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别人家金丝雀也这样吗 > 第78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第78章 做了金丝雀后我为所欲为


这话一落, 钟新文脸色煞白,刘莹显然也慌了神:“简回,你这是”

“如果你来是为了他, 那就请回吧, 有些事祁家人能做的出来不代表我程家人会做,”程简回语气讥讽:“如果是为了祁氏,那就更不必来了。”

“我从祁家离开那天就说过,从此以后不会再和祁家有任何联系。”

“简回,你到底是祁家的孩子, 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你爸爸”

“赵然,送客。”

听到刘莹最后那个称呼,程简回彻底冷了脸, 看向一旁的赵然:“如果请不出去就喊下面保安。”

说完没管剩下几个人的脸色,拉着阮初进了休息室。

将刘莹的不服和赵然的客气挡在门外,休息室里显得格外安静。

斟酌了下, 程简回缓缓开口:“我”

话还没说完,吞没在湿热的唇齿中。

呼吸交缠的瞬间, 程简回觉出自己下唇被轻咬了下。

“给小程总一个亲亲, ”一吻结束, 阮初空着的手攀上程简回的肩, 语气轻柔:“不要为了不重要的人难过啦。”

这次他动作有点大, 祁震应该是知道他要对祁氏出手,想方设法见他求情被拒绝,这两天祁震倒是消停了,程简回以为他是准备接受结局了,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无耻到让刘莹过来, 拿他做人情这种事,也多亏祁震和刘莹敢想。

不会真的以为他还会在乎这点子血缘关系吧?

其实从六岁他母亲病逝,祁震紧接着带了刘莹回祁家,任由刘莹对他百般为难他跟着舅舅离开祁家开始,这么多年过去,程简回早就不把祁震和刘莹放在心里了。

刚才也只是担心阮初会受委屈,但是被他这么温柔乖巧的眼神注视着,程简回心里还是一酸。

刚想将人抱住才发现他们的手还牵着,属于阮初的温度从掌心源源不断地传过来,程简回喉间发涩:“我刚刚”

“刚刚程总特别帅,”阮初打断他的话,极快地在他唇角亲了一下:“简直帅到飞起!”

程简回心里一凉,这个态度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大概是还没想好怎么说,”对上程简回的视线,阮初轻笑:“没关系,谁让我习惯了娇养呢,看在程总刚刚这么帅的份上,我就再等等你吧。”

“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程简回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真的有人的眼睛像星星一样好看的。

“好了,”想着外面应该已经结束,阮初拍了拍程简回的肩:“走吧,开了那么久的会,我们程总应该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糖醋鱼。”

过了这么久,保温桶里的饭菜已经有点冷了,如果是他自己吃的话没关系,但是阮初也还没吃饭,于是程总干脆给自己放了假,带着自家小金丝雀去吃饭。

阮初已经恢复了来时的全副武装,被程简回拉着手往外走:“程程,我们去吃什么啊?”

“程程?”

“怎么?我不能叫吗?”阮初甩了甩两个人牵着的手:“不是说我有资格做任何事吗?这么快就失效了?”

程简回无奈:“当然能叫,是说了,永远不会失效。”

“做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

“为所欲为?”

“可以。”

两个人的身影慢慢走远,前台小姐姐才终于开始星星眼:这到底是什么神仙爱情,温柔和爱意露出来了啊喂!

————

过年前两天,阮初巡回演唱会最后一站如期来到清远市中心体育馆。

按照阮初开演唱会的规矩,最后一场演唱会会比前面几场多一个互动环节,因为这次唱的全都是新歌,所以阮初直接决定最后一场全程直播。

十场演唱会,程简回一场都没有拉下,但是每一次看到阮初在舞台上自如地挥洒着魅力,他都还是会心动,也是在每次都忍不住跟着粉丝们一起高呼阮初名字的时候,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作为偶像的阮初会被这么多人喜欢。

