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59章 第 59 章

第59章 第 59 章


“怎么了?”

阮舟见他愣住, 脸上还带着奇奇怪怪的笑,凑着头过去:“谁的消息?”

“没什么,”阮初在他凑过来之前率先收起了手机, 嘴角上扬拍了拍阮舟的肩膀:“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哥哥。”

阮舟:“?”

为什么觉得冥冥之中自己好像失去了点什么?

连续几天的排练让阮初无心去想其他的, 直到周末晚上七点《追光少年》第一次公演,也就是第一次直播录制开始。

对于选手们来说, 采取直播形式有好有坏,好处在于避免了平台的剪辑,可以直接将自己的表现呈现给观众, 有实力的选手就可以抓住机会表现自己,当然,坏处就是任何一个瑕疵差错都会被放大, 不容许一点失误。

说是七点开始,现场的粉丝们几乎是六点半就已经就位, 阮初在后台化妆间都能听到他们激烈的讨论声。

虽然节目一周才录制一次,但是其实节目组也给他们每个人准备了单独的化妆间, 除了唯一的女嘉宾秋明雪, 几个人从第二次录制开始就默认在阮初的化妆间妆发,毕竟艺人妆发动辄两三个小时,凑在一起还能聊天打发一下时间,这次索性秋明雪也来凑热闹了。

“我刚刚可看到了, 场子里一千个人, 至少一百是你们家软糖, ”夏新野一边等着化妆师补妆一边叹气:“我的牌子也就几个,夹在你的蓝色灯牌理里简直可怜。”

“夏老师粉丝没开灯呢吧?”知道夏新野没什么恶意,阮初也学着他叹了口气:“我又不是没听到他们打call。”

“小左和明雪的粉丝也很多,”周江川正准备着客串主持人的手稿, 闻言笑道:“除了他们,不过这才第一次现场录制,导师粉丝占大半很正常,要说选手里应该时漾的粉丝最多了。”

“时漾上次节目之后吸了超多粉丝,”秋明雪比了个十分夸张的大,笑道:“我们团还有团员偷偷用小号给他投票呢!”

听到有人夸时漾,阮初还有点骄傲,毕竟他是第一个知道时漾能力的人:“听说第二期播完他的初舞台一夜涨了小十万粉丝呢。”

“时漾确实很棒,”左燃被化妆师按着画眉毛不能动,还是十分倔强的要进入讨论:“还有另一个叫何彦岑的也不错,还有一个舞担叫邱洛风,后面如果不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出道肯定是稳了。”

左燃说的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在场的几个人自然都懂,谈恋爱也好、以前的言论也好,如果选手在任何方面有问题都会导致信誉下降,直接跌出出道位,就像书里的时漾一样。

周江川点了点头:“不过橘子卫视这边都做了简单的背调,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阮初收了手机开口:“而且问题暴露在未出道之前对粉丝来说也是好事。”

“各位老师,时间差不多我们准备开始了,麻烦你们先到屏幕后吧?”正说着,工作人员来到化妆间探了探头:“按照彩排的顺序走就可以了。”

“行了行了,走吧。”

周江川率先出门。

阮初整理了下发型准备跟上,被随后而来的夏新野拉住。

看着几个人都走了出去,夏新野低声道:“你最近有苏遇的消息吗?”

看到阮初的表情,夏新野就知道他没关注:“幸好我之前留了个心眼,我听说他好像傍上了一个大佬,正准备回归呢,你让经纪人注意点他的动向吧。”

上次事件之后苏遇就没了动静,阮初还以为他退圈了,没想到竟然还能遇到助力,这就是主角光环吗?

上次给的惩罚已经够了,如果这次苏遇不招惹自己的话,他自然不想再跟苏遇有什么交集,但是如果他还要招惹自己,阮初捻了捻手指,那他也不怕。

对着夏新野点了点头,阮初回答道:“谢谢夏老师。”

————

进场的时候,阮初清晰地听到了粉丝的呐喊声,朝蓝色灯牌所在方向摆了摆手,他走到夏新野旁边坐下。

“好的,欢迎大家来到《追光少年》第一次公演录制的现场,这是110位少年在经过将近两个月的培训后,第一次以现场表演的方式跟大家见面,在这两个月里,他们经历开心也有过失望,熬过夜流过汗,这次表演,他们也付出了自己百分百的努力,希望能带给大家最好的视听体验。”

秋明雪一如既往地稳:“本次公演的规则如下:本次共演共七首歌,分组对决,每一首歌表演完毕现场观众们可以对两组的队员进行pick,每轮每位选手只有一次选择权,三十秒投票时间结束后还未投出的票数作废。”

“同时,现场的四位导师每人有一个点赞卡,两队表演结束后,可以对所有选手进行评判,然后将点赞卡给予你们认为最优秀的选手,点赞卡不算票数,但是可以在下一轮组队时拥有一次拒绝选择的机会,对于每位选手来说也十分宝贵,所以希望导师们谨慎使用。”

“投票结束后,总票数更多的队伍获胜,获胜小组每人加一万票,七首歌表演完毕后,所有小组中的票数最多的选手,将获得十万分的加分。”

周江川不愧是有着八年表演经验的元老级人物,即使是第一次主持,台风也十分稳健:“在这里我也希望大家能用你们热烈的掌声,给你们支持的选手打个气好吗!”

