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54章 第 54 章

第54章 第 54 章


第二天一早, 阮初是被自家路女士夸张的敲门声叫醒的,挣扎着睁开眼发现程简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他怀里还抱着对方的枕头。

自从跟程简回同居后, 他的起床气都被治的差不多了, 现在早上被叫醒除了有点睁不开眼之外都没什么烦躁,当然主要是因为这次敲门的人是路颜清, 埋头在枕头上蹭了蹭,阮初翻身下床。

但是不影响他开门的时候带着困意:“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这还早呢?”路颜清无奈:“已经九点了,人家小程早上七点就起来做早饭了。”

“大概是担心你们起的早, 他之前都是八点才做饭的。”

“我说他做饭这么熟练,合着你们一起都是他做饭啊?”路颜清压低了声音,拉着儿子进屋关门一条龙:“你怎么回事, 你们好歹请个阿姨啊。”

“嗯?请阿姨干嘛?”阮初还有点懵:“程程做饭比阿姨都好吃。”

一看就是被宠坏了,自家儿子能说出这话路颜清当然开心, 但是想到大儿子说的小程的身世就多少有点于心不忍:“昨天吃饭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小程虽然没说话, 但是一直关注着你的状况, 时不时给你夹个菜,还要看着你有没有被辣到,你呢?就顾着自己吃饭。”

阮初觉得自己有点冤枉:“我也给他夹菜了啊。”

虽然只有刚开始,后面他渐入佳境之后就没注意了。

“呵呵, ”路颜清一看他的状态就知道自家儿子心虚了:“小程这孩子确实很贴心, 昨天聊天的时候你爸无意中提了句血压有点高, 今天早上人家就专门做了少油少糖的早餐,还买了鱼准备中午做,这会儿见你还没起床,都没舍得喊你陪着你爸下棋呢。”

“啊?”阮初惊讶:“老阮还没戒棋呢?”

路颜清大概也是想到了阮纪的棋艺, 脸上有一瞬间的嫌弃然后迅速清醒:“你别在这儿给我转移话题啊,说正事呢。”

“哎呀,我知道了,”阮初叹了口气:“您不就是觉得我对程程不够好吗?您放心,我一定改!但是现在为了早餐不冷掉,我先去洗漱了,您呢,还是赶紧去劝老阮手下留情,不要用他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棋艺把程程吓跑吧!”

“你自己上点心啊!”看着面前关上的们,路颜清无奈叹气,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催婚大儿子了。

“一天天的让我操心,”拍了下门出气,路颜清转身下楼:“老阮,你们棋下完了没呀?”

洗手间,阮初看着镜子里即使刷着牙也忍不住嘴角上扬的自己弯了弯眼睛,程简回之前说让他好好想想,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如果以后的生活都是这样,好像每一天都变得很值得期待。

好心情地在上面画了颗桃心,阮初哼着歌下楼。

然后在餐厅看到了跟他一样困不欲睁眼的阮舟。

见他下来,阮舟仿佛找到了知己,小声抱怨:“你来了?天知道我好不容易放个假,竟然还要早起吃早饭!”

“我也”阮初正要附和,看到对面程简回要笑不笑的眼神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阮初义正辞严:“早餐可是三餐里最重要的一顿饭,怎么能不吃呢?你这么困是不是昨天熬夜了?熬夜对肝不好你知道吗?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阮舟:“”

对上路颜清威胁的眼神,阮舟给川剧大师点了个赞:“你说的对。”

“我以后一定以身作则,自己早睡早起的同时监督年年,”阮舟笑得十分“开心”:“弟弟,我们一起来打卡哦。”

“行了,你俩别在那阴阳怪气了,”阮纪笑着出声打断。

“爸,这怎么能叫阴阳怪气呢,我这明明就是跟弟弟相亲相爱,”阮舟对着自家弟弟眨了眨眼:“是吧年年?”

“是呢是呢,”阮初笑了笑,脚下不动声色地踹了自家哥哥一脚:“我和阮东东可是出了名的兄友弟恭。”

“行了,”路颜清笑出声:“一个大明星一个总裁,好意思在这小学生斗嘴。”

“明天二十八,又是一年一度的邻里聚会,晚上七点,我们一起去,今天下午去挑挑衣服。”阮纪看着程简回笑了笑:“小程也跟着一起去热闹热闹。”

“今年这么晚说我还以为终于要取消了呢,”阮舟喝了口汤吐槽:“今年这么尴尬还要开,李叔叔是真的头铁啊!”

