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70章 第 70 章

第70章 第 70 章


虽然相信程简回和苏遇没什么关系, 阮初语气还是酸溜溜的:“不是说来公司处理底下艺人的事情?我看程总不是挺闲的嘛,都有时间跟老同学约会呢。”

阮初后退一步坐在桌子上,双手环胸冷眼看着程简回, 霸总姿态端的足足的。

“他说有关于你的事情要跟我说, 我才让他上来, 你来的时候保安那边已经收到我发的信息了,”看到他差点笑场,程简回无奈一笑:“真的就这么多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阮初戏瘾上来了, 闻言噌地从桌子上跳下来指着程简回, 一根手指抖啊抖:“解释都不愿意解释, 你是开始厌烦了我了吗?昨天还叫人家小宝贝,今天就就这么多了?果然,你才要飞黄腾达就要抛弃我!原来说的誓言都是骗人的吗?”

阮初觉得自己简直把豪门弃夫表演的淋漓尽致:“我真是错信了你,亏我还想着努力给你争取资源, 原来影帝和我你都不想要~”

阮初忍住哽咽,在霸总和弃夫之间切换自如:“既然这样,我也不缠着你, 这个!”

将手中的剧本扔在桌子上,阮初扬起了头一脸睥睨:“反正你连撒娇都不会,那我们就不要再空耗了!”

撂下一句好聚好散,阮初转身就走。

是他动作太迅速了?怎么还不来拦着?走到门口还没听到后面的动作,阮初皱了皱眉,刚转过身就又被门咚了, 整个人像贴煎饼一样贴在了门上。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程简回眼角都有些红,伸手将他拦在臂间,低头靠近, 语气危险:“你刚刚说什么?”

好好凶,好带感!

阮初咽了咽口水,挺了挺胸给自己加气势:“怎么你理亏之后还想要家暴吗?”

推了他一把,阮初豪气万丈:“就说好聚好唔”

剩下的话被吞咽在唇齿间,阮初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程简回,腰间的手和身后的门牢牢地控制着他让他退无可退,静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呼吸交缠的声音,细碎的闷哼从唇缝溢出,阮初试图推拒了下身前的人。

换来的确实更汹涌的亲吻,他来时穿的衬衫皱成一团,程简回的动作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阮初快要忘了这个吻到底是因何而起,程简回才放过他,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次不准说这种话。”

强势的,又带着几分示弱。

“什么话?”问完之后阮初才清醒过来,知道程简回说的是那句好聚好散,连忙解释:“我那不是演戏呢吗,我肯定是相信你的啊!”

“演戏也不行。”程简回埋在他的肩窝:“什么时候都不行。”

阮初心里一软,真是败给你了:“那我以后不”

“还有,谁说我不会撒娇了?”

???

!!!

什么意思?

阮初眨了眨眼,刚想问程简回什么意思,右耳传来湿热的触感,他听到程简回轻柔的声音。

“啾咪。”

阮初:“!!!!!!!”

男朋友太撩了,连撒娇都这么撩要怎么办!

啾咪什么啾咪,救命!血槽已空!

两分钟过去,阮初眨了眨充满水汽的眼:“程程?”

“嗯?”程简回对上他的视线,轻咬了他的下唇:“刚刚喊的什么,再喊一遍?”

刚刚?阮初脑子还有点不清楚,刚刚不就喊的程程吗?

“刚刚苏遇在的时候,”程简回低头抵住他的额十分耐心地帮他回忆:“你喊我什么?”

苏遇在的时候?阮初咽了咽口水:“程程哥哥?”

“嗯,”程简回低地应了一声,重新吻上他的唇:“乖。”

又回到程简回式的温柔,仿佛刚刚那个碾着他的唇“施暴”的人不是他一样,不过两个程程他都喜欢,阮初扬起头,承受着他绵长的吻。

暧昧升温,满室旖旎。

————

金曲奖颁奖典礼直播开始前一天,阮初终于接到了陆知星的电话,不过在外面飘了一个月,他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开朗了不少。

“那边好热闹,是在举行什么活动吗?”阮初在程简回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听起来好像还有音乐?”

“是当地的民歌,是不是很好听?”陆知星笑了笑,他出来一个月,到的都是国内这种有民族特色的小寨子:“我来的巧,刚好今天当地有一家办婚宴,现在正进行着新郎向新娘求婚的环节。”

陆知星大概是往没人的地方走了走,笑道:“明天就是金曲奖了,紧张吗?”

