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九十年代美人胚子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徐一新舅妈离开的第三天, 她就带着小孩回来了。

舅舅跟舅妈道歉了,说知道自己错了,一时鬼迷心窍, 才犯了大错。他以后不会再跟那个女人不清不楚的, 孩子还小, 希望为了孩子有个完成家庭,原谅他吧。

舅妈的娘家人也劝她, 说男人在外偶尔粘花惹草是正常的, 只要他知道错了, 心里还惦记着家庭就行。

不要动不动就说要离婚,离婚了,孩子怎么办?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怎么过?离婚没好处,互相将就一下, 过着过着就是一辈子了, 大家都是怎么过来的。

舅妈带着表弟回来的那一天,舅舅对着舅妈发誓,以后绝不会再粘花惹草。舅妈并不是非常放心舅舅, 她觉得舅舅在外面开着小货车, 很容易又会遇到那个女人, 万一那个女人继续纠缠, 男人把控不住,又搞上了怎么办。

后来的一个月里, 舅妈把小表弟放在娘家让人照看,自己每天跟在老公的货车上,说是要帮老公搬货干活,其实是为了监督老公。

每天早上,舅舅、舅妈和表弟三个人都会坐着小货车离开, 然后到晚上才会回来。每次离开前,舅妈做会好饭,让徐一新中午吃。

在那一个月里,徐一新觉得家里特别的安静,没有了舅妈的絮絮念叨,没有了表弟的哭闹声。

经过一个月的考察期,舅妈放心了。她每天跟着老公的货车,看到老公一整天都在搬货、开车,努力又安分,根本没有时间勾搭女人。后来,她就没有再跟着老公去干活了,好好在家里干农活、照顾孩子。

日子好像又回来了从前,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们一家三口照样过着和乐融融的生活。

徐一新发现一个道理,同样一件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结局就有可能不一样。他舅舅和爸爸同样是拉了别的女人的手,他爸爸妈妈离婚了,舅舅舅妈没有离婚。

在舅妈回归家庭的第三个月,徐一新的爸爸徐涛要结婚了。

这个消息是舅舅告诉他的,婚礼定在这周六。

徐涛在结婚前几天,特意去联系了徐一新的舅舅。他告诉徐一新舅舅,他的新老婆怀孕了,他要专心照顾新老婆,还有担心闹腾的徐一新来家里会不小心撞到孕妇,所以他可能没办法每个月都来接徐一新回家照顾,希望徐一新舅舅多帮忙照顾,他愿意每个月多给一些生活费。

听到这个消息后,徐一新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他的爸爸要变成别人的爸爸了,他终于可以不用每个月去爸爸那个房子里发呆无聊了。

原本徐一新以为爸爸的新老婆是那个让爸爸妈妈吵架离婚的女人,爸爸公司的助理刘智慧。后来才知道爸爸的新老婆不是她,爸爸的新老婆是发廊里的洗头小妹,比爸爸小八岁,年轻漂亮。

徐涛跟洗头小妹好上后,就把刘智慧给辞了。刘智慧因此去公司闹了好几次,也去徐涛家闹了好几次,她不明白自己哪里不如那个洗头小妹。

徐涛说是因为刘智慧变了,一开始刘智慧温柔可人、善解人意,但自从他离婚后,刘智慧开始变得疑神疑鬼的,老爱问他的行程,越来越烦人。

他现在的老婆就很乖,天天夸他厉害,让人很开心。

“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会遭报应的。”刘智慧走之前送了徐涛一句话。

徐涛细细品了这句话,狗改不掉吃屎,意思是说他是狗,那她刘智慧不就是屎嘛。怎么人狠起来连自己也骂。

在知道爸爸结婚消息的第二天,徐一新妈妈开车来找他,这次他妈妈第一次主动来找他。

徐一新很开心,他以为妈妈是因为知道他难过了,所以主动过来找他。

当时,他跟顾漾在玩玻璃球,他妈妈开着小轿车过来。

村里很少有小轿车出没,他妈妈的小轿车吸引了不少小朋友围观。

许娟身穿条纹短裙,黑色高跟鞋,虽说五官不精致漂亮,但打扮却非常时尚,一走出来就让人眼前一亮。

“这是我妈妈。”徐一新特别骄傲地说。

他的声音很大,他想让围观的小朋友都知道这是他妈妈,这是他妈妈的小轿车。

这是小孩子小小的虚荣心。

顾漾是第一次见徐一新的妈妈,她感觉徐一新妈妈是个很厉害的人。

“妈妈,这是我的好朋友顾漾。”徐一新拉着顾漾上前。

许娟看了两眼顾漾,笑笑地说:“你的朋友真漂亮。”

“谢谢阿姨。”被夸的顾漾很开心。

“小新,上车!妈妈带去你逛商场。”