他天生就应该属于舞台,天生就应该是最亮的那颗星星。

他和全场追星星的人一样热烈地喜欢着舞台上的人,他又和其他任何追星星的人都不一样,这么多人喜欢星星,只有他可以将星星揽入怀中。

哪怕每次都是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也足以让他欢喜。

在蓝色灯海和无尽的呐喊中,阮初结束了本场演唱会最后一首唱跳歌曲,短暂地休息了一分钟,拿起了手麦。

他还穿着方才唱跳时的浅灰色衬衫,扣子开到第三颗,露出精致的锁骨,腰间的飘带落在舞台上,蓝灰色的头发因为浸了汗乖巧地趴着,漂亮的双眸闪烁着欢喜的光。

“感谢今天来到演唱会的大家,也谢谢直播前的各位,”阮初握着手麦笑:“今天大家都太热情啦!”

“阮初你好棒!”

“a爆了!”

“你辛苦啦!”

“大家也辛苦了,”畅快地唱了正常自己喜欢的歌,阮初嘴角都压不下去:“这次巡演对我来说有着很重大的意义。”

“大家也知道,这是我自己独立出来后开的第一场演唱会,第一次所有的歌都是我的原创,”阮初顿了顿:“这些个前前后后最久的应该压了有两年吧,最短的就是待会儿我要唱的《盛大》,因为这是我在七月份才完成的创作。”

“这一年里,我经历了很多事,是我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的,我没有想过自己能把一个角色演到让大部分的观众都满意,没有想到自己能这么快独立,能这么快唱自己喜欢的歌,能这么快决定我想要做什么事,”阮初闭了闭眼:“我现在闭上眼睛,都还觉得像是一场梦。”

“不是梦!”

“你做到啦!”

“你就是最棒的!”

“对啊,这不是梦,我做到了,”阮初笑:“所以真的很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给了我走到现在的勇气,谢谢你们包容我的任性,谢谢你们现在依然还在支持我,接下来这首《盛大》送给你们。”

“惊醒过的凌晨四点

怀揣着梦想的小孩

渺渺无期的期待

少年的故事又被谁提起

谁被困在此地

通往盛大的路上布满荆棘

没关系,只当是会很快过去的雨季



《盛大》是阮初新专的主打歌,在场的粉丝也都听过,但是这次现场明显是被改变过的,音乐的叙事感更强,也更加温柔。

轻轻吟唱着自己故事,这里的转折由一个人开始,阮初边唱边看向家属席的程简回,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蒲公英沿路盛开,写满未知盛大的未来

与你同在。”

————

最后一个游戏结束,持续了近两个月的巡回演唱会终于落幕,粉丝们井然有序地退场,阮初站在舞台下,看着一盏盏灯慢慢熄灭,整个会场陷入黑暗。

“开心吗?”程简回走到他身边,伸手将人揽在了怀里。

“开心啊,”阮初认真地点了点头:“特别开心。”

大概很久之后,这也将会是他最喜欢的一场演唱会。

“其实互动这个环节是我自己硬要加的,”阮初忽然提起,当初为了这个他还跟公司僵持了一段时间:“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吃不消,唱了二十几首歌,还要再互动两个小时,第一场演唱会结束后接下来的一周我的嗓子都处在很疲惫的状态,但是我还是不后悔,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很喜欢在舞台上的感觉,喜欢到每次上了舞台之后都想跟人分享这份喜悦,”但是大多数时候,他连家属席都留不下来,阮初语气很轻:“所以我真的很喜欢演唱会结束的这个互动,我可以跟这么多喜欢我的舞台的人一起交流,一起分享,一起庆祝,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

程简回将他正对着自己:“我”

“你先别说话,”阮初伸手按住了他的唇,“嘘”了一声轻笑:“先听我说。”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世界里会突然出现一个叫程简回的人,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闯入我的生活,强势又不容拒绝地帮我解决所有困难,却温柔又让我忍不住心动地撩动着我的情绪,”阮初语气轻柔:“这首《盛大》送给我,其实也是送给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盛大的欢喜。”

阮初忘进程简回深邃的眸子:“所以你”

“所以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程简回握住他的手指抢先开口:“抱歉,我忍不住了。”

