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明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新明书院 > 枕上囚宠:总裁的逃跑新娘 > 第542章 番外「叫声哥哥,我护着你(2)」

第542章 番外「叫声哥哥,我护着你(2)」



  小姑娘抿着唇,也不知是生没生气。

  顿了好几秒。

  她脸上忽然笑了。

  “哥哥。”

  陆瑾寒唇角也勾勒起满意的笑容,“再叫一声。”

  “哥哥。”

  “再叫。”

  “哥哥!”

  陆瑾寒喉间溢出无比愉悦的笑声,“这一次,要叫瑾寒哥哥……”

  小姑娘鼓着两边脸颊抬眼望着他。

  “瑾寒,哥哥……”

  “嗯,叫对了,再叫一声,就给你。”

  “瑾寒哥哥……”

  那个夕阳欲坠的傍晚,他诱哄着她,唤了一声又一声。

  风铃声轻盈作响。

  她的嗓音比银铃还要动听。

  这一生,再没有比那个下午,更美好的时刻……

  后来,他跑向圣德,愈发的勤了。

  他要坚决杜绝有人妄图染指他的小白菜!

  他会在放学下雨时给她送伞。

  会在她有数学题不会时,将她带到他的办公室,耐心教导。

  还会在她考试考的好时给她奖励。

  她送了他一张好人卡。

  她说,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养父以外,对她最好的人。

  他不想当除谁以外的人。

  他想当唯一。

  他只愿意当唯一。

  这个念头出来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他是堂堂陆瑾寒。

  何时须像现在这般,放低自己的姿态,屈尊讨好一个人。

  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很久。

  等他彻底想明白的时候,已渐黄昏。

  他连着一周没敢找她。

  她这一周,只是给他发了几封感谢信,倒也没有来找他。

  信上,只寥寥几句,感谢了他教会她题目的内容。

  他很生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气她的不在意。

  还是气她对他的在意比他少?

  他想。

  他是输了。

  先动心,先主动的那个人,注定输的一败涂地。

  可他向来看的通透。

  想明白的事,那就去做,不论后果,放手一搏。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除了假日,每天下午都会去学校门口等她,将她送回家。

  他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给她买漂亮的衣服。

  程辞说他是在养媳妇儿。

  整个陆氏上下,都知道,他将一个小姑娘,放在了心尖尖上。

  小姑娘愿意慢慢接受他的好了。

  他很开心。

  除了必要的琐事,他几乎将所有心思和时间都花在她的身上。

  爷爷都旁敲侧击来询问几句。

  他回答的模糊。

  临走前,他还听见爷爷嘀咕:小小年纪,红颜祸水,但是要是这样能让他开窍,倒也不错……

  他有些不高兴。

  她才不是祸水。

  唔……

  她也是红颜祸水。

  要不然,她怎么能什么都还没做,就将他勾的茶不思饭不想,时时刻刻想着她,时时刻刻念着她,迫不及待守着她盼着她长大呢?

  但。

  这是他一个人的事。

  他不许别人诋毁她。

  倒是江曼云,急了眼。

  她数次跑到他面前,开始找他来听她的琴音,开始约她出去吃饭,开始在晚上阻挠他去圣德,开始在他面前频频刷存在感。

  她数次耽搁他去找小朋友就算了,最可恶的是,她还说什么找到了一个神医,能治好他久病难医的失眠。

  她不过是仗着老爷子,让他给她几分薄面罢了!

  若不是,他必然早早不耐的将她轰出去!

  再者说,他的失眠也不需要治。

  近两月,他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他拒绝了她。

  她开始给爷爷告状。

  陈倩华也开始给爷爷告状。

  爷爷开始给他频频打电话。

  他不厌其烦。

  周六节假日那天,他得了空,为了补偿小姑娘,带着她去了游乐园。

  她许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去游乐园。

  她对一切新奇又好奇。

  他们玩了旋转木马,又玩过山车,玩了海盗船,又玩碰碰车。

  下了碰碰车,她小声问他:“瑾寒哥哥,你以后……可以经常带我来玩吗?”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就是容易开心又满足。

  他勾起了唇,捏了捏她的小脸,笑容温和又宠溺:“可以啊。”

  他想和她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每一个第一次,他都想和她做。

  “太好了!”