“说什么呢?”路颜清不轻不重地瞪了他一眼,虽然她也是这么想的:“好歹是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了,宴会都开了十几年了怎么可能说不开就不开。”

“小程不用紧张,就是一个普通的聚会,都是相熟的叔叔伯伯,”路颜清看向程简回:“刚好借这个机会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回头有合作的话还能照应你一下。”

“对对对,到时候不用跟他们客气,”阮纪拿了块面包吃着:“都是叔叔的好朋友了,不用拘谨。”

“好,”程简回只点头应着:“谢谢叔叔阿姨。”

虽然上次阮舟眼都不眨的就给他批了足够买二十几栋他上辈子兢兢业业五年才买到的别墅的钱,但是听到例行聚会这个词,阮初才终于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真的成了小说里的豪门少爷。

就是不知道这个宴会有没有勾心斗角,说实话,他的影帝之魂已经按捺不住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阮初跟着自己的豪门父母哥哥,带着程简回溜达着到了聚会的地点,没错,是溜达着。

站在跟自己家距离不过一公里,户型一模一样的别墅前,阮初只觉得跟那些被营销号溜得以为自家偶像接了s+剧本结果发现只是一个注定会扑街的小网剧的粉丝一样。

阮初:“我真的想知道,我们明明做了新发型,定了新礼服还拿着看起来就很豪华的邀请函,就为了一个别墅轰趴到底是在做什么。”

程简回被他逗笑,一本正经道:“新年新气象吧。”

阮初:“”

恰巧听到了的阮舟:“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不然还能用什么来解释呢?莫名其妙的仪式感吗?

令阮初开心的是,聚会规模打了个折,需要他去参与的应酬也打了个折,而这里的甜点没有打折!

听阮纪和路颜清重复了几十遍:“对,这是初初男朋友,以后还要拜托xx兄/弟多多照顾”、“没有没有,就是一点小成绩,还需要继续努力,毕竟我们初初的目标是天王”“对对对,小程最近也在剧组呢,又是大导的戏,这孩子就是争气”、“签名照?回头我让他们签了送到府上”之后,阮初终于找到机会拉着程简回溜出了人群。

“太累了太累了,”阮初一边叹气一边吐槽:“感觉比我参加什么时尚宴会都累的多。”

“我真的没想到,我爸竟然这么能说话。”名为谦虚实则炫耀,听着人家说什么“大儿子事业有成小儿子也这么早就定下来”这些话肯定很开心吧?

阮初看着正被一群年轻人包围着的阮舟,突然有点心疼他哥:“我哥也是,一年到头也就放着几天假,还要跟这些人应酬,太惨了太惨了。”

“马卡龙吃吗?”

“吃吃吃,”听到这个阮初立刻精神百倍:“这个橙色的拿一个吧,然后雪媚娘和哈密瓜!”

程简回顺着他的指挥一一拿上:“不是说漾姐最近让你注意身材管理?”

“在注意啊,”阮初诚恳:“我都没有每样蛋糕都来一块已经够管理了,而且元宵晚会也有半个月呢,大不了临近了再减肥呗。”

接到国家台元宵晚会的邀请阮初还是挺意外的,虽然元宵晚会没有春晚要求那么严格,但是一般也是提前一个月就确定好了嘉宾的,而且一般咖位要比他高一点,这种情况除非就是原本定的节目嘉宾出了问题所以才让他替补。

“而且其实定的节目也是《白日》,所以我胖一点也没关系,”虽然国家台没有美颜滤镜,但是他也不易胖就是了。

“胖点才好,”程简回伸手环住他的手腕:“现在太瘦了。”

“上镜不就是这样?”阮初笑:“回头你拍《林东》不也要减重?”

“小回,我们能谈谈吗?”

带着希冀的声音响起的瞬间,阮初敏感地发觉程简回周身冷了几度,一转头,对上一张跟祁风有七分像的男人。

反握住程简回的手,阮初小声问:“你如果不想的话就不谈,我们走就是了。”

“没事,”程简回伸出空着的手揉了揉他的头:“你先吃着,我跟他去那边聊聊,待会儿回来找你,二十分钟。”

想到之前程简回说的话,阮初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不想谈就结束,没关系。”

程简回被他眼神里的关心打动:“好。”

又看了眼笑着的祁震,阮初连招呼都没打端着点心走到了一旁沙发处。

————

“你想聊什么?”阮初一走,程简回表情重新冷了下来:“你刚刚听到了,我只有二十分钟。”

祁震叹了口气:“小回,你非要这么跟爸爸说话吗?”

