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55章 第 55 章

第55章 第 55 章


话说到这里, 阮氏夫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走上前开始社交。

“小孩子的感情让大家见笑了。”

“我们初初性子直,但是也是这个理, 小程我们也很满意, 这次带来就是想跟各位叔叔阿姨混个脸熟,等以后见的次数多了就好了。”

“我们这些人家谁不羡慕你们家, 舟舟把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好,初初最近也正当红,又年纪轻轻定了下来, 多好。”

“就是就是,初初就该这样的,有些人啊天天就想着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是初初之前练过,真是作孽哦。”

“也是当初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很不昭告天下, 对初初的态度那叫一个令人寒心,结果现在说断就断, 我听说对方来找了他好几次都没见到人, 真是无情啊。”

“这么说起来,幸好初初没执迷不悟,现在看小程多好,长得好看对初初也好, 而且演技这么好未来不可限量呢。”

说是朋友, 但是在座参加宴会的哪个不是人精, 韩家说起来跟阮家差不多,但是他们在座的各位谁家的继承人能比得过阮舟,又有谁家不想和阮家合作呢?

而且韩家做出来的这个事,实在是令人恶心。

听着周围人的冷嘲热讽, 赵兰一张脸黑了又青,走到正对着阮初嘘寒问暖的阮氏夫妇身边。

“颜清,这真的是个误会”

“误会不误会待会儿看了监控就知道了,”路颜清却一改和善的模样,示意阮初自己去玩儿后冷眼看着赵兰:“赵兰,我们家可没有一点对不起你们韩家,看来是上次我电话里说的不够清楚。”

阮舟揍了韩城的那一次,路颜清就直接打电话给了赵兰,委婉提了不要再纠缠的建议,这么久韩家没什么动静,她还以为是老实了,没想到竟然能做出这种事。

路颜清看着一脸委屈的赵兰,冷笑:“也别搞的像我们欺负你们娘俩,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回头让你们家老韩自己给老阮打电话吧,前两年的账,我们一起算。”

路颜清说完拂袖离去,赵兰扶着楼梯扶手晃了晃身子。

她这次带着韩城来参加宴会是背着丈夫来的,原本韩莫是不允许他们再来打扰阮家的,但是韩城这段时间跟魔怔了一样,每天茶饭不思的,她实在心疼儿子,加上最近公司出了事,韩莫一直在忙,她就带着韩城来了,原本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公司有阮家帮助也能好些,但是现在

韩莫原本就对她和韩城不满意,外面的女人又虎视眈眈,赵兰忽然脸色煞白,手忙脚乱地转身上楼,现在韩城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

另一边,阮舟气的恨不得再去二楼揍给韩城一顿。

“我真是小看他们不要脸的程度了,”把阮初来回看了几遍:“你没事吧?”

“没事,”阮初笑着安慰他:“我的武力值你上次不是已经见过了吗,两个韩城都不够我揍的。”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阮舟见他没事才放下心来:“这幸亏对上的是韩城!”

说完脸色一沉:“我看他是真的太闲了。”

阮初兴致盎然:“哥,你不会是要对韩家动手了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阮舟无奈地戳了戳他,上次之后他确实是没给韩氏留情面,断了他们几个大单子,但韩氏少说也是几十年的根基,他顶多给点乱子真要是动摇根本肯定不可能,好歹还有些交情,生意场上只能点到即止。

阮舟冷哼了一声:“不过其他方面可就不是了。”

“我哥每次露出这个表情,就证明有人要倒霉了,”阮初往程简回那边挪了两步,低声道:“而且还是十分痛苦的那种倒霉。”

“还知道编排你哥呢,”路颜清刚走过来就听到了阮初这句话,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你说你刚才那么大动静,要是我和你爸没及时赶到,吃亏了怎么办?”

“这不是你们来了嘛,”阮初讨好地晃了晃路颜清的胳膊;“爸妈果然永远都是我最坚实的后盾。”

“嗯,”路颜清轻哼了声,看向程简回的时候带了些歉意:“就是委屈了小程,我和你叔叔只想着把你介绍给大家,没考虑仔细,确实是应该专门在家里办个宴会的。”

“阿姨言重了,”程简回笑了笑:“叔叔和阿姨已经很照顾我了,而且,”

程简回看了眼阮初:“我也没觉得委屈。”

路颜清在两个人中间来回看了看,笑开:“初初这次虽然莽撞了些,但做的还是很对的,我们家里的人哪能被别人欺负了去。”

