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无敌的挂机游戏 > 第四章 正经人谁看新手教程?

第四章 正经人谁看新手教程?


  黑暗一闪而过,紧接着,吴迪眼前的场景缓慢地变得清晰起来。

  此时的他,没有站在他看到的那个女神雕像前,接受那个牧师一样的男人的迎接,而是出现在了一个破旧的小木屋内。

  屋子里杂乱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器具,桌上散落着奇怪的金属零件。

  最关键的是,这个屋子已经被灰尘铺满了,即便是那些金属零件,也大多是锈迹斑斑,不知道还能不能使用。

  这时候,系统提示音响起:

  “降临地点为处在南方的南方帝国南部的一座边缘小城的南部边缘。”

  吴迪废了好大精力才理顺这句话的意思,他这才发现系统并没有让他自由选择降临的位置。

  老三可是和他说了,有机会的话就去列表第三座城市,不管那里在什么位置,所有人在一块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系统不会因为自己说了几句话就记恨上自己了吧?怎么像是一个傲娇的小姑娘呢?

  “木屋主人是本城市的机械师,在一次去往相邻城市时出意外而死亡,现在,您暂时拥有处置这间木屋的权利。”

  吴迪差异,这难道是系统任务?难道每个人的出生方式都是不一样的,都有一个特殊的任务来熟悉这个世界?

  “您可以选择调查木屋,之后前往老机械师发生意外的地点调查,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说完,吴迪扫了一眼周围环境。

  现在可以确定,游戏根本没有任务系统,任务发布的形式可能就是人与NPC正常的交易,玩家帮NPC做些事情,可能会收获回报,但没有系统层面的奖励。

  这就说明升级的唯一方法可能就是打怪了。

  但是谁都知道初始属性低得吓人,要怎么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开荒?

  吴迪感受到了游戏的恶意,普通玩家想要在0级无装备条件下击杀野怪十分困难,只有联合一群人,用人海战术去堆,才可能有希望。

  想到了这里,吴迪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等到别人升级之后找个熟人带一带自己,作为休闲玩家,没有必要太过于拼命了。

  现在看看系统给自己的新手任务正好弥补了这段时间的空缺。

  他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有理有据辛苦分析的这一切信息,全部在创造账号时候的新手教程里,他是唯一一个被动跳过新手教程的人。

  想好之后,吴迪迈开步子,小心翼翼地移动到桌子前,桌上散落的零件有各种形式,只有几个比较大的组合体。

  吴迪仔细查看这些已经部分组合完成的机械,发现它们的外形就像是人类的部分身体。

  难道老机械师的目标是做出一个机器人?

  他没有嘲笑老机械师的想法,在这个魔法的世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这些东西组合起来确实有一个机器人的外表,但是关键的驱动能源,以及控制机器人做动作的控制器是缺失的。

  吴迪猜测,老机械师这次外出可能就是去寻找其中之一了,零件散乱分布,而且不少东西零件看起来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安装在那些肢体上了,在这种关键时候外出,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继续查看其他的东西,只剩下日常使用的生活用具了。

  在游戏内,玩家当然也可以睡觉,而且不像现实中,越想睡着越睡不着,游戏里只要在床上默念睡觉,设定好时间,就能直接入睡。

  不过既然都已经来到游戏里了,不睡觉也能补充脑力,谁会浪费这个时间在没有任何意义的睡觉上?

  吴迪想着,既然系统已经说自己拥有这木屋了,干脆就将这里当作自己的据点。

  想到这里,他开始将不需要的东西往屋外搬运,这首先丢出去的就是这单人大床。

  牙刷等清洁用具也没有作用了,除此以外,做饭用的厨具倒是有用,吴迪瞥了一眼左上角的血条下,写着“饱腹值”,看来吃饭在游戏里也是十分重要的。

  做完了一切,将房间的灰尘彻底清扫,把凌乱的物品摆放整齐,所有的工作也算完成了。

  这时候,时针才完成转动,指向了正午十二点。

  吴迪不知道的是,他进入游戏的时间比别人多出了一刻钟。

  全球大约十分之一的人口同时按下了进入游戏的按钮,这时候他们才听到第一声,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听到的冷漠机械音:

  “欢迎您进入《虚界》。”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总有一些人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比别人差了太多,有的人家庭环境不好,有的人被父母遗弃。

  还有一类人,缺少身体的某些部位,少了某种感官,他们是有缺陷的,不完整的人,但上帝的不公并没有将他们打垮,盲人也有了更敏锐的听力,聋哑人有了更丰富的内心世界。

  《虚界》之前的游戏害怕出现一些医疗事故,限制了这一类人的游戏权利,而虚界没有。

  对于他们,《虚界》便是他们又一希望。

  同样,那些因为一些原因只剩下思维而失去对身体控制能力的植物人,现在,他们有了第二次活着的权利。

  但是,当他们进入这个雪白的世界时,梦想破灭了,当他们带着浓厚的希望进入游戏,创造角色,调节参数之后,他们的身体依旧和现实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他们失望地躺在地面上,眼神空洞,表情麻木。

  就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天空洒下银白色的荧光,荧光进入他们的身体,让他们感受到一种异样的火热。

  火热?

  我的身体有感觉了?

  就在这时,他们都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白光一闪,他们出现在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广场上,面前无一例外的都是那个身穿盔甲的女神雕像。

  这一天,世界无云,阳光正好来到雕像的头顶,让它散发金黄色的璀璨光亮,这种光像是能够透过身体击中灵魂,让每一个靠近的生命感受到温暖。

  他们久久不语,头顶的天空与太阳,前方的宫殿,远处的树木或是山川河流,温煦或刺骨的风抚摸脸庞,周围是鸟儿的轻啼。

  他们不管阳光刺眼,直视太阳,良久,双目闪光,大脑眩晕,才缓慢抬起右手,遮住了大部分的光。

  泪水在沉默之中缓缓落下。

  他们张了张嘴,好像在适应着什么,良久,才说了一句话:

  “阳光,还真是刺眼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