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77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第77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阮初以为那天他们会发生点什么, 但是没有,程简回好像永远可以克制住自己,哪怕是已经很明显动了情, 那天晚上还是无事发生。

不过他也没有纠结太久。

十月底, 《青山君不见》开始网播,导演加持下,阮初表现十分出色,直接摆脱了“花瓶”的称号,剧情也受到了观众们的喜爱, 播出一个月, 阮初的两个高光时刻成功出圈,甚至凭借这个角色提名了一个最佳新人奖,虽然最终没有拿到, 但是软糖姐姐们还是扬眉吐气,甚至开始了不限圈抽奖。

离开卓越之后,阮初的事业发展十分迅速, 十月份工作室运转走入正轨,签了金牌经纪人王念, 先是发了足足有十五首歌的新专, 虽然不是每首歌都取得了好成绩, 但是三首主打直接成为当季热曲, 紧接着又官宣了囊括了一线和新一线等十几个城市的巡回演唱会。

可以称得上是风头无两, 粉丝们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喜讯砸得头昏脑胀。

阮初下定了决心要转型,直接退出了所有相关榜单,还在官方采访中直接官宣了不会再跨界拍戏的消息,大家意外他会这么任性的同时,也被他专注做音乐的决心感动, 在不用做数据的软糖姐姐们无聊之下甚至开始了英语单词背诵接龙时,工作室终于官宣了直播消息。

晚上八点,因为同时进入直播间的人数过多,整个平台卡顿了十分钟才正常。

“大家都不用写作业的吗,”阮初看着蛮弹幕的晚上号笑了笑:“最近是不是要期末考了?”

【毕业三年不用写作业啦!】

【早就已经写完了!你再不出来我都要去自学下个学期的内容啦!】

【马上要期末考的医学生表示头秃间隙看看初崽直播梗有学习的动力!】

【初初宝贝好久不见啦,最近在做什么哇?】

“本来是想跟大家聊会儿天再说这个的,但是既然大家都在问我就提前官宣吧,”阮初调整了一下视频角度:“最近在录制《最美的声音》。”

【竟然真的是初初吗?我还以为我猜错了!】

【前面的姐妹这个真的不怪你,我也很好奇节目组到底是从哪找到的这么不明显的轮廓图给我们猜,要不是软糖人均亲妈,还真的认不出来!】

【看到节目组发的官宣博啦!好可爱的初初!】

【这么快就要播出了?所以以后每周都能看到新鲜的初初了吗?】

“对,这个周末第一期就播出了,”看着满屏幕的“妈粉狂喜”,阮初有点羞耻:“看来我是时候走一走酷拽风了。”

【不要不要,阮哥最拽!】

【阮哥好酷!阮哥最a!】

阮初哼哼了两声,没再纠结这个反正她们也不会当真,下次发微博还是一群妈妈粉姐姐粉,其实他也习惯了。

“这个节目还是很好看的,有不少实力很棒的小哥哥小姐姐,等节目播出你们一定会爱上他们的。”

《最美的声音》是一档音乐竞技类节目,参加比赛的都是一些素人选手,阮初参加节目也是作为导师,跟选秀节目不一样,这个节目更注重专业能力,所以参赛的选手都是实力挺好的,而且阮初通过这个节目还结识了不少优秀的音乐人,录制过程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孙老师还教了我琵琶,等我回头我去上几节专业课,弹给大家听。”

【好巧,室友是孙熠粉丝,孙老师也正在直播间夸初初呢!】

【双厨狂喜,这是什么梦幻联动,爱了爱了。】

“孙老师在夸我?”阮初惊讶一笑:“大概是节目组给的任务,日常商业夸一下同事,这样节目播出之后我们的争执就可以被大家忽略了。”

孙熠是圈内知名的原创音乐人,以小甜歌见长,走在大街上很难不听到他的歌,节目里另外两个导师都是前辈,他们两个年纪相仿,关系更要好,但是他们喜欢的音乐风格不一样,所以也经常为了选手的去留争执,当然,争执完一起去吃烧烤的也是他们俩。

【节目组可没给钱,一句十块待会儿转账吗?】

正说着,屏幕上划过一条巨大的弹幕,阮初一眼看到了孙熠的名字,大概是平台专门给他的账号。

【哈哈哈哈哈哈被抓包了!】

【孙老师已经在直播间阴阳了,救命笑死我了】

【当场捕获可还行,初一cp我磕到了!】

既然被发现了,阮初干脆和孙兴连麦,两个人合作互相打了歌,互怼着渡过了大半直播时间才算是结束。

看着满屏幕的初一,阮初无奈:“大家开开玩笑就行了,等出了直播间就忘了这个组合,最重要的是,不许剪沙雕视频!”