“就是就是”躲过程简回炙热的眼神,阮初附和着路颜清:“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知道了,”路颜清自然听懂了他的暗示:“你爸已经去给韩莫打电话了,我看这两家以后还是不要来往了。”

救护车已经到了门口,赵兰艰难地扶着韩城慢慢的往门外走,周围倒是有不少观望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走上去搭把手。

毕竟虽然阮初没有说清楚,但是能把人逼到出手想来也不是打的什么好主意,在场的人也都是世家里的,暗地里再多龃龉,表面上还是要面子的,赵兰和韩城这次的做的事,就意味着他们再也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了。

路颜清自然是知道这个结果,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轻哼了声:“他儿子金贵我儿子也是宝贝呢。”

说完这句,路颜清看了眼程简回补充道:“儿婿也是!”

阮初:“???”

儿婿是什么鬼?

“不过,”路颜清忽然想到:“你们想好什么时候结婚了吗?”

还没等两人反应,路颜清皱了皱眉:“你们两个都是艺人,这么早结婚肯定不太行,会不会脱粉啊?也不对,年年已经官宣了,但是小程现在还在发展期,要不我们先办个订婚宴?”

“刚好家里很久没有热闹热闹了,趁这个机会还能把之前送出去的份子钱收回来,你哥我是也指望不上了,刚好你们两个订婚一次结婚一次”

“妈妈,您渴了吧?”眼见路颜清越说越离谱,阮初连忙拿过旁边的鸡尾酒递到了她手里:“来来来,喝点东西解解渴,这些事我们回头再说再说啊。”

路颜清张了张嘴:“你”

“啊,你想说我哥是吧?”阮初瞥了眼程简回,见他表情没什么异样迅速祸水东引:“我哥怎么就指望不上了呢,说不定他过几天就带着嫂子来家里了,您那就先别操心了,美美的就行啊!”

阮舟:“诶,这关我什”

“啊,天好像黑了,不然我们回家吧?我有点醉了!”

阮初歪了歪身子,伸手抵住额头:“哎呀,我头疼!”

“没事吧?”许久没说话的程简回闻言扶住了他,看向阮舟和路颜清:“阿姨大哥,不然我先带初初回去吧?”

路颜清:“去吧去吧,我们这边怕是还要一会儿呢。”

阮舟原本想跟着一起撤退,被路颜清一把拉住。

“我其实可以不跟他们同路的,”阮舟看向一脸坚定的路颜清:“我绕远路也能回去。”

路颜清:“呵呵。”

“你好意思吗?你弟弟比你小七岁呢,他都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呢?”路颜清拉着自家大儿子的手:“刚好,我刚刚看到你王阿姨家女儿也在,我和她商量过了,你们俩去见一面。”

————

“不用扶我的,”走出别墅,阮初将重心从程简回身上移开:“我其实没醉。”

程简回的手顺着肩膀滑落牵上他的:“我知道你没喝酒。”

阮初:“那你还”

下意识地,阮初没有把问题问出口,只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今天的事对不起啊,我只想着自己不喜欢跟他们社交,忘了这个聚会的性质了。”

再标榜着邻里聚会,到底也免不了虚与委蛇带着有色眼镜看人,阮初看向程简回:“我刚刚不在,没人跟你说难听的话吧?”

“叔叔阿姨介绍的已经够详细了,没人说什么,”程简回笑:“倒是你,韩城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阮初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末了颇为不屑地哼了声:“他大概还以为我上次揍他是碰巧呢,我把他摔下去的时候他那个表情可太蠢了。”

“其实我本来只以为韩城一个人不正常,没想到”阮初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揍狠一点了,反正老阮也能给我摆平。”

说着阮初自己都笑了起来:“这么看像不像一个纨绔子弟,就电视剧里拿个扇子接个头发就能出街欺男霸女的那种?”

像是突然来了灵感,阮初停下脚步转身伸出手指挑起了程简回的下巴:“小公子,给小爷笑一个?”

程简回也没躲,只是压着他的力度微微低头和他平视:“给爷笑了有什么好处?”

阮初皱了皱眉,还没想到好处就见面前的人舒展了眉眼。

原本冷淡的表情瞬间变得温柔,眼神轻柔地落在他脸上,嘴角勾起,像极了画像里倾国倾城的传世公子。

阮初心中微动,仰头吻上了他的唇。

“给你摘月亮要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超级撩的金丝雀和被美□□惑的小金主!

第二更十一点半之前发,啾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