  小姑娘开心极了。

  “瑾寒哥哥,你真好!”

  她笑起来的模样,也是极美的,那双澄澈见底的眸子里,似有无数星辰闪烁。

  他当然好。

  他只对她好。

  他们又去坐了摩天轮。

  摩天轮的小盒子里,贴着很长的一段标语。

  【传说,每一个摩天轮的盒子里,都装满了幸福,当我们仰望摩天轮的时候,就是在仰望幸福,幸福有多高,摩天轮就有多高。传说里,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恋人亲吻,那么就会一直都下去。】

  小姑娘看了眼,觉得尴尬,垂下了眸。

  她正值含苞待放的年华,却是什么都懂的年纪了。

  陆瑾寒忽然扬了扬唇,他伸出手,撩起她耳边的细发,“我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阿笙……应该懂瑾寒哥哥的心意的……对么?”

  空气中顿了顿。

  他看见小姑娘耳垂尖尖的地方,落下一点点嫣红。

  她沉默了良久。

  才缓慢的抬起头,深吸一口气,看着他的眼睛,“那……瑾寒哥哥愿意等阿笙长大吗?”

  陆瑾寒唇角勾了勾。

  “愿意。”

  浅浅两个字,是他许下的誓言。

  回去以后,陆瑾寒感觉整颗心都像是踩在海面上,飘忽忽的。

  他的小白菜明白她的心意了。

  他们做了约定。

  而且许下了承诺。

  陆瑾寒就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雀跃到了大半夜。

  当晚,彻夜未眠。

  但是他仍是兴奋的。

  第二天,他着急忙慌的处理处理陆氏和学业上的事,处理完,便开始着手准备收养的工作。

  奇异的是,顾家并未轻易罢手。

  他想不通,阿笙除了一副好相貌之外,还能带给顾家什么益处,要顾铭德夫妇这样咬死不罢休。

  但是他没有继续往下查。

  他也不想继续往下查。

  他只想快点把阿笙要过来!

  即便顾家那边不同意。

  他也要逼他们同意。

  他和顾家凯旋了五六天。

  最终是以一份商业竞标,逼的顾铭德松口。

  他们松口应允的那天,他在电脑上火速生成了领养协议,就等着最后一步。

  他只要一想到,他马上就可以和小姑娘朝夕相对,他便高兴极了。

  这荒途迷茫的人生,好像就有了意义。

  他都已经想好了。

  他要把小姑娘养大,养的高高胖胖的,等到20岁,他们就结婚,等到25岁,他们就要个孩子!

  他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他开始在脑中勾勒雏形。

  如果是个儿子,他们就一起保护她。

  如果是个女儿,他就保护他们俩。

  最好是一儿一女。

  他就把陆氏都交给儿子。

  他带着她和他们的女儿,去环游世界,去看巴黎圣母院,去看希腊古迹,去看埃菲尔铁塔,去做这世界上所有快乐的事。

  然后潇潇洒洒的度过往后余生。

  往后余生……

  原来她还没有长大,他就想到了有她的往后余生。

  他拿着准备好的资料,刚要出门,办公室内再次闯入一个人。

  又是江曼云。

  与他同龄同岁的江曼云。

  她最近出现的次数有点多了。

  但是因为爷爷的关系,他不得不对她稍加辞色。

  “什么事?”他没什么感情的问。

  他想,江曼云若是看到了他此时的脸色,一定能明白他现在的不耐,并且非常识时务的离开。

  但是她没有。

  她不仅装看不到,还要死皮赖脸的留下来跟他叙话。

  “瑾寒。”江曼云温和的笑着说:“我听说你近些年睡眠的问题很严重,前段时间,我为了找了个神医,他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催眠术,你总是嚷嚷着没时间见他,现在,我已经把他带到你面前来了。”

  她说着,看向门口:“杰克医生,进来吧。”

