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75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第75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肾没走成,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阮初收到了来自投资人的爱心早餐。

“芡粉饺,肠粉和酒酿圆子?”

都是他喜欢吃的,阮初敛了敛眸子, 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好奇:“程总去隔壁商业街买的?”

影视城周围的小吃街他都已经逛遍,虽然芡粉饺是有但是肠粉和酒酿圆子是没有的。

“早起没事就在周围转了转。”程简回将视线从他白皙的锁骨移开:“你先去洗漱吧,我来摆盘。”

这是要跟他一起吃的意思?阮初微愣,还以为昨天某人落荒而逃之后会远离自己呢, 想到程简回昨天那句“我不是这个意思”阮初只觉得头疼。

又对他没有那种想法又要接近他, 默不作声洗漱换了衣服, 阮初回到餐桌前:“程总什么时候离开剧组?”

“待会儿就走,”程简回将筷子递给他:“公司那边有事需要我去处理一下。”

还是专门留着跟他吃了一顿晚饭?阮初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顿饭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吃着。

他不再说话,程简回只好自己找话题:“我昨天好像听到你在哼一个旋律, 是新歌吗?”

“你听到了?”阮初惊讶, 他就是回来的路上无聊极小声地哼了两句,没想到程简回这都听得到:“好听吗?”

程简回笑:“好听的, 很适合你的音色。”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适合什么歌的人呢?想到张齐前几天发来的消息,阮初地好心情又没了,对着程简回弯了弯眼睛:“谢谢, 你是第一个夸它的人。”

然后就没有下文, 但是看他这个态度程简回也能猜到一些:“公司那边在压歌?”

“也不算是压歌吧, 就是单纯觉得这几首歌跟我现在的粉丝受众不一致?”

阮初其实知道公司在介意什么, 他没能发的那些歌,要么是情歌要么就是含有批判内容的rap,但是他现在的人设就是乖巧大魔王,粉丝也大多数都是姐姐粉或者妈粉,如果这的要把这些歌放出来, 大概就ooc了吧。

而且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做歌是需要成本的,但是演戏不用,比起每年要花费心思找制作人挖空心思写新歌宣传开需要承担安全风险的演唱会的歌手,他那个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小公司当然更喜欢只需要送进剧组就能保证收入到账的演员。

也是因为知道内里是怎么回事,阮初才从开始就没想过要反抗,反正好的作品不怕晚,五年和八千万总有一个会先到。

如果说昨天随性大胆的阮初让他头疼,程简回确定,他更不想看到现在清醒冷静的阮初。

抿了抿唇,程简回突然开口:“昨天说的话,还算数吗?”

阮初还陷入对未来的规划中,闻言愣了愣:“什么?”

“走肾的那句话,”在阮初错愕的眼神里,程简回继续说道:“我没什么经验,但是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跟我说。”

没想到他会忽然提到这个,阮初觉得自己有点凌乱,他是对程简回的脸挺心动的,但是对方怎么想

对方怎么想关他屁事,先爽了再说!

“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阮初收了满脑子杂七杂八的念想,干净利落开口:“但是以后请多指教。”

————

“你说你”林声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确定周围没有人后压低声音:“你说你给自己找了个炮友?你疯了?”

“你真的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林声吗?”阮初嫌弃地拿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茶渍:“能不能讲点卫生?”

“不是,这能怪我吗?”林声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不确定试探:“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这有什么好说笑的,”阮初镇定自若:“程简回,只用了两年就扎根清远市甚至有成为龙头企业程氏的总裁,是我的新晋炮友。”

虽然自从上次确定关系后已经一个月没见过面,甚至连个成年人该有的肢体接触都没有,但手机通讯录里命名为程简回的那串数字提醒着阮初这一切不是他的臆想,他的的确确给自己找了一个炮友。

“不是你怎么想的啊?”林声彻彻底底疑惑了。

程氏他自然听说过,这两年风头正盛的新型产业公司,老板白手起家,四年前留学归来创办了程氏,之后两年勉强维持生计,直到两年前上面通过扶持政策,程氏技术到位直接扶摇直上,到现在老板也才不过三十岁,又长着一张吊打多数男明星的脸,圈内有名的黄金单身汉。

但是,林声皱了皱眉:“程简回家庭关系那么复杂,你想谈感情又不是没机会,何必”

“你想太多了,”阮初轻笑着打断林声的话:“我又不是真的要跟他有什么发展,关注他家里情况做什么?”