“我也没想过我的世界里会出现一个叫阮初的人,没想过这个人会时隔多年再次挑起我的心绪,没想过自己会想要不顾一切地把一个人留在我身边,没想过在经历过那么久的孤寂后我会这么想要和一个人牵手走下去。”

“这枚戒指是我很久以前就买了的,”程简回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戒指盒:“在我遇到你之后,在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想买戒指的时候,就买了。”

在阮初潮湿的眼神里,程简回将戒指取出:“所以阮初,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在不懂什么是爱的时候就爱上了你。”

“阮初,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以爱的名义,以一生为期限。”

整个场馆都陷入了黑暗,阮初却能够清晰地勾勒出面前这个人的表情,他轻笑了声,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双唇相触的瞬间,阮初听到自己说。

“我愿意。”

只要是你,不管在哪里,我都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都最后一章了我又迟到了,这次是真的真的完结啦,撒花花!

这本中间键盘坏了好几次,所以有时候打的急了会有好多错别字,感谢所有捉虫的小可爱,月底之前我会再重新捉一遍虫(因为每天只能修改十章惹),中间还因为大雨停了几次电,有时候因为没有灵感还会推迟更新,但是大家还是这么一路陪我到完结啦,所以真的很谢谢大家。

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让我有动力把初初和程程的故事这么完整的写完,永远爱初初和程程,爱陪我走过这么久的你们!

想看星漾副cp番外的小可爱们记得97号晚上十一点点开77章的作者有话说,我会准时送达的,爱大家!

最后最后,910号开《和影帝协议恋爱后》,感兴趣的小可爱们收藏一下吧,比心~

有缘再见!

星漾番外 你是我永恒的光

陆知星回归的第二年秋天,娱乐圈发生了三大事:陆知星回归演唱会顺利落幕,三金影帝程简回宣布将转移工作重心至幕后,前ftb时漾队长官宣恋情。

程简回转移工作重心这件事不是没有预兆,从去年开始,他就减少了进组的次数,还多次在采访中表示对导戏感兴趣,年初还进组尝试了第一部导演作品,程简回承诺如果有好的剧本还是会接戏,加上前段时间他刚刚接了一部和阮初一起的综艺,所以粉丝倒是没什么意见。

至于时漾为什么是前tfb队长,是因为一年前《追光少年》中出道的男团tfb在大热了两年后就解散,距离现在已经近一年。一年内昔日队友都已经跨界去了演艺圈,只有时漾还坚持做着音乐,并且在年初凭借个人原创单曲《样》拿下了青曲奖最佳新人奖。

从节目中,时漾就一直以冷酷寡言的形象示人,当初人气一骑绝尘成团出道,两年内也传出不少他和团员不和的消息,虽然后来都一一澄清,但是他注孤生的人设几乎是公认的,所以他会突然官宣恋情几乎让所有粉丝感到意外。

最重要的是对方竟然是陆知星,一时之间粉丝们竟不知道该难过自家偶像忽然脱单还是该开心时漾终于追星成功了。

刚刚官宣那段时间,甚至有人觉得是时漾在自说自话,直到草莓娱乐宣布了星漾即将做客直播间的消息。

晚上八点,直播刚刚开始,弹幕就被两个人的粉丝和看热闹的路人霸屏,主持人是草莓娱乐一姐梁瑜,饶是见惯了大场面也还是被这个阵仗惊到了。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草莓对对碰》,我是梁瑜。”看着弹幕上刷刷的时漾和陆知星,梁瑜十分贴心地没有绕弯子:“既然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本次直播的主题,那我们就不绕弯子,直接请出我们本次的主角,陆知星,时漾。”

【顺序决定攻受,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星漾党!】

直播间右侧有一个投影仪,专门投射现场方便主持人观看弹幕,在一众姓名刷屏中,这句话十分惹人注目,时漾眼皮轻跳下意识看向右侧的陆知星,发现对方也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握着对方的手轻轻拽了拽,是他惯常的撒娇方式。

陆知星轻哼了声没再说什么,装得倒是乖,上了床就不做人。

“欢迎我们今天的两位主角,陆知星、时漾,”梁瑜笑着起身一一跟两人握手:“请坐。”

陆知星点了点头在对面沙发落座,时漾便坐在他身边,中间留着不过一掌宽的距离。

梁瑜:“请两位依次先跟直播间的粉丝朋友们打个招呼吧?”

