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九十年代美人胚子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清脆有力, 又有点奶声奶气的,是个陌生的声音。

徐一新抬头看了看顾漾,满脸的不可思议, “顾漾, 刚刚是你说话了吗?”

顾漾也愣住, 直接石化。

刚刚那个声音是谁的?是自己的吗?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吗?

顾漾脑中充满了各种疑惑。

“顾漾,你再说一次听听。”徐一新摇了摇顾漾的手臂。

顾漾清醒过来, 动了动自己的嘴巴, 试图发出声音。

“不要。”

这次的声音平缓舒柔, 洋洋盈耳。

听得很清楚,真真确确是顾漾发出的声音。

“哇噢,顾漾会讲话了,顾漾会讲话了。”徐一新原地狂欢跳跃。

上阳村又热闹起来了。

顾大庆家门口外面一堆人围着。

“小哑巴真的会讲话了吗?你们有亲耳听到她讲话了吗?”

“没有听到, 是徐一新那小子说的。他一路大喊大叫的, 我们都听到了。”

“听说李洪昌老婆也听到了,小哑巴是在他家开口讲话的,是真的会讲话了。”

“为什么关着门?他们在里面干嘛?让小哑巴出来说两句给我们听听呀。”

村子很小, 消息传得很快。杨兰在地里摘菜, 听到有人说小哑巴会讲话了。

“怎么可能, 哑巴怎么可能会开口说话?”

此时, 杨兰的心情非常地不爽,恨不得这个消息是假的。

她菜也不摘了, 立马收拾东西回家看个究竟。

看到顾大庆门前站了好多人,有人招手叫她。

“杨兰,你过来一下,你知道你侄女开口说话了吗?”

杨兰假装很惊讶:“啊!是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你嫂子不知道关着门在里面干嘛, 要不你进去看看他们在干嘛?”

“对呀,杨兰,那是你二哥家,你去,他们肯定会开门。”

杨兰连忙摆摆手,说:“她关着门,肯定是不想让人进去,我就不进去打扰了。我现在也没空,家里烧着菜呢,再不回去就糊了。”

杨兰随口编了个借口,转身走去自己家。

小哑巴真的是会讲话了,杨兰气得急咬牙,真的气死人了,凭什么让她开口讲话。

杨兰一进屋就走去客厅左侧的窗口,这个窗口跟顾大庆家的窗口面对面。

在这里可以一清二楚地看到顾大庆客厅里的情况。刘和玉、顾漾、徐一新三个人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在说什么。窗户都关着,他们的声音又很小,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杨兰在那里干着急,恨不得把耳朵扔到对面。

徐一新听到顾漾讲话后,第一反应就是带她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爸爸妈妈。

刘和玉听到这个消息很惊讶,她不太敢相信。

刘和玉问:“小漾漾,你真的会说话了吗?”

顾漾点点头,她刚刚真的说话了,她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讲话了。

刘和玉:“再说一句给妈妈听听。”

“……”顾漾张口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又说不出来了?顾漾用力张开嘴巴,还是没有声音出来。

到底是什么回事?明明刚才她真的有说话了,为什么现在又不行了?顾漾开始急了,不管她多用力张嘴,还是没有声音。

门口外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刘和玉连忙把门关上,她不想让顾漾面对那么多人,导致她压力太大。

尝试了很多次,还是讲不出来,顾漾急哭了,眼泪刷刷地从眼睛流出来,完全控制不住。

“没事,我们慢慢来。”刘和玉抱着顾漾,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温柔地说:“不管怎么样,妈妈都是爱你的,别哭,妈妈会心疼的。”

看到顾漾哭了,孩子红扑扑的脸蛋上都是泪水,刘和玉都快心疼死了。但她不能哭,要是她也哭,那孩子既不是更伤心,刘和玉强忍着泪水。

徐一新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又讲不出来了,但他不敢讲话,害怕讲错话,让顾漾更伤心。

杨兰在窗口看到两母女抱着哭,感觉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心里窃喜。她巴不得她们天天有不好的事情,天天哭。

刘和玉让徐一新先回家吃饭,徐一新觉得自己一直待着也没用处,离开前他想跟顾漾说一些安慰的话。

想了半天,才说:“顾漾,不要伤心了。我告诉你,我们今天卖蚂蚱赚了9毛钱。”

顾漾一直还在哭,根本没听他讲话。

“我明天会努力捉更多的蚂蚱,卖多多的钱,让你买多多的冰棒。”

知道顾漾现在肯定没心情听他讲那么多废话,徐一新识趣地回家了。

看到徐一新出门,杨兰也起身出去。

徐一新刚出去,门口的围观群众纷纷围上来。

“你们在里面干嘛,为什么关着门?”

“顾漾怎么了,她真的会讲话了吗?”

“顾漾讲话流畅吗?”