【cp粉在线心碎,孙老师也是这么说的,哈哈哈哈哈更好磕了怎么办!】

【放心吧放心吧,我们知道的,初初最近有谈恋爱的打算吗?】

【有喜欢的人的话不用顾虑我们呀,有人能陪你过年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

【初初开心最重要啦,只要谈恋爱的同时不要忘记写歌就好!】

“别人都是阻止偶像谈恋爱,你们怎么还催上了。”阮初无奈笑了笑:“放心吧,不会耽误写歌的。”

这句话一处,弹幕瞬间炸开,阮初原本就没打算要瞒着她们,即使知道有些粉丝会因此脱粉,如果真的恋爱了,阮初也会直接官宣的。

“是有喜欢的人了,”看着满屏幕的感叹号,阮初轻笑:“如果真的谈恋爱会跟大家说的,不过大家不要太过于关注这件事啦,还有十分钟直播结束,大家有什么想听的歌吗”

隔壁书房,程简回握着鼠标的手一紧,有喜欢的人了是

是指的他吗?

————

“今天怎么这么丰盛啊?”

直播结束,阮初走出乐室来到餐厅,看到桌上的菜惊叹:“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阮初也是搬来程简回的公寓后才发现原来程大总裁还会做饭,而且还做的这么好吃的,但是同居两个月以来,程简回虽然时不时会做饭,还真没这么丰盛过。

“一二三六道菜?”看着端了汤从厨房出来的程简回,阮初疑惑:“我们两个人吃得完吗?”

“量不大,你不是说想吃川菜吗?我就试了一下,”程简回在他旁边坐下:“你尝一下好不好吃。”

“专门为我学的?”

阮初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你”

“快尝尝,”程简回没给他问出问题的机会,夹了筷水煮肉片给他:“我没放太多辣椒,你应该会喜欢。”

“喔,”瞥了眼他不太正常的神色,阮初点了点头乖乖吃饭。

他直播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就是专门给程简回听的,现在看来也确实达到了效果,阮初有一下没一下地扒着米饭,青蛙进锅了,他到底要不要再加把火呢?

结果还没等他纠结完,程简回主动提了直播:“今天来你直播间的那个人就是你之前一直跟我提的同事?”

“你说孙熠吗?”阮初意外:“对,就是他。”

“大概是节目组安排他也这个时候直播,刚好遇到他就来了,”阮初笑了笑:“不过幸好他来了,不然一个小时我都还不知道做点什么呢。”

“我看到弹幕上好多人在刷你们两个的cp?”

“是有粉丝在开玩笑,不过都是闹着”意识到什么,阮初突然顿住,勾着嘴角对上程简回的视线:“你刚刚做饭的时候忘了盖醋坛子了吗?我怎么闻着这么酸啊?”

程简回难得没否认,反而直接反问:“不可以吗?”

“可以啊,当然可以,”阮初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只要我一天是你娇养的金丝雀,你就有不改醋坛子的权利。”

程简回也勾了勾嘴角,还没松一口气忽然想到,那万一有一天,他不是了呢?

————

当天晚上,可怜的赵特助又接到了自家老板的电话。

“祁家的那个合作案进行到哪里了?”

“祁氏派的人是个老油条,王家那边还在周旋,但是迟迟没有敲定合作,我猜他们应该是想等政策。”赵然祁氏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家老板要跟祁氏过不去。

按理说,祁氏算是清远市的老牌企业,虽然自从换了掌权人之后,这几年效益持续下滑完全比不上全盛时期的状态,但是好歹根基在这里,他们一个刚刚站稳的公司来跟祁氏对抗,还是有不小的压力。

