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74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第74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许久没下过雪的清远市难得在元宵节后下了场雪, 星空花园附近也难得热闹了起来,成群结队的初高中生嬉笑吵闹着,整条街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满身写着疲惫和郁闷的阮初走在其中就显得格格不入。

迈着摇摇晃晃的脚步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到了自家单元楼所在的方向,阮初抬头看了看楼梯间里放着微光的老旧灯泡,嘟嘟囔囔:“老阮不在,灯泡都没人换了。”

好烦, 又要自己爬楼梯了。

星空花园算是清远市最早的小区, 早在十几年前附近很是繁华, 但是随着市中的发展,商业街慢慢转移, 记忆里的小店都跟着消失不见,小区附近节奏都慢了许多, 好在小区守着清远市最好的初高中, 凋敝的商业街被规划改建成了新的居民区,所以星空花园不但没有被拆迁反而倒是多了几分烟火气。

小区建得太早, 连个电梯都没有,阮初家又在六楼,许久没有回来, 早上爬来爬去搬东西收拾屋子已经要了半条命, 现在阮初看到这个楼梯都想吐。

但是没办法, 谁让已经长大了呢?

长大了, 就不能爬到四楼就撒娇让人背了。

视线模糊了一瞬,阮初吸了吸鼻子,扶着墙慢慢往上走。

晚上十点多,年轻人还没回来,老年人开始入睡, 一直爬到三楼,阮初都没遇到一个邻居,不过也好,就可以暂时地,不用提心吊胆,不用细心伪装。

大概是醉的太狠,越往上爬阮初就觉得脑子就越昏沉,难受得很,在三楼拐角处休息片刻喘了几口气才又摇摇晃晃起身,谁知一回头刚好和正从楼上下来的人撞了满怀。

“交通事故了你知道吗!”反正带着口罩没有人认得,阮初干脆借着酒气发作:“你知不知道拐弯要打转向灯”

手都已经伸到了对方鼻尖,却又在看到对方的长相时收了声:“你”

这么冷的天,男人还穿着一身灰色风衣,四楼楼梯间的光从背后打在肩上,阮初只能勉强看清脸上的不耐,但是即使这么不高兴,还是没有破坏的帅气。

五官精致,轮廓分明,最戳中阮初的就是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睛,居高临下不咸不淡地看过来,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似乎是被身上的酒气熏到,男人后退了一步,语气低沉:“你先走。”

你让我走我就走?

阮初心里忽然响起一道叛逆的声音:“我就不走!”

听到不讲道理的话,男人收敛了礼貌的表情:“那我先过?”

“你也不许走!”阮初色向胆边生,一把将人咚在墙上,这才发现自己只能够到对方的鼻尖。

“你怎么这么高?”

阮初皱了皱眉,已经有180了,但是面前的男人还比高了大半个头,不过输人不输阵,阮初拽着男人的风衣领子迫使低下头,可爱地眨了眨眼:“帅哥,你单身吗?”

男人没说话,只是看着的表情有一点莫名的探究。

“不单身也没关系,”阮初整个人压在身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钞票塞到手里:“能不能麻烦你送我上一下六楼?”

我好累,真的走不动了。

没有各种奇怪情绪的驱使,阮初的声音回到近乎本色,在酒醉的加持下显得更加娇气。

男人原本想要将身上的人推开的手忽然顿住,一顿一顿地回头看向怀里已经睡着的人,恍惚了一阵,眼里的不耐慢慢融化成若有似无的温柔。

————

3月6日,北方城市正倒春寒,大街小巷来来往往都是穿着厚重羽绒服的行人,被寒气驱使着往来匆匆,因为鲜少有人玩闹,整个城市显得有些冷清,虽然不属于北方,平常的清远市也不外乎如此,但是今天不太一样。

市中最大的体育馆附近热闹异常,附近的广告牌也都被同一个人占据,虽然已经晚上十点,场馆还内不断涌出拿着蓝色荧光棒和手幅一脸兴奋的年轻人,三三两两大声谈论着。

琳达逆着人流走入场馆,路过的时候撇了眼们手中的手幅,果然和广告牌上都是同一个人:顶流爱豆阮初。

今天是阮初二巡演唱会的收官站,将这场演唱会安排在了自己的家乡清远市,据说这也是成年以后第一次回家,对于来说意义非凡,追加了演唱会后互动的环节,所以不少粉丝即使没有买到票也都来了外场应援。