一大堆问题抛给徐一新,徐一新不想理他们,他大声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

徐一新的回答令他们不满意,围观群众的矛头又指向徐一新。

“你在里面怎么可能不知道,小小年纪就撒谎可不好。”

“小孩子跟大人说话要礼貌一点,大人问什么就老实回答。”

“没爹妈管的孩子,就是没礼貌。”

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大堆,徐一新受不了这些长舌妇,挤出人群,快速远离他们。

刚走到刘阿婆家附近就被杨兰拦住。

“等等,阿姨有话要问你。”杨兰语气超级温和。

杨兰是顾云明的妈妈,徐一新不是很喜欢她。

“顾漾现在怎么样了,我们都很担心她。”杨兰语气里真的充满了关心,“她关着门,我又不敢去敲门,生怕会打扰到他们。”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徐一新照样这么回答,他就是不想告诉他们。

“哎,不是阿姨想问。是顾漾她爷爷让我来问的,他老人家年纪一大把,腿脚不方便。但又担心孙女的情况,所以就派我来问问。”必要时就搬出老人来卖惨。

徐一新想了想,还是告诉她吧,免得老爷爷一直担心着,对身体不好。

“顾漾她刚刚是讲出话了,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讲不出来了,你跟爷爷讲,顾漾没事,现在很好,说不定过两天又会讲了。”

听了徐一新的话,杨兰高兴疯了,要不是徐一新在场,她都想仰头大笑。

她一路忍到家,才放肆大笑,“哈哈哈哈,老天有眼,让小哑巴又哑了。”

顾大庆知道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请假,跑回家。因为在镇上工作,他怕家里有事联系不上他,所以他买了一个bb机。是刘阿婆听到消息给他打的电话,bb机接收到,顾大庆立马跑去楼下公共电话回了电话。

听到女儿会讲话的消息,他都快高兴疯了,立马请假往家里跑。

到家的时候,门口的人群已散去,门口紧闭着,顾大庆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安。

他拿出钥匙缓缓打开家门,客厅里没人,他轻手轻脚地走去顾漾房间,看到老婆在床边,而顾漾在床上睡着。

看到丈夫回来,刘和玉走出来,小声地说:“她刚睡着,小声一点,不要吵醒她。”

刘和玉把顾大庆拉倒自己房间,关上门。顾大庆感觉到气氛不对,“发生什么事了,不是说小漾漾会讲话了吗?”

“是会讲了,但讲了两句又不会讲了。”刘和玉哭丧着脸,真的很伤心,像是老天爷故意逗他们玩的,先让你们开心一秒,然后再把你们踢进谷底。更惨的是,故意好不容易说了句话,她这个当妈的都没机会听到。

原本高高兴兴跑回来的顾大庆难免会失落,但他是一家之主,要支撑着这个家。

“没事,既然能讲出来,代表是有希望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见到光明的。”

刘和玉劝顾大庆赶紧回工地,“顾漾她没什么事,就是伤心哭累了就睡着了。你回去工地吧,家里有我就够了,一会儿小漾漾起来看到你不工作在家,她肯定知道你是因为她回来的,她又要伤心了。你晚上回来,就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跟平时一样就行。”

顾大庆听老婆的话,又跑回工地工作了。

顾漾睡得很沉,她做了很多梦,梦里她是漂亮的小公主,有一个长得很恶心的老巫婆拿苹果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讲话,说只要她开口就会中毒死。上天可怜她,派了两个战士下来帮助她,梦里的两个战士长相跟她爸爸妈妈长的一模一样。战士经过艰苦地战斗,打败了老巫婆,取出小公主嘴里的苹果,小公主终于可以自由开心地讲话唱歌。

可是,醒过来后,顾漾还是不会讲话。

悲伤的情绪又蜂拥而来,顾漾心情低落地坐在床上。

她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天突然会讲话,开开心心地和爸爸妈妈聊天说笑。她曾经也想过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话,永远都听不到自己声音。

但她从来没想自己会突然会讲话,然后又突然不会讲话。仿佛是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给她一颗糖,然后又抢走,再给她一巴掌。

得到又消失比从来都没有得到更令人伤心。

不管是小消息还是大消息,都会很快地在村里传开。杨兰先把顾漾又不会讲话的消息告诉邻居杨梅,杨梅的嘴巴最不严,而且很喜欢八卦,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

不到半天时间,顾漾又不会讲话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上阳村。

大榕树下的闲聊焦点又是顾漾。

“我怀疑是鬼上身了,昨天讲话不是小哑巴,是附在小哑巴身上的鬼魂,鬼魂离开后,小哑巴又不会讲话了。”

“我也觉得,昨天她是在李洪昌家那里开口讲话的。李洪昌家后面以前是一片墓地,到处是孤魂野鬼,邪门得很。”

“听说小哑巴发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可能是一个女鬼。”

事情越说越邪乎,越说越离谱。

“哪来的鬼,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不要封建迷信。我怀疑是徐一新那小子说谎,其实顾漾根本就没开口讲过话,是他忽悠你们的。”

“我也觉得是徐一新那小屁孩骗了所有人,今天颜小妹说其实她也没听清,不确定是不是小哑巴讲话了。就徐一新一个人确定的说小哑巴讲话了,不排除他说谎骗大家,这小子很调皮的。”