陆知星点了点头看向屏幕:“我是陆知星,我自己的粉丝就不说了,直播间的杨梅大家好,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跟大家见面,以后请多关照。”

【为什么我们不说?我们也要说,不说要闹啦!】

【星星的意思是之后会给我们单独开直播吗?好哦,乖巧等待!】

【emmmm,双担的我不知所措。】

【敲!凭什么时漾这个臭脸的家伙都有男朋友了我还单身?立即脱粉今天开始我就是星光!】

【哈哈哈哈哈前面的姐妹真相了,我知道时漾竟然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个想法!】

【不用跟杨梅打招呼,今天我们都是星光!】

时漾还是一副面无表情地样子:“大家好我是时漾,那我自己的粉丝也不说了,直播间的星光们,我会好好照顾星星的。”

听闻这句话,陆知星挑了挑眉转头看向时漾,眼里的意思十分明显:“说到做到?”

时漾理直气壮:“绝大多数情况。”

【???是我不对劲吗?】

【我脸了黄了】

【敲!时漾竟然会脸红?是我瞎了吗?】

【前面的,瞎了是看不到脸红不红的,但是我也怀疑我瞎了。】

【艹?我站反了?】

梁瑜笑了笑,继续下一个问题:“相信大家对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很感兴趣,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们初遇的情景吗?”

“初遇?”陆知星轻笑:“这大概是我最讨厌的一个问题了。”

陆知星第一次遇到时漾是他人生最狼狈的一天,相恋多年的爱人出轨,他却是从第三人口中听到的,一直从咖啡馆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里,对着满墙的合照和电话里长久的沉默,他才终于意识到原来人真的是会变的。

那天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喝醉,在外面的小吃摊被狗仔发现,几经转折下躲到一家网吧,好不容易等到粉丝离开,他一转头对上了时漾惊讶的眼神,然后下一秒,他吐了对方一身。

陆知星掐头去尾捡了能说的说了:“第二天我是在他家里醒来的,他一脸冷漠地说自己是我的粉丝,然后就赖上我了。”

他那段时间消沉到了极点,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甚至偶尔还会控制不住自己无缘无故发脾气,时漾一边上学,一边还要担心他中午会不会吃饭,唯恐每天下午放学他就不见了。

但是人在极致绝望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光?骄傲如陆知星,也不舍得。

于是他在时漾的出租屋里渡过了一整个高考季,对,一起住了三个月,直到6月7号,陆知星才知道原来时漾是一个高三学生。

“他那个时候已经这么高了,每天冷着个脸,我又完全封闭着,根本就没想到要问问他的年龄,”陆知星叹气:“现在回头看,我真的挺讨厌那个时候的自己的。”

“不讨厌。”

一直没说话的时漾忽然开口,说了三个字后又恢复沉默。

陆知星先是愣了愣,而后笑着捏他的手:“嗯,不讨厌。”

【啊啊啊啊啊啊,怪不得你有男朋友!】

【救命,那句不讨厌真的好撩,臭脸怪是在撒娇吗?】

【离谱离谱,你有本事撒娇,你有本事自己讲啊!】

“我看他家长不在,那两天就去陪考了,”那是陆知星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出门,穿的是时漾的旧衣服,三十度的高温带着口罩墨镜帽子跟一群焦急的家长守在考场门口,最后一门英语考完,时漾没见一丝紧张,倒是他自己把自己逼成了社恐。

高考分数要出来的那几天是他说话最多的几天,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问问时漾成绩出来了没。

“我自己是很早就出国了,但是这么多年也知道高考有多难,偏偏时漾一脸淡定,我还以为他是个学渣来着,后来出了成绩才知道原来他成绩这么好。”

