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56章 第 56 章

第56章 第 56 章


“夏新野那边沟通说《高歌》准备送去参选, 应该是冲着年度最佳单曲去的,你上次专辑的几首歌题材都不太适合,《深蓝梦境》应该会送选最受欢迎主题曲, 我打电话就是问一下你最近正在创作的部分有没有合适送选的?”

这个正在创作的部分自然是指给陆知星写的新歌, 虽然里面有一首确实合适,但是送选的话未免有点失去意义了:“而且青曲奖不是需要已经发行的歌吗?陆前辈演唱会定在了四月底, 应该已经过了报名时间了吧?”

“说实话,这几首歌到底不是我自己唱的,没什么特别大的代表性, 词作奖一个就够了,”阮初笑了笑:“我原本都没计划参与这一届,夏季的青钟奖更适合一点。”

“青钟奖?”林漾有点惊讶:“你开始准备二专了吗?”

不怪林漾发问, 虽然都是音乐圈里十分有重量的奖项,但是青曲奖的范围是这一年范围内所发行的所有歌曲, 包括单曲、ost、电视剧电影配乐、以及实体或数字专辑中所有符合题材要求的歌,但是青钟奖的范围只限制于实体或数字专辑中的主打和第二主打。

同时, 青钟奖对于歌曲的内容以及风格要求也很明确, 《白日》显然不符合要求,阮初说要参选,就只能在8月份之前发行第二张专辑。

“嗯,一专发了之后就有想法了, ”上一世阮初就对于青钟奖很感兴趣, 奈何公司合同压着他的歌基本上都是标准的爱豆曲, 虽然很喜欢但是明显不属于奖项范围,现下终于有机会自然要试一试:“预计是7-10首歌,凑够年底要开演唱会的歌单。”

演唱会?

叹了口气,林漾轻笑出声:“是我太急了, 你最近作品出的勤,我总忘了这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仔细想想,从开始专注事业到现在也不过短短的四个月,阮初已经创作了十几首歌,比很多原创音乐人一年发的歌都要多,更别说现在发出来的七首评价都还很高。

阮初也觉得有点快,他也明白林漾在感叹什么,不过他大概也就这两年灵感井喷,等到上一世积累的灵感慢慢消耗完,他大概也要回到潜心一年只为一两首歌的状态,不过至少现在不用发愁。

“你有计划我就放心了,”过年了,身为经纪人也要关心一下艺人的感情状况,林漾犹豫了会儿问道:“明天过年,你是跟叔叔阿姨过还是”

“初初,吃早餐了,叔叔晨跑的时候带了糖糕回来,趁热吃。”

话还没说完被熟悉的声音打断,林漾愣了愣:“你们就见家长了?”

“啊?嗯,”阮初随口应了声,打开门对着程简回说:“你先去吧,我”

林漾连忙拦住:“我这边也没事了,这不是想着明天大年三十说工作不好所以先跟你商量一下,不过送过去的几个希望都还挺大的,初三我让钟敬去接你彩排,后面的工作安排到时候再说,你先去吃饭吧。”

阮初关了门跟着程简回下楼:“好,漾姐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挂了电话,林漾看着窗外,目光落在对面大楼上挂着阮初广告的荧光屏上,是d家的广告,整个a市这样的广告牌还有三十几块,分别挂在市中几个鲜艳的大屏上,最大的商场里,以及几个重要的交通点。

如果说原来接推广的时候她还有些犹豫,现在都有些庆幸了,d家算是国内最有名的几家手表,价格虽然比其他几家亲民,但国民度也更高一些,阮初接了这个代言,证明了他的商业价值的同时,其实也扩大了他的潜在粉丝群体。

谁知道她四个月前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接手新人呢?

看着对面的闪烁着的屏幕,林漾笑了笑,除旧迎新,希望明年也继续加油吧。

————

大年三十一大早,一家人就开着车到了定好的小院子。

这几年国内不少地方掀起了一股国风潮流,a市也不例外,专门规划了几个点来发展古风赏玩区,他们定的是其中一个不太火的地方,毕竟家里有两个明星,到底还是要避着点。

这两年刚规划出来的居民区,都是古色古香的小院子,每个院子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保证顾客不会彼此打扰,门口都挂着大红的灯笼,贴好了对联,就连两边的路上夜都挂着红色的灯笼,也是来了这里阮初才终于觉出浓郁的年味儿。