  随后,在未经他的允许的情况下,江曼云就这么像是像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般,将一个外人请进来门。

  那人脸上带着副眼镜,眼尾上挑,最是风流薄情的长相。

  我问他是谁。

  他说他是杰克逊。

  杰克逊的鼎鼎大名,他隐有知晓。

  江曼云道:“杰克医生的催眠术治好了无数病人,瑾寒,就让他试一试吧。”

  他本想冷声拒绝。

  但是他想到上一次拒绝后,江曼云母女在爷爷那边的告状,爷爷收到告状后又专程给他打来电话,想到了那一堆的麻烦事。

  他不知道这一次拒绝,这对母女又要折腾出什么。

  他只问杰克逊:“需要多久?我最多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杰克笑着说:“足够。”

  就这样,江曼云走了出去。

  他没看到的是,在她走出去的刹那,江曼云眸底一闪而过的算计,和唇角那副得逞的笑容。

  杰克逊在为他催眠之前,问了他一个问题。

  “——如果进行这场催眠,你的脑海里会忘记你所珍藏在心底最深的记忆,你还要继续吗?”

  最深的记忆?

  他机械的按部就班的活了这么多年,每天在陆氏和商圈里打转,接触的人除了爷爷,他还哪儿有什么珍藏的最深的记忆?

  他不可能忘记爷爷。

  至于阿笙?

  他对阿笙的记忆,已经镌刻在他的脑子里,他就更加不可能忘记了。

  不过区区十分钟的催眠术而已。

  他自负的想着。

  “——继续。”

  这场催眠比他想像中还要快。篳趣閣

  他闭上眼,再睁眼,却只不过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

  他还记得今天江曼云和杰克过来的来龙去脉。

  不过,混沌的脑子里,总感觉忘了什么东西。

  杰克问:“陆先生,你怎么样?”

  他说:“没事,你出去吧。”

  杰克点头。

  杰克出门后,江曼云也没有再进门,许是已经离开了。

  他坐在电脑面前,总觉得自己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到底是什么呢?

  他想不起来。

  直到程辞前来汇报,并将一个像是信封样的东西如珠似宝的递在他面前,“BOSS,这是顾二小姐今天给您送来的信。”

  顾二小姐?

  他对她的印象有点模糊。

  只隐约记得,她是顾家的那个养女。

  他垂眸看向那个信封。

  他少年读书时期,即便别人不知道他的家世地位,他收到的情书亦是不少,早已经司空见惯,处理方式也成定式。

  他蹙眉,“这种东西怎么处理,还要问我吗?”

  程辞似是愣了一下。

  陆瑾寒冷睨了他一眼,“直接丢进垃圾桶。”

  “垃、垃圾桶?”程辞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他不明白他怎么会露出这个表情,轻声斥:“还不去?!”

  “是……是!”

  程辞拿起那封书信,便要丢进办公室垃圾桶。

  他的表情更加不耐,“别丢在这儿,碍眼。”

  “是。”

  程辞拿着那封信,满脸愕然的慢慢往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还是停了一下。

  “BO……BOSS……”

  “说!”

  程辞垂下眸,小声的说:“顾……顾二小姐……现,现在还在楼下等您……您看……”

  他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帝都名媛,每一个都想嫁到帝都第一的陆家,但是那些名媛注重颜面,根本做不出这样倒贴、又不要脸的事。

  就连心思颇重的顾曼妮,表现得都不敢明显,唯恐被人耻笑。

  果然是乡下出身,腌臜下作。

  他冷声呵斥:“直接撵走,往后,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程辞似是沉默了许久,“……是。”

  程辞离开后,他看见他手边有一份领养协议。

  上面的内容,是他拿着陆氏旗下一个非常重要的竞标合作,和顾家交换有关顾燕笙的领养权。

  他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拟出这样的协议。

  他清醒的时候,不可能这么做。

  他随手,将那份协议丢进垃圾桶。

  他不知道。

  在他将那纷协议丢进垃圾桶的那一刻。

  就如同他年少丢弃的那份心意般。

  一错经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