圈内这几年火了的明星不少,但是能称为顶流的确实不过寥寥,连续两年都能保持极大的热度甚至还有上升趋势的也就阮初一个。

这不,这次演唱会持续了近两个月,也在热搜霸榜了近两个月,六场演唱会,出圈舞台就有十几个,不管追不追星都能唱两句的新歌的程度。

说起来阮初二十岁比赛出道,现今也就三年,却创造了不少圈内记录,著名劳模不说,从不参加任何需要粉丝打榜的活动,不致力于割韭菜,今年又刚拿了金曲奖最佳歌曲奖,大概是所有追星人最喜欢的偶像。

她也算是阮初半个路人粉,绕过结构复杂的观看席,琳达来到了化妆间――作为阮初的合作化妆师,她负责帮阮初卸妆。

两个小时的演唱会,十首唱跳作品几乎已经让筋疲力尽,澄澈的眼眸疲惫地眯起,卸掉了粉底的脸依旧白嫩,唇色泛白,右耳银色的耳钉张牙舞爪,黑色的狼尾被放下,和舞台上的热情洋溢不同,整个人显得疏离清冷。

长而密的睫毛微微颤动,暖黄色的灯光下又有着脆弱的破碎感,琳达将自己的化妆箱打开,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唯恐将惊醒。

“我就知道你今天又得刷屏,”化妆间的门突然被推开。

琳达转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才看出进来的人是阮初的经纪人张齐。

看到阮初闭着眼睛,张齐猛然收声,眼神询问地看向琳达。

阮初不耐地睁开眼:“真睡着也被你吵醒了。”

然后眨了眨酸涩的眼朝琳达笑了笑:“麻烦琳达姐了。”

不得不说,这张脸即使卸完了妆也依旧有让人脸红心跳的魅力,琳达心一软:“没事,我都回去休息这么久了,你才是辛苦了。”

说实话,阮初是她合作过最好说话的艺人了,演唱会两个小时再加上后面的聊天说话加起来持续四个小时,如果是其别的艺人她肯定是要从头跟到尾的。

但是做完最后一个舞台的造型阮初就让她先去附近酒店休息了,结束互动环节才又打电话让她过来。

看到眼神里的疲惫,琳达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你早点休息,回去把面膜敷上,我先回去了。”

“让亮亮送一下琳达姐,”阮初起身看了眼张齐:“大晚上的不安全。”

张齐连忙点头:“知道知道,你放心吧。”

化妆室短暂地安静了会儿,阮初捏了捏眉心,连续一个月没有好好休息,最近确实有些绷不住了。

门很快又被推开,阮初转了转椅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一脸讨好的张齐,一般的经纪人出现这种表情,就是有什么事要为难了。

“累着了?”见兴致怏怏,张齐讨好地笑了笑走到身边:“这次演唱会效果很好,公司那边特别满意,特地给我打电话说给你放一周假,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一周假期?过年也就休息了三天,阮初勾了勾嘴角:“这么大方?”

“那你替我谢谢杨总。”

“你这两天在家里住着还习惯吗?你这么久没回来过,要不要我”

“不用,”阮初打断了的示好,语气淡淡:“我在自己家里有什么不习惯的,你也不必想着法的套我家里地址了。”

小心思被戳破,张齐干笑着摸了摸鼻尖:“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少接那些杂七杂八的综艺就是对我最大的关心了,”阮初捏了捏眉心:“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那个,”张齐勾着腰凑近化妆台,瞄了眼阮初的脸色犹豫着开口:“还有一件事,公司那边给你安排了一部偶像剧。”

阮初眉目冷淡下来没接话。

这两年越来越红,公司就开始想方设法地往手里塞角色。刚开始是小制作的校园网剧,后来又是一番古装。

“扑了两部了杨总还没死心呢?”阮初压下心中的不耐烦:“这次又是什么角色?”