程简回冷笑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祁震的柔情难得没有效果,难堪地搓了搓手:“我知道,你怨我是正常的,但是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你妈妈会带着你出走,那个时候”

祁震顿了下为难道:“我是真的爱你妈妈,当时也是想要离婚娶你妈妈进门的,但是那个时候祁家状态不太好,你爷爷身体又突然出了问题,所以我一时没能离婚,你妈妈脾气又倔。”

“后来我稳定好你爷爷的情绪之后就去找你们了,才得知你妈妈已经带着你离开b市,这些年我也一直通过各种人脉来找你们,但是你们的行踪像是被谁故意抹去了,我找不到半点踪迹所以”

“所以你又娶了两任妻子,和四个不同的女人生了儿子,”程简回语气淡淡:“你的爱可真是长久。”

被亲生儿子戳破自己的风流事,祁震有一瞬间的失态,想到什么又生生忍了下来:“小回,爸我知道我错了,但是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儿子,现在你妈妈也去世了,你就只剩下我这一个亲人,你现在又跟阮家二公子在一起。我们这种家庭,即使嘴上再不介意,心里肯定还是在意门户观念的。”

“你看阮家人明面上对你好,但是又根本不带你认识核心人脉,甚至连介绍都这么不正式,怕不是想着反正也会分手的呢,”祁震看向程简回:“爸爸之前对不住你,但是现在不能让你的感情也和我一样受挫,你听爸爸的,跟爸爸回家好不好?”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新花样呢,”程简回抿了口红酒:“翻来覆去说这些累吗?”

祁震还要说话,被程简回冷声打断:“我不是你那些摇尾乞怜希望从你手中接过祁氏掌舵权的乖儿子,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你还有五分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小回,我真的是在为你好,你”

“看来是舅舅最近的动作不够大?”程简回将酒杯放回到桌子上:“听说祁家最近看上了城东那块地?”

看着祁震脸色突变,程简回勾了勾唇角:“那块地确实不错,不过有没有机会拿到就不一定了。”

“你!”祁震惊怒地看着程简回:“程氏那边是你在搞鬼?”

“正常竞争罢了,”程简回表情淡淡:“生意场上不就是这样吗?”

“你怎么敢?”祁震捏紧了手中的酒杯,这种时候却还记着是在公共场合:“我可是你”

“我可没承认过,”程简回彻底冷了脸:“我之前就提醒过你,带着你的祁太太和乖儿子们离开我的视线,是你自己不听。”

程简回看了看腕上的表:“二十分钟到了。”

“我再提醒祁总一遍,我之前跟你们祁家没关系,之后也不会有关系,与其期待着通过我和阮家搭上线,不如去烧香拜佛祈祷你那几个儿子争点气,别每次对上程氏都输的一败涂地。”

说完,程简回丝毫没理会祁震的表情,转身离开。

回到沙发边,却发现阮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

————

别墅二楼走廊,阮初看着堵在前面的韩城一阵无语,偏偏对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卯足了劲在这装情深似海。

“初初,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要不然也不会来了宴会一点兴致都没有,甚至都懒得把那个人介绍给大家,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已经跟苏遇分手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韩城看着面前一身蓝色西装的阮初,想着他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之前错的离谱,他先前怎么会因为苏遇觉得阮初无趣呢?明明他们认识了这么久,他早就看过他发光体一样的样子啊。

上次在停车场被阮舟揍过之后,韩城虽然生气,但是也一直在回忆他和阮初的往事,越想越觉得他跟阮初就是真心相爱,越想越觉得阮初跟程简回在一起就是为了气他,哪怕是上一次揍他也都是为了报之前自己为了苏遇冷落他的仇。

“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上次大哥揍我的时候你不是还拦住他了吗?”韩城向前了一步:“初初,我真的知道错了,上次停车场之后我就跟苏遇分手了,一个多月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上次上次他故意偷拍你的那天,就是他去我家里求和,但是我拒绝了。”

“我连家门都没让他进,”韩城一脸邀功的表情:“你知道的,我爸妈也一直都不喜欢他,他们眼里我们两个才应该是一对的,初初,你相信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喜欢上别人,我一定真心实意对你,你如果不放心,我明天就让我爸妈去你们家提亲,我们两家关系这么好,叔叔阿姨肯定会同意的。”

看着面前的韩城,阮初突然觉得他快要对不起刚刚吃掉的蛋糕了,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神仙给你的自信啊大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我爸妈会同意的啊?”阮初活了这么久真的没见过这种生物:“我爸妈多喜欢程程你没看到吗?你没看到你也问问其他人吧?怎么韩少那群好朋友都不跟你玩了?”

