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九十年代美人胚子 >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小漾漾, 你怎么了?”

顾漾满头汗水,嘴里一直喊着爸爸妈妈。

“发生什么事了?”隔壁屋的顾大庆听到动静,立马跑过来。

“应该是在做噩梦。”刘和玉在帮顾漾擦汗。

“爸爸妈妈!”顾漾突然惊醒过来。

看到活生生的爸爸妈妈在自己面前, 顾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梦里觉得太真实了, 爸爸妈妈变成了碎片, 一片一片地在自己眼前消失。

“没事,爸爸妈妈都在。”刘和玉轻轻地抱着顾漾, 温柔地抚摸着她后背。

顾漾呜呜呜地抽泣着:“我刚刚在梦里看到爸爸妈妈消失了。”

“梦都是假的, 你看, 爸爸妈妈都在你旁边。”

在一旁的顾大庆突然反应过,兴奋地说:“老婆,我们的小漾漾会说话了。”

刘和玉和顾漾同时愣住了。

“我会说话了?”顾漾也才反应过来。

“真的,我们小漾漾真的会说话了。”刘和玉双手捧住顾漾的小脸, 左看看右看看, “我漂亮的女儿会说话了,再说一句给妈妈听听。”

“妈妈,我是顾漾。”顾漾很乖, 一字一顿地说。

“哎, 真乖。”刘和玉笑到嘴巴都快裂到耳朵边。

顾大庆站着蠢蠢欲动, 说:“轮到爸爸了。”

“爸爸, 我是顾漾。”

“哎,我家小漾漾真乖。”顾大庆笑到颧骨升天, “这是人生第一次有人叫我爸爸,我是爸爸。”

刘和玉:“这也是人生第一次有人叫我妈妈,我是妈妈。”

“老公,我好幸福。”

“老婆,我也好幸福。”

顾大庆和刘和玉两人在原地蹦蹦跳跳的, 特别激动。

“爸爸妈妈,我也好幸福。”顾漾也学着他们在原地蹦蹦跳跳起来。

真的顾家三傻。

顾大庆看了眼闹钟,才六点,就说:“时间还很早,要不你们再睡一会儿,我做好早餐再叫你们起来。”

她们哪里还睡得着,顾漾坐在床上和妈妈聊天,她有好多好多话要讲。

她跟妈妈说她和徐一新帮蝌蚪搬家的事;她跟妈妈说她第一次见到爸爸的场景;她跟妈妈说她跟徐一新捉蚂蚱赚钱的事……

可以讲话真好,以后她就能跟爸爸妈妈讲讲今天她吃了什么、玩了什么,就可以跟爸爸妈妈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

顾漾怎么说都不觉得累,恨不得一下子把几年的话都讲完。

“别急,有的是时间,可以以后慢慢再跟妈妈讲。万一把嗓子说哑了,爸爸妈妈会心疼的。”刘和玉赶紧倒一杯水给顾漾,让她润润嗓子。

顾大庆在厨房快乐地忙活着,他已经煮好了米线,盛了三大碗。他自己那碗加了酸豆角、花生和辣椒,他老婆那碗加了花生和香菜。

因为顾漾一直不会讲话,他不是很清楚顾漾的喜好。

“老婆,你问一下小漾漾要不要香菜?”顾大庆大声朝屋里喊。

刘和玉问了问顾漾,顾漾说要。

“她说要。”刘和玉大声朝厨房那边喊。

“老婆,你问小漾漾要不要加花生?”