“一个古装偶像剧的男主,女主定了最近比较火的一个新人小花,演技挺好的,男主人设也很棒,比上次仙侠那个丰富了不少,播出之后肯定能吸粉。”

吸粉?

阮初轻嘲地勾了勾嘴角,自从开始演戏,确实吸了不少黑粉。

知道自己演技不怎么样,大概是没什么表演天赋,即使已经很努力在上表演课,拍出来的作品也只是不出戏,却又没有高光时刻。

但是张齐已经拿到面前,就证明没有选择权。

算了下现在有的存款,阮初挣扎着起身:“什么时候开机?”

虽然知道一定会接下,但是张齐是做好了随时哄人的准备的,见这么顺利接受还有点惊讶:“你”

看到眼底的青色又于心不忍,阮初从出道就跟着,到现在三年看起来风光无限,内里的辛苦张齐全都清楚,这不出道三年,终于才有机会回了自己家一趟,想到阮初家里的情况,张齐又是心疼了阵,但是在这个圈子里就是这样,表面多光鲜,背后就有多无奈。

“初初啊,这部剧你先演着,我回头就去跟公司争取,你之前压得那几首歌,我尽量去跟高层那边商量给你发了,”张齐跟在阮初身后走出化妆间:“你好好拍戏,高层那边满意了自然就容易”

“张哥去年也是这么说的吧?”阮初回头看向张齐:“明知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努力了。”

抬头看了眼已经暗下来的舞台,阮初轻声笑了笑:“不发就不发吧,这样到时候我自己发出来也不用担心版权问题。”

张齐心中一凛:“初初你”

没理会张齐复杂的神色,阮初转身挥了挥手,语气随意:“不是说放一周假?我手机关机了,有什么事一周后再说。”

————

从体育馆出来,阮初径直回了星光花园。

虽然昨天就已经回来了,但是看着大门上几乎已经寻不到踪迹的“阮”字,阮初还是吸了吸鼻子,才又轻轻拧开了门锁。

“老阮,路女士,阮东东我回来了。”阮初保持着多年前的习惯,进门先打招呼,虽然知道不会再有人回应了。

因为没人居住,所以屋内的摆设还保持着六年前出国时候的样子,昨天有家政来打扫过,所以不觉得有灰尘,沙发是十几年前的旧款,阮初其实已经不喜欢小碎花了,但是在家政工作人员问要不要换一个沙发的时候还是下意识选择了拒绝。

看着满屋子早已过时的装饰,阮初才终于有了家的感觉。

仗着张齐愧疚感还没过会帮搪塞高层,阮初直接拔掉手机卡过了个没什么烦恼的小假期,三年了,离开前一天晚上,买了束新鲜的百合前往墓地。

穿过柏树环绕的小路,阮初迈着轻缓地脚步来到三个紧连着的墓碑旁停下。

“爸、妈、哥,好久不见。”

阮初将百合放在母亲的墓碑前,给父亲和哥哥各自倒了一杯白酒:“我终于敢来见你们了。”

“我好想你们。”

阮初席地而坐,一点一滴地给家里人讲述着自己这几年的生活。

从十岁那年车祸后的福利院,到十八岁出国二十岁出道,阮初迫不及待地想把这十几年来开心的事情一一讲述。

“虽然我每个月都会给你们写信,但是当面说还是不一样的吧?”晚风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阮初轻笑了声,给自己添了杯酒:“我现在也能陪老阮喝酒了,真好。”

“你们看到了吗?我现在是大明星了,我开了好多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写了很多歌,我还拿了金曲奖奖杯,买了你们一定会喜欢的别墅,对了还拍了电视剧,是路女士最喜欢的偶像剧哦。”

“有很多人都喜欢我,们真的很可爱,给了我很多温暖和勇气,爸妈、哥,我过得挺好的。”

阮初将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明黄色的灯光开始氤氲,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觉得自己大概是喝醉了,蜷缩着身子抱着膝盖喃喃自语:“可是我好像并没有兑现我的承诺。”

“那些歌们一定会喜欢的,可是我还不能唱给们听。”

“演戏真的好难,我怎么学都学不会。”

“说好了不会让们担心,但是过几天们可能又要帮我反黑了。”

“其实我在就不会搜自己的名字了,们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小心翼翼。”

“可是明明这些事可以不用发生的。”

“爸、妈、哥,我真的好累。”

这么多年过去,我怎么好像离自己想象中的自由越来越远了。

——————

“阮哥,今天发的定妆照粉丝那边特别好,都在夸这次妆造绝绝子呢!”洪城影视城主角休息室里,王亮看着网上软糖们的评价笑着对阮初说:“导演今天也夸你演技有进步了,我觉得《明月夜》播出后绝对会火的!”