是真正意义上的好,高出那年a市一本线一百分,可以读一所省重点大学的top2专业,但是时漾跟他说他想去学音乐。

一点乐理基础都没有想去学音乐,国外几所大学肯定是不行,就连国内的几所音乐学院都是要求专业的,陆知星下意识把自己摆在了家长的位置表示反对,但是那天一向傲娇又脸臭的小孩儿突然跟他示弱。

不论是家里的那些事还是时漾看着自己时候濡慕的眼神,陆知星到底没舍得一棒子将他打死。

“所以大家也知道他出道那年拿了计算机专业的毕业证书。”

报完志愿,他和时漾离开了那个出租屋到了他现在住的小院子,虽然一直在鼓励他去跟人交流,但是在他强烈的反对情绪中,十八岁的时漾一手包办了所有事宜,后来时漾一边上学一边跟他学乐理,陆知星虽然失去了创作的能力但是基本的知识还是会的。

“一边学专业一边又要学音乐已经很辛苦了,但是时漾每年都会拿到奖学金,课余的时候还会去给人做家教,大学四年他愣是没花我一分钱。”

陆知星有时候会觉得时漾死脑筋,但是又羡慕他身上那份好像什么事情都压不跨的坚定。

想到这里,陆知星笑了笑,眼里有晶莹闪动:“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在骗我。”

时漾这次没反驳,他确实十岁就开始学习乐理和舞蹈,那年的艺考他也考上了:“但是你是最好的老师。”

【啊啊啊啊啊磕到了磕到了!面无表情说着情话的时候好撩哦!】

【这么说来时漾真的好厉害啊,我再也不骂你臭脸怪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榜样!】

【别说了,我就不该试图用这个成绩让我妈赞同我追星,现在她是同意了,我的高考目标也有了】

看到他眼神里的骄傲,陆知星温柔一笑:“只是初遇而已,好像说的有点多了?”

【不多不多,我爱听,所以后来为什么会喜欢上对方呢?】

【想听更多,谁先表白的,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初吻,什么时候do的!我成年了,我可以听!】

梁瑜心领神会:“好,那接下来第二个问题,最喜欢对方哪一点,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对方的,注意,为了避免受访者含糊其辞,我要强调一下这个喜欢是对爱人的喜欢。”

【哈哈哈哈哈哈你梁姐还是你梁姐,就是这个味道!】

【对,就照着这个方向问下去,梁姐女神我爱你!】

依旧是陆知星先开口:“最喜欢对方身上的执着和坚定吧,第一次发现喜欢上对方,其实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他的,但是真正发现应该是在三年前,《追光少年》一公。”

其实时漾去参加《追光少年》他是不同意的,这么多年浸淫娱乐圈,不喜欢同人交流如他也知道一些选秀的艰辛和内幕,如果时漾想走音乐这条路,他还是有些人脉可以帮他铺路,那段时间他真的尝试过去跟外界联系,但是被时漾阻止了。

时漾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他也还是一如既往地拿对方没办法,只能赌气让他走,那天时漾第一次越界抱了他,跟他说。

“你觉得自己不能再发光,那就让我来做你的光源。”

陆知星现在还记得自己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感受,感动,惊讶,窃喜以及,惶恐不安。

“他确实做到了,一公的表现惊艳了所有人包括我,”陆知星顿了顿:“我也是那个时候才发现,或许自己不想让他来参加节目还有一个原因。”

他担心这么好的,眼里只有他的时漾走出小院子,就会发现自己的无趣,然后他就又变成了一个人了。

那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对时漾产生了占有欲。

“我的喜欢一直都是对爱人的喜欢,”时漾淡淡开口:“我只喜欢过他一个人,各种意义上,然后他成了我的爱人。”

梁瑜一脸被秀到的表情,继续下一个问题:“那最讨厌对方哪一点?”

“太黏人。”

“太独立。”

这次倒是两个人一起回答的,弹幕又一次炸开。

【时漾?黏人?他跟这个词有什么关系?】

【艹!这真的是时漾吗?】

【或许,这才是时漾?】

梁瑜已经不想说话了:“那平时怎么称呼对方呢?”