顾漾点点头。

刘和玉:“她要花生。”

顾大庆突然发现好像有点不对,明明顾漾都会讲话了,他为什么不直接问顾漾,干嘛问他老婆,多此一举。

“顾漾,你要不要辣椒?”顾大庆改口问顾漾。

顾漾刚想回答爸爸,刘和玉按住她,“你不要喊,刚刚你讲了那么多话,再大声喊,可能嗓子要受不了。”

顾漾小声地说了声:“要。”

刘和玉再大声传达给顾大庆,“她要辣椒。”

一问一答中,声音里充满了愉悦。

隔壁的杨兰也在做早餐,听到他们喊来喊去的,忍不住说两句:“这家子脑子是有问题吧,孩子都不能讲话了,他们还那么开心,是真的没心没肺嘛。”

三碗香喷喷的米线,一家三口一人一碗。

“小漾漾,试一下爸爸做的米线。”

顾漾拿筷子挑起米线,嗖地一声,米线就滑进了嘴里,味道又浓又香。

“好吃!”顾漾竖起大拇指。

以前吃爸爸做的饭的时候,她就很想夸夸爸爸,这次她终于可以开口夸爸爸了。

顾大庆想着今晚一定要做一顿大餐庆祝一下。

“小漾漾,你喜欢吃什么?晚上爸爸买回来,我们吃大餐。”

顾漾一时半会儿竟然想不到自己最喜欢吃什么,平时都是别人给什么她就吃什么,她也不挑食。

“爸爸买什么,我就吃什么。”

听着女儿软软糯糯的声音,顾大庆心都化了,他都不想去工作了,想在家陪女儿。可是不工作,哪来钱养女儿。

“爸爸要去工作了,你乖乖在家玩耍,爸爸晚上回来给你买好吃的。”顾大庆恋恋不舍地骑上车。

吃完早饭,刘和玉也开始工作了,她现在和顾大庆一样,想多赚点钱,让女儿过更好的生活。

而顾漾则是跑去刘阿婆的秋千那边,果不其然,徐一新已经坐在秋千那里。

“你终于来了。”徐一新刚刚还在担心顾漾不会来。

看着顾漾还是一脸阴沉沉的,感觉她心情还是没有彻底的好转。

“没事,不会讲话也没事的。你看,你不会讲话,我照样也能知道你要说什么。”徐一新试图安慰顾漾。

顾漾低头不说话。

徐一新以为自己说的话让顾漾想起了昨天不开心的事情,他连忙转移话题,“我们今天要不要去捉蚂蚱?”

顾漾点点头。

本来她是打算先不告诉徐一新自己已经会说话的事,然后逗逗他。

结果,顾漾没憋住,突然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骗你的,我已经会说话了。”顾漾朝徐一新扮了个鬼脸。

这是徐一新第一次听到顾漾说那么长的一句话,第一次看到她那么开心活泼。

此时,徐一新还不知道一会儿他要听顾漾絮絮叨叨一上午。

没人想到顾漾那么能说,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就关不住了。

她会跟草说话:“你长得好矮,这样你会被踩死的。”

她会跟蚂蚱说话:“你要乖乖听话哦,我不是要捉你,只是想跟你玩玩。”

她会跟路边的小黄狗说话:“那边有小黑狗,你可以去那边找它玩。”

……

反正,一路上她都在说话。

就这样,才一上午,她的嗓子就光荣地哑了。

声音哑后,发出来的声音像是鸭子叫。

徐一新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都让你少说话了,你偏不听。看吧,成鸭子了。”

顾漾知道错了,都怪自己过于兴奋。

他们今天卖蚂蚱又赚了六毛钱,加上昨天的九毛钱,一共有一块五。

两人商量着要买什么,最终一致同意买冰激凌。圆筒冰激凌五毛钱一根,他们每人一根,花掉了一块钱。

剩下五毛钱,买了一包两毛钱的薄荷糖和三包小饼干。

很快,顾漾又会说话的消息又传遍了全村。

“昨天会讲,然后突然又不会讲,现在又说会讲。好邪乎,不会真的是鬼上身吧。”

“不会又是骗人的吧,一会儿又说不会讲了,除非亲耳听到,要不然我不信。”

这时,顾漾和徐一新刚好从小卖部回来,路过公庙。

“小哑巴,说句话听听。”有人喊住顾漾。

顾漾不喜欢别人叫她小哑巴,她不想理那个人。

但徐一新看不过去,朝那人吼了一句:“你才是小哑巴呢。”