“我喜欢他的长相,他喜欢”阮初顿了顿:“我也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不过我值得喜欢的地方是挺多的,就各取所需呗,都是成年人了我又不会吃亏。”

“你”林声眼神复杂:“你心里有数就行。”

“对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剧组吗?怎么有时间来我这?”

林声拿了盒新买的点心放到阮初面前:“我记得你这部戏就拍了一个月,应该也没有杀青?”

“没呢,”阮初叹了口气:“男二要加戏,大概戏份被魔改挺多的,但是另一个投资方施压,制片人要改,编剧和导演不同意,剧组停工三天,资本的游戏我又说不上话,干脆就回来休息了。”

“男二?李有楠?”林声嫌恶地皱了皱眉:“他倒是不怕原著粉丝撕了他。”

“粉丝再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阮初无奈:“导演这边松了口,编剧自然要改本子,”

《青山君不见》是根据大热同名仙侠ip改编,原著自带不少粉丝,这也是公司之所以会直接将阮初塞进来的原因:基础盘在再加上粉丝的加持,只要阮初和女主不中途毁容,这部剧就稳赚不赔。

李有楠应该也是看中了这部剧自带的流量,想着只要能把自己的线改漂亮点就能小火一把,这在圈里不算什么稀罕事,但是阮初觉得恶心就是了。

“这你都能忍?”林声恨铁不成钢:“男二要是加戏,首先动的就是你男主的蛋糕吧?”

阮初自然是不会同意的,他虽然不在乎自己的戏份,但是也不会容忍自己要拍的剧因为谁魔改成烂片:“导演现在还在僵持着,如果还是要改,我就辞演吧。”

林声叹了口气,虽然辞演很憋屈,但是也只能这样了。

说着顺其自然,当天晚上阮初还是给导演打了电话。

————

凌晨一点,程氏大楼顶层办公室,程简回终于处理完积压的文件,看着又毫无动静的手机,心底涌出一阵失落。

是他话说的不够清楚吗?为什么一个月了都没有联系他?

看了看办公桌右侧的相册,程简回眸色柔和了一阵,按下了助理的电话。

“老板您找我?”赵然很快端着咖啡进来,眼下带着连续十几天加班留下的青色:“是关于合作案的事情吗?”

程氏最近在跟政府合作一个案子,他们连夜加班也是为了这个,眼见得终于快要收尾,可不能再出差错了,看着程简回凝重的脸色,赵然一阵担忧:“用不用我把他们都喊回来加班?”

“不是工作的事,”程简回捏了捏眉心:“你”

“你谈过恋爱吗?”

“谈恋爱?”这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自从他大学毕业进了程氏,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恋爱结婚,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上班的路上,他是女生也不可能喜欢一个随时随地可能要加班连陪自己逛街的时间都没有的男人!

不过按照他们家老板工作狂的程度应该更没有时间谈恋爱啊?上次对阮初这么特别最近不是也没有联系,不对,阮初?

觉得自己可能猜到了什么,赵然试探着开口:“我就谈过一次恋爱还是在大学,老板您想问什么?”

“你们谈恋爱一般都是多久见一次面?”

“谈恋爱的话就是每天都要黏在一起也嫌不够的啊,”赵然想到自己美好的初恋:“就是哪怕没有早课也会去吃早饭,考试周再忙也要腻在一起学习,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小时的那种不够。”

所以恋人是这样的,果然金主和金丝雀之间还是不一样,看着赵然一副心向往之的表情,程简回冷声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会分手?”