阮初将手里的剧本放下,轻笑着点了点头。

“阮哥,你不开心吗?”王亮抿了抿唇:“是回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好像自从回来之后你就不怎么开心。”

“没事,”阮初笑了笑:“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走吧,不是说要聚餐吗,时间应该到了吧?”

“我还以为你又不去了呢,”王亮惊讶地跟着起身:“九点开始,这次好像有赞助商要来,如果阮哥你不想去的话我还跟导演说你不舒服就行了。”

“没事,走吧。”阮初看了看天上,今天又没有月亮:“总是要去一次的。”

更何况,导演都专门在群里喊了,可以不在乎,但是不能不通人情。

因为是剧组聚餐,所以定在了影视城附近的一个ktv,导演这次大手笔直接包了场,所以一直走到定好的包厢,阮初都没遇上剧组以外的人。

导演副导演和几个主演已经到了,看到进来,女主惊讶地看过来,眼神里的意思十分明显:“你也躲不过去了?”

跟在座的人打了招呼,阮初在女主旁边坐下压低了声音:“听说这里的甜点不错我来试试。”

“谁会来ktv吃甜点啊,”周倩倩无奈轻笑:“你也是被导演逼着来的?”

她其实也不明白,们明明是演员,只要做好本职工作演好戏不就行了,偏偏还要来应酬,说是欢迎投资商,谁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一个新人人微言轻,经纪人那边又逼得急,原本以为阮初可以躲过去,毕竟阮初经纪人看起来好像不怎么管用的样子,前几次应酬阮初也都没来,周倩倩吃了口水果:“原来你们大明星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那我还有没有盼头了。”

要保持身材不能吃肉不能吃甜食不能吃任何好吃的,还偏偏要看着满桌子的美食佯装欢乐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见她眼神恶狠狠地盯着自己面前的蛋糕,阮初笑着将盘子挪远了些:“看不到会好一点吗?”

“可是我还能闻到!”周倩倩生无可恋:“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你这种光吃不胖的人,为什么你不是女明星!”

阮初被她逗笑,近半个月以来沉闷的心情稍稍放晴。

“你别冲我笑,你这张脸我会把持不住的!”周倩倩没忍住上前捏了下阮初的脸瞬间放开:“摔,为什么你皮肤都比我好?不然我们反串吧,我觉得你比我适合绝世大美女的人设。”

没计较她的动作,阮初又塞了口蛋糕进嘴里:“那你不是要踩高跷才能完成男女主的身高差?”

又一次斗嘴获得了胜利,看着周倩倩气呼呼的样子,阮初眯了眯眼,漂亮的眸子挂上了满足的笑意,似乎是要将春日的清寒都揉碎在温柔的眼波里。

赵然刚打开包厢门就看到了这副画面,敏锐地发现自己身边的温度低了一瞬,然后就看到自家杀伐果断的老板沉着脸从自己身边经过。

看了看自家老板又看了看阮初,赵然眸间划过一丝了然,怪不得素来不接触娱乐圈的老板忽然要投资电视剧,虽然这部剧前景不错,但是和程简回平时要处理的单子却差得远,老板不是慈善家,那就是另有所图?

但是跟在程简回身边四年,好像也没见得和阮初有什么交集啊?

“程总来了?”

导演正和旁边的副导说着话,看到来人立刻换上一副笑脸:“您这边坐。”

程简回淡淡地点了点头:“抱歉,我来晚了。”

“没有没有,是我们来早了,”导演连忙招呼阮初几人:“这就是我们剧组的投资人,程氏公司的总裁程简回程总,快来打个招呼。”

阮初抬头,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神,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程总,但是在哪里呢?