“你一个小孩子,说话能不能礼貌一点,怎么可以这样跟大人说话,你爸妈没有教你嘛。”众人纷纷指责徐一新。

顾漾实在看不过去,扯开嗓子说:“你们这些大人,说话也能不能礼貌一点。”

她艰难地发出沙哑的声音,能感觉到喉咙好痛。

她刚说完,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公鸭在叫嘛。”

“这个声音,不会是鸭鬼附身吧,鸭子死了会变成鬼嘛。”

“大家别笑了,孩子挺可怜的,嗓子这样,讲话不容易。”

这群大人好烦,顾漾和徐一新都不想理他们,只想远离他们。

杨兰去镇上买菜回来,就听到小哑巴又会说话的消息。

“是神经病嘛,怎么一会儿会说,一会儿又不会说,一会儿又会说的。”

这种消息令杨兰烦躁。

但是,她现在不太相信村里人传的消息,有些消息他们传来传去就变味了。

比如,上次老吴家的牛生崽意外去世,被他们传着传着,就变成了老吴家媳妇生崽了。

杨兰决定自己去探探虚实。

回到家,她装了半个袋子的西红柿。西红柿是她自己种的,今年收成特别好,又大又脆。放了差不多十个,想了想又舍不得,就拿两个出来。

她拎着几个西红柿到顾漾家,朝里面喊:“嫂子。”

在屋里做衣服的刘和玉听到这声音,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平时,杨兰很少主动来找她,找她肯定没什么好事。

刘和玉:“妹子,什么事啊。”

是亲戚又是邻居,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哎哟,也没什么事,就是今年我家西红柿长得特别好,想拿点给嫂子尝尝。”杨兰的声音特别的谄媚。

怎么会突然那么好心?刘和玉想想就觉得不对劲,平时杨兰根本不会给他家送吃,她感觉目的肯定不纯。

“西红柿吃了对身体好,营养丰富,特别适合小孩子吃。你家顾漾呢,怎么没看到她。”她又朝里屋大喊:“顾漾,婶婶给你送西红柿。”

顾漾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就跑了出去。

一看到顾漾出来,杨兰连忙招呼:“顾漾啊,听说你会说话了,是不是真的?”

杨兰笑眯眯地看着她,顾漾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嗯,今天早上起来就会讲了。”刘和玉替女儿回答。

“能不能说两句给婶婶听听?”杨兰想听顾漾亲口讲出来。

刘和玉:“这孩子今天讲话太多,嗓子哑了,说不出来了。”

顾漾想着嗓子没好之前,她不想再讲话了,她要忍住,要不然嗓子废了怎么办。

“哦,这样啊,小孩子还是小心一点。”话都不肯说一句,杨兰看着那袋西红柿,觉得自己亏大了。

但刘和玉不想欠杨兰的东西,她从屋里拿出一袋红薯给杨兰,相当是扯平了。

本来想去探探虚实,结果什么也没探到。

杨兰看到儿子在家,就问他:“你今天有没有听到顾漾说话了?”

顾云明摇摇头,“我没有听到,但吴昊听到了,他说小哑巴的声音跟鸭子一样,还说可能是谁家的鸭子死了,变成了鬼,然后跑到小哑巴身上。”

什么东西?鸭子?鬼?

事情越说越离谱,杨兰要自己亲耳听见才会相信。

顾漾把嗓子弄哑了,回家当然免不了被爸爸妈妈指责。

妈妈给她泡了薄荷水,吃了薄荷糖,又喝了薄荷水,顾漾希望嗓子明天就能好,今晚她一直不敢说话。

第二天早上起来,顾漾张开嘴巴,试了试嗓子,声音清朗了很多。

“爸爸妈妈,我的嗓子好了。”顾漾一激动起来又喊了。

“不要那么大声,小心一会儿又变哑。”刘和玉提醒她。

顾漾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了。”

早上,杨兰准备出门去地里干活,看到顾漾一个人在门前喂鸡,她就走过去搭讪。

“顾漾呀,在喂鸡呢。”

顾漾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杨兰疑惑,这个小哑巴真的是会说话了吗?为什么她都不开口,难道村里人又传假消息了?

