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九十年代美人胚子 >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大年三十除夕那天, 下午四五点左右,小朋友们就已经洗澡换上新衣服。

小朋友会穿着新衣服出去炫耀,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穿了新衣服。顾漾穿了一件红裙子, 裙子是收腰的, 是白色的边边, 胸前是红白相间的蝴蝶结,好看又不俗气。

“妈妈, 我出去一下。”顾漾刚换上新衣服就迫不及待跑出去。

“急匆匆的, 小漾这是急着去哪?”顾大庆问媳妇。

刘和玉笑笑地说:“肯定是去跟她的好朋友炫耀自己的漂亮衣服。”

“哦, 我知道了,是去找徐一新那小子。这小子今年就在舅舅家过年,挺可怜的,希望有朋友的陪伴, 他心情会好一点。”

“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 一会儿我们也给他包个新年红包。”

顾漾特别地开心,兴高采烈地走去徐一新舅舅家。还没有走到门口,她就大喊:“徐一新!”

一听到顾漾的喊声, 在换新衣服的徐一新立马回答:“干嘛?我在换衣服。”

“好, 你快点!我在刘阿婆秋千那里等你。”

顾漾坐在秋千上, 静静地等着徐一新。

没过一会儿, 徐一新就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西装、白衬衫,还戴着红色的领结, 像是个帅气的小绅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了这身衣服的缘故,徐一新显得特别地斯文,走路也规规矩矩的,跟平时蹦蹦哒哒的他完全不一样,像是个小大人。

“噗!”顾漾噗嗤一笑, 徐一新这个样子,她觉得非常地不习惯,总觉得有点搞笑。

“你笑什么?我穿的不好看吗?”徐一新叉着腰说。

“没有,没有,很好看,就是有点不习惯。”

“那是因为太好看了,所以你不习惯。”

一开口,还是熟悉的那个徐一新。

“你看我穿的好不好看?”顾漾站起来,转一圈把自己漂亮的裙子展示给徐一新看。

徐一新:“漂亮,你穿裙子都好好看。”

大年三十这天,照相馆的师傅会进村里帮忙拍照,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拍全家福。

刘和玉穿上了漂亮裙子,顾大庆也穿上了工工整整的西装,整个人瞬间高大挺拔起来。

“好不好看?”顾大庆问。

刘和玉:“还不错,蛮好看的。”

“我媳妇说好看就是真的好看。”顾大庆十分满意这身打扮。

他们选择在大门前拍全家福,门口两边贴着大红色的对联,十分喜庆。门口两边还放着两盆大大的桔子树,树上挂满了金黄的桔子,大吉大利。

刘和玉和顾大庆并肩站着,顾漾站在他们前面,他们一边手牵着手,一边手搭在顾漾肩膀上。

和和睦睦的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一副美丽的画。

照相馆的师傅都忍不住感慨这家子的长相都非常出众。师傅调整好相机的位置,说:“准备好了吗?我们现在开始。”

“笑一下,1、2、3。”

咔嚓一声就拍好了。

接着,刘和玉和顾大庆又单独照了一张,当做是结婚纪念照。

“小漾漾,你要不要去找你的朋友过来一起拍一张。”刘和玉问顾漾。

刘和玉觉得相机可以记录下小朋友的童年,以后长大了再把照片拿出来看,肯定会觉得很有意思。

“妈妈,我现在就去找他。”顾漾非常高兴,她很喜欢拍照。

徐一新舅舅一家也都换上了新衣服,正在等着照相师傅过来拍全家福。徐一新在一旁觉得很尴尬,他不知道一会儿自己要不要跟他们一起拍全家福。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他只是寄养在他们家的亲戚,出现在别人家的全家福里,好像不太好。

本来,徐一新是准备跑出去玩,等他们拍完照再回来。结果,舅舅喊住他,让他留下来一会儿一起拍照。

徐一新知道舅舅是可怜他,不想让他一个人难堪,但徐一新真的不想出现在别人家的全家福里。

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不想坐着等,又不能离开。

“徐一新,你要不要过来,我们两人一起拍一张照片。”顾漾在徐一新舅舅家院子外面喊。

这时,顾漾简直就是救命稻草,徐一新突然松了一口气。

“好,你等等我。”徐一新跑去问他舅舅:“舅舅,顾漾找我,让我跟她一起拍照。”

因为是朋友找他,舅舅就让他出去了,徐一新兴高采烈地跑出去。

刘和玉建议他们俩去刘阿婆家秋千那里拍照,因为他们俩经常在那里玩,非常有纪念意义。

“小美女,你坐在秋千上,两边手抓着秋千绳。”

照相馆的师傅在教他们摆姿势,“小帅哥,你站在小美女后面,做出要推秋千的秋千的动作。”

“嗯嗯…不错,站好了,笑一下。”