赵然:“???”

过分了啊老板,你自己追不到人还要让别人也跟着不开心!

“就是毕业了啊,她要回老家我想留在清远,所以就分手了。”

赵然叹了口气,收起心中的怅惘:“老板是有喜欢的人了?”

看了眼桌角的照片,程简回晃了晃神。

他其实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他只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一个人,即使对方早就把他们之间的约定连带着他本人都忘的一干二净,即使对方撩了之后就把他晾在了一边,他还是忍不住想对方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受委屈,有没有想过要联系他。

“喜欢一个人只放在心里怎么能行呢,”看到他这个表情,赵然还有什么不懂的直接献上自己的追人小妙招:“首先,肯定是要对他好,送花送礼物这些男人女人都喜欢啊,小惊喜是少不了的,其次就是投其所好,要知道他喜欢什么然后旁敲侧击地帮助他,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经常在他面前刷存在感,至少要每天一个电话吧!”

赵然恨不得程简回立刻去谈恋爱然后减少加班频率,直接将毕生所会全盘托出,说完之后还做了个小结:“以上,全部做到虽然不保证能追到喜欢的人,但是一个都不做的话绝对追不到。”

绝对追不到。

绝对追不到?

绝对追不到!

程简回毫无波澜的表情终于起了点变化,抬眸看向激动的助理:“还有吗?”

这些还不够?他一个只谈过一次恋爱的单身狗哪有这么多经验?赵然犹豫着摇了摇头。

程简回挑了挑眉:“我没准备追人。”

他们俩本来就有关系了。

赵然:“”

呵呵,汇报了那么多次工作,我是瞎了才看不到你只有记要点的时候才会手无意识敲桌子!

果然,下一秒赵然就听到自家老板低沉的声音。

“订一张去洪城的机票。”

————

“所以导演您的意思是这个感情线必须要加?”

合上手中的剧本,阮初挑起眼皮看向对面一脸笑意的导演:“男主和男二,我当初应该没有签错合同吧?”

“初初,这个”

“男主原本不就是要搞事业的吗?而且和女主的感情线不就在那,也不会影响什么主线内容,我记得阮老师之前在采访中说过不在乎戏份多少的,”李有楠阴阳怪气开口:“怎么到做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呢?”

“男二和女主感情线比男主都粗,男主好几个重要高光时刻都给了男二,造成他和女主感情纠结的身世部分一笔带过,戏份也就算了,这个剧本不知道的还以为要那我和倩倩给谁抬轿呢。”

阮初脸色冷淡:“我不在乎戏份多少番位前后,不代表我愿意接受魔改愿意演烂片。”

“如果是担心我的演技挑不起这个梁子,导演您只管说,这点违约金剧组不会赔不起吧?”

“初初,你说什么呢?”张齐面色一变,看向对面的导演:“导演,您别当真,初初他就是”

“我就是表面意思,”阮初打断了张齐的话:“让我拍戏我可以忍,但是拍这种戏想都别想。”

“你”

张齐见他态度坚定,只能忍下,拿出手机发了个消息。

这就是要罢演的意思了,导演脸色一慌,他之前是看阮初虽然很努力,但是对戏份这件事没那么在乎才同意李总的施压,如果阮初罢演,违约金事小,再找一个和他相同咖位能带来热度又符合人设的演员怕是

“怎么还用上威胁了呢?”李有楠有恃无恐:“阮老师不会觉得这个剧组没了你就不行了吧?”

“编剧和导演都通过的剧本,你一个人说不同意就不同意,知道的说你敬业计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戏霸呢对吧?”

“谁说我同意了?”