阮初的话让韩城眸色一深,他最近确实不太顺,上次停车场之后,他无论做什么生意都有人在背后横插一脚,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些发小大概都是听了敲打,最近都不怎么跟他来往了,他原本一直以为是阮舟在替阮初教训他,但是前天他爸忽然说让他不要去招惹程简回。

但是这些事怎么可能是那个小演员做出来的,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一定是阮舟,阮舟不满意他所以才会站在程简回那边,想到这里,韩城表情阴郁了一瞬。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不管他做的再优秀,好像就是超越不了阮舟,他爸从小教育他要向阮舟学习,他开始接手韩氏的事务后下面的那些所谓的前辈又提醒他不要跟阮舟正面交锋,就连合作方都会以欣赏的口吻提起阮舟,好像所有人都认定了他比不过。

想到这里,韩城看向阮初的眼神又热切了些,阮舟最疼爱阮初,只要他和阮初在一起了,那阮舟一定不会再和他作对,只要他和阮初在一起

阮初只觉得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有点恶心,懒得跟韩城纠缠:“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怎么想乃至你爸妈怎么想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以后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韩城却不甘心,直接伸手朝向了阮初:“初初,你不要说”

没等韩城说完,阮初直接一个过肩摔将人摔倒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走向楼梯口,却发现一个妇人站在楼梯口,旁边还有个人正说着什么。

看到他的瞬间,似乎有点惊讶:“韩夫人不是说二楼厕所坏了?阮少爷这不是……”

赵兰见到阮初一个人下来也有些意外,下意识就准备转身离开。

怪不得二楼这么久都没人上去,如果他不是学过防身术还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样呢吧?

阮初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原本还想着给韩家留点颜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赵阿姨,”阮初声音冷淡:“怎么见到我就要走呢?”

赵兰身子一僵转过身来:“是初初啊,阿姨刚刚没看到你,正准备去找你妈妈说话呢。”

“可别,我妈大概不想跟一个想要联合谋害她儿子的人说话,”阮初提高了声音:“赵阿姨有时间去拉家常不如先想想怎么教育自己的儿子?”

阮初这句话完全没有留情面,不少附近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看了过来,楼梯口诡异地安静了一秒。

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小辈这么说,赵兰有些愤怒,但碍着自己心虚,只好干笑着走到阮初身边:“初初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和你妈妈是多年的好朋友了,阿姨怎么可能会害你呢,你韩城哥也是,你们可是一起长大,他怎么”

“是啊,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阮初冷笑着打断:“当初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觉得我恶心,带着苏遇扬长而去,还纵容他在网上污蔑抹黑我,给电视台那边打电话恶剪我的采访的时候怎么不说呢?”

“那时候也没见阿姨和叔叔出来说我和韩城是好朋友让他别做的这么恶心吧?”阮初一点不留情面:“我以为我爸妈带着我恋人来参加这个聚会态度已经很清楚了。”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赵兰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慌张,阮初说话却没有留一点情面:“可能韩城的理解能力有问题,那我就再跟您说一遍,我对他,对你们韩家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麻烦他以后不要再费尽心思各个地方堵我,也不用麻烦赵阿姨担惊受怕的还要给儿子打掩护。”

“我刚刚那一下摔得有点重,已经帮忙喊了120,”阮初晃了晃手机:“该赔的医药费直接找我哥就行,我记得二楼有监控,我待会儿会去备个份,所以希望阿姨报价的时候也不要太过分,我哥工作很辛苦的。”

看到路颜清和阮纪都匆忙赶了过来,阮初没再继续说下去:“程简回是我男朋友,我们是在正经谈恋爱。”

阮初强调了正经两个字:“所以说到底和他比起来你们也就不过是普通的邻居而已,在我面前诋毁我的男朋友我生个气不过分吧?”

救护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阮初没再多说,扫了一圈周围表情各异的人,豪门最在乎的就是面子,这次之后韩家应该没什么脸再出来社交了。

阮初走到自家爸妈身边,朝着看热闹的大家笑了笑:“各位叔叔阿姨见笑了,我就是刚刚被气狠了,大家不要放在心上,以后我和程程办婚宴少不得要叨扰各位呢。”

程简回刚刚赶到,就听到阮初的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来啦,来晚啦,粗长滴二更送上,今天是霸气护夫的小金主!

第一天日万打卡!滴!感谢每一个小可爱,爱大家么么啾,以后会晚上九点和十一点准时更新(哪个更粗看剧情)

明天妈妈就回来了,放心吧,有人喊我早起了!我会比以往都更加勤奋!

么么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