徐一新在公庙大门前,听着他们在叽里呱啦地胡扯,气鼓鼓的,脸都气红了。

竟然说他是骗子,徐一新忍不住了,跳出来大喊:“你们才是骗子,你们全家都是骗子。”

这天下午,顾漾没有出门。徐一新在刘阿婆家秋千那里等了很久,也没见她出来。

他很担心顾漾,想知道她怎么样了,导致他一下午都没有心情去玩耍。

一下午,他在顾漾家门口徘徊了十多回。

刘和玉看着这孩子挺真诚的,再看看顾漾已经在房间里待了一整天,整个人呆滞无神。刘和玉担心她一直屋里会憋出病,希望她能出去透透气。

“小漾漾,你的朋友一直在外面等你,你要不要出去看看他。”刘和玉轻轻地说。

顾漾脸上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她爬到床边的窗户,探头往外看了看。徐一新真的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外面太阳有点晒。

“你朋友真好,外面那么晒,还一直在外面等你,他应该很担心你吧。”刘和玉再次引诱。

果然,还是有效果的。顾漾慢慢站起来,走出房门。

刘和玉会心一笑,说:“你可以跟你朋友多玩一会儿,妈妈做好饭再去叫你回来吃饭。”

顾漾点点头,继续往外走。

看到顾漾从门口走出来,徐一新一下子跳起来,“哇!你终于出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你知道你不出来找我玩,我都无聊死了。”

顾漾脸上依旧阴沉沉的,没有一丝丝笑容。

徐一新没有气馁,而是主动拉着顾漾往刘阿婆家走。

“走,我们去玩秋千,我推你飞高高的。”

顾漾没有反抗,任由徐一新拉着走。

“你坐好了,我要开始推了。”徐一新双手抓着秋千绳子,先往后拉一点,再用力往前推。

秋千咻一下往上飞,然后咻一下返回来。

“你抓好了,我要推更高了。”秋千返回来,徐一新再次用力把它推出去,越推越高。

随着秋千越飞越高,吹在脸上的风也越来越大,顾漾觉得很舒服,仿佛吹风能吹掉一丝丝的烦恼。闭着眼睛,感受着吹过脸庞的清凉,让人心情有了一些些愉悦。

注意到顾漾脸上表情的变化,徐一新越推越起劲。

“我要更用力了哦,你抓紧绳子。”

奈何徐一新也只是个五岁多的小男孩,推十几下就累了。

“我不行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徐一新气喘吁吁地瘫坐在地上你,虽然很累,但看到顾漾脸上有了点愉悦的神情,他也很开心。

在喂鸡的刘阿婆看他们玩得那么开心,院子里热热闹闹的,她也很开心。

刘阿婆切了两块大西瓜送过去给他们,“累了,就是吃块西瓜休息一下。”

“谢谢刘阿婆!”

西瓜的果肉红得鲜艳,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徐一新一口咬下去,嘴唇上、口腔里瞬间染满了鲜红的汁水,真的好甜的,冰冰凉凉的,让人愉悦。

“真的很甜,你快吃呀!”

鲜红的西瓜汁已经顺着顾漾的手指往下流,她低头咬了一口,真的很好吃,甜滋滋的。

“是不是很好吃?”徐一新问。

顾漾点点头。

“看,我没骗你吧。”

好吃是好吃,但里面一颗颗乌黑的瓜籽特别讨厌,每吃一口都要吐出几颗。

“顾漾,你吃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把瓜籽吐出来,要不然瓜籽会在你的肚子长出西瓜苗。”徐一新特意提醒顾漾,他忘了是说跟他的,说吃西瓜把瓜籽吞进去的话,瓜籽就会在肚子里生根发芽长出西瓜苗,西瓜苗长大了就会从屁股伸出来。

当时,徐一新吓死了,从那以后,他每次吃西瓜都不忘把西瓜籽吐出来。

顾漾疑惑地看着他,西瓜籽怎么在肚子里长出西瓜苗,拉粑粑的时候,西瓜籽不是跟着粑粑一起出来了嘛。

当天晚上,因为担心顾漾情绪会有波动,刘和玉抱着枕头去顾漾屋里。

“小漾漾,今晚妈妈可以跟你睡吗?你爸爸白天干活太累,睡得跟猪似的,不停地打呼噜。”刘和玉随便编了个借口。

隔壁屋里,还在担心女儿的顾大庆不知道自己被妻子比喻成猪。

顾漾点点头。

“你睡里面,妈妈睡外面。”刘和玉抱着枕头坐到顾漾床上。

顾漾挪了挪屁股,给妈妈空出一个位置。

这是她第一次跟妈妈睡同一张床,看着妈妈躺着自己旁边,她觉得特别地安心。

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拿着毒苹果的老巫婆复活了,她打败了保护小公主的两个战士,再次把毒苹果塞进小公主嘴巴里。小公主拼命地挣扎,她想喊出来,但喊不出声。那两个长得跟爸爸妈妈一模一样的战士被老巫婆打败后,慢慢化成碎片,消失在空中。梦里的顾漾一直想喊爸爸妈妈,她拼命地想喊出来。

“爸爸!妈妈!”

刘和玉被顾漾的喊声吓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