一直没说话的周倩倩突然开口看向导演:“导演,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新人,背后又没有靠山人微言轻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这个剧本,那我只能跟您说对不起了,我这两年虽然没攒下太多积蓄,但是违约金的钱还是出的起的。”

“我当初接这个剧本是喜欢女主坚毅聪慧的性格以及完整有新意和层次的故事线,但是现在这个剧本,别说女主性格变得优柔寡断,还有往脚踏两条船发展的趋势,而且如果男主被弱化成这样,我觉得女主档次也降低了不少。”周倩倩语气坚定:“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压力让您同意了这个剧本,请恕我演本来这个角色。”

男女主接连提出罢演,连李有楠都有些措手不及:“怎么,你们现在是在联合起来排挤我?”

李有楠讥讽一笑:“你们不会真的觉得自己能跟资本斗吧?导演,李总那边可是说了,如果不是这个剧本,他那一半投资直接撤回,整个剧组瘫痪和换个主演,您自己选?”

李有楠的态度直接刺激了编剧,默不作声的编剧直接摔门离去。

导演脸色变了又变,审视的目光落在阮初身上。

他自然是不想换主角的,这个剧本也不是他的本意,若是阮初跟程氏那边有关系他还能挣扎一下,但是现在看来

如果资金撤走一半,那整个剧组真的就只能瘫痪导演咬了咬牙,看向阮初:“既然你们不配合,那就只能走法务了,我回头”

“导演,等一下。”终于收到上面回信的张齐再次出声:“这件事我们再商量一下。”

“有什么可商量的?”阮初彻底失去耐心:“你别告诉我公司连这个剧本都能接受。”

“这”虽然知道这个剧本是委屈了阮初,但是当初签合同之后公司那边收了不少分成,真的解约的话公司怕是拿不出这么多钱,张齐语气难得强硬:“不过是一部戏而已,接都接了,高层那边的意思是,如果你今天罢演,以后不会再给你任何资源”

“给我资源?”阮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你们可真说得出来。”

卓越是他出道前就签的公司,说是公司其实也就是一个小作坊,当初参加节目必须要有经济公司选送,他没办法就信了张齐的话,跟公司签了五年的合约,合约上承诺的清清楚楚,会按照他的意愿规划事业,所以阮初就没有在意违约金的事,刚开始确实是按照合同来的,结果谁也没想到他会一夜爆红,甚至第一名出道。

自从他火了以后,公司那边就换了一副嘴脸,他这才发现合同上隐藏的高额违约金,他每天通告不断就算了,还要时不时的奶一下新人,看在几个师弟资质都不错而且是真心喜欢这个事业,阮初没有拒绝,没想到卓越还能得寸进尺。

“这么久我太听话,杨总怕不是忘了他是靠谁吃饭的了吧?”

这话说得难听,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是实话,张齐自然不例外,当众被打了脸,张齐也有点不耐:“你可别忘了你的违约金,你不满又怎么样,你拿的出钱吗?”

按理说阮初红了这么久,违约金八千万肯定是赚够了,但是别人不知道张齐很清楚,他没接一个通告就会捐赠一半以上的钱给清远市各家福利院,年前又买了一个江边别墅,现在别说八千万,恐怕连一半都不到,更别说还有剧组的违约金了。

没想到张齐竟然会用这个威胁自己,阮初眼神冷然:“那就看”

“呦,挺热闹啊。”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赵然嬉笑着走了进来:“我说怎么片场没人,原来大家都在这呢?”

“赵特助怎么来了,”导演连忙换上笑脸:“可是程总有什么指示?”

“指示可不敢当,”导演话音刚落,程简回冷脸走进会议室,与其嘲讽:“再不来恐怕我的男主角换了我都不知道呢?”

听到他的用词,阮初迅速转身对上他的视线,门外大小声交谈的声音传来,阮初清晰地听到自己漏了一拍的心跳声。

室内诡异地安静了一瞬,导演率先反应过来:“程总您误会了”

程简回丝毫不理会导演的示好,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眼角的阮初,柔声道:“受委屈了也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你没来的时候不觉得委屈啊。

阮初被自己的腹诽惊到,轻咳了声走到他身边:“你怎么来了?”