“有一点,”这话是真的,虽然上辈子他已经拿过奖,但是还是会有些激动,阮初笑了笑:“还要谢谢陆前辈帮我送选。”

“没有《答案》的话你也还有《高歌》,”陆知星声音清朗:“而且我们之间要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阮初没有再纠结应该是谁谢谁,换了话题:“陆前辈下一站准备去哪里?”

“应该是一路往西吧,”陆知星其实自己也没有做好决定。

阮初抿了抿唇说:“马上要决赛了,陆前辈不想回来看看他吗?”

那边陆知星沉默了会儿,没问阮初是怎么知道的:“他让你帮忙问的?”

“他当然不会,”阮初叹了口气,解释自己知道的原因:“上次他请假来看你的演唱会回去被老师罚练了几天发烧了,我去宿舍看他听到他喊你的名字了。”

阮初也没想到时漾会和陆知星有关系,毕竟两个人中间好像隔着十万八千条银河,诡异的是,阮初又接受良好,只是想到一向冷酷的时漾突然变得软绵绵的有点惊讶。

“回去的。”陆知星说。

好学生都为了他挨骂了,他怎么说也要去安慰一下,而且,陆知星看了看天上的星星,他看了外面的星星太久,是该要回去看看他自己的光了。

挂了电话,阮初扬头抬手拉了拉程简回的衣领:“程程哥哥,来接个吻呗。”

自从上次发现程简回喜欢这个称呼之后,阮初就再没喊过,不过有求于人的时候,他向来嘴甜。

程简回温柔一笑,顺着他的力度弯腰,吻上了他的唇。

金曲奖颁奖当天,阮初和夏新野作为共同提名人一起走了红毯,程简回作为家属在场馆等着他们。

走完红毯,阮初坐到了他身边,直播间粉丝立马开始磕糖。

【终于,终于等到了同框了!本be故事受害者第一个前来报道!】

【我我我我我也来了!虽然上次安乐的拍摄花絮也很甜啦!还是希望下次两位合作一个不会be的大甜饼!】

【救命,初初的蓝色和程总的酒红色衬衫好配,为什么有人能把这么亮的蓝色和这么沉的红色穿的这么好看!】

【而且人家还是情侣,你说气不气?】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就知道磕糖,初初今天是来领奖的诶,你们一点都不紧张吗?】

【说实话有什么好紧张的,你看看提名三首歌,两首都是初初的,另一首作词还专门艾特了初初说下次约歌】

【其实软糖姐姐真的都是事业粉,但是正主事业太令人放心,我们只能来磕糖了,离谱】

候场的时候安排了采访活跃气氛。轮到阮初的时候,记者问了几个跟奖项有关的问题,也把话题引到了cp上:“阮老师这次来带了家属,有什么话想跟粉丝们说的吗?”

“说什么?”阮初愣了愣,从程简回手里接过剥好的柚子:“大家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吧?”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什么时候第一次亲亲,有没有不可说,我们都不知道!】

【前面的你脸黄了,不过没关系,我这就来陪你,我也想知道!】

记者笑了笑:“看起来两位老师感情十分稳定,那有没有更进一步发展的计划呢?”

【进一步?怎么进,进哪里?我不对劲!】

【是在说结婚吗?不过两个人年纪都不大又正在事业上升期,应该不会这么早结婚吧?】

【结婚!程总你要是行的话你现在就给我求婚!】

“你们这是个婚恋节目吗?”阮初无奈:“我看前面好像还有老师等着采访,不然你去看看?”

这是明晃晃赶人了,记者没再问下去,准备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将话筒递给了程简回:“程老师有什么想说的吗?”

程简回笑了笑:“我都听他的。”

【都听他的?都听他的?你这个时候听话做什么?抢过话筒给我求婚!我来帮你助威!】

【kswl kswl,程总私下跟初初都这么温柔的吗?我上次看他的单人采访没给我冻死!】

【初宝你在偷笑什么?你以为我看不到吗?你是不是也想结婚,待会儿上台领奖的时候顺带把婚求了吧?求了我就相信你是大金主!】

记者走了之后,夏新野怪声怪气地哼了声:“某人的金丝雀形象扮演的可真好,听说初初又投资了一个电影项目,程老师,你什么感想?”

程简回刚好剥完最后一瓣柚子,递到阮初手里后看向夏新野:“什么想法?”

