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九十年代美人胚子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自从爸爸妈妈各自组建新家庭后, 徐一新很少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见过爸爸一次,见过妈妈两次,每次见面都在外面。

爸爸生了一个女儿, 说孩子还小, 他要忙生意, 又要照顾小孩,抽不出时间。就上个月带徐一新出去吃了一次炸鸡, 因为担心徐一新去家里会吵到小孩和母亲, 徐涛没有把徐一新带去家里, 徐一新到现在还没见过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因为新丈夫的儿子不喜欢徐一新,许娟也没有带徐一新去自己的新家庭,为了补偿儿子,他带徐一新去游乐园玩, 一共去了两次。

徐一新仿佛是他们的私生子, 有空的时候才偷偷出来见一面。

离春节越来越近,徐一新依然不知道自己今年要去谁家过春节,爸爸家还是妈妈家?

往年他都是大年三十到初三跟爸爸过, 初四到初七跟妈妈过, 初八就回舅舅家。可是, 今年他们都各自有了新的家庭, 而且他们的新家庭貌似都不欢迎徐一新,徐一新也不知道今年春节自己要怎么办?

他有听到舅舅和舅妈的对话。

舅妈:“孩子他爸, 马上就要过年了,小新他爸妈有说什么时候来接小新回去过年吗?”

舅舅:“许娟和徐涛那边,都没人提要接徐一新回去过春节的事,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开口问他们。过年过节的,孩子肯定希望能跟自己的父母过。”

舅妈:“唉, 他们估计都忘了自己有这个儿子了,有了新孩忘旧孩。”

舅舅:“要不过两天,我去问问他们。”

离春节只剩四天时间,徐一新还是不知道自己春节要去哪里过。上次他听到舅舅说要去问自己的父母,徐一新猜舅舅肯定已经去问过,既然没有跟他说,那可能是他爸爸妈妈都不打算要接他去过春节。

越想越烦,徐一新不想想那么多,还是去找顾漾玩吧,跟顾漾玩耍,能让他忘记烦恼。

在离春节只剩三天的时候,舅舅终于跟他讲了要在哪里过春节的事。

早在几天前,徐一新舅舅已经打电话去问徐一新的爸爸妈妈。徐一新的爸爸说,家里的小孩不满一岁,他们家现在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空照顾徐一新。徐一新的妈妈说,她怕徐一新来他们家会跟她丈夫的儿子打架,大过年的,要是打起来就不好了。最后,徐一新的爸爸妈妈两人商量,决定多出一点生活费,让徐一新舅舅春节也帮忙照顾一下徐一新。

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让徐一新难过,所以舅舅一直不敢跟他说,但马上就要过春节了,还是要说的。

“小新,你爸爸妈妈今年都比较忙,他们都是赚大钱的人,生意人春节是最忙的时候。他们春节的时候都在忙着做生意,今年春节你就跟舅舅舅妈一起过吧。”徐一新舅舅尽量把理由说得好听一点,要是直接跟徐一新说他爸爸妈妈都在忙着照顾新家庭,没空照顾他,那徐一新可能要难过死。

“哦!”徐一新淡淡地回答,脸上看不出来喜怒哀乐。徐一新舅舅有些诧异,他以为徐一新会非常难过,想不到他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这是你爸爸妈妈给你买的新衣服和新玩具,你看他们还是惦记着你的,这些都是他们亲自给你挑选的。”徐一新舅舅把装有衣服和玩具的袋子递给徐一新。

徐一新笑笑地接过袋子,真的很多新衣服和新玩具。他怀疑舅舅是骗他的,这些东西可能不是爸爸妈妈给他挑的,而是他们给钱给舅舅,舅舅去买的。因为前天他舅舅突然问他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和玩具,他说自己喜欢奥特曼的衣服,想要俄罗斯方块游戏机。他手里的袋子里,刚好就有这两样东西,所以他觉得东西是舅舅去买的。

“不想了,不想了。”徐一新在心里暗示自己,真的是越想越烦。

他从袋子里拿出俄罗斯方块游戏机,一蹦一跳地去找顾漾玩。反正不开心就去找顾漾,顾漾有一种魔力,能让他心情变好。

刘阿婆说新年新气象,就把院子里的旧秋千拆掉,换了一个新的。春节她的儿子会带孙女回来过年,看到新的秋千肯定会喜欢。

新秋千底座的木头看起来非常的结实,表面光滑明亮,秋千的绳子是红色的,非常的好看。

“你们觉得这个秋千好看吗?你们喜不喜欢?”刘阿婆问徐一新和顾漾。

“喜欢,好看。”徐一新、顾漾异口同声地回答。

小孩子的爱好和品位都很相似,既然徐一新顾漾都喜欢,刘阿婆觉得自己的孙女肯定也会喜欢。

这次,徐一新和顾漾没有玩荡秋千,而是坐在秋千旁边玩俄罗斯方块游戏机。在学校,顾漾有看同学玩过,但自己没有玩过。徐一新的同桌陈友军会带俄罗斯方块游戏机来学校,徐一新经常拿他的玩。

