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诡仙寻道 > 第六十章 女尸

第六十章 女尸


  顾渊和女尸四目相对。

  这脸和梁迎的人脸有些相似。

  “吼~”

  女尸突然张嘴,发出一股吼声,手中剪刀支棱起来,狠狠刺向顾渊的眼睛。

  危!

  脖子被个冰凉凉的东西一拉,他被拉拢过来。

  “快跑啊!”

  顾渊有些懵:“这不是你们的......”

  “这个没见过!”

  棺材四分五裂,伴随一声古怪的嚎叫声,女尸手拿剪刀飞了过来。

  顾渊一个驴打滚,躲过那一下扑腾。

  只见剪刀在地上划出清脆的铁器敲击之声。

  “快跑啊,走窗户!”

  吹风鬼此刻露出模样,是个长着蝴蝶翅膀的童子。

  它面色慌张:“这个真没见过。”

  还不等顾渊说话,它率先从窗户飞了出去。

  “呼~啊~”

  女尸又发出一声哀嚎,一声大红嫁衣挥舞,浓烈的尸臭味四溢,它双腿僵直,居然浮在空中,直直转了个身,再次刺了过来。

  顾渊当机立断,三步并作两步,从窗户那钻了出去。

  吹风鬼早已不知所踪。

  身后又是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是女尸撞到墙壁了,连带地面都是一震。

  回头看时,墙壁已是凸了出来。

  不敢逗留,顾渊蒙头跑向此前遇见吊死鬼的地方。

  跑出数十步,突然听见一声猫叫声。

  随即便是一只黑猫从天而降,双眼有如绿宝石,黑夜中闪耀着幽萤光芒。

  这黑猫拦住顾渊去路,坐在路中间,尾巴高高竖在身子后。

  随即又是拐杖声从身后传来。

  “少年郎,你看见我的猫了吗?”

  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顾渊没有答话,反而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想起了此前看过的一张通缉令。

  猫婆!

  捂紧嘴,他缓缓转身。

  一个拄着拐杖,臂弯搂着个竹篮的老妪站在他的身后。

  这老妪佝偻着腰,整个人看着又瘦又小,头上包着快黑布,两只眼漆黑不见眼白。

  “少年郎,你看见一只猫了吗?”

  顾渊闷不做声,眼见后面一道红光袭来,他转身就跑。

  这猫婆和黑猫眼见顾渊跑走,也是不阻拦,站在原地默默看着他拐入岔路之中。、

  顾渊没跑多远,便是听见一声凄厉的猫叫声。

  “那猫,被女尸杀了?”

  他愣了愣,脚下还是没有停歇,继续跑着。

  虽然有些分不清方向,但他进来时扫过这村子,这里的屋子,屋门方向都是反对着桥。

  反着跑就能出去了。

  可不知跑了多久,他还是在村子内。

  “真见鬼,这村子也不大,怎么会跑这么久还在里面?”

  “难道说,这些屋子的朝向,也在改变?”

  那我可就完全迷失在这里了。

  “呼~啊~!”

  又是女尸的吼叫声,她似乎就在附近。

  顾渊看了看两侧屋子,直接一脚踢在门上,踹开房门,随即人又立刻向前跑去,左拐右拐,远离此处。

  “真是糟糕,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想要我做什么?”

  闻人圭璋想要我做什么?

  如果我没做,而是去给女尸送人头会怎么样?

  他又绕过一座座房屋,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棺材铺附近。

  再进去看看。

  棺材铺内还是静悄悄的。

  只是一地狼藉,原本排列整齐的棺材,此刻横七竖八。

  一个个打开,发现都是空的。

  直到,他在最边角的棺材里,又开出一具女尸。

  开盲盒似的,又开出个惊喜。

  这次的女尸,也是凤披霞冠,但她是闭着眼的。

  手里也没有剪刀。

  取而代之的,是一封信。

  顾渊仔细打量时发现,这具女尸的脖子处,有一道细密的红线。

  不止脖子,手上的皮肤内也有红线。

  好似脖子和手,都是被红线缝上去似的。

  不知身上是否又是如此。

  顾渊从女尸手里抽出信封,退到门口,仔细查看。

  “琅琊神朝四十五年,应天府罗隐镇,罗教残党龙华会潜入,秘法霍乱心神,奸淫掳掠。”

  “时有异人,名圭璋,为罗隐镇生人,位应天府进士,请命除贼。”

  顾渊眉头皱起,这是闻人圭璋过去的事?

  中间一大段字迹,都已经被人抹去,只剩下了最后结果。

  “罗隐镇共计人丁两百余七,经此难,余一。”

  “异人疯疯癫癫,不知所踪。”

  “及神朝大军清扫,罗隐镇遍地残尸,不论男女,勿言老少,皆饱受凌辱而死,尤为一新妻,嫁衣未去,尸首九分,睁目不闭。”

  信中所说的新妻,是这棺材中的女尸,还是外面那个剪刀戳来戳去的那个?

  看完信件,顾渊抬起头,想要看看外面那女尸找没找到此处。

  刚抬头,便是一个留着血泪的头颅悬在他面前。

  几乎是面贴面。

  一股冰凉之感,传遍全身。

  顾渊瞬间后退一步,一拳打了过去,却是打了个空。

  这头颅缓缓飞回棺材上,一串红线连接着棺材内的身躯。

  “想离开吗?”

  这女尸头颅张嘴说话道。

  “外面那女尸,是上一个通过的人,为了离开制作出来的。”

  “你若想离开,便也要同样做一具出来。”

  女尸缓缓睁开眼,充满恶意的盯着顾渊道:“闻人圭璋说了,这个幻境由我掌控,一切的规则,由我来定,你若是想要离开,就照我说的做。”

  他手上的信纸突然变得灼热无比,他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隐没,变为一副地图。

  一副这个村庄的活点地图。

  上面有许多活动的墨点,墨点上方标注着名字:梁迎、王二狗、张铁蛋.......

  还有一个看起来格外凶煞的血点:血尸,以及一个猫咪图案:猫婆。

  此刻,血点正在标注为顾渊的墨点不远处,并缓缓向此处靠近。

  “去吧,把梁迎他们都杀了,再用他们的身体,拼出一副血尸,你就可以离开这里,进入书院了。”

  “当初,闻人圭璋的大弟子,就是这么做的。”

  “这是他欠我的,也是梁迎他们欠我的!”

  女尸的语气格外残忍:“你要抓紧时间,我的血尸也在猎杀他们,要是你慢了,他们被提前杀完了,就在这被我折磨到死吧。”

  一根根红线从棺材中伸出,穿过她的脖子。

  在顾渊的目光中,她缓缓沉入棺内。

  地上的棺材盖也是被红线拉扯,再次合上。

  顾渊若有所思。

  闻人圭璋,梁迎,欠她的。

  联想起梁迎曾经说过,闻人圭璋的学生都是同一个地方的。

  他大致猜出了他们的故事。

  “所以,我该做什么?”

  按照女尸说的,把梁迎他们都做了?

  还是想想其他方法,看能否化解这女尸的怨气?

  顾渊注视着手中的地图,视线却是移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