又想不起来,不应该啊,这么符合审美的长相,怎么会不记得呢?阮初抿了抿唇,陷入纠结。

“初初?初初?”

“啊?”听到导演的声音,阮初缓过神来,举起面前的橙汁:“程总好。”

话音刚落,耳边传来一声讥笑,皱眉看过去,是剧组的男二号李有楠,阮初后知后觉意识到橙汁好像不太正式的时候,程总已经也举起了刚倒好的橙汁撞上了的玻璃杯:“你好。”

“今天开了车不方便喝酒,”在阮初惊讶的眼神中,程简回轻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导演笑逐颜开,招呼旁边的服务生:“再上几倍橙汁,这边的酒都撤了吧,我们明天也要拍戏,大家都别喝醉了。”

“那程总我也敬您,”李有楠举着橙汁挤过来,讨好地笑着:“感谢程总投资剧组,才让我们这么顺利开拍。”

周倩倩撇了撇嘴看向阮初。

阮初轻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在意这些,们应酬们的,阮初和周倩倩又坐回沙发角落,开始无声交流。

虽然大部分时间阮初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但是两个人无聊总好过一个人尴尬。

程简回自然也看到了们的互动,眸色冷了一瞬。

“程总是在看初初和倩倩吗?”顺着程简回的视线看过去,李有楠笑了笑:“们两个关系是挺好的,平时拍戏的时候也很默契。”

听出话里的意思,程简回凉凉地看了一眼没说话。

旁边的导演左右看了看笑:“程总来坐我这边吧,我刚好和编剧商量一下明天要拍的戏份。”

阮初吃蛋糕的动作顿住,眼睁睁看着左边的人由导演变成了存在感极强的投资人。

周倩倩偷偷瞄了眼投资人的表情,偷偷拿出手机。

阮初在的暗示下也打开了手机,然后就看到了周倩倩发来的消息【这个程总好像不太对劲。】

【不会对你有意思吧?】

【要不要我帮忙?】

看到最后一条消息,阮初轻笑【我拒演然后自己双担男女主角走上人生巅峰?】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当然是假装你女朋友了!】

周倩倩打字的力气都加重了不少。

【虽然这个投资人长得是英俊潇洒人模人样的,但是你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未婚妻或者是不是外面处处留情心里有着白月光,万一真的对你有意思,胳膊拧不过大腿的你吃亏了怎么办?】

余光看了眼旁边英俊潇洒人模人样的投资人,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的手机。

嘴角的弧度慢慢放大,继续打字【不用了,我心里有数。】

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

“剧组最近拍摄可还顺利?”看着阮初不停和旁边的人发着消息,程简回轻咳一声:“我前几天看了送过来几个剪辑,男女主都挺出彩的。”

“很顺利很顺利,”副导演连忙开口搭话:“确实,倩倩科班出身就不必说了,初初的演技也很令人惊艳,其实男主的人设跟初初还挺像的,加上们两个关系不错,配合起来也相当默契,几个主要配角也都很棒,回头成片出来绝对会让大家都惊喜!”

“副导这是对我有滤镜呢吧?”阮初笑了笑收起手机:“我的演技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多亏了您和导演的指导,加上倩倩确实演技好带着我入戏才能有这个效果罢了。”

“谦虚!”导演夸张地笑了声:“你演技确实有目共睹地进步了这是事实。”

导演看向一旁的程简回:“我们初初啊就是谦虚,不过现在像这么红还能这么谦虚好学的人确实不多了,我拍戏的时候情绪控制不住,初初也都没放在心上,每天没戏的时候也是在现场学习观摩。”

导演这句话倒是真心的,之前不是没和流量合作过,有些甚至比阮初差远了,台词背不住只知道1234就算了,还经常轧戏,剧组拍摄四个月有一个月都在录综艺,但是阮初就不。

虽然演技上确实有些青涩,但是本人谦虚好学,就算挨骂也不会放在心上,对自己要求高,一条戏拍个几十遍都不说累,进组之后就专心拍戏,最多晚上加班写一写歌,剧组的工作人员和老戏骨们都很喜欢,而且最近演技是有些渐入佳境的意思,导演觉得这么下去,阮初迟早能在演员这个职业上做出点成绩来。

“是吗?”程简回轻笑着看向阮初:“那我就期待成片了。”

“程总您放心吧!”导演爽朗一笑:“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好好拍这部剧,绝对搞出个大大的水花!”

