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诡仙寻道 > 第五十九章 过家家

第五十九章 过家家


  顾渊提着小貔貅走出阁楼时,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站在客栈的廊道内。

  他的身后,居然是自己的房间。

  “顾渊,别发愣了,赶紧去书斋报道。”

  “还有,赶紧把我放下来。”

  被提拉着脖子的小皮抱怨道:“你的手法不太行,这么抓着很不舒服,赶紧放我下来,我保证不咬你就是了。”

  啪叽一声。

  顾渊手一晃,小皮在空中滚了一圈,头着地。

  “你这人心眼真小,不就是撞你个狗吃屎吗,居然还给我来个倒栽葱,今天我还咬你了,你是不是还得咬回来?”

  小皮从地上爬起,抖动一番身上的灰尘,不满的抱怨道。

  “走了,走了,桃馥说让你带我到书斋偏门去。”

  .......

  小皮带着顾渊走了个圈,感觉绕了仙游镇一周后才来到一个小木门前。

  木门朴素无比,只有一人高窄,下沿还有些超大码的黑脚印。

  “就是这了。”

  小皮抬起一只前脚,踢了踢门,声音里有些幸灾乐祸:“过去也有不少倒霉蛋走过这,希望你能完整的走出来。”

  “什么意思?”

  “嘻嘻,有不少想拜入书斋的,都是从这走进去,虽然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反正出来时不太完整。”

  小皮说话间,嘎吱声响,木门缓缓打开。

  门后,不是什么院子,而是一片黑暗。

  寂静无比,散发着丝丝凉意。

  “进去吧。”

  “不然你先把那葫芦给我替你保管,以免弄坏了?”

  小皮提议道。

  “不了,放心,真出什么意外,我一定第一时间把葫芦生嚼了。”

  不和小皮拌嘴,顾渊深吸口气,跨入黑暗之中。

  仿佛隆冬之际一盆凉水从头泼下,一股寒意侵入骨髓,顾渊不自觉的抖了抖。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一个月夜下的小山村前。

  自己眼前,是一截桥。

  这桥的中间段,塌掉了。

  桥的另一边,是个小村庄。

  被漆黑笼罩,只能看见一个个悬浮在空中的大红光球。

  “这是要我做什么?”

  顾渊缓缓走上桥,往前探了几步,突然听到耳边传来哭嚎之声:“好疼啊!”

  “帮帮我!”

  顾渊停下脚步,凝神细听,这声音却又消失不见。

  耳旁,只有飒飒的风声。

  “等等,没有水声?”

  这桥下没有河流?

  自己已经在桥上走出了四步,看这样子,要再走十步,才能走到桥头断裂处。

  他缓缓后退,想退出桥梁,可是,后退了近十步,还是没有回到地面。

  “好疼啊,快来帮帮我~”

  那哀嚎之声又传来了。

  这次,顾渊听的真切,这声音,是从自己脚下传来的。

  低下头看看,这桥面,竟然好似在颤抖。

  可自己却是毫无感觉。

  想要回头看,可每当自己想要扭头,后颈处便有丝丝凉气吹来,好像有个鬼怪趴在自己背后吹风一般。

  “好疼啊,来帮帮我~”

  那哀嚎之声再次响起,这次不是如蚊子一般,而是像有人在自己身边说话一样,就从自己脚边传来。

  他低头看去,之间脚旁,不知何时多出个半截身子的人。

  “好疼啊,我的屁股不见了,我的屁股呢?”

  他趴在桥面上,不住哀嚎,双手拍打着桥面。

  突然他扭头看向顾渊:“好心人,能帮我把屁股找回来吗?”

  他的双眼,通红一片。

  但顾渊看着他,总觉有些眼熟。

  可是不知为何,他的能力并未出现。

  他注视许久,盯着这个半截人都有些不耐烦的舔舔嘴唇了,书页还是没能出现。

  “好心人,你能.......”

  半截人压低嗓子,声音如同指甲划黑板一般,让顾渊毛骨悚然。

  “你的屁股在哪?在树上吗?”

  他出声打断道。

  “嘿嘿,好心人,在这桥桩下呢,刚好就在我现在这个地方正下面,你从这前面跳下去,然后走到......”

  这半截人喋喋不休。

  顾渊想了想:“你是要把你这上半身,放到屁股上吗?”

  半截人一愣,点点头。

  “你有铁锹吗?”