“没什么其他的。”

程简回笑:“阮饭挺好吃的。”

第三十届金曲奖最佳词作奖得主阮初的粉丝和别的得主一样都很开心,不过别人家单纯是为了得奖,她们纯粹是被当场撒了糖!

只要cp磕得好,天天糖分少不了!

——————

金曲奖过去没两天就到了路颜清生日。

阮纪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筹备,生日当天没有邀请其他人,只他们一家热热闹闹吃了饭,路颜清向来不喜欢熬夜,切了蛋糕大家一起说了会儿话就结束了。

阮初和程简回自然又是在阮家过夜。

“你之前给我讲了你的童年,为了表示公平,我也给你看我小时候的样子,”阮初走到床边的柜子旁,打开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本相册回来:“这个是我之前的相册,刚好我也很久没看了。”

前几天他问了阮舟的,他已经提前看过一遍,所以知道放在哪里,刚开始看到封面的时候他还嘲笑了阮舟口是心非,说了那段时间不关心他还买了他的杂志。

白色水墨色的衬衫,漫天飞舞的琴谱以及右眼点追上的红色泪痣,不是他上次杂志拍的照片又是什么。虽然早就知道他们肯定一直关心着自己,但是看到的时候还是很温暖。

哪怕是第二次看到,阮初都觉得很幸福,笑了笑抱着相册拉着程简回走到榻榻米旁边坐下。

“这是我刚出生的时候拍的,”阮初翻开第一张,看着画面里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的自己笑了笑:“我小时候有点胖,一直到初中长个子的时候才瘦下来。”

“不胖,”程简回看着照片里穿着红色睡衣的小朋友:“很可爱。”

是真的很可爱,无论是坐在摇摇椅上开心笑着的,穿着绿色的小军装一脸正经的,站在升旗台下带着小朋们一起宣誓的,还是带着小红花领奖的,穿着小西装绅士十足的,全部都很可爱。

照片是按照年龄顺序摆放的,阮初一边翻页一遍按着下面的标准给他介绍:“这是十岁最后一张照片。”

阮初翻过那张在花园里拍的照片,露出后面空白的页数:“也是这个相册最后一张照片。”

第一次阮舟拉着他一起看的时候,阮初也惊讶了好久,前面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他自己拍下的,而到了十岁这一年,后面之后再也没有他的照片。

阮初觉得,这大概是宿命吧:“看日出的时候我说,有一件事想跟你说,回来之后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程简回还没说话,阮初继续说着:“我是阮初,但是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阮初。”

阮初将黑粉和小说的事情一一跟他讲明,对上程简回的视线:“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上次剧本杀之后我会问你那个问题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生活的世界也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我问的时候没有带也许,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故事。”

“你会不会觉得很可怕?”

“你生活着的世界,你面前的我,也许都是”

“但是你不是这个世界的阮初不是吗?”程简回打断他的话,眼神坚定:“即使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作者虚构出来的,但是你是真的,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吗?”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你应该最清楚,自己才是最真实存在的,不是吗?”

阮初愣住,他设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万万没想到程简回的回答是这样的。

但是好像,也确实是这样的。

程简回轻吻了下他的眼:“所以,在故事里,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阮初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我记得整个故事里好像没有出现你。”

程简回眼神一黯,他前世的记忆里也没有阮初。

“那幸好你来了,不然我肯定要孤独终老。”

低头对上阮初错愕的视线,程简回笑了笑:“这个世界是因你而创造的,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个人都是因你而存在的,你是我们所有人存在的理由,所以只要你是真实的,这个世界就会是真实的。”

“我是因为你才变得真实,所以我天生就该爱上你。”

程简回第一次说出这句话:“阮初,我爱你。”

双唇相触的瞬间,程简回想,谢谢你带我来到你的世界。

幸好你带我来到你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会有番外会有番外会有番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所以明天(其实是今天白天了,我又迟到惹)还是会更新哒~番外超级超级甜,我保证!比心比心~

感谢在2021-08-26 23:00:42~2021-08-29 00:06: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挽娘、藏剑什么时候加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离离不是梨梨、铃铃落落 20瓶;藏剑什么时候加强 11瓶;xiaoguai20171、安余 10瓶;天天加更szd 7瓶;唐无予、离殇、月色夜空 5瓶;一张白纸 2瓶;九成、啦啦啦、凉阶月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