但是程简回不说原因,他自然也不会过问。

看着客厅里抱着薯片追番的阮初,程简回心里一软。

自从上次阮初不小心感冒,他就直接以自己方便照顾对方的理由顺势让阮初搬了进来,原本一个人的时候不觉得,但是两个月来,看着二楼的健身房慢慢改造成乐室,客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了些卡通抱枕,冰箱里永远不会缺的蛋糕和冰淇凌,他才慢慢觉得生活有了具体的形状。

他知道今天阮初直播间说的那句话是在试探他,也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但是祁家的事情一天不解决,他就一天不能安心和阮初坦白,如果只是一个金丝雀,他们只会对阮初感兴趣但是不会对他不利,若是知道阮初在他心里的地位

程简回不确定,如果祁家那个人真的要对阮初出手,他能不能真的护对方周全。

但是阮初这么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他又有什么资格一边不想他和别人交往一边又不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呢?

想到这里,程简回眸底暗潮汹涌:“那我们就推他一把。”

蛰伏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让祁家那些人清醒一下了。

————

阮初十分清楚地感觉到程简回这段时间突然变得忙碌起来,虽然之前公司的事情也不少,但是至少不会到让程简回连着两天夜不归宿的地步,而且程简回竟然会忘记给他发三餐打卡的消息

想到这,最喜欢的动漫好像都没那么有意思了,阮初看了看手里酸涩的葡萄,皱了皱眉。

“山不来就你,你就去就山呗,”接到阮初电话的时候,林声刚刚下戏:“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公司在哪,他最近这么忙,说不定连饭都吃不上,你刚好接着送饭的名义去宣誓主权,顺便在办公室安插个眼线什么的,一举多得。”

“怎么让说的我好好一个偶像剧变成了勾心斗角的职场剧了?”阮初无奈一笑:“你觉得我现在的情况,在让所有人都看清我长相的条件下还能完好无损地走出程氏大楼?”

“那倒是,你踏进去说要找程简回的那一刻,热搜应该就能炸掉,”林声叹了口气:“这就是大明星和我们这些小演员的差距吧。”

“您可别在这凡尔赛了啊,”阮初不满:“国际知名大导叶树出山大作的男一号,你要是小演员圈里那些新人怕不是都要哭死了。”

“怎么样,这么久没去片场,还适应吗?”

自从两年前那次意外,林声就没再演过戏,这次终于能克服心理障碍重新回来,阮初一边为他高兴,一边也很担心:“等我录完下一期节目就去探班,你等着我啊。”

“放心吧,我还没有这么娇气,”林声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也没嘴硬:“虽然拍戏的时候会有点情绪波动,但是基本上不会影响发挥,就是聚餐的时候会忍不住犯恶心。”

不过叶树知道他这么毛病,除了开机那天喊了他,其他的时间都找借口帮他推掉了,所以这么久以来拍的还算是顺利:“你如果来的话别带那些大包小包的来馋我,我最近节食,后面需要控制体重了。”

“好。”知道他还算适应阮初就放心了:“你看,所有的不顺都会过去,我们以后都会越来越好的。”

“嗯,会越来越好的,”林声感叹了声:“那你快去看你的程总吧,我也要准备下一场戏了,下周见。”

“下周见。”

挂了电话之后,阮初就全副武装地出了门。

在他们俩最常去的那家餐厅打包了饭菜,到达程氏楼下之前,阮初直接给赵然打了电话。

虽然不能自爆,但是至少能让所有人都清楚,程简回是有主的。

“老板还在开会,大概半个小时才结束,”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刚出会议室,知道阮初来了连忙下楼:“阮先生先在办公室等一会儿,老板说办公室里的东西你随便用,如果需要什么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

“好,谢谢赵特助,”阮初将给程简回准备的灰色保温盒放在办公桌上,将另一个水果和点心盒递给赵然:“顺路就买了,赵特助看喜不喜欢。”

赵然道了谢就出去了,还体贴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赵特助,刚刚那个帅哥是”

一出门,赵然就被总裁办的几个助理围住了,看了看紧闭的门,赵然朗声道:“帅哥什么帅哥?你可别见个帅哥就打听,这可是老板男朋友!”

“老板男朋友?”

“救命,一下失去两个帅哥!”

“老板竟然会谈恋爱?我还以为他会跟工作过一辈子呢。”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赵然佯装不开心:“在特助面前公然讨论老板,不怕我回头参你们一本?”

“赵丞相,我们错了!”

“对对对,我们再也不敢了!”