  它抓抓头,指了指一旁:“这里有。”

  顾渊也不管这铁锹何时出现,抓起来问道:“你让一让。”

  半截人一愣,两手扣着桥面,在地上脱出一道血迹。

  “你确定是这吗?”

  点点头,然后就看着顾渊在他趴着的地方,挖出个半人高的深坑。

  “这里离地面还挺高的,好心人,你这样要挖到......”

  话音未落,便见到顾渊一把扔掉铁锹,抓住它的肩膀,拖了过来,竖着放进坑中。

  “你说的,你屁股在正下面。”

  “现在你这上半身在屁股上了,就别嚎了。”

  半截人有些懵。

  梁迎没说过这种解法啊。

  照理来说,不是应该跳下去,和下面等着的两兄弟打一架,被痛扁一顿后侥幸取胜,带回下半身,给自己缝上,然后背着自己进村吗?

  怎么这就要给自己埋上了?

  顾渊此刻一脚推倒周围的土堆:“老兄,入土为安啊。”

  “对了,这桥该怎么过去?”

  半截人感受着泥土已经堆到胸口,打了个机灵:“这桥可以直接走过去,只是看着断掉了。”

  “不劳烦您推了,我自己埋,好心人,你快快赶路吧。”

  说着自己主动扒拉着泥土,速度很慢。

  “这,你好像不是很方便啊?”

  顾渊大善人眯着眼。

  眼前这半截人,应该是闻人圭璋的学生吧。

  这一出,是来陪他们过家家?

  “方便,方便,您赶紧上路吧。”

  半截人挤出个很开心的苦脸道。

  眼看顾渊转身,走向黑暗之中,长舒一口气。

  “下面那傻子,赶紧把我屁股拿上来,那个大魔头走了!”

  ........

  这断桥果然如同它所说。

  所谓的断裂,只是个幻象。

  凭空踩在之上,看着骇人,其实并没有什么。

  但脖颈处还是总有凉气吹来,他伸手抓了几次,只是抓了个空。

  回头看看,也什么都看不见。

  “让我知道是谁在我身后吹气,等出去了,打爆它的头。”

  顾渊好似自言自语般嘀咕一句,大踏步走入村子中。

  只是脖子后吹来的冷风,换成了往耳朵里吹。

  顾渊:“....这过家家还挺有意思的。”

  这村子里,实际无比,只有明亮的大红灯笼。

  他在村子里闲逛了许久,都是什么都未曾发现。

  “现在又是要干嘛?”

  挨家挨户敲个门?

  他站在黑暗中,往耳朵里灌的冷风也是着急了,原本只是呼~,现在变成了呼呼呼呼~

  “先别吹了,我现在该干嘛?”

  风停住了。

  “我也不知道,不然你去把半截人背回来?”

  ......

  “邦邦邦”。

  “开门,化缘,借宿!”

  顾渊随意挑了个看的顺眼的门,敲门道。

  过了会门自动打开了。

  顾渊走进屋子中,只见屋子里一个吊死鬼,正悬在一条麻绳上。

  屋门开了,一阵冷风吹过,吊死鬼晃荡了两下。

  “嗷呜~”

  冷风不吹了,那家伙适时配了个音。

  “桀桀桀。”

  标准的反派笑声中,这个吊死鬼缓缓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渊。

  他的舌头垂到胸口,如同根红色长虫般晃动。

  “有缘人,你来的时间不太对啊。”

  “不然,你先去最东边,看看哪里的棺材再回来?”

  顾渊沉默了。

  一旁的吹风鬼也沉默了。

  “好。”

  眼看顾渊转身,吊死鬼很满意的又在空中转了个身。

  “你们的智商,是不是都有问题?”

  往东边去时,顾渊忍不住问道。

  “智商,是什么?”

  这吹风鬼的声音,很稚嫩。

  “大概就是脑子吧。”

  “脑子啊,我们都有啊,除了大呆瓜,他的脑子好像被个蝾螈偷吃了。”

  顾渊不理会它,一路找到最东边。

  最东边,是个棺材铺。

  “棺材,是哪一个棺材啊?”

  眼见顾渊不理它了,吹风鬼又开始呼呼呼的吹起了风。

  “就是这个吧。”

  顾渊相中了最中间的金丝棺材,一把推开了棺材盖。

  探头看去,里面已经有人了。

  不,有尸了。

  一个女子,面色铁青,头戴凤冠,身穿大红嫁衣,手拿流着鲜血的剪刀,躺在其中。

  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

  顾渊探头看来,对个正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