很快就拍好了,徐一新不想回家,因为舅舅他们还在家里等着拍全家福。

“我们去小卖部买玩具好不好?”徐一新拉着顾漾去小卖部。

在小卖部待了一会儿,估算着时间,舅舅他们应该拍好了,才回家。

“小新,你去哪了,找你拍照,找不到你。”徐一新舅舅说。

徐一新笑笑地回答:“我跟顾漾去玩了,没事,我跟顾漾有一起拍过了。”

春节是小孩子最喜欢的节日,有新衣服穿、有很多的零食吃、有大鱼大肉、还有红包拿。

打鞭炮是过年里小孩子最喜欢的,整个村子仿佛每天都有鞭炮在响,伴随着鞭炮声的是麻将声。

过年没活做,为了放松,顾大庆买了一张麻将桌,整个春节都在打麻将中度过。

顾漾喜欢在旁边坐着看爸爸打麻将,她就像福星一样,她坐在旁边的时候,顾大庆摸到的牌就特别地好。

爸爸打麻将赢了,就会给顾漾很多很多的零花钱,顾漾希望爸爸每次都赢多多的,自己的零花钱就多多的。

大年初九,是村里的大日子。上阳村公庙里供奉的佛主叫灵山佛,大年初九是灵山佛的生日。村里都会大办特办,在公庙前摆起大宴席,全村人一起吃香喝辣的。

这次,顾大安带着老婆和女儿回来了。

顾大庆的老婆何艳非常不情愿,“你们老家破破烂烂的,我不想去。到处都是蟑螂蚊子,路上都是鸡粪牛粪,脏死了。”

“那是以前,现在村里面的人有钱了,干净很多了,蚊虫也少了。”顾大安解释说。

他的女儿顾莉莉也不想去,“听别人说,农村里的蟑螂是会飞的,蚊子超级无敌大,被咬了会肿很大的包。”

“没事,我们只是去吃一下饭,拜一下佛就回来了。”顾大安安抚完妻子接着又要安抚女儿。

自从结婚后,妻子何艳就没再去过顾大安的老家,那穷乡僻野的破村子,她一点都不想去。

女儿顾莉莉从出生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去过爸爸老家,是何艳不给去的,她讨厌脏脏的农村,不想让女儿去那种地方。顾莉莉从小到大在何艳的思想灌溉下,也特别地讨厌农村,觉得农村破烂肮脏。

这次,是因为顾大安跟何艳说他们村的灵山佛特别地灵。据说他们村有个穷鬼去拜佛求发财,结果就真的中奖了,瞬间变成有钱人。

最近,纺织厂越来越不景气,何艳父亲都愁到头发白了。何艳最近也经常做噩梦,梦到很多不好的东西,神婆教她放一把剪刀在枕头底下,就不会做噩梦了,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听到丈夫说他们村的灵山佛很灵验,大年初九是灵山佛的生日,这一天去祭拜的话,会更灵验。

何艳心动了,她想去拜拜佛,去下去最近的晦气。为了拜佛,她可以勉强忍受脏兮兮的农村。

近几年,城镇发展迅速,到处都在修路,想发展就得先修路。上阳村这边也在修水泥路,目前路上坑坑洼洼的。

“这是什么破路,屁股都要颠烂了。”一路上颠颠簸簸的,何艳都快气死了,真是活受罪。

娇生惯养的顾莉莉更是受不得这种折腾,一直嚷嚷着:“爸爸,我不想去了,我想回家。”

“再忍一忍,马上就要到了。”顾大安尽力安抚妻儿。

今天这种大日子,村里的人都没有去干农活,都在公庙前准备大宴席。女人择菜洗菜,男人杀鸡宰羊。

顾家老四顾大安要带老婆孩子回村里的事,已经传遍了全村。

“听说顾大安要带那个老婆回来了,还有他的女儿。”

“我都不记得他老婆长怎么样的了,就结婚回来过一天。”

“他老婆一看就是瞧不起我们农村,上次结婚回来的时候,你看她一脸的嫌弃。”

“人家老爸是纺织厂厂长,肯定瞧不上我们农村。”

“顾大安就像是上门女婿,穷小子嫁给富家千金,什么都不敢说,估计在家里对老婆是言听计从的,屁都不敢放一个。”

“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脸像是别人都欠了她几百万。”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驶入上阳村,崭新的小轿车闪闪发光,吸引了村里人的目光。

“是顾大安回来,你们看的他开的车,肯定很贵。”

“有钱真好,光鲜亮丽的,天天开车出门。”

“是嫁个有钱老婆真好,吃老婆的软饭,花老婆的钱,开老婆的车。”

“光有钱有什么用,在家里是老婆的哈巴狗,老婆说往东,他不敢往西,太窝囊了。”

村里的男人,有人嫉妒,有人羡慕,有人唾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