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盖世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妖凤之神奇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妖凤之神奇


凝炼一席神位的本源精能,逸入清澈的湖泊以后,顿时被绿柳牵扯吸引。

虞渊能看到,那股神秘的本源精能,缓缓朝着绿柳的巨蛇妖躯而去。

而念念不舍的泰坦棘龙幼兽,则渐渐安静下来,不再释放出渴望和眷念……

“斩龙者。”

虞渊低声自语,忽感觉有模糊的记忆,在他的主魂至深处蠢蠢欲动,却被主魂死死压着,不允许闪耀而出。

那模糊记忆,似乎就和神位本源相关,仿佛是极为重要且隐秘之事。

结合老猿的说法,他怀疑第一世的自己,或许当真以纯灵魂的形态,跨域过地心之火,曾直观地看过那东西。

这时,深青色的麒麟之心,随着一股本源精能飞离,竟缓缓向斩龙台飞去。

斩龙台内部,早就等候的虞渊阳神,在拭目以待。

也是他的阳神在里头,拉扯着麒麟之心,要在斩龙台内部,将这颗妖神心脏内,所蕴含的磅礴血能吞没。

可奇怪的是……

他发现麒麟之心内,浓稠的血肉精能深处,竟不存一条纤细的血脉晶链。

斩龙台刺下的那一刻,代表风暴法则的血脉神晶炸裂爆碎,其它本该烙印在麒麟心脏内的,他与生俱来的妖族血脉神通,也随之碎灭。

神位一裂,麒麟之心所含的神妙,他参悟出的其它奥妙,也一概消失。

这有点反常。

因为,林道可一剑斩杀李莎时,遗留下来的一滴滴白银般的精血内,还有李莎参悟的月之精妙。

虞渊以阳神熔炼,还能感悟月之精妙,所以他阳神能模拟,能施展出月之神通。

他如果愿意,还能以李莎的血脉精妙,令阳神变为一位月夜族族人。

可麒麟之心中,本该存在着的众多血脉晶链,却随神位的碎裂,也全部炸开了。

他于是又向荒神请教……

“被妖凤随手抹掉了。”

荒神哼了一声,妖瞳朝向界壁天幕,道:“她虽然在浩漭外的星海,可在她感受到麒麟妖心内,麒麟铸造的风暴神晶碎裂时,她也就将麒麟毕生参悟的,还有天生携带的,其它的血脉晶链,一起给抹掉了。”

“所以,你现在拿到的麒麟之心,只存浓郁的血能,而无任何血脉道则。”

“多亏你人在大泽,而非浩漭别的地方。不然的话,就连麒麟之心内的这团血能,也休想弄到斩龙台,供你的阳神吞纳。”

荒神道出内情,又道:“除了融入麒麟之心,铸造出蕴含风暴神晶的那股本源精能,其它所有和血之能量,和血脉相关的东西,她都能直接抹掉,或以她的力量抽离。”

“总之,在浩漭大世界,和血之能量挂钩的,她都能去插手干预。”

“你可以将她,视为我们浩漭的一条阳脉,这样更容易理解一点。”

说到这个,荒神的脸上,也有了几分苦涩和无奈。

“我没经历过龙族的盛世,我是在神魂宗,还有她,加别的人族强者,推翻了龙族统治以后,才成就的妖神。龙族的覆灭,我所知不多,可神魂宗被颠覆,我是知道的。”

“她对神魂宗下手时,我不愿出力,索性溜达到了外域星河。”

“可她真正下手了,开始展现她的力量时,我惊恐地发现,溜到外域星河的我,体内的血能居然在疯狂

流失。”

“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

老猿满脸怒容,“不用打一声招呼,她想借用你的血肉精能,居然可以直接抽离!我就是从那一刻起,才意识到在她的眼中,我也好,麒麟也好,金象古神也好,根本就是她的傀儡。”

“于是,我后来就常年待在大泽。只要在大泽,她就没办法随意挪用我的血能。”

此言一出,虞渊对浩漭的妖凤,有了一个更具体的认知。

妖凤在浩漭,隐隐同等于阳脉源头在源血大陆,她竟然能在麒麟死亡后,直接抹掉麒麟之心内烙印的血脉晶链。

若非麒麟在大泽,连那深青色心脏内,麒麟聚涌的血能,也可能会被她带走。

荒神,离开这片他倾心打造的大泽,在别处,同样会被妖凤强取血肉精能。

这情况给虞渊的感觉,有点像大魔神格雷克炼化的血奴,他当初对待安梓晴的时候,似乎也能在需要的时候,直接抽离安梓晴的血肉之力化为己用。

不同的是,大魔神格雷克炼化的血奴,完全服从他,已无自己的灵智和思想。

荒神,还能去反抗妖凤,虽然可能反抗不了,却至少有自我的意识,还能去做些防范和准备。

而不是彻头彻尾被奴役的血傀儡。

“绿柳,还有虞蛛,白虎,只要是浩漭的生灵,体内血肉精气足够浓郁,她在需要时,在她遇到危机时,她也都能抽离血能?”虞渊骇然。

“嗯。”