“我又不是你,能忍住这么久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程简回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次如果不是我来了,你是不是就打算回去被雪藏了?”

雪藏这个词让张齐起了危机感,连忙出声:“那个,程总,我刚刚不是”

“违约金是吧?”程简回将阮初揽到自己身边,看向一脸紧张的张齐:“我回头会让程氏的法务跟贵司对接,阴阳合同的事我们另算。”

张齐脸色一白,程氏他自然是知道的,如果真要跟程氏对上,那卓越这个小公司恐怕

说完张齐的事,程简回才看向一旁冒着冷汗的导演:“看来是程氏的资金不值钱,才让导演觉得换剧本这件事不同跟我商量了?”

李有楠也开始慌了:“程总,我”

“既然这样,那就换导演吧,”没等他说完,程简回直接手起刀落:“我相信制作方应该很乐意和程氏合作。”

——————

一场闹剧就这么被轻而易举解决,赵然要留下善后,阮初跟着沉默的程简回到了1408。

“你生气啦?”

见程简回默不作声关了门,又冷着脸坐到沙发上,阮初连忙围了过去:“其实这件事情吧,也没这么严重”

“那什么才是严重?”程简回语气冷淡:“喜欢的歌被压着不发不严重,一年到头被各种没什么价值的工作挤满不严重,被逼着演自己不喜欢的角色不严重,现在被魔改戏份被威胁雪藏也不严重,阮初,你告诉我对你来说什么程度才能称得上严重?”

“至少我还能唱歌能上舞台啊。”

阮初敛了眸子:“而且其实我也不是付不起这个违约金的。”

只是要把好不容易买到的别墅再卖掉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和自己一样喜欢它的买主了,又或者回头他有钱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回来。

其实买别墅这个计划原本是在一年后的,买之前他已经攒够了解约的八千万,他也不担心自己会没有公司去,只是买主忽然要出国急着脱手,他怕自己以后再遇不到这么符合的别墅就先买了下来,如果卖了的话,加上他现在的积蓄,解约肯定是足够的了。

但是程简回确实帮了他很大的忙,抿了抿唇,阮初放软了声音:“谢谢你啊。”

“我知道你习惯了自己处理这些事,”看到他服软,程简回又有些心疼:“但是你现在不是有我了吗?这些事你明明可以跟我说的。”

有你了,是什么意思?

阮初眨了眨眼,终于还是没敢问出口。

“如果解约的话,你有什么打算吗?”程简回叹了口气,在他头上揉了一下换了话题。

“原本的打算是再找一家新的公司,”因为在阮初的计划里,如果他解了约基本上就是身无分文了,只能找到另一家公司继续发展,但是现在

程简回知道他在想什么:“国内娱乐公司是不少,但是你想自由做音乐的话还是开工作室更好。”

“我知道你没什么经验,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程简回柔声道:“不是有很多歌被压着没发吗?你可以考虑一下想合作的制作团队和专辑主打。”

“经纪人的话我认识一个能力还不错的,他最近刚好也有想要跳槽的想法,这个戏如果你不想拍的话也可以换人。”

看着阮初的发顶,程简回语气郑重:“以后你就知道尽情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够了。”

鼻子一酸,阮初捏着程简回衣角的手渐渐用力,这句话真的是,久违了。

自从长大,就再也没有人在意过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了吧。

那程简回又是凭什么呢?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阮初想,我又能给你什么你才不会离开我呢?

这个问题让程简回有点措手不及,他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就像赵然说的,喜欢一个人首先要做到的不就是对他好吗?

喜欢

程简回愣了愣,原来他是喜欢阮初的啊。

一切反常都有了解释,对上他泛红的眼眶,程简回心里一软笑:“你不是我唯一的金丝雀吗?这么宝贝的金丝雀当然要娇养。”

作者有话要说:  十二点过后还有一更,算今天的更新,大家先不要等,早上醒来再看吧,比心比心爱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