打气环节就能十分清晰地分辨出人气,候演室内的人自然也能听到,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有人疯狂吃柠檬。

高松直率先开口笑道:“不愧是老师们公认的实力者,时漾的人气确实很高呢。”

虽然内容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个话说出来就不太正常了,时漾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时漾的室友何彦岑瞥了他一眼也笑了笑:“我们节目本来不就是实力至上吗?老师们一方面代表了专业,另一方面也代表了观众审美吧?而且时漾可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4a选手,粉丝多不是很正常嘛?”

“就是就是,不过我们确实是要向时漾学习一下,这次公演也是吧,我看他们组都休息了时漾还在训练室,如果我还能上二公一定要和时漾一组,大佬带我啊!”

“我也是我也是!”

“可拉倒吧,你可是你们组最懒的了吧?”

“谁说的,我明明每天都负责叫早的!”

“对对对,你说的对,你怕是用你的呼噜声喊我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

候演室又恢复了欢声笑语,大家开始谈论起训练时候的趣事,当然中间有几分好心几分私心就不得而知了。

一片喧闹中,时漾对着何彦岑点了点头,何彦岑朝他眨了眨眼。

一起训练这么久,也都有作为队友的默契了。

而高松直看着他们默契十足的样子,紧紧攥住了右手。

————

时漾组的歌被安排在最后一组,第六组表演结束已经接近十一点,尽管秋明雪和周江川已经在很努力活跃气氛,但是现场基本已经进入疲劳期。

如果是录播,这个时候导师可以站起来跟观众互动一下,但是现在这种时候,秋明雪和周江川只好硬着头皮将最后一组选手请了上来。

节目组很会选歌,七首歌基本没有风格相似的,可爱风,暗黑风、轻松风、纯vocal风,和rap组都有涉猎,而时漾这组的《move》是典型的酷拽风,下午看过他们彩排之后,阮初对于整个舞台还是很强期待的。

每组七个人依次做完自我介绍,表演正式开始。

阮初敏感地发觉现场气氛显然热烈了几分。

【我去我去我去,那个穿红色衣服蓝色狼尾的小哥哥是谁?全开麦直播live都这么稳的,真的是练习生吗?】

【是时漾哦,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广场搜有第一期的出评级,宝藏时漾入股不亏!】

【何彦岑好棒啊!好爱rapper啊,真的好酷,刚才那句“never”差点没让我给跪了!】

【a组显然比b组好太多了吧?】

【其实本来b组配置还蛮好的,舞担也有,大vocal也有,但是这个舞台确实有点一言难尽了。】

【我不是专业的啊,但是为什么我觉得b组这个高音好像不对劲?】

【c位也是,一点都不亮眼,刚刚那段killing part完全没有发挥出来】

【还有rap,我记得初评级的时候他是个vocal来着?】

【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很乱,而且舞跳的也奇奇怪怪的。】

两组表演完毕,场上全都是喊时漾和何彦岑的声音。

秋明雪适时出现:“好,现在我们两组都已经表演完毕,每组三十秒拉票时间,a组组长?”

时漾在后台已经知道了这个流程,顺利接过话筒:“我们会给大家带来风格更不一样的舞台,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们。”

【这么短?】

【实不相瞒,我以为他还要说点什么的哈哈哈哈哈】

【喜欢一些少说多做的帅哥!】

秋明雪显然也有些意外,愣了愣才递给b组的高松直。

高松直接过话筒之后鞠了一躬:“谢谢各位老师,现场和电视屏幕前的各位观众,我是lover的队长高松直,大家也能看到《move》是一首律动感很强的歌,但是其实我们组的成员不像a组,我们组大多是没有基础的,所以训练的过程中真的很辛苦。

我们每天基本上要训练十七八个小时,才能跟得上进度,但是今天,我们七个人站在这里,都很努力的表现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

我知道我们组可能大多数没有粉丝基础,在比拼的时候处于劣势,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大家能投我们一票,我们保证,以后一定会更加努力,做出更多更好的舞台给大家看,谢谢你们!”

【emmmm,我不太懂,这是在说a组没有他们努力的意思吗?】

【还说自己没有粉丝基础,怎么别人赢了就是靠粉丝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高松直是所有选手里第一个有热搜的人吧?就】

【有一说一,a组实力确实很强啊,也不知道怎么选的。】

“好,拉票结束。”周江川拉过话头:“现在,三十秒时间,请现场的观众朋友们为各位选手投票!”