“拜拜,顾漾,等我回来再陪你玩。”徐一新开开心心地坐上妈妈的车。

他妈妈带他去商场买了好多好多玩具,好多好多衣服,他开心爆了。

接着,他妈妈跟他说了一个震惊的消息,他妈妈也要结婚了,也是周六。

他爸爸妈妈像是在比赛看谁再婚得快,争先恐后地再婚。

他妈妈的结婚对象是一个酒店老板,丧偶,有一个六岁的儿子。

他的妈妈也要变成别人的妈妈了。

周六那天,徐一新去了妈妈的婚礼,没去爸爸的婚礼。因为舅舅他们去了妈妈的婚礼,也带上了他。

婚礼当天,宾客满堂,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一片欢声笑语中,突然出现一阵骚动。

新郎的儿子跟新娘的儿子打起来了。

结局是新娘的儿子被拉走了。

拉走徐一新的是他舅妈,他舅妈带着他提前离场,舅舅继续参加婚礼。

“这是你妈妈的婚礼,为什么要动手打人!”

徐一新气鼓鼓地坐着,他不想说话,反正不管怎么说,别人都觉得是他的错。

先动手打人的确实是他,他也知道打人不对,可是他忍不住不打。

那个小男孩穿着小西装,戴着眼镜,脸上挂着让人讨厌的笑容。

“你好,你的妈妈现在是我的妈妈了。”小男孩语气里带着挑衅。

他那得瑟的笑容,让徐一新脑子一热,握起拳头就往他脸上砸。

本来心里很憋屈,打完一拳后,他觉得心情好多了。

提前回家后,他立马跑去找顾漾。

“你怎么回来了?”顾漾疑惑地问。

“因为我打架了,然后他们把我赶回来了。”

徐一新说得特别轻松,心情看起来蛮好的。

本来顾漾刚刚还在担心他,今天他的爸爸妈妈都再婚了,以为他心情肯定会差到极点。

她还翻出自己存的零花钱,想着等徐一新参加婚礼回来,她请他吃冰激凌。甜甜的冰激凌能让人心情变好,她不想徐一新太难过。

可是,现在站在她前面的徐一新好像蛮开心的样子。

徐一新十分骄傲地跟顾漾讲自己打人的经过,“我跟你说,他真的很欠揍。”

顾漾十分理解徐一新的心情,以前她也很想暴打养母儿子一顿。

“走,我带去你小卖部买吃的。”徐一新一脸贼笑地从口袋里拿出四张五块钱,“这是我妈新老公给我的见面红包,我要去把它花完才开心。”

徐一新去小卖部十分豪气地买了一整盒洞洞乐,他们抱着洞洞乐去刘阿婆家秋千下玩。

洞洞乐是最近村里特别流行的玩具,玩具上有一排一排的小洞洞,戳破小洞洞,里面会有小玩具,每个洞里面的玩具是随机的,有的小洞洞还有可能是空的。两毛钱可以戳一个洞,平时小朋友只舍得一天去戳一个。

徐一新直接把完整的一盒买回来,可以坐着自己慢慢戳。

“哇,好多个洞洞。”会数数的顾漾从第一排开始一个一个地数:“1,2,3……”

“有60个。”顾漾慢慢地从1数到60。

“哇,你好厉害,竟然会数到60。”徐一新一脸惊讶地看着顾漾,他只会数到20,因为没人教他。

“我会数到100的。”顾漾特别喜欢被人夸的感觉。

徐一新拿起那盒洞洞乐,有力猛摇,里面格隆格隆地响。

徐一新:“你猜猜你们都有些什么?”

“肯定有很多玻璃球。”

因为看到别人有戳到漂亮的橡皮筋,顾漾也花钱去戳了两个洞,结果戳到都是玻璃球。

“你先戳。”徐一新把盒子推到顾漾面前。

顾漾想了想,选了最中间的那个洞洞,食指有力一戳,洞洞破了。她伸手进去,拿出洞洞里面的玩具。

“又是玻璃球。”顾漾无语了,她曾经怀疑过会不会整盒洞洞乐里面都是玻璃球。

“你想要什么,我戳出来给你。”徐一新永远自信满满。

“我要橡皮筋。”

“好的,我给你戳橡皮筋。”徐一新像做法一样,双手放在盒子上面,嘴里小声地念着:“橡皮筋,橡皮筋!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念完后,伸手戳破左上角的那个洞洞,拿出里面的玩具,果然是橡皮筋。

“哈哈哈哈,我厉害吧。”徐一新仰头大笑。

“到我了,我也来试试。”顾漾学着徐一新的动作,“橡皮筋,橡皮筋!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然后,戳破右下角的那个洞洞,拿出玩具,是橡皮擦。

顾漾:“为什么我就不灵?”

“因为我是神童。”

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戳完了60个洞洞,有三个洞洞是空的,收获了很多小玩具,有橡皮筋、玻璃球、橡皮泥、小恐龙……

徐一新在爸爸妈妈同时办婚礼的这一天,和顾漾两人在秋千边戳了60个洞洞。

若干年后,他再回忆起这件事,依然觉得好好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