“你妈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杨兰又问。

顾漾指了指屋里,说:“妈妈在屋里。”

杨兰的脸一下子变青了,这小哑巴真的会说话了,她亲耳听到的,肯定不会假了。声音清新悦耳,是谁说的像鸭子,都是骗子。小哑巴长得精致漂亮,现在还会说话,杨兰越想越气,她希望小哑巴哪天又突然变哑。

这天,徐一新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跟顾漾讲过一个秘密,当时他认为顾漾不会说话,不可能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但现在顾漾会说话。

徐一新连忙去找顾漾,再次提醒她,千万不能说出去,连她爸爸妈妈也不能说。

“我答应过你,肯定不会说。”顾漾跟徐一新保证道。

顾漾是没说出去,但徐一新的舅妈也知道了。

是她娘家看到了他老公跟别的女人在街上卿卿我我的,然后告诉她。

舅妈一气之下带着表弟跑去娘家。

徐一新觉得他舅舅舅妈肯定也会离婚,跟他爸爸妈妈一样。

“顾漾,我舅妈跟舅舅吵架了,舅妈就带着表弟走了。你说为什么我爸爸妈妈吵架的时候,我妈妈没有带我走。”

徐一新坐在秋千上,紧锁着眉头。他本来以为舅舅和舅妈的事情结局会跟他爸爸妈妈的结局一样,两人吵架离婚,谁也不想要表弟,表弟会像他一样被抛弃。

这是顾漾第一次见徐一新那么难过的样子,他平时都是笑呵呵的。

顾漾:“我也不知道。”

就像她一直想不明白隔壁杂货铺的秋菊阿姨跟她无亲无故,都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她养母就那么讨厌她。

“你别难过了,他们大人奇奇怪怪的。”看着徐一新难过,顾漾也难过。

她想了想,要是她爸爸妈妈离婚,不要她了,把送给杨兰婶婶养,那她也会难过死的。

这么一想,顾漾更同情徐一新了,他真的很可怜。

她想到上次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是徐一新推她荡秋千,让她心情变好一点点的。

“要不要荡秋千,我推你。”顾漾问。

“你有力气吗?”徐一新疑惑地看着她。

“我跟你差不多高,你有力气,我就有力气。”顾漾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你坐好了。”顾漾双手紧握着秋千绳子,做好准备。

徐一新往后挪了一段,踮起脚尖,做好了起飞准备。

“一,二,三。”顾漾用尽全身力气往前推。

嗖…秋千飞了起来,好高。

“哇,你好厉害。”徐一新想不到顾漾那么有力。

“你别讲话,风会吹进你肚子里,然后在你肚子里生根发芽。”顾漾想起上次徐一新说西瓜籽会在肚子里生根发芽,忍不住哈哈大笑。

徐一新:“你是骗子,风看不到摸不着的,怎么可能会生根发芽。”

顾漾又是一阵大笑。

“你坐好了,我要发大力了。”

今天的风格外的清凉,吹在脸上格外的舒服。

“呜呼!好爽呀!”

徐一新突然觉得风是有魔力的,虽然它不能把烦恼吹走,但它能把烦恼吹到角落里,暂时封存起来。

经过薄荷水、薄荷糖的治疗,顾漾的嗓子彻底地好了。

这天傍晚,大榕树下人最多的时候,她和徐一新故意从那里走过。

“小螺号,嘀嘀嘀吹。”徐一新开始唱。

顾漾接着唱:“海鸥听了展翅飞。”

“小螺号,滴滴滴吹。”

“浪花听了笑微微。”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唱的特别大声。

“这不是顾大庆家的小哑巴嘛,她在唱歌耶。”

“她不是鸭子嗓嘛,怎么唱歌还不错。”

“人家那天是嗓子哑,现在嗓子好了。”

“你们天天鬼呀魂呀,就是胡扯,人家就是会说话了,哪来的什么鬼上身。”

顾漾情不自禁地翻了个白眼,说:“看你们谁还说我声音像鸭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