“行了行了,”赵然笑着将点心和水果递给他们:“这是老板男朋友给的,刚好大家都没吃饭吧?先垫垫!”

“感谢老板,感谢男朋友!”

“希望老板今天能早点下班!”

“感谢感谢!”

果然,年纪轻轻就能坐上总裁特助位置一定是有道理的,看着赵然专门留下的那道门缝,阮初勾了勾嘴角,不知道这么聪慧的人儿能不能挖到他工作室。

程简回办公室果然跟他没有住进去的公寓一个风格,除了黑白灰没什么其他的颜色,所有摆件也都是极简风的,但是办公椅倒是意外地舒服。

阮初无聊之下干脆打开了程简回的电脑,试了一下果然和家里书房的一样,桌面也都是无聊的办公软件,挑了好久下载了几款游戏,反正程简回还没散会,阮初干脆准备先开两把。

结果刚打开页面,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进门的却不是程简回,而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身边带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刘莹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阮初皱了皱眉:“谁准你坐在这的?赵然呢?怎么什么人都往总裁办公室放?”

“祁伯母您别生气。”

阮初还没说话,祁夫人旁边的男人先开口了:“我看他好像有点熟悉,应该是哪位名星,可能是跟程氏有什么合作也说不一定,我们等简回哥回来问问他就醒了,您别因为这个气坏了身子。”

“新文你啊,就是太好心了,”刘莹拍了拍男人的手:“我知道你家里家教都是对人要礼貌,但是有些不懂规矩的人你必须得先跟他立好了,不然会有你和简回结了婚,再有这种猫猫狗狗进来,你上哪说理去?”

听到最后一句话,阮初玩味一笑:“这位阿姨,不知道您是?”

“你是阮初吧?就是最近很红的那个歌手?”钟新文看着站起来的人笑笑:“这位是简回哥的母亲,我们是”

“母亲?”阮初对着刘莹打量了阵,眸色冷了下来:“如果我没记错,程阿姨已经去世了,我们家简回姓程,跟祁夫人有什么关系?”

他和程简回一起这么久,自然见过他妈妈的照片,祁家的事他虽然不怎么了解,但是也知道面前这位祁夫人是个什么来路,小三上位的夫人而已,现在都能在原配之子的地盘这么嚣张,不用想也知道程简回小时候过得有多不好。

想到这里,阮初最后一点耐心也没了:“既然这位先生家里家教这么好,怎么不能提醒一下身边的人,什么事能做,什么样的行为不是人能做得出的。”

“你!”虽然不像那些豪门太太说的那么直白,但是刘莹哪里听不出来对方是在讽刺她,一瞬间脸都青了:“再怎么样我也是他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一个要仰仗程氏才能活下去的小明星,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叫嚣!”

“你知不知道”

“谁说他没有资格?”

刘莹的话还没说完,程简回一脸阴郁地推门进来,没有理会刘莹和钟新文,径直走到了阮初身边。

“你没事吧?”

看到他脸上担心的表情,阮初笑了笑:“没事,你提前开完会了?”

说好的半个小时,这才不到十分钟呢。

见他没吃亏,程简回才终于放心:“嗯,后面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先结束了。”

面前的两个人的默契过于旁若无人,钟新文捏紧了拳,笑着开口:“我们刚刚就是跟阮初开了个玩笑,简回哥”

“我们很熟?”听到钟新文的称呼,程简回下意识看了眼阮初,发现对方眼神玩味之后看向钟新文:“我不记得我有个弟弟。”

钟新文被他怼的眼睛一红:“我”

刘莹拍了拍钟新文的胳膊,迅速解围:“简回,新文他可是你钟叔叔家的孩子,你们两个小时后还一起玩过呢,你怎么能”

“我还没问,祁夫人真是好大的排场,”程简回看向一脸慈善笑意的刘莹,语气冰冷:“还在程氏的地盘上都敢对我的家人颐指气使,看来你来之前没跟祁总打听一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你的家人?”钟新文像是收到了打击:“阮初是”

“他是我男朋友,未来将会是我的合法丈夫,”程简回说这句的时候没敢看阮初的眼神,只温柔地牵住了他的手:“所以在这里,他有资格做任何事。”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怕影响阅读体验,所以副cp番外放到最后一章作话了,喜欢的小可爱看一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