“我会,我教你,很简单的。”徐一新一脸傲娇地说。

游戏机是红色的,上面有一块小屏幕,下面有几个黄色按键。

徐一新依次跟顾漾讲解各个按键的作用和游戏的规则。

游戏很简单,由小方块组成的不同形状的方块缓慢地从屏幕上方落下来,方块可以90度旋转,还可以左右移动。玩家可以调整出最适合的位置和方向,让方向落下底部的时候,可以拼出更多的完整横条,这些完整的横条会被消除掉,玩家就会得分。没有被消除掉的方块会一直累积,当方块累积到屏幕顶端,游戏就会结束。消除掉的横条数量越多,分数就会越高。

说多少都不如实际操作一遍更清楚明了。

“我玩一遍给你看,保证你看一遍就会。”徐一新双手握住游戏机,手指灵活地按着游戏按键。

顾漾目不转睛地看着,确实很简单,她看一会儿就懂了。徐一新很厉害,连续得分,最后得了3520分。

“分数好少,发挥不好,上次我在陈友军的游戏机上拿了五千多分,最高分纪录,陈友军玩了好久都没破我的纪录。”徐一新把游戏机递给顾漾,说:“看懂了没有,你来试试看。”

“好,我试试。”顾漾十分自信地拿起游戏机。

旋转,移动,找到适合的位置让方块落下,然后得分。顾漾觉得蛮简单的,可是自己亲手玩起来,就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旋转,移动,是很简单,但还来不及调整到最适合的位置,方块就已经落到底部。脑子跟不上,手速也跟不上。一个落下,两个落下,三个落下,位置不适合,没有消除掉方块,方块越叠越高,最后叠到屏幕顶端,游戏结束。

最终得分340分。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也太少分了。”徐一新一阵大笑后,委婉地说:“没事,第一次玩大家都是这样的,多玩几次就厉害了。”

徐一新随便玩玩都有三千多分,自己玩得那么认真,才三百多分。

“等我玩几次熟练了,肯定能超你的分数。”顾漾不服输,拿起游戏机继续玩。

第二盘五百多分,第三盘一千多分,第三盘两千分,顾漾越玩越顺手。

她找到了玩俄罗斯方块的技巧,就是要快准狠,她的手速越来越快,判断也越来越精准。

玩了七盘,顾漾的分数终于超过徐一新的分数。3650分超过徐一新的3520分,变成游戏机里的最高分。

“耶,现在最高分是我的。”顾漾特别开心。

“不要得瑟,我马上就能超过你。”徐一新拿回游戏机,3600多分,超过很容易,他可是玩过五千多分的人。

他想着他要玩到五千多分,然后让顾漾慢慢追赶。

顾漾坐在一旁看着徐一新玩,他确实很厉害,判断落点都很准确,没玩一会儿就拿到了3000分,眼看着马上就要超顾漾的最高分。

没料到,徐一新突然连续两次失误,那个长条的方块一下子顶到上面,最后他的得分定格在3480,并没有超顾漾的最高分。

“失误,失误,再来一次,超你没问题。”徐一新没有气馁,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实力是不错的。

果然,第二盘他很快就拿到了3700分,已经超了顾漾的分数,而且方块叠得还很矮。

“晕,你也太厉害了,不会真的要五千多分吧。”顾漾觉得自己想要超过五千分是很难的。

徐一新越玩越顺,他觉得这次自己说不定能突破六千分大关,创造自己的最高分纪录。

玩到4800分的时候,刘阿婆手里拎着两个箩筐,在门口那边叫他们:“小新,小漾,你们要不要去捡田螺?”

“要!”不用思考,顾漾马上回答。

连在玩游戏的徐一新也抬头回应:“要,我要去。”

顾漾看着徐一新手里的游戏机,分数快五千了。

“你的游戏怎么办?都玩到五千分了,放弃好可惜。”

“没事,不就五千分嘛,我下次照样能玩到这个分数,我们去捡田螺吧。”

徐一新毫不犹豫地关掉游戏机,他很喜欢吃炒田螺肉,捡田螺也很好玩。

刘阿婆带他们来到一片水田,水田里的稻谷已经收割,现在一大片水田里只有杂草。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到好多田螺依附在杂草上。

“哇,好多田螺!”

顾漾和徐一新可开心了,穿上水靴就往水田里走。

没到一会儿,他们就捡到了半箩筐的田螺。顾漾突然想起一件事,她走到徐一新旁边说:“徐一新,你小心一点,不要把游戏机弄掉了,掉到水里,游戏机会坏掉的。”

徐一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口袋里没有游戏机。

“好像刚刚走的时候没有带上,应该是扔在秋千那里了。”

“你怎么没拿就出来了,放在那里,万一被人拿走怎么办。”

“秋千那边应该没人会去,怕什么,一会儿回去我就去拿。”徐一新笑呵呵地,完全不当回事。

不到一会儿,刘阿婆拎着满满一筐,顾漾和徐一新两人抬着满满一筐,满载而归。

“你快去把游戏机拿回来。”刚放下田螺,顾漾就催徐一新去拿游戏机。

“我现在就去,你不要担心,没人会随便乱拿人家东西啦。”

说完,徐一新就跑去秋千那边。

然后急匆匆地跑回来,说:“被你说中了,游戏机真的不见了,不知道是谁拿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