“小时?漾漾?小孩儿,都有吧。”

“哥哥,星星。”

“最喜欢对方叫你什么?”

陆知星想了想:“哥哥吧。”

时漾一点都不矜持:“老公。”

陆知星下意识唉了一声,笑:“在外面不要撒娇。”

【艹?所以时漾私底下会喊星星老公?幻灭了幻灭了!】

【你听时漾的称呼,大概是互叫老公吧?】

【嗯,床上一个,床下一个?】

【我觉得前面的姐妹你真相了!】

“那什么时候确定的关系,谁先告的白,第一次约会在什么地方?”

“确定关系是在一年前他们团的解散演唱会,”陆知星想了想:“我们同时告白,第一次约会就是在家里,他做了饭,我们就跟平常一样一边聊天一边吃饭。”

“明明是我先说的,”时漾不满:“第一次告白是在成团夜,他拒绝了我。”

“我那是让你考虑一下,怕你一时冲动没分清什么是喜欢。”陆知星提醒他:“我后来不是道歉了?”

“但是你还是拒绝了我。”时漾声音渐弱:“而且后来你又拒绝了我一次。”

“谁让你告白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qin,”陆知星自动消音:“我不要面子的吗?”

时漾冷哼。

陆知星无奈:“但是我后来不是又还给你了吗?在一起后我又给你补了一个告白你怎么不说呢?”

时漾难得幼稚:“那你还欠我一个。”

“好好好,”陆知星点头:“欠你一个欠你一个!”

【不如就现在当着我们的面来?】

【就是就是,男人的话都不可信,时漾让你老公现在给你补上!回头他就忘了!】

【对对对,我们给你做见证!快让他告白!】

“他们都说了,”时漾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粉丝给力,拉着陆知星让他看弹幕:“你自己看着办?”

陆知星:“”

陆知星用手上的抱枕挡着脸在他脸上亲了下,拿开抱枕的时候一脸淡定:“好了吧?”

时漾面无表情:“哦。”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就这点程度你就满足了?你可是1,你能不能争点气,你脸红什么你亲回去啊,按在沙发上亲!】

【时漾不行。】

【时漾不行。】

【虽然我是亲粉丝,也要说一句时漾不行。】

眼见弹幕马上没眼看,梁瑜出来控制局势:“那两个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有心动的感觉呢?”

陆知星想了想:“看他做饭的时候,还有在舞台上的时候吧。”

“每时每刻都心动。”时漾说完还不忘了补充:“刚刚就很心动。”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在线求主动的时漾也太可爱了,我现在是妈粉了真的。】

【我真的没想到我一个女友粉会看着屏幕化身尖叫鸡,感谢陆老师不嫌弃这么幼稚的时漾!】

【感谢陆老师!】

“那曾经吵过架吗?”

“没有,”陆知星笑:“你看我们两个的性格,也不像会吵架的样子吧?”

梁瑜继续问:“那什么时候会让你觉得自己被对方爱着呢?”

“他看着我的时候。”陆知星说,被时漾认真温柔注视着的时候,他甚至会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石。

“一想到他的时候。”时漾说,只要一想到这么耀眼的光心甘情愿地站在自己身边,就会觉得自己被爱着了。

“那什么时候让你觉得对方不爱你呢?”

“没有。”

“没有。”

【艹艹艹,这是什么绝美爱情,我这是在看采访吗?不我是在看偶像剧!】

【真的很爱对方很信任对方才会这么坚定的说没有吧?一定要好好走下去呀!】

【进来前:我倒要看看你们凭什么在一起,现在:求求你们给我相爱一辈子!谁同意谁反对?】

【我同意无人反对】

【我同意无人反对】

【我同意无人反对】

“好,那来到我们最后一个问题,”梁瑜笑了笑接着问:“请说出你现在最想对对方说的一句话。”

“你是我永恒的光。”

“你是我永恒的光。”

对上陆知星满是笑意的眼神,时漾也慢慢笑开。

挣扎痛苦了一辈子,感谢上天给了他重来的机会,让他能够重新遇到这个人,能够成为他的光,也守护了自己唯一的光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