阮初正想着高松直刚刚说过的话,夏新野递了张纸条过来。

【你觉得哪组会赢?】

阮初给了他一个“还用说”的眼神,夏新野笑了笑,收回纸条。

【???他们是不是不知道现在在直播,野初上分!】

【德高望重老前辈x锋芒毕露小新人,忽然磕到了哈哈哈哈哈哈】

【有一说一,阮初的cp还是初程好磕,就《金牌挑战》那期我真的看了好多遍,磕生磕死!】

【加一加一,同初程cp粉,太太们也很棒!】

【???我错过了什么?同志们我先冲!】

【前面的姐妹,入股不亏,指路超话精华帖!】

“好的,现在投票结果已经出来,”秋明雪按了下耳麦,看向几位导师:“现在,请导师们选出你们觉得最优秀的选手。”

夏新野:“那还是我先来吧,确实和高松直说的一样,这首歌其实是有一定难度的,b组有几个选手都有十分明显的进步,不过有一位选手进步特别大,我觉得在整个组里都很耀眼。”

高松直脸上的欣喜还没来得及收,就听到夏新野继续说道:“我把我这张点赞卡给姜霄,希望你能在这张卡的帮助下,选到自己喜欢的歌。”

“b组的基础是比a组好很多,但是其实你们不应该是这样,你们来到了这恶节目,还是要考虑一下团队的效果,擅长什么和想做什么还是要区分好,”

姜霄眼睛瞬间睁大,像是没想到夏新野会把这张卡给自己,同时,阮初还敏锐的发现他接卡前下意识看了眼高松直。

左燃的卡给了何彦岑,周江川的卡给了a组另一个表现不错的选手。

到了阮初,他先表扬了下所有的选手:“当然,两组相比起来a组确实好一些,最重要的是a组很齐,这是你们将来去做一个团最重要的事情,b组最致命的点在于,你们的分part完全不合适。”

阮初抿了抿唇:“我记得你们上课的时候第一版不是这个分part,走位也变了,我能问一下这是谁的决定吗?”

【卧槽?怪不得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原来是分part动了吗?刚刚那个高音简直是辣耳朵好吗!】

【其他几个导师也隐隐约约说了这个问题了吧?夏新野刚刚之所以把点赞卡给姜霄也是为了这个?艹,高松直背后是有人吗?】

后台,导演们似乎也没想到阮初会把这个问题直接提出来,显然都有些慌乱,但偏偏是直播,他又把耳麦摘掉了,导播只能看着弹幕讨论越来越激烈。

“老师,我知道您相比起来更喜欢a组,但是我不觉得我们组有这么差,”高松直突然开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多少努力,我觉得不是一个不合适可以抹杀掉的,我们之所以会调整分part也是为了让整个团队更好,而且我们节目叫《追光少年》,宗旨就是鼓励我们不断前进,难道我们不能尝试走出舒适圈吗?”

“是让整个团队更好还是让你自己更好?走出舒适圈的前提是,你们有这个能力,”阮初第一次在录制现场冷了脸:“练习的时候可以突破,但是这里是舞台,观众没有义务要看你们成长,你觉得你们刚刚这个舞台对得起现场观众花费五分钟时间去看吗?”

【艹,阮初这么刚的吗?】

【就是应该这样啊,原本b组就是很烂,每个人都不能唱自己擅长的部分,刚刚我真的是想退出去了好吗?】

【但是这是直播,阮初好歹应该尊重一下选手吧?】

【就是,这么直接说出来,是想引导粉丝网暴选手吗?】

【这个叫什么松直的人是下水军了吗?一个一个跳的这么高,阮初找出那个可以随便让节目组改分part的人不是对所有人好吗?】

【就是就是,支持阮初,我可不想我担遇到这样的队友!】

“老师,”姜霄忍了忍还是站了出来,眼神里还带着些犹豫:“提出要改part的人是高松直。”

“姜霄,你的意思是我提的不对吗?”高松直直接看向姜霄:“如果不是我你能拿到点赞卡吗?”

【???我直接一个大无语,人家拿点赞卡怎么就是因为他了?】

【果然是他吗?我刚刚就想问为什么c位这个水平还没有人提出换c】

【但是其他人为什么会同意呢?这不是应该大家选出来的吗?】

【靠,刚刚这组就没放选c和分part的画面,全都是训练的,而且都是高松直喊人起床,带着大家训练的emmmmm】

姜霄没有看高松直,继续说着:“而且我们组的c位原本是宋毅,但是第二天的时候,节目组安排的老师忽然说宋毅表现不好,然后直接帮我们换了c位,又调整了分part,我们基本上每个人分到的都不是自己擅长的。”

姜霄点到即止,但是大家也都懂了是什么意思。

阮初脸彻底黑了,夏新野他们脸色同样不好看,原本节目组给他们承诺的就是一定公平公正,他们本着相信节目组的初心答应了这个要求,毕竟还有实名制投票和监票员的存在,谁能想到他们竟然为了捧人做出这种事情。

阮初看向摄像头:“导演,我觉得我们五个和观众一样都需要一个说法。”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来晚了,想着还是要把这章情节写全所以迟到了点,大家抱歉呀,十一点半还有一章,比心比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