荒神说起这个的时候,觉得很无力,“除了泰坦棘龙的后裔,如安文,如安梓晴那般已经生出异变者,还有你这般的家伙。其他的浩漭众生,但凡血肉精能浓烈者,但凡她需要,都是能强取豪夺血能的。”

“虞蛛的话,因为自身比较特殊,似乎参悟并炼化了部分大魔神的血能,兴许,只能说兴许有希望摆脱她。天虎,绿柳,别的大妖,古荒宗如钟离大磐般的强者,你们神魂宗的天启,血肉越强,受她牵扯也越大。”

妖凤的恐怖,在浩漭的特殊性,对这方大世界众生血之压制,让虞渊为之震撼。

虞渊也突然意识到,他这一世专注的生命之道,继续突破下去,将不可避免地,要和妖凤爆发剧烈冲突。

……

天外,明耀的月亮上。

修“天水之剑”的郁牧,耷拉着脑袋,颓然地不住叹息。

梵鹤卿从裂衍群岛而出,将绿柳冲击妖神一事,带过来告诉他。

郁牧一下子泄气了,在剑宗修建的银亮楼宇,他枯坐了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冲击至高的心思。”

梵鹤卿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位以懒散闻名剑宗的大剑仙,“你天赋那么好,这些年如果努力一点,未尝没有进阶自在境后期的可能。我还以为,你是知道在我们剑宗,长久以来只有两席神位,所以你自己放弃了呢。”

“我就是再不在意,也还是想留有希望啊。”郁牧翻了个白眼,“绿柳一封神,我是彻底没希望了。”

同样走的亲水大道,给绿柳封神了,他的神路就断了。

他能开心的起来才怪。

“妖神,又不是我们人族的元神,他终究也是会死的。”梵鹤卿安慰了一句。

“你就是想劝我,也不是拿这个说吧?老梵,你真的不是一个好的谈客,

和你说话早晚被气死。”郁牧都不想搭理他,“绿柳会死,可我得不到一席神位,我也会死的啊!”

“还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人族除非封神,不然在寿龄的极限上,根本比不了妖族。我在自在境,能活个数千年不错了,可绿柳为九级妖王时,就有万载以上的寿命。等成了妖神后,他寿龄还能再提升一大截,活个几万年都正常。”

“我若不封神,我哪里耗得过他绿柳?等他自然死亡,我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郁牧越想越难过。

人族境界突破的确快,在这方面比妖族优势明显,可人族的寿龄,虽然会因境界得到提升,还是无法和大妖相比。

要么一步封神永恒不死,不然即使自在境巅峰,如祖安那般,也较难寿命破万。

妖族却不同,九级的妖王,如果没遇难战死,活个万年轻轻松松。

成了妖神以后,又能额外再多活数万年,虽不是永生,但对没封神的人族强者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及。

所以,除非绿柳死了,不然郁牧一点希望都没。

“要不,你也换条神路试试看?”梵鹤卿出主意。

“换路?哪有那么简单,哪里是能随便换的?你快回浩漭,快回裂衍群岛吧,别来刺激我行吗?”郁牧差点因他这句话,直接吐出血来。

“我大道亲水,我要换路也是找寻相近的路,水之变化,无非是冰。你难道是让我杀纪师姐,夺取她的神路不成?”

“我又没活腻!”

在梵鹤卿想开口前,郁牧将这位“粉碎之剑”,硬是给碾了出去。

他再也不想听到梵鹤卿的任何废话。

……

巫毒教。

蛊虫如五颜六色的萤火虫,漫天飞舞在山谷,玄漓眯着眼,看着蛊虫体内,他所炼化的巫鬼,和虫魂进行着融合,渐渐生出变化。

他正想着,眼前的蛊虫要不要弄一批,放入旁边的彩云瘴海……

呼!

幽瑀飘然而至,他在玄漓身前停下,看着飞舞的蛊虫,从中感受到两种灵魂相融的奇妙,不由道:“你倒是没闲着。”

“呦,这不是浩漭有史以来,第一位鬼神幽瑀吗?”

玄漓斜了他一眼,立即冷嘲热讽起来,“怎么劳烦您大驾光临了?应该是我玄漓,早早去恐绝之地拜访您才对吗?要不,你先回去,我这就动身,去您辖境的恐绝之地,找你麾下的鬼王通融通融,好让我见您一面?”

“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的刻薄。”幽瑀眼神淡漠,无悲无喜。

玄漓的冷言冷语,他早就习惯了,一点影响不了他。

他也不会和玄漓在嘴皮子上较劲,直接说事,“竺桢嶙是我杀的,这一席神位本该属于我们,所以我有一定的把握安排。妖殿的那位,也需要借用我的力量,且虞蛛有她的特殊之处,封神比较轻松。”

“后面,我要想为你谋夺神位,就需要我,还有我们鬼巫宗立下功劳。只有我们对浩漭有存在的意义,韩邈远和妖殿那位,才会给予神位上的支持。”

“我的想法是,既然源界之门是浩漭的切肤之痛,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幽瑀道出了他的想法。

玄漓愣了一下,道:“说起源界之门,我正好有事和你商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