笑,看向玻璃房中的兰花:“后面三首歌的创作可能会用到。”

阮初点了点头,知道他这是要讲他和莫维的故事了。

其实很简单,就像程简回之前跟他说的那样,不过是两个竹马之间的故事。

陆知星和莫维两家是世交,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音乐,陆知星是真心喜欢,莫维却只是用来打发时间,十三岁那年,陆知星发表了人生中第一首歌《那星》,事实上这首歌算是他和莫维两个人的作品,只是莫维不愿意署名,于是陆知星便在作词的地方缀了挚友二字。

《那星》爆红后,陆知星收到了来自心仪音乐学府寄来的offer,大家只知道那年他远渡重洋,成了学校里年纪最小的中国学生,却不知道其实莫维也在那年陪他一起出国,两个人在异国他乡彼此陪伴走过了五年,然后他们背着所有人恋爱了。

十八岁,陆知星结束了学校里的课程,莫维也和他一起回了国,然后他回到歌坛,莫维偶然的机会开始拍戏,虽然行程都很忙,但是他们之间默契足以支撑这份感情,23岁,他们跟家里人出了柜,没有遭到反对,他们的感情好像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

他们没有刻意去曝光恋情,但是其实圈里很多共同好友都知道,也都曾经羡慕过他们之间的感情,这么多年,别说磕磕绊绊,连吵架都没有过。

陆知星也以为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直到莫维突然爆红。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不管你是不是实力派,在作品宣传期总要有炒作的时候,莫维也不例外,虽然他从来不拍感情戏,虽然他对待外人一直冷漠疏离,虽然他一遍一遍地承诺着自己的忠诚。

但是演戏的人难免会陷入戏里,哪怕是影帝也不例外。

陆知星又一向自我沉浸音乐,等到他发现不对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彼此之间太过了解,他知道自己不会原谅背叛,莫维自然也知道,于是他几乎连挽留都没敢说。

“很可笑吧?”陆知星把玩着手中的盒子:“即使是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争吵。”

以后也再也没有机会了。

陆知星以为自己只是丢掉了爱情,但是不管他多么努力,每天还是会做梦,梦到莫维衬衫上属于别人的味道,梦到那个年轻人理直气壮地说着他们的爱情,梦到莫维惊慌失措的眼神和无力的对不起。

从那天开始,他断绝了和外界的往来,也失去了创作的能力。

“其实我知道,一段感情走到最后,两个人都有问题,我作为恋人太过无趣,他没能走出刺激新鲜的剧情,说没有怪过他肯定不可能,但是现在走出来了也是真的。”

“不是没有遗憾,只能说这段感情里我们都努力了,也都不够尽力。”

————

“唉!”

“行了,自从回来你都叹了二十几次气了,”程简回将切好的芒果放在桌子上,无奈:“你累吗?”

“心累,”阮初毫不客气地扔了块芒果进嘴里:“我之前听歌的时候就想过陆前辈是因为感情的事所以才会这样,没想到这个故事竟然这么狗血,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一部虐恋小说了。”

多年竹马竟然抵不上一时新鲜的心动,阮初咂舌,他没有资格去评论两个人的事情,也可以理解陆知星说的各打五十大板,但是感情上的偏向是不可避免的,只希望陆知星真的如他自己所说,已经走出来了。

阮初叹了口气,不经意提起:“但是有时候演员是会容易陷入戏里啊,你说是吧程程?”

程简回不置可否:“有些演员为了入戏会采用体验派的演法,有时候出戏是很困难。”

阮初点了点头,拖着长腔:“哦~”

程简回装作不明所以:“哦?”

见程简回没说下去,阮初起身,跪坐在沙发上对上他的视线:“程程,那你是什么演法?”

“我?”程简回眼里噙着笑:“金主大人觉得我是什么演法?”

“我见你入戏很快,出戏也很快,应该不是体验派的吧?”阮初想着程简回演戏的状态:“那就应该是”

“我是看人入戏派的,”程简回打断了阮初的猜测。

“看人入戏派?”阮初不明所以:“这是什么演法?”

“话说阿姨应该以为我们是情侣的吧?”程简回却没有回答岔开了话题:“那回头我们是不是要演场戏?”

说到这个阮初就头疼:“千万千万不能漏馅,不然我们两个就全完了。”

程简回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那我们要不要先对场戏?”

“对戏?”阮初愣了愣,不知道话题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对什么戏?”

程简回轻笑了声:“吻戏怎么样?”

然后,在阮初还没反应过来时,吻上了他的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