“来了ktv怎么能不唱歌呢,”眼见着所有人的关注点都放在了阮初身上,李有楠笑着打断谈话:“刚刚是谁点的歌,可以来唱了!”

“我我我,我点了!”女二举起手拿过麦克风:“我点了初初的新歌!”

李有楠脸色黑了一瞬,刚想说什么前奏已经开始,只能愤愤坐下。

“不说我都忘了,”导演一拍大腿:“我前几天还和策划商量着想问问初初接不接ost呢!”

阮初还没来得及说话,副导演接着补充:“当然是跟演员合同分开的,主要是初初新专辑里有一首古风歌确实惊艳到我们了,风格和我们的剧也很相似,不过ost这个不急,可以拍完后期的时候再做,初初有意向的话我们就谈谈?”

“那您跟我经纪人说吧,”有钱不赚傻瓜蛋,阮初笑着接过话:“工作的事都是负责的。”

这就是有意思了,副导演满意一笑:“好好好,回头我就去联系。”

后面就开始聊一些杂七杂八的废话,阮初全程专注吃吃喝喝没有加入战斗,在周倩倩羡慕嫉妒的眼神和投资人时不时的大量中结束了无聊的聚餐。

缀在一行人身后慢慢悠悠地走出ktv,想到什么,阮初干脆绕了个小路。

果然,没走多久身后响起了轻重不一的脚步声,明显地想让听到,又一直不出声,从ktv到酒店,又从酒店楼下到住的14楼。

阮初叹了口气转身:“这么巧,程总也住在这儿?”

程简回轻笑:“导演安排的,说只有14楼有空房间了。”

确实,阮初刚来的时候因为喜欢半夜找灵感,所以专门跟导演说了自己搬到了没有人住的14楼,影视城的酒店没有电梯,大家不想爬这么高的楼梯基本上都住的下面,但是13楼绝对是有空房间的。

阮初似有所悟地哦了一声,点头:“那程总您好好休息。”

说着指了指面前的门:“我也去睡觉了?”

“等一下,”在拧开房门的瞬间,程简回出声,语气里带着探究:“你不记得我了?”

“我们见过面?”阮初不解。

原来不记得了吗?不仅仅是那一面,还有

程简回抿了抿唇,收回到了嘴边的话:“明天还要拍戏,你先去休息吧。”

程简回指了指另一边:“我房间在1408。”

“给房间号?”阮初捻了捻手指:“程总是想暗示我什么?”

听出话里的意思,程简回面色一变:“你”

想问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又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立场,对上阮初的眼神,程简回回到商场上的镇定:“如果是呢?”

“是的话,”阮初往程简回的方向逼近两步,直到几乎能听到沉稳的心跳声:“程总是喜欢我?”

程简回默了默没接话。

“程总单身吗?”

又是这个问题,程简回皱眉看向,心里不是很想继续跟讨论这个,对上含笑的眼神,却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程简回轻咳了下:“已经十二点了,快去睡觉吧。”

阮初终于确定对方的态度,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天菜”,反正都已经这么不开心了,何必在乎这么多?

“不是喜欢就更好了,既然程总也单身,”阮初迈着步子一步步逼近程简回,知道能听到沉稳的心跳,轻笑着伏到程简回耳边:“程总,走肾吗?”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来啦,今日份更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安排的情节点会这么刚刚好,又不到9000,等我明天看看多写一章试试能不能补上字数。

程程和初初最后的番外啦,是现世if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个也在我的计划之内!大概还有两万字左右就全文完结,不出意外就是后天,副cp的番外还是会写的,到时候放在最后一章作话里(因为担心有些读者不想看副cp又想要全订标所以就不放在正文了,算是对大家一路以来陪伴的感谢),不过应该要等到8号或者9号,大家看到我标正式完结的时候就是放副cp番外的时候啦(因为要完成一下学校的作业所以耽搁两天)

感谢所有订阅和评论的小可爱们,爱大家呀比心比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