打开门就是居住区,和平常电视剧里见到的古式建筑群差不多,只是把正脊加宽了不少,侧面斜倚着一把木制梯,方便住户去房顶看烟花。

里面为了保证舒适度,放的大部分是现代的家具,搭配着装修风格倒也不维和,阮初已经能想象到晚上一家人围在一起看春晚的温馨场面了。

不过还没和小院子熟悉起来,他和程简回就被路颜清以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走走推出了家门,好在这边身为赏玩区还是有不少好玩的地方,阮初和程简回走走停停便也逛到了晚上。

“最后一站,沁香阁,”阮初看了看刚买的园区地图:“最出名的就是点心和说书,感觉很有意思的样子。”

听着里面锣声响起,阮初连忙拉上来程简回:“走走走,去听听。”

已经是今天最后一场,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所以刚进入阮初就发现人并不是很多,挑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点了几个招牌点心,惊堂木直接敲响。

阮初被吓得一个激灵,听着大堂里此起彼伏的吸气声,阮初笑着趴到程简回耳边说小话:“严重怀疑这个说书先生之前是个武术教练,刚刚拍惊堂木的那一下,有点拍砖的势头了。”

刚说完,说书先生开始了今天的故事。

刚开头就用大篇幅的堆叠描述了一个绝美的爱情故事:大家公子对农家女一见倾心,不顾家人反对迎娶她为正妻并发誓除她以外不会再纳妾的故事,然后

然后阮初就emo了。

说实话,无论从剧本节奏还是气氛营造来说,说书先生都很棒,但是任谁大过年的听了一出高门大院人心易变的戏码都不会很开心。

一直到走出酒楼阮初都有点低落:“原本以为是个不落俗套的王子和灰姑娘的小甜饼,谁知道竟然是个过着蜜糖包装的黄连!”

如果不是说书没收钱,阮初真的想去要求退票了:“怪不得人这么少,早知道就先问一下评论再进来了,我觉得两个小蛋糕也不能抹去我心里的悲痛!”

“所以重点是小蛋糕吗?”程简回笑着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我记得来的路上有一家开着门,待会儿顺便买一个给你?”

“不用啦,”阮初指了指他手里杂七杂八的纸袋:“这些就够我们吃的了。”

“而且我就是感叹一下,你不用这么急着哄我啦,”现实里都见过这种事情了,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哪有这么夸张,阮初也只是忽然被人在开心里扔了颗苦药有点缓不过来罢了:“不过本子总体还是很好的。”

没有刻意营造悲伤的氛围,与前面渲染爱情甜蜜的部分不同,后半部分说书先生更偏向于平铺直叙的讲故事,但是往往就是这样才更令人惋惜。

“特别是那句偏爱总有逝,偏心亦无心,”阮初叹了口气:“我又想起陆前辈了。”

其实上次听过完整的故事版本之后,阮初就下意识回避不去想陆知星的事了,虽然身边也有他爸妈这样这么多年也能一直走下去的例子,但是对比起来还是悲伤的故事更多一点。

“不要总是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不开心,”程简回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他的头,一字一句道:“也不要胡思乱想。”

“我没有胡思乱想啊,”阮初笑了笑,他是真的没有胡思乱想推己及人,只是看到这种事情难免有种物伤其类的感觉。

他并不是对爱情没有信心,也不是对程简回和自己没有信心,他只是对这个虚拟的世界抱有怀疑罢了。

“那就不要再皱着眉了,”程简回伸手抚平了他的眉心:“不要胡思乱想,因为从来都不是偏心偏爱。”

“不是给你证明过了吗?”

从来都不是偏心偏爱,因为阮初的存在,所以程简回才有了柔软的一面,有了爱人的能力。

对上程简回满是纵容的眼神,阮初觉得他上次质疑世界时所感受到的心跳再一次清晰地、有力地出现在耳边。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要怒码一个大肥章的,但是九点的时候手腕和肩膀开始酸疼所以有点短小,明天和后面补上(以后码字一定调整好坐姿呜呜呜呜呜,爱大家)

预告一下,这本大概还有七八万字就正文完结了,番外还在计划中,也就是说按照我的速度,最多十天,正文应该就差不多结束了!

明天是一个超级大甜饼!我保证!

比心比心~感谢在2021-08-21 19:59:23~2021-08-21 23:54: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aisy 5瓶;凉阶月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